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陆丹尊〕〔总裁的契约娇妻〕〔系统让我当谋士〕〔重生之气吞山河〕〔都市妖孽强者〕〔都市透视高手〕〔剑入佳境〕〔为大工匠〕〔乡村透视小农民〕〔秦时长存〕〔神话镖局〕〔螳臂〕〔棺闻鬼事〕〔杂家宗师〕〔冥海禁地〕〔恶少出没:猫系少〕〔流浪剑客在漫威〕〔王者荣耀之再回巅〕〔启禀王爷:王妃,〕〔权路风云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囚宠]美人亦非池中物 第十章
    临近年节,满宫人陆续开始忙碌,只明月楼一处闲散无聊起来,之后几日隋烨再不曾踏足,关于他怠慢蒋王使臣、大军驻扎城外多日毫无动作的消息却没有停过。

    隋婳随手在棋盘上落上一子,垂首侧头,倒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向晚看着主子慵懒的样子,忖度该不会是此局无聊、味同鸡肋,惹她提不起兴致,一时出神胡思乱想间,却听隋婳随口问她“听说你父亲官居县丞。”

    向晚回神,忙不迭点头,然后看到主子眼神盯着前方出神,顺着她视线看去仿佛是自己执白子的左手,她不自在动了一下,辨别了刚才思索好的地方将子落下。

    以前祖父在时,她因常被要求用左手习字,握笔太久导致那处骨关节都少许畸形,一处骨头微微凸起,看起来与寻常人家小姐青葱般的纤指略有不同。

    不知主子是否在奇怪此处,她不问向晚又不好贸然解释,只些微端正了些身姿,继续聚精会神思考棋局。

    她棋艺并不精湛,又想在主子面前表现几分讨得欢心,因而思索地很是辛苦。

    隋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一主一仆二人对坐,隋婳撑着肘子慵懒地看着棋盘发呆,对面小丫头皱着眉头像是在受刑一般。

    他也没出声相扰,只在一旁坐下,看着两人博弈,许是盘数已多,倒是隋婳先坐不住,疑惑地目光看过去,跟隋烨笑吟吟的目光在空中碰了一碰。

    他看了下拘谨坐着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的向晚,低声说了句“你先出去”,小丫头如遭大赦,登时起身快步出了内殿。

    隋烨目光落在衣衫不整、满身慵懒气息的隋婳身上,手伸过去将人从塌上拉起来,“是不是临近年节无聊,今晚有赏灯夜会要不要同去。”

    随着他的话音隋婳眼睛亮了一下,却也只是一瞬间,像天上的流星般划过不留下痕迹,待隋烨细看时她的眼神已经暗淡下去。

    小小的欣喜过后是无声无息的低落,临近年节宫中多有聚会,他的宫妃、嫔妾也必会出席,想到此她就全然再没有凑热闹的兴致。

    隋烨眼神暗暗,盯着面前人的小脸,将她的神色变化一一看在眼里,似乎知她所想,又开口补上一句,“是在城外,都是老百姓办的,我们做寻常打扮去,没有乱七八糟的人。”

    心思被看穿隋婳倒耍起了性子,她推开挡在面前的人径直走到桌边,歪头看看他说,“我不去,我的大雪寒风图还有几笔没画,现下雪都消了,若等到年节后天气回暖再补,什么兴致都没了。”

    说完就在书桌边坐下,定定地仿佛当即要开始挥毫泼墨起来,看得隋烨哑然失笑,开口打趣她,“那好罢,那我就叫着裴倾几人一起去了。”

    裴倾?

    隋婳回头看他,他一本正经的神色,摇了摇头,作势就要出门。

    她完全没料到他几时变得这么好说话,她刚拒绝上一句他就要寻了别人同去,而且这个别人还是个大男人。

    一君一臣、两个男人大晚上同去赏灯,不得不叫她满身恶寒额。

    看着椅上坐着的小女人投来奇怪的眼神,隋烨倒不觉尴尬,顿下脚步随手抚上案几边摆放的红梅,兀自感叹道,“时逢年节,君臣同乐,一同赏灯夜会岂不是一件妙事。”

    然后忽然想起贺赖暗下里抱怨自己的话,补上一句,“这也正好破我沉迷美色的传闻。”

    隋婳听得他前半句本还攒了两句反驳的话,待到“沉迷美色”四字入耳,反而脸色一红,再什么都说不出来。

    半晌又不甘心他真晾下自己出宫,只好闷闷开口,憋出一句,“你且去罢,以后别的事也可叫裴将军一同做。”刚出口发觉听起来像意有所指,忙开口补充,“我说的是…”

    她想说的是他前几日总拉她一起,不是看书、品诗,就是作画、下棋。

    然而还没等说完,就被他截去了话头,天旋地转间整个人已落入他怀里,隋婳抬头就对上一张满含戏谑的脸,“嗯,赏灯还可以叫他,别的事怕是不行。”

    然后在隋婳爆红的脸色中,某人又悠悠然补了一句,“兴许大将军肯,微臣也是不肯的,公主知道臣无有此爱好。”

    几句轻描淡写的话,说的隋婳再无话可说,两颊挂着红晕,推开他默默走到床边,放下帷幔。

    虽在冬日,明月楼中却暖意融融,甚至不在时令的花也偶尔开放,内殿仍挂着夏天用的纱帐,隋婳步入帐子,取了衣服,才发觉轻纱透明,她并不好就此脱衣更换。

    挺着一张红晕未散的俏脸,隋婳撩起纱帐,朝着等在一侧的男人看去。

    他该是早有准备,今日特意更换了身常服,许是不愿张扬,所着服饰质地也非绝佳,一身普普通通的富家子弟打扮,却被他穿出无端的倜傥风流来。

    眉眼如画,长身玉立,薄唇一抹菲薄的弧度,看得她倒有些嫉妒,一个男子生出如此好看的面孔。

    隋婳不由看得呆了,直到眼中人放下手里随意拿起的书卷,抬眼直直望过来,她偷瞄被抓个正着,才慌乱地躲回纱帐里。

    内心惶惶然,生怕他出声再打趣她,她捂着胸口,坐会塌边,静静听着动静,却只听见隐约几声轻笑,再就是书卷又被拿起的声音。

    隋婳小脸挂红,再没胆子探出头去,望着塌边的衣服和隐约可见人影的薄纱,她咬咬牙,索性解去衣衫更换起来。

    反正早被他全看去了,刚偷瞄了人家被抓个正着,这会儿再扭捏起来,她真的没脸说话了。

    窸窸窣窣间,隋烨抬头看去,隔着淡色的纱帐,一个肩膀瘦削、身量纤纤的美人就在帐子里,衣衫半解,白皙的颈项优雅精致,胸前隐约起伏,一双修长美腿未着寸缕踏在地上。

    他喉结微不可查动了动,然后把目光移到旁边,那里秋海棠受了暖意,分不清时令地默默鼓出了一个花苞,掩映在丛丛绿影之中。

    一株红艳露凝香,**巫山枉断肠。

    隋烨从花丛移开视线的时候,见到的便是一副美人新妆、如羞似怯的景象。

    隋婳穿着凤栖宫给她新制的衣衫,锦绣袍服趁着一张娇艳小脸,正不自在地拽了拽衣裙,抬头问他,“怎么了,这样看着我,这衣服是不是有些大。”

    隋烨开口,声音喑哑,“没有,正好。”

    “哦,那就好,类似常服的我只此一件了,穿着还算普通吧。”隋婳皱着小脸,不自然又抚弄了两下衣角,像是馋嘴的小孩生怕大人不给她糖吃似的,小心翼翼看过去。

    “嗯,还可以。”

    上饶的丝绸,精致华丽非平常人家可用,也就侯门富户许偶尔用之,不过不算宫廷特供便是尚可了。

    隋烨看着隋婳一张嫩白小脸,一看便是娇生惯养,就算穿着麻布勉强做寻常人家,怕路人也是不信的,索性如此,也好。

    “这里还有处褶皱,你过来。”

    隋烨勾勾手指,指着她衣裙一处,眉目淡淡开口。

    隋婳低头,细细朝他指着的地方看去,并未看出不对的地方,只好向前走了两步,却不想刚靠近他分毫,腰身就被一揽,整个人被带入怀里。

    唇瓣被他的薄唇覆上,隋婳登时呆住,这个人还会骗她了,说什么衣服皱,只骗来过去要…

    等反应过来,她羞恼地挣扎了两下,挣脱开他的双臂,瞪着眼睛朝隋烨看去,却见他一副平常神色,没一点偷香窃玉后的不自然,倒衬得她小题大做一般。

    隋婳只好低头闷闷出声,“走吧。”

    “好。”隋烨嘴角挂着一抹笑,春风得意。

    二人相携除了宫门,乘一驾马车笔直朝东而去。

    天子驾六,诸侯驾五,特意准备的暗蓝色二驾马车停在将军府门前的时候还被门童轻视了一番,待到裴倾、苏言、贺赖三人出门看到被拦在外面的隋烨时俱是一惊,连忙行礼,门童才诧异跪倒在地。

    隋烨自不与他计较,转身撩开帷幔将隋婳请了下来,当她落地抬头时,几个人面色俱是一僵。

    裴倾神色淡淡,隋婳看着他咬牙切齿、恨不能转身就回车厢内,而一旁的苏言、贺赖诧异过后忙躬身行礼,也没称呼,只行了与对隋烨一同的礼数。

    隋婳轻声到了一句“轻起”,就默默转身走在隋烨旁边,两人不远不近,后面三人跟着,心思各异。

    隋婳本以为他说君臣同游是玩笑话逗她,却不想今日一行真的有君有臣,除开他们二人,还带了三个“侍卫” - 两个能征善战的大将军、一个能言善辩的大忠臣。

    呵,不知道的还以为不是看花灯,是上疆场呢。

    隋婳暗自不爽,却除了裴倾一人外说不出什么具体不爽的原因,闷闷走在隋烨旁边,她无端感觉拘谨非常,生怕他一个不小心做出什么逾距的行为。

    虽知这是掩耳盗铃,他们三人位高权重,在宫中没可能没一二眼线探子,怕是什么消息都一早得知,这一点从隋烨带她出来并不避讳他们就可见得,但当面跟隋烨亲昵这样的事她还是做不出来。

    比如,他此刻竟旁若无人牵起了她的手。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ann、秋水之嫣灌溉给小树苗的营养液,小作者会努力码字哒,么-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武侯神算〕〔隐婚娇妻,太撩人〕〔末世我的红警基地〕〔仙魔实录〕〔婚爱入骨:总裁诱〕〔我穿越回来了〕〔首席老公,强势爱〕〔天才萌宝,神秘妈〕〔重生六零:翻身做〕〔这个世界不存在神〕〔逆流芳华年代〕〔末世之最强组织〕〔在异界传播科学的〕〔都市极品神龙〕〔戏闹初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