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医闯花都〕〔总统,霸爱成宠!〕〔狂者为尊〕〔修真从龙珠世界开〕〔军痞老公,深入宠〕〔元家有女名林希〕〔绝品奶爸〕〔神医悍妃:一等妖〕〔浪迹武侠世界的小〕〔逆天战神〕〔移民全球〕〔神宠降临〕〔月满田园:软萌娘〕〔苏醒的神明〕〔超凡格斗时代〕〔重生之我要回农村〕〔仙界神豪系统〕〔美女总裁竟成我助〕〔电影世界穿梭门〕〔龙拳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无敌狂尊 第十四章 郡令讨伐
    “不好了,郡令来讨伐张果了!”

    震破天际的惊叫声回荡在寒阳城内,打破了清晨的宁静。

    只见一名守城兵神色慌张的朝着城主府跑去,边跑边叫,声音传遍四面八方。

    “发生什么了?”

    “张果打了郡令的儿子,现在郡令带儿子来报仇了!”

    “走,快过去看看。”

    寒阳城百姓刚刚睡醒,听到惊叫声之后,全都破门而出,人群如浪潮般朝着城门处涌去。

    郡令要讨伐张果之事,早就闹得沸沸扬扬,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张果本来正在晨练,听到声音后直接带着墨小兔走出铁铺,来到紧闭的城门前,顺着台阶攀上城墙。

    放眼一望,张果就看见城门外的荒野之上,整齐排列着数百名铁甲骑兵,各个都是煞气滔天,就连胯下的战马都是双瞳血红。

    城墙上的一些护城小兵在这股威势之下,全都吓得面色惨白,双腿发软,差点没从城墙上掉下去摔死。

    “总算来了么?”

    张果淡淡一笑,拿起一壶美酒慢慢品尝起来,目光却是望向铁甲骑兵前方的两人。

    其中一人面色粉白,手拿折扇,正是秦键。

    秦键的旁边还有一位四十左右的中年人,身穿紫金大袍,面目威严带着高高在上的气势,想必就是赤阳郡郡令秦镇山了。

    就在张果观察两人的同时,秦镇山父子也看到了城墙上的张果。

    只见秦键眼中恨意滔天,指着城墙上的张果怒吼:“张果你给我滚下来!”

    “哟,我当是谁,这不是秦公子么?”

    “怎么,那天嘴巴子抽的不爽么?今天又来找抽来了?”

    张果笑吟吟的俯瞰着秦键,开始调侃起来。

    “小畜生,你还敢嚣张,今天父亲大人来了,没人能救得了你!”

    秦键顿时气得脸色铁青,但一看见身旁的父亲,以及身后的数百名铁甲骑兵,顿时就有恃无恐的狂笑起来。

    “怎么,小的不行,老的来了?”

    张果把目光投向秦镇山,讥笑道:“你就是秦镇山?赤阳郡的郡令?怎么,今天是替你这个废物儿子来报仇来了?”

    “唉,真的是太嚣张了!”

    “是啊,这纨绔,竟然敢和郡令大人这么说话!”

    此时的城墙下,已经围满了寒阳城居民,当听到张果的声音后,都开始议论起来。

    “嘿嘿,这小子还真是作死啊!”

    围观的人群中,还有一名衣着华丽的小胖子,正是万象阁的三公子,万里云。

    当初被张果踢出城主府后,万里云就怀恨在心,总想着报复张果,却一直无从下手,今天总算是逮到机会了,只要一会儿张果被拿下,他就会痛打落水狗。

    “父亲大人,你看看这个小畜生也太嚣张了,谁都不放在眼里。”

    秦键气得咬牙切齿,愤愤的说道。

    秦镇山微微点头,眸中闪过一抹冷光,淡淡道:“黄口小儿而已,你现在过去教训他,我倒想看看谁敢阻拦!”

    有了父亲这句话,秦键便有恃无恐起来,满脸狞笑的朝着张果走去。

    “小畜生,我看你还能嚣张多久!”

    “怎么样,是不是很后悔当初放了我?”

    “哈哈哈,现在后悔为时已晚,今天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残忍!”

    秦键一边走着,一边摩拳擦掌,满眼都是残忍之色,仿佛已经看见张果被自己蹂躏的场景。

    “少主,怎么了,是不是有人要打你呀?”

    这时,墨小兔在城墙上露出了身形,眨着大眼睛看着张果问道。

    “小兔乖,不用担心。”

    张果捏了捏墨小兔的小脸蛋,淡淡的笑道,同时用眼睛余光扫视四面八方,好像在寻找什么。

    他当初放走秦键的目的,就是想让秦键来报复自己,从而引出自己身后的势力,也好从中查出母亲的线索。

    但是现在看来,张果好像要失望了,因为身后的势力根本就没出现!

    “慢着!”

    这时,秦镇山突然看见了墨小兔,瞳孔猛地一缩,连忙叫住秦键。

    “怎么了父亲?”

    狞笑中的秦键连忙回头,疑惑的看向秦镇山,不明白父亲为何突然叫住自己。

    然而秦镇山却没有理会他,眼睛一直盯着城墙上的墨小兔,目光一阵惊疑,随后好像确定了什么,神情猛地大变。

    “喂,你不是要过来报仇么?怎么停下了?过来啊?”

    张果看着逐渐停下脚步的秦键,隔空喊道。

    “哈哈哈哈,张公子误会了!”

    没等秦键开口,秦镇山便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随后跳下战马,对着城墙上的张果拱手道:“今天我带犬子来此,并不是什么讨伐,而是给张公子赔罪。前几日犬子多有得罪,还希望张公子能原谅他一次。”

    “赔罪?”

    秦键一下子懵逼了,脸上表情都凝固住,像是雕像般僵在原地。

    “这是怎么回事?”

    “父亲不是要讨伐张果吗?怎么就赔罪来了?”

    秦键感觉自己出现了幻听,父亲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包括数百名铁甲骑兵,以及城墙下的围观群众也全都愣住了。

    “郡令不是来讨伐张果的么?”

    “赔罪?摆这么大的阵势来赔罪?”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刚才想看张果笑话的人全都傻眼了。

    万里云这个小胖子不停的掏耳朵,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就连张果自己都是微微一愣,旋即看了看身旁的墨小兔,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

    “郡令大人,你不是来讨伐我的吗?赔什么罪?快来讨伐我吧,我都等不及了。”

    张果满脸戏谑的笑容,对着秦镇山隔空喊道。

    “岂敢,岂敢。”

    秦镇山满头冷汗,眼睛余光时不时的瞥向墨小兔,当看见她手里的星光大锤之后,便会不自主的打个冷颤。

    “秦键,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过去给张公子赔罪?!”

    秦镇山咬牙怒吼,恨不得一脚把秦键踢上城墙。

    “父亲……”

    “快去!”

    秦键还想说什么,但看见秦镇山那吃人的目光,便再也不敢反抗,满脸不情愿的走上城墙。

    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再敢多说什么,父亲肯定会一掌劈死自己。至于心中的疑惑,还是等回去后再问父亲。

    走到张果近前,秦键眼中难掩恨意,但却不敢爆发,只能按照父亲说的,给张果连连躬身道歉。

    “过来。”

    看着眼前的秦键,张果勾了勾手指,满脸都是狞笑。

    这个表情秦键太熟悉了,顿时吓得浑身一颤,颤音问道:“你……你要干什么?”

    张果狞笑道:“你不是要告诉我什么是残忍么?现在我先让你体会一下什么是残忍!”

    说罢,张果一把抓过惊恐中的秦键,抬起大手一嘴巴子直接抽了过去。

    啪啪啪啪……

    响亮的巴掌声顿时在城墙上响起,秦键应接不暇,被抽的鼻口喷血,满眼冒星,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嚎。

    周围的人看的是一愣一愣的。

    “哎呀,残忍,太残忍了!”

    “我去,溅我一身血!”

    附近的守城兵连连后退,看着脸蛋开花的秦键都有点不忍直视。

    “这小子究竟是什么人?来头到底有多大?竟然敢当着郡令的面,这么抽郡令的儿子!”

    万里云满头都是冷汗,吓的脸色煞白,同时心里暗暗警告自己,以后千万不能得罪此人。

    秦镇山站在城墙下,看着被抽的不成人形的秦键,心都在滴血,悔恨之意如同巨浪般翻滚。

    早知道那个小萝莉在张果身边,并且关系那么亲近,就算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过来。

    就在这时林云带着一群城卫兵急匆匆的跑来,还没等接近城墙,便听到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

    “谁在城墙上放鞭炮?”

    林云大感疑惑,不是郡令来讨伐来了吗?

    这么危急的时刻,居然还有人放鞭炮,不可饶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穿越到1931〕〔都市玄幻之最强守〕〔末世我的红警基地〕〔武侯神算〕〔隐婚娇妻,太撩人〕〔我有一座军火库〕〔叶绾绾司夜寒〕〔惜春是个佛修[红楼〕〔余依许越〕〔在红楼当丫鬟[综]〕〔石道〕〔双生魂帝〕〔心里有个兵工厂〕〔恭喜您成功逃生[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