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尸王小道长〕〔我有无限宝石〕〔我的弟子是孙悟空〕〔网游之极品领主〕〔寒冬乍暖,你还在〕〔万历驾到〕〔爱并非索取〕〔透视仙王在都市〕〔第一狂妃:废柴三〕〔山村透视兵王〕〔慕以瞳温望舒小说〕〔重生至尊〕〔婚婚欲睡:顾少,〕〔总裁爹地霸道宠〕〔为你抹去一世尘埃〕〔妖帝撩人:逆天邪〕〔幸得识卿桃花面〕〔奉孝夫人是花姐[综〕〔武当宗师在都市〕〔女主路线不对[快穿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抢婚错抢回情敌[星际] 26.回家
    石方彬还想上前去扒苗寒池的外套,好扔进火盆里烧了,却被苗寒池一个眼刀刺了回去。

    苗寒池抹了一把脸上的水雾,心里平静无波甚至还有点想笑。

    “你们,是不是我走后过得太清闲了?”

    三个人面面相觑,虽然不知道哪里惹他不高兴了,但还是很有眼色地站成一排,像个听训的小学生一样唯唯诺诺低下头。

    “有空折腾这些——我吩咐你们的事情办妥了吗?”苗寒池问石方彬。

    石方彬马上反应过来他问的是关于黎拔苗的那件事,行了个军礼:“汇报长官,任务圆满完成!”

    苗寒池点了点头:“你再去安排一下,看看哪里有合适的岗位给他安排上去。”

    帝国对于仿生人这块的法律十分严格,凡是没有合适工作岗位的多余仿生人全都要送去销毁,以防止发生意外。但是工作这种事情,有好岗位也有差劲岗位,苗寒池把黎拔苗带走,自然是看在对方当过自己一周“孩子”的份上,想送他去一个更优越的环境里发光发热。

    而说起这件事,石方彬不由得和同伴们相互对视了一眼。

    走到办公桌旁正准备坐下的苗寒池,没等到回复就抬头问道:“怎么了,有问题吗?”

    “没问题……其实岗位早就安排好了,就在少将您回来一刻钟前,帝国科技院派人把它要去了。”

    “帝国科技院?”苗寒池吃惊道,“科院的人为什么会来要走黎拔苗?”

    那里对仿生机器人来说不仅仅只是个好岗位——帝国科技院的那群科学家在人工智能领域极具权威,能去那里工作就意味着可以接受他们进一步的改良。如果人工智能可以像人类一样具有自主性,那肯定所有仿生人都会想削尖了脑袋往里钻。

    但是帝国科技院对于军部来说只能算得上合作伙伴,苗寒池的身份地位很难说得上是好使,如果想要走关系把黎拔苗塞进去,肯定要费一番工夫。所以听到科院竟然主动来要“人”,他才会如此吃惊。

    “是皇室那边安排的,”石方彬无奈地说着他打听到的情报,“好像是二皇子那边派了人……”

    居然是黎烁吗?

    苗寒池想起对方当时在飞船上得知自己提前把黎拔苗要走时那一脸怏怏不服的模样,顿时觉得有点好笑。他都不用猜,就能明白对方这么做肯定是为了向他扳回一城,简直幼稚得要命。

    想着想着,他的嘴角轻轻勾起,露出了一个堪称是温柔的笑容来,给石方彬等人看得愣了一愣。

    而这时,苗寒池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迅速收敛了笑容,心中又惊又疑。

    见鬼,为什么他会想着想着黎烁那个家伙就笑起来?难不成真像石方彬他们说的,是沾了晦气连人都变得不清醒了?

    想到这里,怎么也研究不出自己为何变得这么反常的原因,苗寒池迟疑了一阵吩咐季海沣:“你把那火盆拿过来。”

    “少将你要做什么?”季海沣茫然。

    “我跨一下。”苗寒池一脸平静地说。

    ……

    黎烁回到皇宫后先去见了一面父母,黎松和云诗媛对于他的回归神色淡淡,只是提了一句晚上办家宴给他接风洗尘。

    他看着两人根本没有改变主意的模样,仍旧是想让他和苗寒池继续参加节目,立即觉得腻歪。他随口应付两句就退了出来,回到自己的卧室还没等休息一会,就听见有人敲门。

    “进来。”

    辛学恭敬地进门,对着自己的上司行了个礼。

    看见是他,黎烁觉得诧异:“你有事?”

    不然他除了黎拔苗的那件事吩咐了他一句以外,又没安排他别的什么活。就辛学这种咸鱼个性,不是应该乐得偷懒,怎么还会特意来皇宫见他?

    听到黎烁这么问,辛学同样很奇怪:“不是殿下您在一周前,让我时刻注意搜寻圣女的下落跟线索,等您回来就向您汇报吗?”

    他还以为黎烁会在离开节目组后就马上找他,结果劈头第一件事竟然是让他抓紧去处理一个从节目组带回来的人工智能。辛学左思右想,觉得既然拿了这份工钱就自己主动点,这才巴巴地跑来找人。

    黎烁闻言愣住了。当辛学提到圣女这个词汇时,他有种隔世一样的恍惚感。好半晌,他才从脑海中重新翻出慕容思羽的倩影。察觉到他竟然遗忘了对方整整一周,黎烁自己都有点难以相信。

    “你们找到她了?”他掩饰着自己的尴尬,询问道。

    “这正是属下要跟您汇报的,”辛学严肃说,“我们派出去的调查人员没能获得关于圣女如何出境的任何消息,所以我们转身去调查了圣女在首都星的住处和常去地点,发现就连这些遗留的痕迹都被人为抹去,没留下任何讯息。

    我们初步判断,圣女肯定有人协助出逃,不然不会消失的无影无踪。并且那个协助对象一定还留在首都星,才能连首都星内的情报都帮其掩盖。”

    慕容思羽有人协助出逃这件事黎烁不意外,但他意外的是对方的神通广大。慕容思羽作为帝国的圣女,一直居住在神殿深处,这种地方连普通贵族都不一定轻易插的进去手,那个协助者竟然能随心所欲地潜入除掉所有线索……黎烁从中嗅出了阴谋的味道。

    “这件事你汇报给我父母他们了吗?”

    “是的,陛下和大皇子殿下都已经知情。”

    “那就没我什么事了。”黎烁虽然想马上知道慕容思羽的下落,但他很清楚这件事已经变得不再是单纯的逃婚,他轻易插手很容易让一些人心思浮动。

    最重要的是,他察觉到自己的内心经过一周的冷却,居然没有了一开始对慕容思羽的那种急切跟紧张。

    他摸不清楚原因,莫名平静下来的情感仿佛让他的心空荡荡的,整个人都觉得有些茫然。

    辛学还站在原地不动。

    黎烁觉得自己需要一点个人空间,就拿眼睛瞅他:“你怎么还不走?”

    被嫌弃惯了的辛学压根没当一回事,他此时留下来当然是有另外一件要紧事:“殿下,我看了您的直播节目。”

    黎烁心里咯噔一声,以为辛学是打算拿直播的内容对他进行“公开处刑”,好借此勒索年终奖金。却没想到对方话锋一转,说的是另外一回事:“您现在和苗少将究竟是种什么关系?”

    “我和他还能是什么关系?他不就是我情敌吗!”

    “可是节目里您和苗少将的互动是不是太亲密了?共分苹果,半夜拥抱……您以前不是很讨厌和苗少将见面的吗?”

    “那不就是你们想看的东西吗?而且要怪你们就怪节目组,出的都是什么奇怪要求。”黎烁根本不觉得这有什么,“我和苗寒池之间多正常啊!”

    辛学打量他的神色,发现黎烁神情坦荡,根本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只好作罢。

    这时黎烁道:“你想问的就这些?”

    辛学点点头。

    “那你问完没有?”

    他又乖乖回答:“问完了。”

    “那你问完了,就该轮到我问了。”黎烁脸上的表情逐渐淡去,“谁让你来问我这些事情的?”

    辛学没说话,却对着黎烁竖起了一根食指。盯着那根手指,黎烁皱了皱眉。

    “你去告诉我大哥,如果有事情想问我,那就当面来。”黎烁冷笑着,“他是见不得我不能和我单独说话,还是怎么着?”

    “我这就替您转告。”辛学毫无压力地答应道。

    见他这种态度,黎烁就气不打一处来。他嫌弃地挥手让辛学赶紧离开,给他腾出私人空间。等到对方走后,他才有些精疲力尽地一头栽倒在床上。

    但房门处却又被人礼貌地叩响了三下,过了一会,辛学扒着房门探出了脑袋。

    黎烁面无表情地盯着他。

    “殿下,我忘了还有一件事。”辛学说,“您参加的那个节目,今天晚上八点半会在帝国电视台准时播放录播版第一集,您若是感兴趣最好看一看。”

    看看他和自己口中的情敌表现的有多像一对基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武侯神算〕〔隐婚娇妻,太撩人〕〔重生六零:翻身做〕〔末世我的红警基地〕〔仙魔实录〕〔末世之最强组织〕〔[综]金木重生·番〕〔自在求仙〕〔无限动漫在都市〕〔婚爱入骨:总裁诱〕〔最后一个摸金校尉〕〔我穿越回来了〕〔萌妻至上:邪王嗜〕〔神医农女:买个相〕〔都市之天赋技能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