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聚善堂异事〕〔万界收容所〕〔天道制霸计划〕〔坐忘长生〕〔我,神明,救赎者〕〔宠妻108式:韩少,〕〔韩先生,情谋已久〕〔绝世盛宠:八爷的〕〔快穿有毒:高冷BO〕〔大争酣歌〕〔君临星空〕〔九转神龙诀〕〔亿万暖婚:霍爷宠〕〔异世界的拼搏生活〕〔快穿:男神,有点〕〔军痞老公,深入宠〕〔东皇大帝〕〔都市之绝世狂仙〕〔农医悍女:傲娇夫〕〔重生之最强大亨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和吸血鬼老祖谈恋爱的那些年 楔子一 Vampire Night(一)
    “红色,是什么一种颜色?”

    空无一人的教堂中央,坐落着一个三人高的银制牢笼,牢笼之中,囚禁着一个肤色惨白、双臂抱膝的瘦弱少年。

    他高昂着脑袋,空洞的眼神凝望着遥不可及的天花板,干裂的唇微微翕动,发出近乎无声的低吟。

    “真冷啊……”

    透过教堂的欧式大窗,牢笼外的风景一览无余。

    此时已是初春,窗外却依旧寒风呼啸,大雪纷飞,些许刺骨的冷风钻过门窗的缝隙毫不留情地刮进教堂内,撩起少年前额几缕柔软的碎发,以及单薄的衬衣衣角。

    迎着风,少年下意识地埋下脑袋,将两只手叠在一起搓了搓,哈了一口气。

    半晌,他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眸底逐渐显露出些许迷茫的神色。

    “真……冷吗?”

    他再一次搓了搓自己的手,这一次,次数更多,力道更大,可令他无比失望的是,预料之中的热并未到来。

    少年皱了皱眉,他仍不死心地将双手放在口鼻前,深深地呼了一口气,这一次,他却像是觉察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急促地喘息起来。

    因为自己呼出的气就如同窗外呼啸的寒风一般冷,不,甚至比窗外的寒风更冷,那是不同于冰冷的一种冷——阴冷。

    少年瞳孔微张,他摇了摇头,颤抖着放下双手,无力地撑在地面上。

    不知从何时开始,自己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自己了,现在的自己不仅完全感受不到冷,恐怕再也无法切身体会到热的感觉。他敢笃定,自己的身体一定发生了某种生理上的改变,但他又说不清那是什么样的一种变化,每每想要弄明白的时候,他的脑颅总会产生近乎爆裂般的疼痛,而这股疼痛,则将持续到他昏厥的那一刻才会终止。

    他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他突然间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为什么他要像动物园里的那些任人观赏的动物一样被关在笼子里?

    为什么只要他一碰到笼子的任何部位,他的皮肤上就会出现各种可怕的伤口?

    他还只是个孩子,不是吗?

    这样的自己,陌生的让他害怕,这样的待遇,残忍的令他恐惧。少年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双眼一阖,两行冰冷的泪水顺着脸庞滑落下来,与脸颊上干涸的血迹融合在了一起,滴在冰冷的地面上。

    泪水浸入伤口的滋味并不是那么的好受,少年咬紧牙关忍受着,就在这时,他感觉有一股热流紧贴着自己两只手的手心,正源源不断地向他输送而来。

    他不敢相信地睁开眼睛,两只手在地上胡乱摸索着,不知过了多久,精疲力竭的少年颓靡地躺在地上,如最开始那般,空洞的眼神透过冰冷的牢笼,凝注着教堂华美高阔的天花板,唇角勾起一抹自嘲地笑。

    与此同时,少年感受着身下传来的阵阵热流,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连地面都是如此的温暖么?

    他果然成了一个怪物啊……

    这是他在这里渡过的第八十五天,最开始的时候,每天还会有人来送一些食物,尽管一天只有一顿,但也足够充饥。

    渐渐地,一日一顿变成了三日一顿,再由三日一顿变成一周一顿,仔细算算,现如今,他已有九天没有进食了。

    少年只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头被圈禁的野兽,人们莫名地惧怕他,又可以在他毫无行动能力之时肆意地凌-辱他。

    只要那些大人物们想起了他,就会派人给他带食物,让他活下去,反之,就算他饿死在这神圣庄严的教堂之中也无妨。

    这是多么屈辱、窝囊、没有尊严、没有人权的活法啊!

    少年的拳在身下慢慢捏紧,发出“咯哒咯哒”骨骼挤压的声音。

    不过,说起来,正常人九天不吃不喝,一定会死吧。

    想到这里,一幅幅近乎破碎的画面如同催命毒-药般,迅速在少年的脑海中蔓延开来,女人惊恐近乎绝望的尖叫声充斥着他全身上下的每一根神经,令他战栗不已。

    伴随着女人哀哭的,是一个陌生男人肆意的大笑,以及一个懵懂少年不敢置信的眼神。

    “快跑,阿辞!”

    闻言,回忆中的少年紧紧捏着胸口的银十字架项链,颤抖着,喘息着,一步一步向屋内退去,而他的眼前,则是一个不断逼近着的、浑身上下无一处不在散发出暴戾喋血气息的黑色身影。

    借着窗外投射进屋内的月光,少年微微抬眸,只见突然出现在屋内的陌生男人有着一张邪魅狂狷的脸,那张脸足够风流,也足够好看,却让少年感到没来由的厌恶,以及恐惧。

    男人轻蔑地笑着,左手掐着女人的脖子,无比轻松地提了起来,仿佛那不是一个成年女性,而是一只娇小柔弱的猫。

    女人悬空的双脚本能地四下乱蹬,脸也因为被扼住喉咙导致难以正常呼吸而变的通红。

    男人皱了皱眉,垂眸瞥了眼女人不安分的腿,空闲的左手拍了拍被踢中的腰部,脸上露出了嫌弃的神情。

    他不耐烦地将手臂伸直,如放置一件物品般,将女人挪的远了些。

    少年一边后退,一边为男人超乎常人的臂力所惊叹。

    这并不是一个正常人应该拥有的力度,站在他身前的,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亦或,不是人?

    想到这儿,少年僵住了,他的背后有些发冷。

    少年伸出满是汗的手,向身后摸去,紧贴着他掌心的,是一面冰凉的墙壁。

    他已经无路可退了。

    “小朋友,她是你的妈妈吗?”男人倏地将女人提到少年面前,微笑道。

    女人吃力地睁开眼睛,看着身前的儿子,艰难地吐出两个字。

    “快……走。”

    男人的耳朵动了动,露出了不解的神情,他将女人提到眼前凝视了一阵,喃喃自语道:“你们恒温动物的话总是这么多么?”他一边说着,掐着女人脖子的手一边缓缓收紧,女人的脸上又一次出现了生不如死的表情。

    而男人依旧像什么都没发觉一般,不顾旁人地自说自话着:“虽说研究会那边一直在研究你们恒温动物,也不知道照他们这么研究下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要我说人类也就只有会跑和不会跑、听话和不听话四种,而你,就是会跑又不听话的那种,你说对不对呢?”

    研究会是什么?

    恒温动物又是指什么?

    斟酌着从男人口中蹦出的一个又一个陌生名词,少年听得有些发懵。

    凭借着超乎同龄人的理性,面对实力差距如此悬殊的敌人,少年尽管恐惧,却并未精神崩溃到哇哇大哭,也没有选择抛下母亲落荒而逃。

    但与此同时,混乱的大脑并未给他提供什么有用的信息,因此,他也没有做出过多的举动,而是抬高下巴,毫不畏惧地与男人对视着。

    但当他看到愈发虚弱的母亲,正在男人可怕的腕力之下逐渐丧失生命体征,双脚的晃动幅度也由肉眼可见地慢慢减小之时,心头的恐惧刹那间消失了个干净,取而代之的是无穷无尽的怒火以及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勇气。

    少年的眸底闪着寒光,他眯了眯眼睛,如同一只蓄势待发的猎豹,与此同时,一只手不动声色摸进了缝在裤子右侧的口袋……

    男人正自言自语地说着什么,突然,胸口处传来了一阵微小的刺痛感,他脸色一变,皱着眉低下头来,只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影正执着什么东西伏在他的胸前,而那个使他产生刺痛感的物件,正在他的皮表不住地颤抖着、深入着。

    男人饶有兴趣地舔了舔唇角,可越发深入的痛感,还是使他不快地眯起了眼睛。

    他的右手依旧提着少年的母亲,他的左手依旧优雅地背在身后,少年却感觉自己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凌空提起,狠狠地抛在身后的墙上,再面朝地面重重地栽了下来。

    摔得七荤八素的少年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眼前重重叠叠的人影由五个变成三个,再由三个变为一个,眼前男人高大匀称的身形渐渐清晰。

    男人弯下腰,慢慢凑到少年身前,颇有兴趣地看着少年。

    “咦?你妈妈让你跑,你没听见吗?”男人有些无辜地眨了眨眼睛,他的眼瞳是很漂亮的冰蓝色,那本是一抹澄澈纯净的色彩,却被眸底暗藏着的戏谑笑意,以及面对低等生物的狂狷不屑,硬生生地破坏了个干净。

    他轻蔑地回视着少年喷火的眼睛,缓缓将胸口插入的小刀拔了出来,丢垃圾般丢在了地上。

    少年的身体本能地向冰冷的墙面上靠去,但他的眼睛却一刻不离地怒瞪着男人,那里有震惊,有恨,有不甘,却没有丝毫的畏惧与瑟缩。

    “瞧瞧这眼神,这资质,和协会的那些hunters真是有的一拼。”

    男人优雅地蹲下身,眸光微瞥,目光在少年脖颈上的银制十字架上停留了一阵,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这种东西居然会在你这个小鬼头身上,莫非crystal让我来这里狩猎是这个含义?”

    闻言,少年下意识地看了眼脖子上那块从小戴到大的随身饰物,迅速将其牢牢握紧。

    却见男人惋惜地耸了耸肩:“真是勇敢的小朋友啊,只可惜你现在太小了,这种东西在你手里也不过是暴殄天物罢了,虽然不知道你是通过什么途径拿到的,还是让我罗伊子爵来替你物归原主吧。”说罢,男人将手中的猎物丢到一旁,作势就要向少年的脖子抓去,就在这时,院外窸窸窣窣传来了一阵聒噪的骂咧声。

    “小陈你们家大晚上不睡觉叮叮当当地搞什么东西呢,还让不让别人睡觉啦……哎哟,老头子你快过来看看,这院子门怎么给弄倒了嘞?”

    “什么什么?”一阵仓促的脚步声后,传来了第二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哎呀,这门……你说这小陈家是不是进贼了啊,老婆子你手机带了没有,赶紧报警啊!”

    “好好好,你别急啊,我找找啊……”

    少年一颗心早已提到了嗓子眼,冰凉的双手一时间竟不知道往何处安放。

    他一边急促地喘息着一边下意识地向后贴去,心中有个声音不断地提醒着他:绝对不能再把更多无辜的人牵扯进来了,这个杀人魔一定会一个不留地把知情者全部杀光的!

    “两个老家伙么。”男人收回了手,他烦躁地摩挲了一下头发:“本来只要两个人就够了的,真是烦人……”

    他瞥了眼身侧休克过去的女人,喃喃自语道:“那就先饱餐一顿再去收拾那两个老骨头吧。”

    “不!”

    话音刚落,少年再也忍不住,他一边失声大叫着,一边不顾一切地向男人爬了过去。

    “不要!”

    少年的眸底闪着泪光,他无助地朝着母亲的方向伸出一只手,声嘶力竭地呼喊着。

    月光下,男人那不属于人类的利牙闪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光,下一刻,那四颗锋锐的獠牙毫不留情地插入了女人的脖颈之中。

    终究还是迟了一步。

    湿热的鲜血喷溅在少年稚嫩的脸上,他目瞪口呆地看着男人上下滚动的喉结,以及皮肤渐渐褪去血色的母亲,胸口不由地一滞,再也忍不住痛呼出声——

    “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余依许越〕〔爱婿临门〕〔武侯神算〕〔隐婚娇妻,太撩人〕〔末世我的红警基地〕〔重生六零:翻身做〕〔[综]金木重生·番〕〔七零年代小媳妇〕〔心里有个兵工厂〕〔一夜深情:禁爱总〕〔神医弃女〕〔现代猫祭祀生活手〕〔恭喜您成功逃生[快〕〔珠胎暗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