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尸王小道长〕〔我有无限宝石〕〔我的弟子是孙悟空〕〔网游之极品领主〕〔寒冬乍暖,你还在〕〔万历驾到〕〔爱并非索取〕〔透视仙王在都市〕〔第一狂妃:废柴三〕〔山村透视兵王〕〔慕以瞳温望舒小说〕〔重生至尊〕〔婚婚欲睡:顾少,〕〔总裁爹地霸道宠〕〔为你抹去一世尘埃〕〔妖帝撩人:逆天邪〕〔幸得识卿桃花面〕〔奉孝夫人是花姐[综〕〔武当宗师在都市〕〔女主路线不对[快穿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抢婚错抢回情敌[星际] 2.缔结婚约
    “够了黎烁,你放手!”黎锐大声喝止他。

    “大哥!”黎烁不满地瞪过去,而黎锐也不甘示弱。两兄弟的视线针锋相对,半晌,还是黎烁先妥协了。

    他“啧”了一声,将被他提着衣领的神官放下,但口中仍说:“我要亲自去检查密道!”

    “无妨,你就带黎烁殿下去。”教宗对着神官说,对方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我也去。”苗寒池说。

    “你跟过来做什么!”

    “思羽也算我的未婚妻,我当然要去看看。”

    “谁是你的?她明明是我的——”

    “够了!”黎烁话还没说完,一直没说话的皇帝猛的一拍椅子扶手,顿时让所有人都噤若寒蝉,“现在圣女都不见了,你们还在这里争执有什么用?有这种功夫,还不如想想怎么把人找回来!”

    两个人被教训的哑口无言,只能站在原地愧疚地低下头。

    “圣女的异能虽然能跳跃空间,但距离却不怎么长。吩咐下去,马上派卫兵去王城附近搜寻,务必要将其找回来!”

    “是!”统领着首都禁卫军“守卫之剑”的黎烁高声应道。

    “预防万一,传令下去让首都星所有的海关都暂时关闭禁止外出!纪将军,你也派点人手去海关守着,防止有人接应圣女。”

    “遵命。”纪冲山站起身,行了个军礼。

    皇帝疲惫地揉了揉自己的鼻梁,等他松开手抬头,有些惊讶地发现纪冲山竟然还站在原地没有离开。

    “陛下,”纪冲山适时地开口,“现在还有一件事没有处理,不能就这么离开教堂。”

    “什么?”

    “抢婚的仪式,现在要怎么处理?”纪冲山问,“虽然圣女逃跑了,但仪式现在还并没有被中止……”

    这个问题让皇帝感觉更加头疼了。

    “抢婚”这个仪式是在神的面前所举行的,也就是说相当于一种祭神的仪式,还包含了神权的象征跟威仪在里面。如果强行破坏仪式过程或者宣布中断,那就相当于用王权去挑衅神权,在帝国皇室和教会已经保持平衡关系这么多年的情况下,他不想轻易地打破这种默契。

    “既然是神的仪式,那么自然要由神来裁决。”皇帝当机立断的下了决定,“教宗大人,就由您这个神在地面的代言人来决断吧!”

    教宗摸着胡子眯起眼睛:“这个,按照传统,最后还能站立在神圣誓约之地的两个人就是被神所承认祝福的夫妻……虽然圣女不见了是意外状况,但依我之见,就仪式的结果而言,似乎并没有什么影响……”

    “教宗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苗寒池终于沉不住气,惊恐地询问。

    “恭喜黎烁殿下和苗少将,”教宗只是笑呵呵的,“现在你们是由神所许婚的合法……”他看了一眼两人的性别,及时改口,“夫夫了!”

    ……

    苗寒池想不起来教堂里的那场闹剧最终是怎么结束的了。

    他只记得在教宗话音落后,他就倒吸一口凉气想要从对方的脸上分辨出开玩笑之类的情绪,可是却毫无所获。

    而皇帝和其他的贵族在短暂的惊讶后,不知道想通了什么,马上变得笑容满面并且齐声称赞起来。所有人都在恭喜他和……见鬼!和黎烁那个混蛋,祝福他们新婚快乐?

    在这种让人烦闷的想吐的氛围里,他就觉得一股股的寒气从他的尾椎骨一路上爬,最后直冲进他大脑的松果体,让他全身和周围都冷得置身冰窖……

    md,他当时果然是被刺激的都异能失控了吧!

    浑浑噩噩地跟着纪冲山回到第一军区的指挥塔,回想起自己当时丢脸的种种行径,苗寒池终于绷不住面部神经,羞耻地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好在当时丢脸的不只是他自己,同样大受打击的黎烁也瞬间暴走,燃起的热浪直接触动了卡里圣布鲁大教堂的消防设施,天花板上的喷水头让众人都浇成了落汤鸡……有这么一个对比,苗寒池感觉心里倒是好受了不少。

    “……你最近准备准备吧。”

    在他发呆期间,纪冲山对他说了些什么,但苗寒池全都没有听清,只听见了最后的这句话。

    “准备什么?”他下意识地问。

    “你的婚礼。”纪冲山一脸理所当然,“如果要请婚假的话,也需要提前申请才行。”

    “老师!”苗寒池惊怒未定地抬起头。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纪冲山说,“但这已经是在所有贵族、还有皇帝和教宗面前决定下的事情,已经无法改变了。”

    苗寒池竭力让自己镇静,语速又快又急地说:“不、不一定!老师,您是军部唯一的上将,就算是皇室也要看在您的面子上,如果您能帮我——”

    “不,我是不会去的。”出乎苗寒池的预料,纪冲山没等他说完就一口回绝了他。

    苗寒池坐在椅子上,一时没反应过来。

    他向来很少对纪冲山提出什么要求,但只要是足够合理的要求,他的老师却从没拒绝过他。所以他现在有点想不明白,让他和黎烁这样两个大男人结婚一看就是完全荒唐的决定,他的恩师为什么要拒绝他?

    “我不去帮你回绝这门婚事,并不是我不想帮你。”纪冲山摇了摇头,“而是就算我去了,结果也不会有任何变化,反而只会变得更糟糕。”

    听到对方这么说,苗寒池被愤怒和烦躁占据的大脑开始重新镇定。他略微思索了一阵,想到什么惊讶地睁大眼睛:“难道您是说——”

    “你觉得为什么皇帝要同意教宗的决定,要让你跟黎烁成婚?别忘了,黎烁可是帝国的第二皇子,如果皇帝向着他的儿子,哪怕真是仪式的结果,也能让教宗解释出更合理的处置方法。”

    纪冲山沉声说:“会有这样的结果只代表了一件事,那就是皇帝希望你能跟黎烁结婚!”

    苗寒池有点想笑。

    他会答应参加这次的“抢婚”,起因还是因为黎烁突兀的向皇帝和教宗请求赐婚,所以慕容思羽半夜急冲冲地偷跑来见他恳求他帮忙。他向来心疼她,所以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才会在第二天同样像她求婚,才会有了这次的仪式。

    “皇室在想什么?难道他们的目的不是想要借着娶回圣女的方式来和教会联姻,好获得神权的支持……”又怎么会将主意打在他的身上?

    还是说,一开始的目标就是他,向慕容思羽求婚只是一个幌子?

    苗寒池感觉脑袋有些疼痛,他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额角。

    他到了现在也完全不愿意去想这个可能,不然的话他无法想象圣女在这个计划里究竟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可是就算不去想,他也忽略不过去现在“慕容思羽已经逃跑”的这个事实。

    他的脑海里自动回想着那一晚:圣女站在夜色里,天空的圆月那么耀眼,她却站在最深最暗的阴影处,仿佛永远笼罩不到光亮与希望。

    “求求你,帮帮我。”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声音还在颤抖,但整个人的身姿却还倔强的挺直。

    “我只有你了。”

    这仿佛叹息一样的话语像幽魂一样盘踞着他的大脑,苗寒池感觉自己的身上又开始渐渐蔓延起寒气来。

    如果从一开始她就打算逃跑。

    如果从一开始她就不想嫁给他和黎烁任何一人。

    那她当日究竟为什么要来祈求他的帮助呢……

    “寒池,你还好吗?寒池!”

    纪冲山的大喝将陷在回忆和苦闷里的苗寒池惊醒,他回过神来抹了下自己的额头,才发现自己浑身已经出了一层冷汗。

    见到爱徒这幅样子,纪冲山疲惫的倒在椅背上,本就苍老的容颜又仿佛添上了许多的皱纹:“是我害了你。”

    “这怎么是老师的错……”

    “但如果不是我手上的军权,皇帝也不会盯上你。”

    苗寒池哑然。

    “我已经老了,”纪冲山转头看向窗外,透过玻璃远处的山峦显得那么模糊又遥远,“还有不到一年我就要退休,而所有人都知道我唯一看中的继承人就是你……”他顿了顿,重复着念叨,“是我害了你。”

    “老师……”苗寒池从来没见过纪冲山这么苍老无助的模样,这让他都忽略了自己之前对于婚姻的不满,心中跟着痛苦难过起来。

    “总之,现在这桩婚事你我都违抗不了……起码现在不能。”纪冲山掩藏疲态,对着苗寒池说。

    苗寒池抿了抿唇:“我知道了。”

    “婚礼应该是定于三天后,你趁着这三天好好准备……”

    “……是,那我就告退了。”苗寒池深吸一口气,向着纪冲山鞠了一躬走出司令室。

    现在的他头脑还一团乱麻,只想回到自己的住所后好好的休息,再从长计议。但是他才刚刚走到楼梯口,就听见身后传来一个令人厌恶的熟悉声音。

    “哟,这不是苗少将吗?你怎么还在指挥塔,难道不应该待在家准备婚事吗?我知道了,你是来请婚假的吧?说起来还没恭喜你,这么容易就可以嫁入皇家,从此也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啊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武侯神算〕〔隐婚娇妻,太撩人〕〔重生六零:翻身做〕〔末世我的红警基地〕〔仙魔实录〕〔末世之最强组织〕〔[综]金木重生·番〕〔自在求仙〕〔无限动漫在都市〕〔婚爱入骨:总裁诱〕〔最后一个摸金校尉〕〔我穿越回来了〕〔萌妻至上:邪王嗜〕〔神医农女:买个相〕〔都市之天赋技能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