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聚善堂异事〕〔万界收容所〕〔天道制霸计划〕〔坐忘长生〕〔我,神明,救赎者〕〔宠妻108式:韩少,〕〔韩先生,情谋已久〕〔绝世盛宠:八爷的〕〔快穿有毒:高冷BO〕〔大争酣歌〕〔君临星空〕〔九转神龙诀〕〔亿万暖婚:霍爷宠〕〔异世界的拼搏生活〕〔快穿:男神,有点〕〔军痞老公,深入宠〕〔东皇大帝〕〔都市之绝世狂仙〕〔农医悍女:傲娇夫〕〔重生之最强大亨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囚宠]美人亦非池中物 第十五章
    隋婳捂着胸口惊慌失措跑到甬道尽头,看到四下无人才抱住手臂蹲下去,细细喘了好一会儿,气息逐渐稳定,脸色方恢复如常。

    刚才那女人身材看着清瘦,力气却是大,此刻她脖颈上已经浮现出一道一道红印子,那一阵心慌过后才慢慢察觉那处阵阵发疼。

    直抱着手臂又出了好一会儿神,隋婳才勉强扶着墙壁站起来慢慢朝前走,不知道走了多久,周围宫殿渐渐有人烟气息来,来往宫女捧着各种节日用器具都谨遵规矩,走路挺胸平视不四处打量,倒也没有什么奇怪目光落在她身上。

    经过这番惊吓,回到明月楼的时候隋婳连早膳都没有用,就直接躺在榻上昏昏睡去,直睡到日上三竿,不知做了几个梦,正午的暖意隔着窗帘子透进来,照的室内一片亮堂,她才悠悠转醒。

    全身都酸痛,可知那人昨夜是如何粗暴对她,加之晨起遇到的事,都仿若一场噩梦,吸走她所有的精气神,此时,她整个人病恹恹地不想动弹,只任由几个小宫女服侍着梳洗了一番,就转头半靠回塌上。

    就在向晚转身时,隋婳出声叫住她,“你唤刘姑姑来。”

    向晚忙点头称是,正要退出去方才想起刘姑姑今日有些私事,不曾当值,只好怯懦地转回去禀告。

    她磕磕绊绊说完,心中只念着主子不要因此怪罪刘姑姑,更不要牵扯到她,然后听到塌间女子声音细细地,有些有气无力,“那你去吧,去取一副药。”

    向晚疑惑着望去,讷讷说,“主子,取什么药。”

    这一问,倒是隋婳脸色有些泛白,手指无端掐紧几分后,扭头背过身去,“去请一位太医来罢。”

    向晚连忙称是退了出去,这一道去太医院的路她并不熟识,直问了几个托盘子的小宫女才找对了位置,待踏入殿内说明了来意,见旁边一个年轻长衫男子放下笔,笑笑扭头对着里间喊道,“郑太医请吧。”

    半晌里面没有动静,他只好对面前的向晚歉疚笑笑,撩了帘子走进去,边笑边走向案边敲了两下,“郑太医正是好福分,这明月楼的差事可次次都是你去,这会儿还盘查药草做什么。”

    被称为郑太医的人其貌不扬,听他打趣便抬起头来,苦笑一声,“方太医别打趣我,我宁愿把这样的好差事让与你。”

    被称为方太医的人也不继续与他说笑,只走到旁边替他拿起药箱递过去,待郑太医接过后就起身走了回去。

    一路无话,郑太医此人姿态摆的很低,开口便是唤向晚姑姑,直叫得她一愣,待同行时也略略跟在她身后,倒叫她来识路了。

    好在向晚记性不差,她且走了几步就到宫门口,待引进了太医入殿便恭敬退出门外,走的时候隐约听得这人唤娘娘,心中诧异了一下,她们宫里是无人这样称呼的。

    殿里,隋婳懒懒起身,由太医搭上脉搏,看他低眉垂首、恭谨非常,心里怎么也想不通这是个搞错事情的人。

    此般糊涂的人会在人人恨不能长几个心眼的宫里存在么。

    细想间,听他已经撤回手腕和娟子,低首回答,“脉象虚浮,心火旺盛,脾胃却见湿热,之前的药性过强恐怕不宜与贵体,待微臣再开一方交由殿里姑姑取来煎好。”

    言辞妥帖,未见一丝错处,隋婳看着他低垂的眉眼,压下羞赧开口,“我…没有吧。”

    郑太医眼观鼻鼻观心,“小主现下还没有喜脉迹象,”顿了顿,补上一句,“如若您不想,还是让世子不要…”

    隋婳直听得羞到异常,这上面的事她怎么做得了主,哪一次不是喝汤药解决,可她自来北境身子就弱,药性太强,不说嗜睡连胃口都不好起来。

    廊下挂着的两只黄鹂叫了几声,引得隋婳回神,轻咳一声,道,“太医退下吧。”

    正太医低着身子面对着隋婳倒退出门,方出殿门口就抬起袖子擦了擦额间细汗,遇到个熟识的面孔打趣他,“太医这十二月的天也能让您热出汗来。”

    他只嘿嘿一笑,也不分辨,一路小步行回太医院,提笔斟酌药方时,方才的方太医又凑过来,看他下笔,一抬腿坐上桌子,“差事当得可还顺利。”

    郑太医握着笔思索了下,脸上又是苦笑,“顺利,就是这又得演戏又要问脉,天天还担心掉脑袋,哎。”

    他叹口气,又开口,“想我入宫一向秉承不问闲事,却偏让我天天都要搅进这样的闲事里。”

    方太医咧嘴一笑,拍上他肩膀,“这可不是闲事,这是一等一要紧的事,这该叫做…”

    “秘闻。”

    屋里的聊天声渐渐低下去,窗外不知名儿的鸟儿叫了几声,寒冬腊月,许是哪个宫里养的跑了出来,惹得小太监四处寻找。

    -

    向晚从太医院取了新药方拿了药出来时天色已经渐晚,给她拿药的小太监告诉她白天她走的那条路晚上会锁门,因而需要绕道冬华殿以北。

    他说的简单,向晚只约莫听了大概,走出去后方知道之前跟人走过一趟路,真正走起来还是不容易的。

    暮色渐晚,她一路问着匆匆走过的小太监、小宫女往前走,却不想越走越偏僻,遇见的人也少了起来,直到走到一个死胡同,才惊觉走了岔道。

    等到扭头往回走的时候,慌里慌张,又记不住来时七拐八拐的方向,周围越见荒凉,她心里敲起鼓来。

    就在向晚记得团团转的时候,四周安静中突然传来彭地一声,像是重物砸在了地面,闷闷地,她忙竖起耳朵辨别,然后朝着一处走去,拐进了几个小道,才发现面前的是个破败了一半的院子。

    向晚暗自感叹声凤栖宫也有这样落败的地方,然后就隔着倒了一半的墙看到院内两个太监正对着地上一团聊。

    向晚想开口问路,奈何两人聊得正起劲处她一时插不上话,这会儿又记起宫中规矩多,若是打断别人交谈怕是不礼貌,只好在院墙外来回转了两转,等到他二人停下话头,她还没来及往里走就见两人抬起地上那青紫一团向一处走去。

    滴滴答答的水迹在地上晕染开,向晚奇怪间才注意到他们手里抬着的,是个人形。

    一人拽脚,一人托住腋下,擦着地拖着往前去,两个人高马大的太监带着人走看起来确实笨重非常。

    或者说,那是一个死人。

    向晚想到这点的时候身子早已先于思维往墙后一躲,当背贴到墙上的时候她感觉到自己的腿都是软的,满脑子乱七八糟的事情,此刻都汇成一个疑问:

    自己现在是躲着还是跑?

    虽然入宫时日还短,但也略知宫中撞见这样的秘闻绝不是什么好事,运气不好甚至可能灭顶之灾,心思轮转间两个太监已经走近了过来,甚至他们的谈话她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向晚背靠在墙壁上,浑身哆嗦已经不听使唤,然后听到一个略粗的声音说:

    “就这么死了也是可惜,瞧着腿都泡发了。”

    然后另一个尖细的声音,似乎是先换了下手,然后抱怨着,“真重,不知道在井里泡了几天。”

    然后话锋一转,声音低下来,“我说,这都是命,谁让这丫头得罪谁不好,得罪了陈公公,又歪打正着被楚容华做主赐给了姓陈的,瞧这胸口上的红道子,啧啧,不知道玩了些什么花样。”

    略粗声音附和着,“那是,姓陈公公名声在外哦,听说之前养了好几个十五六岁的,就干那事,你说造不造孽。”

    细嗓儿还没听完就呸了一声,“合该他断子绝孙,这人啊得认命,何苦呢。”

    向晚听着二人脚步沉重一点一点靠近,所有精神都吊在耳朵这一处,身子都僵硬了,然后蓦然声音停了一下,之后四周万籁俱寂,只有夜里一点细碎的声音,然后猛地,她后背被拍了一下,向晚僵着回头,看到方才的一个太监正站在她身后,隔着墙上的一个空正好拍在她肩上。

    “你是哪个宫的?”太监声音不似刚才随意,说话间上上下下打量了她几遭。

    向晚惊魂未定,此刻又惧怕非常,声音出口都发抖,“明…明月楼。”

    太监听完犹豫了一下,然后回头看向细嗓儿太监,“这怎么办?”

    “你刚才听到什么了,你说说看。”细嗓儿没答话只面向向晚问,向晚此刻理智回笼,忙摇着头似拨浪鼓,“什么都没听见,我刚…刚过来,想问问路。”说罢,还摇了摇手里的药材,“主子等着煎药呢。”

    细嗓儿上上下下扫了她几眼,落在那两包药材包上时候眉头皱了皱,然后略粗声音的太监凑过来,“我看像是明月楼的,这模样。”

    两人最后只嘱咐了她两句不许多言,就又低头去搬地上的尸体,因为隔得近,向晚此刻才看到,那是一具被泡肿了的女尸,穿着紫色的衣裳,身上已经肿胀,脸依稀能看出清秀的模样,有些熟悉感,似乎哪里见过。

    向晚哆嗦着身子僵立在原地,看着他二人拖起尸体走远,然后猛然想起:

    是那个人,她撞见过,就在那天跟和漱取东西时候的院子里,衣衫破烂、被绑在床上的女孩儿。

    思及此,她全身连着牙齿都抖起来,哆哆嗦嗦,几步没有站稳就靠到墙上,手里的药却还紧紧攥着。

    作者有话要说:  已补齐剩下的1500字,谢谢小天使们支持,么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余依许越〕〔爱婿临门〕〔武侯神算〕〔隐婚娇妻,太撩人〕〔末世我的红警基地〕〔重生六零:翻身做〕〔[综]金木重生·番〕〔七零年代小媳妇〕〔心里有个兵工厂〕〔一夜深情:禁爱总〕〔神医弃女〕〔现代猫祭祀生活手〕〔恭喜您成功逃生[快〕〔珠胎暗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