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聚善堂异事〕〔万界收容所〕〔天道制霸计划〕〔坐忘长生〕〔我,神明,救赎者〕〔宠妻108式:韩少,〕〔韩先生,情谋已久〕〔绝世盛宠:八爷的〕〔快穿有毒:高冷BO〕〔大争酣歌〕〔君临星空〕〔九转神龙诀〕〔亿万暖婚:霍爷宠〕〔异世界的拼搏生活〕〔快穿:男神,有点〕〔军痞老公,深入宠〕〔东皇大帝〕〔都市之绝世狂仙〕〔农医悍女:傲娇夫〕〔重生之最强大亨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囚宠]美人亦非池中物 第六章
    就在隋婳以为他还会有动作的时候,却见他身子往后一靠,侧卧在塌间,兀自眯了眼睛休息。

    一只手臂枕在脑后,另一只手臂一派拽着隋婳的衣裙在手心里把玩,一派悠闲模样。

    隋婳动动身子,想把衣角从他手里抽出来。

    他却不松手,只低低开口,“别闹。”

    分明是他在闹好么。

    她只能颓然在坐回到他身边去。

    无事可做,衣角又被他拽着,她侧身朝塌上的人看过去,那张线条硬朗的脸上透露出些许疲倦,眼下乌青,该是多日未睡好。

    衣角又被小拽了一下,塌间人闭着眼睛开口,“跟我说说话。”

    “说什么话?”

    他沉思了半晌,就在隋婳以为他已经睡过去的时候,开口,“你还记得那年在天宁寺么?”

    天宁寺。

    昔日父皇在世,信奉佛教,每年春节前后会率领百官前往天宁寺燃灯供佛,以祈求来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她也多次跟随一同前往。

    可惜从父皇一病不起后,朝中礼佛的氛围就消散了大半,子式年幼尚不懂这些,太后性格强势,拜实权而不信神佛,这个传统就断了下来。

    隋婳看看他,不知道他说的是哪一年。

    “那年是暖冬,正月初三,我统共就去过那么一次。想起来了?”

    拜佛素来讲求心诚则灵,所以父皇昔日多是在除夕前前往天宁寺,也就那么一年,他旧疾复发,缠绵病榻,一直拖到了节后才领他们一道去天宁寺,一道去的也有他。

    那还是在认识他的第一年。

    当年年幼,不懂担心父皇身体抱恙,夜宿天宁寺晚间无聊,她还拽着隋安一起爬墙到偏殿后荒废的小院子里探险,最后被管教他们的刘师傅发现,各自责罚了一顿。

    说起来,那时刘师傅为何去而复返、还恰好抓到他们俩也是个谜。

    隋婳看着塌上微合着眼睛,嘴角勾着一抹笑意的人,心思流转间,忽然明白了什么。

    “是你。”

    “是不是你告诉刘师傅的?”

    隋婳羞恼地望向他。

    那时候他们还没认识多久,他虽然话语不多,但待人勉强算和善耐心,这么多年她竟从没想过是他说的。

    眼见小拳头马上要落到胸前,隋烨才施施然睁开眼睛,长臂一伸把气势汹汹的美人拽到怀里,呵气如兰,“告密这种事哪是我会做的,唔,我只不过在刘师傅问完我功课要走的时候顺口提了句隋安,夜色已深,他却没在房里,刘师傅自然就追过去了。”

    男人把玩着隋婳的头发,嘴角笑意加深,“要怪就怪你自己心痒,还要再拽一个人同去,若是自己去不就没人发现了。”

    隋婳羞恼瞪他一眼,时隔多年这人还能如此厚脸皮的说出风凉话来,真是从当年起就错看了他。

    不过…

    “…你那时候为什么要整隋安。”

    如果没记错,那时候他们可还没有得罪过他。

    塌间人笑意加大,他手抚上隋婳细软的腰肢,将她往他的方向压了压,气息贴着她的脖颈呼吸出来,“我没有想过整隋安。”

    “那你是要整我?”隋婳瞪大眼睛。

    旧事重提的好奇引得她完全忘记了此刻两人奇怪的姿势,只被他搂着腰身兀自发问。

    男人但笑不语。

    隋婳明白了大半,开口是有些委屈的声音,“我怎么得罪你了,你就要整我。”

    还把她整的那么惨。

    几日病着,隋婳开口的声音都带上点鼻音,不知道的还以为天宁寺被罚还是昨夜之事。

    可她已经十七岁了。

    那些往事也过去多年。

    隋烨看着她委屈兮兮、仿佛突然之间心性回到小时候撒娇的模样,一时心念微动,手指摸上面前的小脸,揉了揉。

    指尖柔软,触手都是细腻的软肉,弹性很好。

    唔。

    隋烨手指又捏了捏,然后看到被他揉圆捏扁的小脸主人脸色开始变得没那么好。

    隋婳扭头甩开男人的指尖,手掌撑在他的胸膛起身,胸膛起伏,气息都开始急促起来,“隋烨,你从一开始就讨厌我对不对。”

    “我就知道。”

    “我很早就知道。”

    她像是在兴师问罪,又像在喃喃自语,小脸垂着他看不清楚表情。

    手指摸了个空,隋烨无奈叹口气,他还什么都没说,她就知道什么了。

    钳制着她腰身的手臂松松,隋婳像个小兔子一般从他身上弹起来,待坐到旁边,低着头,语调还是酸酸的。

    真是委屈。

    “你一直都在耍我,从那么早就讨厌我还说什么我能登上九桓山就答应我的话,耍我很好玩是不是?”

    越说越急,隋婳的语调不自觉带了哭腔,把先帝辞世后强硬端出来的稳重架子都不知道丢到了哪里,眼前的人明明还是昔日那个娇气的公主。

    隋烨直起身低头看她,她别扭地把头扭到另一边。

    他的脸又跟过去,直把她看的心里烦躁,瞪他一眼,却是什么作用都没有。

    “那天你真去了?”

    隋婳心里咯噔一声,没有言语。

    隋烨看着她,目光灼灼,刚才散漫不正经的样子去了大半,好像等着她说些什么。

    隋婳忽然心里一酸。

    她能说什么?

    此时早不是绥宫旧日,眼前人也不再是罪人的遗子,她再没有父皇可以倚仗。

    因此,他才会随随便便地欺负她、轻贱她,床第欢好只为一笑,她们间还有什么旧事可谈。

    隋烨看着她沉默不语,睫毛不停抖动,脸色不可察觉地冷了些许,然后勾勾唇,唇角浮现一个讽刺的笑容,一抬腿坐回塌间。

    他该期待什么,九桓山凶险,金尊玉贵的公主为了他一人登直攀云峰么?

    就算她自己肯去,她的父皇得知怕也是要扒下他这个罪魁祸首一层皮的。

    现下他的皮还妥妥帖帖长在骨肉上,就说明当年的她没有昏了脑子。

    该庆幸,却又有一点异样的情绪掺杂。

    良久,就在他以为她不会再说什么的时候,她低低开口,眉眼带着一抹熟悉的凉薄,仿佛当年骄纵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三公主又回来了。

    她说,“我怎么会去呢,那日可是母妃生辰,我很早就回宫了。不然你以为自己何以好端端坐在这里欺负我。”

    蛊惑陛下最宠爱的三公主可是大罪,她向来心有七窍,对利弊得失的权衡信手拈来。

    直到隋烨从明月楼离开,隋婳还有些出神,旧事重提已没有当年的百般心思,只剩下愁绪,她突然有些厌烦宫里宫外的侍女进进出出,仿佛她们每张脸都在看她的笑话。

    晚间,用完晚膳隋婳就早早歪在塌间看书,一应宫人也被传话的姑姑打发出去各自回房休息,只留了平时贴身的两个。

    灯光下,向晚靠在桌子上看着锦月姑姑在动笔写字。

    “姑姑,你抄写这些做什么。”

    一本经书翻到了中间某页,向晚疑惑地看着对面女人认认真真一字一字地誊抄着。

    “主子最近夜间多梦,难以安眠,正好今日有空,抄几笔佛经为她积福。”

    锦月整个人淡淡的,说话也是温声细语,向晚只懵懂地点点头,心里却不信这些。

    两人相对无话,她索性也拿过一张宣纸和笔,照着姑姑誊抄好的稿子抄写起来。

    一笔一划,向晚写得认认真真,但是笔下的字却没那么叫人满意。

    看着姑姑的成稿上字体大气工整,向晚有微微的不好意思,然后就对上锦月看过来的目光。

    “秀气有余,笔力不足,下笔不够稳健。”

    锦月看了一眼边蘸墨边点评着,向晚被人看着有些紧张,手心微微出汗,又听到姑姑这样评价她,心里有些不快。

    秀气有余,她是不认可这个评价的。

    若是让她看到她昔日写就的书帖,肯定要夸一句苍劲大气,可这本佛经上的字体又生僻又难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向晚带着小小的不快继续抄写佛经,两人相对无言直到夜深。

    明月楼里。

    隋婳又是一夜未曾安睡,幼时的记忆借着梦境一起涌上心头,纷纷扰扰,直困到她喘不过气来。

    夜深忽梦少年事,唯梦闲人不梦君。

    梦里隋安依然一派草包模样、隋烨冷冷清清、业陵蠢笨如初,却独独没有穆濯的身影,直教她合宫乱走,在梦里寻到天亮。

    第二日晨起无意外头昏沉沉的,隋婳被服侍穿好衣服,任由宫人帮她抚平衣裳的褶皱。

    梳妆台前,镜子里的人眉眼淡淡,脸上透着一丝红,倒是瞧不出来未曾安睡、气血不足的样子了。

    “主子,这是餐前的小食,北国番邦进贡的各色干果,太医院看了说是增补气血有些许功效。”一名宫人托着锦盘低头回话。

    沐乔看了盘子里盛的各色果脯豆干,确实是宫里不曾见过的样式,忽然心思一动,望向举着果盘的人,“使者来的时候是几月?”

    “九月中旬。”

    “你没有记错?”

    “不会,当时殿下还在城中,还命申大人带着使臣们去看郊外园林的早菊和雁来红呢。”

    隋婳听了,脸色有些发白,宫女见了,以为自己说错了话,忙跪下认错,隋婳只打发了她出去。

    九月,那时候她还在绥宫,并没有使臣觐见,直到她走的时候。

    往常,绥宫里有的,凤栖宫里必有,甚至比他们还早拿到贡品。而现在,竟有贡品不送绥宫、只拜邺城了么?

    邺城势大,挟制北境,这帮蛮夷算的倒也清楚,往后不管和还是战,他们面对的是隋烨,所以干脆视南国为无物了。

    隋婳越想心思越沉重,索性放下青黛,拄着脸沉思起来,连有人进来都没有注意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余依许越〕〔爱婿临门〕〔武侯神算〕〔隐婚娇妻,太撩人〕〔末世我的红警基地〕〔重生六零:翻身做〕〔[综]金木重生·番〕〔七零年代小媳妇〕〔心里有个兵工厂〕〔一夜深情:禁爱总〕〔神医弃女〕〔现代猫祭祀生活手〕〔恭喜您成功逃生[快〕〔珠胎暗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