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尸王小道长〕〔我有无限宝石〕〔我的弟子是孙悟空〕〔网游之极品领主〕〔寒冬乍暖,你还在〕〔万历驾到〕〔爱并非索取〕〔透视仙王在都市〕〔第一狂妃:废柴三〕〔山村透视兵王〕〔慕以瞳温望舒小说〕〔重生至尊〕〔婚婚欲睡:顾少,〕〔总裁爹地霸道宠〕〔为你抹去一世尘埃〕〔妖帝撩人:逆天邪〕〔幸得识卿桃花面〕〔奉孝夫人是花姐[综〕〔武当宗师在都市〕〔女主路线不对[快穿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抢婚错抢回情敌[星际] 13.梦
    席敏芬端着冰碗站在原地风中凌乱,而她的直播间已经开始有怜香惜玉的男人替她打抱不平:

    ……

    ……

    黎烁去厕所稀里哗啦的吐完,脸上的皮肤都白了一个色号。

    他打死也不肯再碰第二下自己做的汤,苗寒池也没管他,在对方瑟瑟发抖的眼神中一口接一口的将兔子啃完,连一滴汤汁都没剩下。

    吃完饭,他就开始准备晚上睡觉用的寝具。

    七月份的天气已经开始变得有些炎热,所以苗寒池用冰块做出一个床架放一晚上也不担心很快融化。节目组准备的唯一一张垫子还是很厚实的。将垫子铺在冰床上,夜晚既能用冰块的寒气吹散闷热,也不会觉得太过寒冷。

    黎烁费大劲将一片狼藉的厨房收拾干净,回到卧房的时候才发现苗寒池已经打点好了一切。

    他盯着那张双人冰床刚想开口,苗寒池就抢先道:“你看看这床合不合适。”

    黎烁闻言一挑眉,走上前摸了摸床铺,发现了里面的玄机——这张床表面上看着像是一张双人床,但是垫子下的冰块中央却有一条十分脆弱的断层。如果不碰它就不会断裂,但只要过界施加压力,整张冰床就会一分为二。

    他转过头看向苗寒池,两人的目光在半空稍稍触碰,他就瞬间明白了对方的暗示。

    三八线,谁也不准过界。

    这样既不用真的睡在一起,但也不需要制作出两张单人床来引人怀疑。毕竟卧室里的摄像头虽然不会拍摄嘉宾们的隐私,晚上都会自动停止工作,但是白天的时候仍旧是开启的。

    黎烁自作自受,吃的那口兔肉汤虽然吐出来了,但仍旧觉得感觉得到一种不舒服。他也没力气继续跟苗寒池作对,点了点头就接受了对方的这种布置。

    因为节目里晚上无事可做,而两个人又尽可能的不想跟对方说话,所以在冰床做好之后就早早的选择了上床睡觉。

    夜色下非常的静谧。

    但黎烁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只觉得之前干活的时候用意志强压下去的那股恶心感又开始在体内泛滥,而身下冰床散发的寒气也加重了这种不适。

    到了半夜,他终于忍不住,捂着自己的肚子突然从床上爬了起来再度冲向厕所的方向。

    苗寒池本就浅眠,黎烁翻来覆去的时候他就睡得不太熟。此时对方从床上起身,更是直接将他惊醒。

    他看着黎烁出去了一趟然后回来,在床上躺了一会后又开始爬起来。等到对方起复第三次的时候,他叹了口气接受了自己暂时睡不着的现实,从床上坐了起来。

    “有这么严重吗?”等到黎烁再回到卧室,他颇感纳闷地询问。

    黎烁说话都快没了力气:“这话我还想问你!你的胃难道是铁打的吗!我只是喝了一口就变成这样,你全吃了怎么一点事都没有!”

    这简直就是百思不得其解。

    “哪有那么夸张,”苗寒池说,“不就是平常的饭菜,就是做的难看了点。”

    “你都没有味觉的吗?”黎烁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好吃和难吃你都分辨不出来?”

    苗寒池被他说的愣了一下,没能在第一时间答话。而黎烁的肚子一阵绞痛,没管他就一溜烟的又跑向了厕所。

    等到他再回来的时候,苗寒池的神情比之前沉静很多:“要不要通知节目组给你准备下胃药?”

    不然堂堂二皇子因为腹痛而病倒在旅游星球,这种新闻流传出去可就太让皇室丢脸了。

    “我自己去,不用你操心。”说完,他捂着肚子走出房间,咣的一声带上了房门。

    苗寒池半靠在床头,打算等他回来再睡,省的再度被吵醒,而这一等就是不知道等了多久。苗寒池闭着眼睛,意识昏昏沉沉的在睡梦中漂浮。靠在床头的身体控制不住地一点一点下滑,忽然下坠的时候猛然睁开双眼,瞳孔涣散了一阵才恢复清明。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这才察觉自己居然不知不觉地陷入了浅眠。

    他歪头看向自己的身侧,床铺上空空如也,某个说是去节目组讨胃药的二皇子竟然没有回来。

    苗寒池蹙眉,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夜幕呈现一片墨蓝,几颗稀疏的星挂在上面,透着夏日的风浸骨的凉。

    大概是后半夜三点多了,苗寒池凭着星星的位置就判断出了时刻,低头再看自己的光脑,果不其然。

    他叹了口气,起身拿起床边的外套,准备出去找人。

    按理说黎烁那么大人,走丢应该是不会走丢的。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对方的身份敏感,为了参加这次节目干脆直接包下了整颗旅游星球才敢在不带着任何护卫的情况下留宿在外星球。就算再不对付,身为帝国的军人,苗寒池也要优先考虑到可能会有敌人偷偷潜入刺杀皇子的风险,负起保护对方的责任。

    不过他还没等走出房门,他就发现自己已经不用找了。

    卧室的房门开了一条缝。黎烁就站在卧室外的墙壁边上,后背抵着墙撑着上半身,左脚搭在右脚的脚踝后,形成一个叉架的姿势支着地面。双手环抱在胸前,金色的脑袋低垂着,让半张脸都隐没在阴影中。

    苗寒池瞄了一眼地面,发现一瓶胃药和一个水杯被放在地上。从水杯壁面残留的水渍痕迹来看,对方维持这么一个姿势已经很久了。

    竟然是站着睡着了。

    这种事真是好笑。苗寒池想笑,却很快笑不出。

    明明隔着一扇房门就是卧室,明明有着可以睡觉的地方,拿了胃药回来后却不进房门的理由,不管怎么想都只有不想接着吵醒不知不觉间已经睡着的他。

    被人挑衅的时候可以面不改色,被人辱骂的时候可以反唇相讥,但唯独被人迁就的时候,苗寒池几乎没有什么经验。

    “麻烦的小鬼……”

    他压下心中不断升起的烦躁感,那种莫名的情绪忽然让他变得有些刻薄。他很想直接把黎烁叫起来,也差点就伸出了脚……但最终他还是什么也没做,低声嘟囔了一句,干脆转身回房间。

    苗寒池重新躺回床上,努力让自己忽视门外的人,闭上了眼睛。

    睡意再度袭来,这一次意识被甩入进了梦境里。

    苗寒池走在一条长廊上,四周所有的景色都泛着老旧影片一样的黄。他的身前走着一个人,也不回头就一边走路一边对着他说着什么:“……你多照看着点,不用太用心……他们也不指望什么……总之,别让人不高兴就行……”

    “我知道。”苗寒池听见自己回答着,就算是自己的声音也带着一股含糊的感觉。他目光漫不经心地偏移开,投入走廊外面的一个宽广操场上。

    他并没有料想到目光会和一个人碰撞上,因为他清楚这个时候并不是出操的时间。

    可是那个人的确在那里,穿着一身笔挺的军服,金色的发丝在阳光下晃得刺眼。少年站在操场的最中央仰头看着天空,不经意的就和他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然后苗寒池就见到对方的眼神先是惊讶,紧接着又变成了桀骜与挑衅的凶悍。

    “你觉得他怎么样?”苗寒池看着前方的那个人转过了身——是模糊不清的脸,与他同样看着下方操场上的少年。

    “是头野兽,见面就咬人的那种。”苗寒池说。

    “呵呵呵……”那人闻言大笑了起来,过了一阵才停下,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的不错,哪怕只是二皇子,那也是帝国的皇子啊。”

    对方感慨了一句。

    “不过是你的话……没问题的。人就交给你了,苗教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武侯神算〕〔隐婚娇妻,太撩人〕〔重生六零:翻身做〕〔末世我的红警基地〕〔仙魔实录〕〔末世之最强组织〕〔[综]金木重生·番〕〔自在求仙〕〔无限动漫在都市〕〔婚爱入骨:总裁诱〕〔最后一个摸金校尉〕〔我穿越回来了〕〔萌妻至上:邪王嗜〕〔神医农女:买个相〕〔都市之天赋技能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