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零学霸小军医〕〔天下第二美〕〔造尸成神〕〔回乡做食神〕〔绿茵表演家〕〔逆流非君所愿〕〔九品匠师〕〔星临诸天〕〔昨天还能怎么皮〕〔逍遥大亨〕〔异世界宠物店〕〔大唐昏君〕〔艾泽拉斯之救赎〕〔女主播修炼记〕〔悠然的古代日常〕〔重生六零养娃日常〕〔重生1989:全阴女〕〔我不是大仙尊啊〕〔神女嫁到:逆天丫〕〔溺宠嚣张弃妃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抢婚错抢回情敌[星际] 7.露陷
    黎烁在关掉光脑后就直接睡了一觉,起床的时候神清气爽。

    他正在琢磨着如何想办法让其他人把他放出去,就听见侍从通报说黎锐找他去书房见面。

    等到他换了一身衣服来到书房,进去后才发现在书房里的不只有黎锐,还有他们共同的父亲黎松在。

    “休息够了?”见到他进来,黎松淡淡的关心了一句。

    “嗯。”黎烁有些不自在的找了个沙发坐了下来。

    他其实和自己的父亲关系并不算太亲近,因为从小到大两人能见面的次数非常少。虽然同样生活在皇宫里,可是帝国的皇帝总有比跟亲子相处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黎烁能见到他面跟他交谈的次数还比不上那群天天围绕在他身边的大小贵族。更不用说黎松本身也不是一个慈父,在黎烁的记忆中,能见到对方笑脸的次数屈指可数。

    “这件事,是你干的吗?”

    黎松示意黎锐,对方将一份纸质报纸递给黎烁,示意他去看上面的新闻。

    黎烁满头雾水的接过来,发现这份报纸是只供给贵族内部的《皇家密报》,往常上面的新闻不是涉及帝国内的军政民生就是一些贵族们特意放出来的绯闻八卦。而今天的报纸头条竟然跟他有关,黎烁粗粗浏览了一下,发现是自己在补眠前在星网上发的那些回复所引起的轰动。

    “大家也太闲了吧?”他咂舌,“这也值得上报纸?”

    “你先说,这到底是不是你干的。”黎锐说。

    “是我。”黎烁把报纸一扔,也没什么不敢承认的,“这又怎么了?”

    出乎他的意料,原本以为黎锐和黎松听到他这么说之后会训斥他,却没想到黎松竟然少见的露出了一个笑容:“干得好,你可算是开窍了。”

    黎烁看着他的笑脸,呆愣住了。

    “你要继续保持这种主导权,”黎松教导他,“你要继续保持下去,就这样让民众相信你对于苗寒池更具有优势,只有你才是一家之主……明白吗?”

    黎烁感觉被他夸得心中烦躁:“我根本没想那么多。”

    “没关系,是真是假都无所谓,只要结果符合我们的需要那就可以了。”黎松没察觉到他的那点小情绪,一边说着一边从书桌抽屉里拿出一沓烫金的洁白邀请函。

    “现在,朕还有一件事需要你亲自去做。”

    “什么?”

    “去给这些邀请函都签上你的姓名,用你的名义邀请他们来皇宫参加晚宴,宴请的理由就写恭贺你和苗寒池的新婚之喜。”

    黎烁瞪大眼睛,还没等他反驳,黎松就加重语气道:“去做!这是进一步宣告皇室对于军部主导权的大事,你务必要做好!”

    黎烁盯着黎松的眼睛,但没能看到他想要的东西,只看到了一个皇帝对于自己臣子的命令。再扫了一眼旁边恭敬站立的黎锐,那股烦闷的气息在他的胸中越来越郁结,他长长吐出一口气:“行,我明白了。”

    他站起身,一把将那些邀请函抄进手中,然后看也不看二人,扬长走出了书房。

    ……

    邀请函宴请的时间很紧,就在两天后。

    黎烁将所有的邀请函通过皇家侍卫派送出去,而同样作为主角之一的苗寒池则是不需要邀请函,可以直接进入皇宫作为主人出席——对方原本并不想参加,但是一想到黎烁干的那些好事他就改变了主意。

    晚宴当日,苗寒池坐着车来到会场,才发现整个会场内除了邀请的那些贵族,竟然还请了不少新闻媒体的记者在内。

    “皇室的野心不小,你多注意一点。”

    跟苗寒池同行的纪冲山对着他凝重的告诫道。而苗寒池点了点头,内心却有些心不在焉,咬牙切齿地四处用目光搜罗黎烁的踪迹。

    这次的宴会因为进入了不少媒体,所以氛围并不算太过严肃,皇室的人也没有对宾客们进行约束,任由他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相互谈笑。所以当苗寒池找到一个侍从打听黎烁的下落时,对方也没有拒绝他的离席,反而神色暧昧的提醒他二皇子此时应该就在会场后面的花园内。

    当苗寒池找到那个混蛋的时候,黎烁正在花园中独自一人喝着闷酒。他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喉结大口大口的吞咽着,明明只是气泡香槟却硬生生被他喝出了一种烈酒的气势。

    看到他这幅模样,苗寒池冷笑一声,二话没说脚下一踏,冰柱从黎烁正下方的地面上猛地钻出!黎烁将酒杯狠狠摔在地上,几滴没有饮尽的酒液忽的自燃,火焰缠绕成绳子捆在冰柱上,高温直接让其化作了一滩水洼。

    “你还想打吗,苗寒池!”黎烁面色不善地转过头。

    “少说废话,你做出那种事情的时候就没想过我会找上门来?”

    黎烁眨了眨眼睛,想不明白苗寒池说的是什么意思。听上去像是自己又有什么地方惹他生气了,可是他能让对方生气的事情干的太多了,毕竟两个人作为情敌,是把给对方互相使绊子添麻烦当做使命一样去做的。所以他想不通干脆不去想了,反正他现在正好心中烦闷,有人送上门来陪他打架,他正求之不得!

    “那就来吧!”

    黎烁畅快地大笑一声,脱下自己拘谨的礼服外套甩到地上,冰与火的异能直接在半空中碰撞,战斗一触即发!

    ……

    “感谢各位来宾和记者朋友们,在百忙之中来参加这场晚会,一起庆祝黎烁殿下和苗少将的新婚之喜……”

    与此同时的会场内,晚会的司仪还在笑容满面的跟宾客们进行着应酬。而在司仪身后的不远处,负责操办宴会的皇后云诗媛忧心忡忡地找到她的大儿子:“老大,你看到老二了吗?”

    “没有,大概他又躲起来不见了。”黎锐淡淡地说,“母后如果您担心的话,我现在就让人去找找。”

    “那就去找吧,”云诗媛说,“毕竟名义上还是庆贺他新婚的晚会,苗少将不在就算了,连我们皇室这边的人都不出现,影响实在不好。”

    “苗寒池也不见人影?”黎锐下意识的问道,他的目光在会场中的众人中扫视了一圈,发现向来跟随在纪冲山身后的苗寒池的确不在,心中产生一股不安。

    他刚想招手呼唤侍从去找人,却突然听见从会场外面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

    主持台上还在夸夸而谈的司仪顿时被掐住了嗓子,在短暂的安静后,不知道发生了情况的宾客们变得躁动起来。

    “怎么回事!”

    “难道是恐怖袭击?安保呢,卫兵们在哪里?”

    “请大家肃静!肃静!”

    见势不妙,黎锐一个跨步冲上主席台,试图安抚住所有客人。可他话音刚落地,就又听见一声轰然巨响,甚至就连地面都开始产生震动。在人群的惊慌尖叫中,会场的一侧墙壁竟然硬生生的被人砸出了一个破洞,塌落的砖石和尘土一起飞扬进会场之中。

    墙壁塌陷之后,众人也终于能透过洞口看到外面的情况,只见外面发生的并不是他们想象的什么恐怖袭击,而是驱使着异能不断向对方攻击的苗寒池和黎烁——这对本应该在晚会上接受大家祝福的“新人”,此时却用一种仿佛生死仇敌一样的气势在相互攻击。

    这种奇异的景象瞬间让众人不知道如何是好,最先反应过来的则是那些被邀请过来的媒体记者,他们神情变得无比激动,举起自己手中的相机和摄像机就“咔嚓咔嚓”的冲着打斗的二人拍摄起来。

    黎锐被连绵不绝亮起的闪光灯惊醒,他脸色一变急忙冲着那群记者大吼着:“禁止拍照!听到没有,都给我把设备放下!”

    侍卫们冲了出去,去收缴那群记者的摄像机。但有的人愿意配合,有的记者却不想错过这种足以上社会头条的大新闻,他们嚷嚷着和侍卫们冲突起来,不肯将摄像机交出去。而更聪明的记者则趁着这股骚乱,偷偷摸摸的用星网将手中拍摄到的原片用邮件提前发送了出去。

    这场晚会最后结束的狼狈不堪,但更糟糕的却是第二天星博平台上被转发疯了的媒体头条。那条星博里有拍摄清晰的苗寒池和黎烁二人的斗殴视频和照片,而媒体的标题则用加粗加黑的大字写得无比清晰:

    一时间,帝国哗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婚情告急:总裁请〕〔余依许越〕〔武侯神算〕〔隐婚娇妻,太撩人〕〔末世我的红警基地〕〔逆流黄金时代〕〔恭喜您成功逃生[快〕〔我,神技之主!〕〔[综]金木重生·番〕〔无限动漫在都市〕〔都市玄幻之最强守〕〔林诗曼肖凡〕〔穿越到1931〕〔温柔深处是危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