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聚善堂异事〕〔万界收容所〕〔天道制霸计划〕〔坐忘长生〕〔我,神明,救赎者〕〔宠妻108式:韩少,〕〔韩先生,情谋已久〕〔绝世盛宠:八爷的〕〔快穿有毒:高冷BO〕〔大争酣歌〕〔君临星空〕〔九转神龙诀〕〔亿万暖婚:霍爷宠〕〔异世界的拼搏生活〕〔快穿:男神,有点〕〔军痞老公,深入宠〕〔东皇大帝〕〔都市之绝世狂仙〕〔农医悍女:傲娇夫〕〔重生之最强大亨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抢婚错抢回情敌[星际] 5.洞房花烛夜
    常言道,婚姻是一座坟墓。

    苗寒池和黎烁现在就被人关在这座墓中的棺材里。

    这口棺材足有二十平方,既没有窗户大门也被锁死,所有的多余家具都已经被搬了出去,只留下一张足够松软宽大的紫木双人床和一间玻璃透明的浴室。那张双人床上铺着红色绣着交颈鸳鸯的棉被,上方还撒着淡粉色的玫瑰花瓣。棉被里面则塞着两枚镂空雕花的香薰球,从中散发的香气丝丝缕缕勾人眷恋,透着一股催情的味道——不至于让人丧失理智,却足以在心思浮动的时候让人意乱情迷。

    ——这一切的准备是想让被关在这里的人们做点什么简直一目了然。

    苗寒池搓了搓手指,盯了一会手腕上还没去除的抑制环,抬头看向咸鱼一样瘫在双人床上的黎烁。对方不知道是已经是放弃了挣扎的打算还是单纯只是麻醉弹的药效还没过去,此时安静老实的不可思议。

    “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苗寒池说。

    皇室的人不会丧心病狂到在他们的婚房里也安装摄像头,所以有些话也就适合趁现在说,并且最好在第二天众人愿意将他们放出去之前就达成共识。

    “你要说什么?”黎烁掀开眼皮瞅了他一下。

    “我觉得我们应该合作。今天婚礼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不管我们愿不愿意,他们都有办法营造出我们已经答应了的假象。而继续跟其他人硬抗,最终的下场就是你现在这幅模样。”

    “你想跟他们妥协?”黎烁瞪着他。

    “是假装跟他们妥协。”苗寒池平静地回答,“现在他们多使用强硬手段对付我们就是因为我们不配合,如果我们能稍微表现的符合他们的期待,对于我们的监管也会放松不少。”

    黎烁从床上爬了起来,嗤笑一声:“你说这么多,但到头来也就是让我配合你跟你装情侣是吧!要我跟你做这种事情,我还宁愿天天跟那群看热闹的混蛋打上一场!”

    “在局势不利于自己的情况下不能正确下达迂回或者撤退的判断,你的指挥素养只有这种水平吗?”

    “如果退一步就是放弃首都星,你会选择带着部下当一个逃兵?”黎烁针锋相对,“这是我的底线,你自己愿意做样子就尽管的来讨好我吧,反正我是绝对不会配合你的!”

    苗寒池咬牙,让他一头热的去热脸贴人的冷屁股——还是黎烁的冷屁股,这种事还不如直接杀了他!

    “你当真不肯和我一起行动?”

    “绝对不干!”

    “哪怕像现在这样失去自由行动的能力?”

    黎烁咧嘴无声地嘲笑。

    苗寒池深吸一口气:“那你也要放弃去寻找思羽了吗?”

    “……你说什么?”黎烁的目光如利剑一样刺向他,苗寒池却完全不为所动。

    “你难道认为在如今这种类似禁足的情况下,你还能出去带人寻找思羽的下落?还是说你觉得哪怕你将这一切都假手于人,自己只用安心的等待就足以接受了?”

    黎烁的脸色阴晴不定,眼中的痛恨、犹豫,还有挣扎形成了一个漩涡,将所有的思绪席卷进去统统搅碎。

    就算他再不想承认,此时心中也是明白苗寒池说的是对的。如果他的表现仍旧不能让父亲他们满意,那他短时间内是绝对离不开首都星,更不用说回去执掌“守护之剑”去寻找慕容思羽的下落。一想到他会就像头困兽一样受缚在这种地方,只能眼睁睁地等待着其他人去搜寻圣女,祈祷他们能带回一丝一点的线索……光是想象就足以让他觉得愤怒痛苦!

    “……要怎么做?”黎烁抬起头,沙哑着声音问,“你准备如何合作?”

    “很简单,只要稍微装装样子。”苗寒池说,“他们也清楚不可能真的让我们成为爱侣,只要能够维持住一个起码的假象,他们就会跟着顺水推舟给予我们一定的‘补偿’。”

    “你想今晚就让他们看到我们的态度?”黎烁也不是完全的傻子,一开始他只是不能接受合作的提议,但现在既然同意了也就跟着在思考,“布置成这样的氛围我们若还能平静接受,想必就足以作为‘妥协’的信号了。”

    “我是这样想的。”

    “这种思路倒是可以,”黎烁沉声说,“但仍旧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

    两个人的视线同时在空中碰撞,明白他们全都想到了一块去。

    “的确,这个前提不解决,那今晚的计划根本无法开始。”苗寒池慢悠悠地说着,开始拉伸起双臂的筋骨。

    “只有一张双人床就算了,可连被褥也是仅有一套……”黎烁从床上站起来,扭了扭脖颈。

    “我要睡床上!”两个人几乎异口同声,发现对方说了同样的话后又同时补充了一句,“我是绝对不会睡地上的!”

    火/药味瞬间在两个人之间弥漫!

    最先出手的是苗寒池,凭过往的经验他深知自己在体术上的能力略差于黎烁,而现在两人的异能都被抑制环封印住,想要获得优势就只能先下手为强!

    黎烁侧身避开他的拳头,右手猛地下探挡住苗寒池同时踢过来的左腿,而与此同时他也举起手肘袭击向对方的胸膛。两个人你来我往的打斗在一起,最终还是黎烁技高一筹,一个扫堂腿将苗寒池铲倒,抓着对方的手臂压制在背后,两个人一起顺着惯性跌进了房间中央的双人床上。

    激烈的战斗让两人都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苗寒池试图挣扎却被黎烁压制的很牢。因为之前中过麻醉弹,效力还没能完全从身体内去除,黎烁的手臂没有办法像往常那样用力,为了防止苗寒池逃脱只能尽量下压身躯用体重来困住对方,这就让两人的距离变得十分贴近。

    “我赢了。”黎烁露出白牙,笑的如同一只刚刚捕获猎物的雄狮。

    苗寒池被他炫耀的语气弄得不想说话,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利却毫无办法,只能忿忿地闭着眼睛将脸埋进下方的棉被里。

    “承认吧!说你输给我了!”得不到回应的胜利者很不满足,用钳制着对方的大腿碰了碰败者的腰。

    苗寒池抬起头刚想开口,突然感觉到在他的腰侧被什么东西抵住了……迟钝的大脑反应过来那究竟是什么存在后,苗寒池整个人的脸都被气得通红。

    “黎烁你给我去死吧!”

    苗寒池猛地爆发,将毫无防备的黎烁一下挣开,然后他毫不犹豫的趁胜追击,一脚向着对方裆部那该死的玩意儿踹了上去!

    黎烁大惊失色,凭着本能狼狈的在地上翻滚了一圈才堪堪躲过苗寒池的攻击,回想着方才那下如果踢实了绝对是断子绝孙等级的攻击,黎烁的脸也气得扭曲:“苗寒池,你发什么疯!”

    苗寒池冷笑:“问问你自己!”

    这话实在是没头没脑,黎烁满头雾水的想了半天,才半猜带蒙的发现了原委,顿时觉得十分委屈:“这房间里点着催情香,又不是我自己愿意硬的!不过你反应这么大做什么,我有的你不也有吗!”

    他的表情非常的坦荡,完全看不出半分情/欲在里头。不仅如此,他还用那种“你参军训练这么久,连这种熏香味道都闻不出来吗”的怀疑眼神打量着苗寒池,还在质疑着对方的专业能力。

    如果不是他的演技太好,那就是他真的对男人之间能做的事情一无所知。

    不过想想也是,黎烁又不是gay,怎么可能会对这种事情产生了解。苗寒池能知道是因为在军队中缺少女人,他见过不少甚至也曾有人试图邀请他一起“互帮互助”,虽然每次他都将人打走完全不参与,但仍旧让他了解到了男人之间是怎么做的。但是黎烁却不同,虽然同样加入了军部,但有着帝国皇子的身份,估计也没有什么人有胆子把主意打到他的身上……想通这点,苗寒池紧绷的肌肉开始放松下来。

    闹了个乌龙,苗寒池也没心思跟对方争谁能睡床的权利了。他摆了摆手,刚想说自己弃权,就见对面的黎烁忽然脚下用力,如同一颗炮弹一样冲着他直扑过来!

    苗寒池大吃一惊,仓促的出手防御,但黎烁向上袭击的拳头只是个假动作,他的手虚晃一下就一个猴子偷桃……捏住了苗寒池下身的命门。

    “搞了半天,你自己不是也受熏香影响立起来了吗!”黎烁一脸疑惑,“所以你到底为啥这么生气?”

    苗寒池浑身僵硬,而黎烁甚至得寸进尺地握在手里捏了两下!

    “我知道了,你是被我的大小给震惊到了吧。”在对方理智崩溃的边缘大鹏展翅的无知者一脸得意洋洋,“其实你也不差了,不过还是我更天赋异禀!”

    说着,他终于放开苗寒池,伸出手在对方的肩膀上拍了拍。在马上要分崩离析的理智上扔下最后一根稻草:“还是我赢了。”

    二皇子殿下一脸认真地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余依许越〕〔爱婿临门〕〔武侯神算〕〔隐婚娇妻,太撩人〕〔末世我的红警基地〕〔重生六零:翻身做〕〔[综]金木重生·番〕〔七零年代小媳妇〕〔心里有个兵工厂〕〔一夜深情:禁爱总〕〔神医弃女〕〔现代猫祭祀生活手〕〔恭喜您成功逃生[快〕〔珠胎暗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