刚刚更新: 〔汉末张家记〕〔穿越八零:麻辣小〕〔帝少追缉令,天才〕〔风流乞丐村医〕〔显国公府〕〔重生都市写轮眼〕〔我不当鬼帝〕〔惹火萌妻:总裁老〕〔书穿小炮灰逆袭记〕〔我在古代当后娘〕〔凌天战魂〕〔爆宠骄妻,老婆你〕〔武神圣帝〕〔菜刀通天〕〔情深似浅〕〔慕以瞳温望舒小说〕〔重生麻辣小军嫂〕〔一吻成瘾:总裁老〕〔绝世死龙〕〔鬼事局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抢婚错抢回情敌[星际] 1.抢婚
    苗寒池跟着纪冲山一走进卡里圣布鲁大教堂的礼拜堂,就看到那个浪荡皇子正缠在帝国圣女的身边大献殷勤。

    “思羽,这花送给你。”

    黎烁手中捧着一大束的琉璃蔷薇,如高温火焰一样具有侵略性的蓝色眼眸饱含着款款深情:“看见这花的第一眼,就让我想起了你的眼睛。”

    面对着他的讨好,银发的圣女既没有答话也没有接过面前的花束。冷漠的如同一座冰雕,光看着仿佛就能将人冻伤。

    但这种严寒对黎烁来说毫无作用,他已经很习惯慕容思羽的这种态度了。眼见对方根本不打算接过花束,他笑了笑猛地一扬手,那价值一辆悬浮跑车的鲜花被他毫不犹豫地抛上了天空。然后赤红色的火焰从地拔起,化作千万箭矢射穿了那一捧花。冰蓝色的半透明花瓣伴随着赤色的火星缠缠绵绵地飘落,将他和慕容思羽都笼罩在一片梦幻里。

    “这束花你不想要没关系,反正今日之后你就是我的妻子,我可以天天都送给你。”末了,黎烁手按着胸口,深情款款的补充道。

    见到此情此景,苗寒池没忍住,直接嗤笑出声。

    音量不大,却足够让黎烁的耳朵捕捉到。

    “苗寒池,你什么意思!”都不用回头看来人是谁,黎烁的脸色马上阴沉下来。

    “二皇子殿下请不要一大早就在教堂里面制造垃圾,”没有理会他的质问,苗寒池的视线漫不经心地扫过满地的花瓣,抬眼落到慕容思羽身上时神情稍稍变得温柔,“还请多体谅体谅要负责清扫的神职人员的辛苦。”

    “你——”黎烁咬牙。不知道为什么,苗寒池这个家伙每次总有一万种方法让他变得无法控制自己的脾气,每次一见面就恨不得直接上去和他干起来。

    包括现在,他觉得拳头痒得厉害,恨不得直接就一拳砸在对方的脸上。可偏偏此时苗寒池身边站着的却是帝国上将纪冲山,让他根本没有办法随心所欲的出手。

    “呵呵,年轻人就是有朝气。”纪冲山也恰到好处地开始给他们两个打圆场,“不过这份力气现在还是先省省,留到一会的‘抢婚’仪式开始,肯定有的是你们龙争虎斗的机会……您说对吧,圣女殿下?”

    听到询问,之前一直都毫无反应慕容思羽的眼睫毛轻颤了几下,可又马上重新归于平静。

    纪冲山口中说的“抢婚”,乃是帝国最古老的风俗传统之一。

    当有多人陷入到了同一个感情纠葛中时,可以让所有争夺伴侣的竞争者通过多重考验后进入神圣誓约之地,在神和心爱之人的注视下进行决斗。当所有的对手都被打败,只留下包括心爱之人在内的最后两人时,神将许诺他们世上最牢不可破的婚姻。

    不过这项仪式只有在竞争者都势均力敌,并且被追求者无法进行抉择的时候才能进行,所以帝国已经很久没有举办过“抢婚”的仪式了。更不用说这次要参加仪式的“新人”都大有来头:一个是帝国第二皇子;一个是军部最受重视的年轻少将;两个人追求的女人更是教会里最尊贵的圣女……不管是哪方获得胜利,都足以影响现在微妙又平衡的政/治/局/势!

    所以她相当清楚,在今日的这场仪式里,最不重要的就是她自身的想法——既然多说无益,那又何必再说。

    此时已经接近仪式举行的时间,来“观礼”的宾客们都已经到齐。作为惯例,当所有人都已经等候在教堂内的时候,皇室一行人才缓缓到达,步入卡里圣布鲁大教堂。

    因为作为当事人的黎烁已经提前入场,所以此时跟随在皇帝陛下身边的就只有皇后和第一皇子黎锐。贵族们向着皇帝行礼,看着众皇室走到礼拜堂最前方的长椅上坐下。

    老迈的教宗看了眼光脑时间,然后摸了摸自己一早起来精心护理过的白胡须起身走到礼堂的中央。他看着台下已经安坐就绪的众人,神色肃穆的高举起双手:“让神见证你们的热情、勇敢与喜爱,许诺一切公平公正!”

    他话音刚落,教堂的中央地板响起轰隆隆的声音,有三座大门从空地上缓缓升起,竖立在苗寒池、黎烁还有慕容思羽三个人的面前。

    “这是从卡里圣布鲁大教堂通往神圣誓约之地的三条密道。”教宗说,“圣女会直接前往,在最终之地等待着你们。而黎烁殿下和苗少将,你们选择的密道将会充满陷阱与考验,只有通过这一切才能到达圣女与神的面前。”

    “我清楚。”苗寒池淡淡地说。

    “最后的胜利者将是我,”黎烁冲着他挑衅,“我看你还是选择放弃的好,省的受一身伤还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种幼稚的挑衅苗寒池向来懒得搭理,他转头看向另一边的慕容思羽,觉得在进入誓约之地之前应该跟她说点什么。可是脑中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如何开口,最终还是轻叹一声,率先挑了右边的密门走了进去。

    黎烁的态度却比他大方许多。他蓝色的眼睛仿佛在熊熊燃烧,握起拳头对着慕容思羽做了个“等着我”的口型,就虎步生风的冲入了左边的密门。

    在礼堂的天花板上方早就已经架设好了多个大荧屏,在密道和神圣誓约之地内都已经提前安装了多个高清摄像头,可以清楚地看到参加者在整个仪式内的表现。

    所有人都能看到,苗寒池和黎烁进入密道之后,就一路斩荆披棘大步向前,沿路的陷阱完全不能抵挡住他们。不管是前进速度还是出手表现来看,两个人竟然不相上下,完全看不出哪方更具有优势。

    “黎烁殿下和苗少将不愧是帝国异能资质达到上等的两个天才,那些陷阱和考验根本困不住他们。”

    “是啊,看来最后还是要靠决斗才能分出胜负……就是不知道两个人的火异能和冰异能之间究竟谁更强。”

    观看直播的宾客们越看越兴奋,忍不住相互议论起来。但一转眼,他们发现慕容思羽居然还站在原地没有出发,顿时诧异起来。

    “圣女殿下您还在等什么?”纪冲山笑着对她说,“新娘不出场,新郎再卖力也没人看。今日您可是主角,千万不能缺席啊。”

    慕容思羽抬起头,冰蓝色的眼睛转动,一寸一寸地扫过教堂里这些看好戏的贵族,似乎要把他们的模样都记在脑海里。最后她的目光转回到纪冲山的身上,清冷的开口:“我知道了。”

    她迈开脚步,走进了中间的密门。当她婀娜的身影也消失在密道之中后,教宗才咳嗽了一声,打散因为圣女最后的目光而变得冷场的气氛:“我们还是来继续看看仪式的进行过程吧。”

    屏幕中,苗寒池和黎烁同时到达了密道的出口,看到了出口处散发的耀眼金光。他们穿过密门,第一眼见到的就是正对面的情敌。他们两个人的眼中都充满了昂扬的战意,几乎一触即发。但是当他们转头看向誓约之地最中央的那座高大太阳神像时,却惊愕地发现本应该出现在那里的慕容思羽仍然不见踪影!

    “怎么回事,圣女还没到达吗?”

    在礼堂内,有贵族疑惑地询问。他们是亲眼看着圣女走进密道的,就算是比黎烁殿下和苗少将晚出发,这个时候也应该足够走到神圣誓约之地了才对。

    皇帝看向教宗,对方愁眉苦脸地抓着自己的胡须,对着旁边候着的一个神官招了招手。那个神官点了点头就转身离开了礼堂,过了不一会,就见他脸色慌张的回来了。

    “不对劲,教宗大人,圣女进入的密道影像调不出来!摄像头好像被什么人破坏了!”

    “你说什么?”教宗一激动,扯断了自己的几根胡须,本来就皱纹密布的脸顿时疼的褶皱更多了,“你们派几个人,去密道里面看看!”他顾不得其他,当机立断地吩咐道。

    神官慌乱地点头,然后几个人结伴跑入中间的密门。贵族们这个时候都没人敢说话,只用眼神相互交流,心中隐隐约约地产生了一个同样的猜想,顿时都有些坐立不安。

    在这种难熬的氛围里,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中间的密门,当看着那些跑进去查看的神官们用比之前更难看的脸色回来时,他们的心中同时“咯噔”了一下。

    “教、教宗大人!圣女殿下她……她消失不见了!”负责禀告的神官哭丧着脸,连话都因为害怕而说的结结巴巴,“我们在密道里面检测到了利用时空异能进行空间穿梭后残留的精神因子……圣女大人她……她可能是自己逃跑了!”

    “你胡说八道!”

    教宗和皇帝还没说话,从神官的背后发出一声愤怒到极点的咆哮。

    因为发生变故,被同时叫回来的苗寒池和黎烁刚回到礼堂,就听见了神官说的最后一句话,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苗寒池一脸铁青,眼中仿佛正在刮着暴风雪。而黎烁则完全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一个箭步上前就将那个神官抓着衣领提了起来:“思羽她怎么可能会逃走……你说,是不是你、是不是你们隐瞒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武侯神算〕〔隐婚娇妻,太撩人〕〔重生六零:翻身做〕〔末世我的红警基地〕〔仙魔实录〕〔末世之最强组织〕〔[综]金木重生·番〕〔自在求仙〕〔无限动漫在都市〕〔婚爱入骨:总裁诱〕〔最后一个摸金校尉〕〔我穿越回来了〕〔萌妻至上:邪王嗜〕〔神医农女:买个相〕〔都市之天赋技能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