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聚善堂异事〕〔万界收容所〕〔天道制霸计划〕〔坐忘长生〕〔我,神明,救赎者〕〔宠妻108式:韩少,〕〔韩先生,情谋已久〕〔绝世盛宠:八爷的〕〔快穿有毒:高冷BO〕〔大争酣歌〕〔君临星空〕〔九转神龙诀〕〔亿万暖婚:霍爷宠〕〔异世界的拼搏生活〕〔快穿:男神,有点〕〔军痞老公,深入宠〕〔东皇大帝〕〔都市之绝世狂仙〕〔农医悍女:傲娇夫〕〔重生之最强大亨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囚宠]美人亦非池中物 第一章
    草木疏散,大雪初霁,天地间白茫茫一片,只有稀疏的车辙印记录着行人来时的路途。

    陆向晚和谢瑶乘车到城门口的时候,已经有穿着青衣的仆从等候多时。

    来人约莫十七八岁的样子,脸很白净,袍带系的一丝不苟,他身上虽然沾染了几片雪花,却没显出一丝凌乱,举手投足间满溢出恭敬和疏离之感。

    向晚微微红了脸。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青色,该是凤栖宫最下等仆从所着的颜色。

    而自己怎么说也是六品官员家的小姐呢。

    虽是庶出,但自小跟随父亲出入里外,不说见多识广,见识也算不得浅薄的。

    此时,一个凤栖宫最下等的仆从,就让自己紧张到手心冒汗。

    她暗暗感叹自己真是没出息。

    正胡乱想着,衣袖被拉了拉。

    旁边谢瑶小小声提醒:“姐姐想什么呢,现下要换车子了呢。”

    她一怔,抬头看到青衣仆从正微微弯着腰,朝她伸出手。

    向晚有些慌乱地隔着衣袖搭上那人的胳膊。

    下了马车,两人被领着钻进一辆更加宽敞的双辕车里。

    进了车坐下,环顾四周,她有些惊讶。

    车厢内部竟用的都是上好的云锦做内饰,灰色的锦缎上密布着精致的青云纹路,两个车窗边有锦光纱闲闲搭下来,帘外天光透进,车内亮堂一片。

    向晚暗暗感叹,自己长到十五岁都没有坐过如此豪华的车马。

    而且,这还只是来接宫女的车子。

    按照邺城旧例,每年这个时候,凤栖宫都要进行一次大选,选择适龄、模样周正的外放官员子女进宫当差。

    比如,谢瑶的父亲是军中护军,自己的父亲是建章县丞,都算是官门之家。

    但因着是凤栖宫异姓家奴外放当的官,家中子女生下来就有月俸可以领取,到了年龄,女孩儿们要被送到宫里当差、孝敬主子,以报答历世不断的恩典。

    对于这样的规矩,很多小富小贵之家的父母,其实是非常乐意的。

    姑娘到了及弈的年龄送到宫里去,一来每个月有银钱可以拿,还能长见识、学规矩,以后出阁的时候,方便寻个好一点儿的人家。

    二来,长得出挑的,存着别的心思的,可能在宫里遇到个门第高一点儿的,有幸当了妾氏、通房,就是一辈子吃穿不愁的造化了。

    而陆向晚的心思不仅仅在此。

    她素知自己貌美,从前在家还不到年龄的时候,就有远近几家的公子托人来打听是否许配人家。

    如今得选入宫,她想做的可不只是个小小的宫女。

    女人的美貌是最好的武器,她很小的时候就无比清楚。

    -

    雪天马车行的慢,一路上两个十五岁的女孩子都默契的不再高声言语。

    约莫过了两刻钟,车子终于自宫里的角门进入,一路畅行,直直停到一处偏僻甬路处。

    两人顺序下了马车,就看到十几个叽叽喳喳的同龄女孩子排着队等在那里,队伍前面站着穿藏蓝色宫袍的宦官,在一一点名。

    “薛梓琴。”

    一个素色衣衫的女孩立了出来,几个宦人审视的眼光立马跟过去。

    “模样还好,就是身量不高,可还有哪位容华、美人遣了人来说宫里头缺人么?”

    一个年龄略长、穿着黑金袍带的宦官立在一众宦人的前面,点评着。

    旁边立马有小后辈应承:“嘉德殿的楚容华、迎春殿的许容华、倚兰殿的刘美人都遣了人来的。”

    “那就分去迎春殿吧,这样的模样,许容华应该也是瞧得上的。楚容华偏爱手脚伶俐的丫头,你们也给留心着点儿。”

    宦官一一吩咐,偏偏漏了刘美人的名字,底下的小后辈们都眼观鼻、鼻观心的静默着。

    前阵子中军在邺城还没下诏书的情况下,只拿着帝都的诏命,就连夜奔赴绥安镇敌,这是一时疏漏,还是正式表明了立场投靠帝都,还没有定论。

    而刘美人的哥哥,正是在中军任职的武卫将军。

    假若他日中军一旦立场鲜明站队帝都,怕是这位刘美人也会受到牵连。

    凤栖宫里,人人都惯会拜高踩低,因此这时候就默契地先紧着其他宫里的事情办了。

    向晚刚下车在队伍最后面站定,旁边一个梳着单螺发髻的粉衣裳女孩儿就靠了过来:“你也是刚赶来的么?我也来晚了,刚刚被粱公公好一通训呢。”

    向晚点点头,心里暗想,来晚一时半刻还要挨训么?

    “哎,希望快一点儿点到我,还能赶上中午饭。”女孩俏皮的吐了吐舌头,“这个季节,晌午正有青铜锅吃呢。我最向往的,属宫里十二种应季果蔬、混着牛羊肉的什锦锅,从前在家,我们吃的什锦锅都只有六样呢。”

    向晚迷茫的听她讲着吃食。

    “我是北方人,白汤的锅子吃不惯的,希望宫里的能带点儿味儿,要是有酸菜汁勾兑的、或者是胡辣的就更好了。”

    女孩儿话音还未落,向晚感觉有人碰了碰自己的袖子,抬头正看到为首的年长宦官指着自己,“对,就是你,你叫什么?”

    “陆向晚。”

    她声音细细的答道,然后看到年长公公点了点头,一双犀利的眼睛看了过来,嘴里点评着,“模样、身量都不错,就是不知道诗书怎么样?”

    听到夸赞的话,向晚心里雀跃,面上仍是得体的回话:

    “因为家父好魏晋辞赋,仰慕士子名流不羁风骨,向晚自幼耳濡目染,略通一二。今日大雪初霁,刚才正想到谢惠连《雪赋》中司马相如的一句‘酌湘吴之醇酎,御狐貉之兼衣。对庭鹍之双舞,瞻云雁之孤飞’感觉很是应景,故而出神,怠慢公公。”

    语毕,首领公公意料之中地满意点头,对着旁边记录的小太监说:“模样出挑,能诗会文,和旁边那个穿粉衣裳的,一起送到明月楼来领人的姑姑那里去罢。”

    小太监顿了顿笔,有些犹豫:“公公,卫昭仪好几日前就遣了人来,说要挑几个长得好的过去伺候。这…”

    还没说完,说话的人就被首领公公觑了一眼,“昭仪殿里自然有模样周正的过去,你且做好记录罢,几时这样的事情也要你来操心了?”

    小太监听了忙怯懦低下头,在本子上勾画着,心里却暗暗疑惑:一上午统共见过三个模样佳的,都被点了明月楼。

    他虽进宫不久,但已经知道这寿安殿的差事永远要排前头,卫昭仪得宠,正如日中天。

    而明月楼,他只知道并不是后妃的居所,没怎么听人提起过。难不成梁公公未卜先知,知道等会儿还有好的,再点给卫昭仪?

    -

    向晚被点名不久,旁边同她说话的粉衫女孩儿 ,她才知道,叫易安的,也被点了,两人都是一样的去处 - 明月楼。

    跟在约莫二十多岁的姑姑身后,她们走路也不敢有太大响声,每迈一步都非常慎重。然后,穿过几个连廊、甬路后,姑姑在一个阁楼前站住了脚,回头看向身后的几个女孩子。

    向晚这才看清楚,姑姑穿的衣服很好看,比细雁锦还要精细的料子,湖蓝色,雪后的光亮打上去,放在以往她会以为走在前边儿的是贵妃呢。

    正出着神,姑姑清冷的声音响起来:“先给你们嘱咐几句,明月楼不是后妃的住所,你们要是指望着攀上哪个昭仪啊、容华啊,从此在后宫平步青云,那来明月楼就是错了主意。”

    她顿了顿,继续说“我们的主子,不必带官衔的称呼,你们小的,也跟着叫主子就好。这会儿明月楼缺人,你们等会儿回了房间换好衣服,就跟着姑姑们到殿里守着。”

    向晚她们换好衣服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时辰后了,三个人 - 向晚、易安、另一个刚认识叫容容的,一起跟着领她们来的刘姑姑进了明月楼。

    宫殿很大,到处雕梁画栋,奢华非常,有人添灯置物,有人洒扫摆花,殿里出出进进的宫人都衣着妥帖素雅,做起活来有条不紊,眉目淡淡,不见一丝急色。

    跟着刘姑姑进了内殿,就见珠帘外跪着三四个宫女,身量都很是纤细,此刻都低垂着头,看不见脸。

    刘姑姑看了一眼珠帘里,又走回她们身边,低声说让她们三个也跪下,“等会儿若有人让你们起来伺候,你们再起来。”

    随后姑姑匆匆出了殿门,往楼下去了。

    向晚学着旁边人的样子跪下,将脸贴向地面,不一会儿就腰酸背痛,恍惚间,感觉珠帘内似乎有女子的声音传来。

    直到有半柱香时间过去,殿外传来一众脚步声,她们才被叫起身。

    向晚站起来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个穿着月锦色袍衫的年轻男子,自殿门口进来,端的是倜傥风流。他身后跟着两个太监,都身穿黑金色太监袍服,刚刚就是其中一人吩咐她们起身的。

    此刻两个人都低目垂首着,静等吩咐。

    向晚抬起来的视线不期然撞上男子的眼眸,然后下一秒下巴被抬起来,一声有些冷的声音,“这明月楼里的人是越发出挑了,我看以后选伺候我的人,都用不着殿选,来这里领就行了。“

    然后他话锋一转,扭头看向旁边低垂着头的两个太监,“这是她的意思,还是你们几个凑一起搞的鬼?”

    被点到的人忙不迭答话,“自然是主子的主意,奴才们哪有那么大的本事做主呢。”

    晚上伺候的人,是她理解的意思么?

    向晚的脸微微有些发烫,然后看到男子并没有继续看她,径直走向珠帘。旁边两个宫人快步走过去替男子撩开帘子,然后分开站在两旁。

    她这时候才看清楚,撩帘的两个宫人,姿色都是非常美丽的,不差她与易安分毫,此刻站在珠帘两侧,臻首微微低垂,目光斜向下20度,温婉非常。

    好奇心作祟,她不自觉的顺着撩开的珠帘看过去,男子已经走进去,在一处停下,而他面对处,两名紫黑袍子太监架起的,竟然是一名衣衫不整的女子。

    女子的嘴巴被一团类似丝绸帕子的东西堵着,身上的轻纱衣扯乱了,此刻眉眼低垂着,但依然能看出来绝伦的姿色。

    然后,女人尖细的下巴被面前的男人轻微的挑了起来,一丝闲散的声音飘过,“殿下,臣觐见来迟,请公主恕罪呢。”

    向晚一惊,扭头看到旁边易安正在拽她衣袖,“说让我们出去呢。“

    她回过神,快速的跟上前面几个宫人的脚步,与易安一齐出了内殿。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章开始男女主对手戏,咳咳...(*/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余依许越〕〔爱婿临门〕〔武侯神算〕〔隐婚娇妻,太撩人〕〔末世我的红警基地〕〔重生六零:翻身做〕〔[综]金木重生·番〕〔七零年代小媳妇〕〔心里有个兵工厂〕〔一夜深情:禁爱总〕〔神医弃女〕〔现代猫祭祀生活手〕〔恭喜您成功逃生[快〕〔珠胎暗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