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陆丹尊〕〔总裁的契约娇妻〕〔系统让我当谋士〕〔重生之气吞山河〕〔都市妖孽强者〕〔都市透视高手〕〔剑入佳境〕〔为大工匠〕〔乡村透视小农民〕〔秦时长存〕〔神话镖局〕〔螳臂〕〔棺闻鬼事〕〔杂家宗师〕〔冥海禁地〕〔恶少出没:猫系少〕〔流浪剑客在漫威〕〔王者荣耀之再回巅〕〔启禀王爷:王妃,〕〔权路风云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和吸血鬼老祖谈恋爱的那些年 楔子二 Vampire Night(二)
    他呆滞地趴在母亲身前,紧握着母亲的手,无力地感受着母亲越来越低的体温,眼泪如同决堤的江水,夺眶而出。

    最开始的时候,他曾有一瞬在想:干脆就这样一起随母亲去了吧!

    他天生就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也没有一个说的上愉快的童年,他有的仅仅只是一个温柔善良的母亲,和一个抛夫弃子的父亲。

    而本不愉快的这一切,却还要再被一个不速之客破坏个干净,这是何等的雪上加霜,天道无常呐!

    少年怒视着男人,狰狞的神情如同一只愤怒的饿兽。

    眼前,母亲动脉处源源不断喷涌而出的湿热鲜血,顺着男人修长的脖颈迅速滑入衣襟;夜色中,闪着血光的眼眸里满是数不尽的罪孽与喋血的**;月光下,白的近乎透明的肤色,在与暗红色的血液形成鲜明对比的同时,又呈现出一种诡异另类的美感……

    那一张张特写的慢镜头是如此的诡谲又是如此的漫长,它们向少年呈现出了另一个不可思议的世界,一个人类并非处于食物链顶层的世界,最后再化作永久的噩梦,深深地刻印在他的记忆之中。

    时间安静地流淌,母亲的生命也在缓缓流逝,这种失去至亲至爱之人的悲痛,化作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决绝,在少年小小的心目中,埋下了一颗名为仇恨的种子。

    他不禁扪心自问——

    是太弱了吗?是太小了吗?是只有弱小才会无能为力吗?就如这个怪物说的那样,是不是只有自己成为他口中的那什么hunter,才能够……

    “喏,手机找到了,快报警吧。”

    “诶,等等,我怎么听到小辞在叫啊?”

    “该不会是小陈出事了吧……我们要不要进去看看啊?”

    凭借着天生敏锐的五感,伏在地上的少年瞳孔不由地一阵收缩,他急忙停止了无谓的冥想,捏紧了胸口的银制十字。

    在深深地看了母亲最后一眼后,少年心中产生了一个大胆荒谬却又无比坚定的想法——不能再让更多的人变成母亲的模样了!

    想到这里,他撑着近乎散架的身体,一把拽下脖子上的项链,冲男人暴露在空气中的脖颈动脉处狠狠一滑,在成功收获一声痛叫后,拼命冲向门口大喊了一声:“快走!”

    大口饮血的男人痛苦地捂住被灼烧的脖子,将女人的尸体狠狠地摔了出去。

    “不服管的小兔崽子……”

    男人的眸底闪着寒光,他粗鲁地擦了两下血流不止的脖子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

    站在院子里的老人看着突然冲出家门的满脸是血的少年,下意识地尖叫出声,匆匆忙忙地向身后的院门逃去。

    就在这时,无风的雪夜蓦地刮来一阵强风,少年还没有反应过来,院门口便传来了一男一女两声惊恐的嚎叫。

    接下来,是液体喷溅在雪地上的声音。

    那声音,简直像极了每年冬天下大雪的时候,第二天一大早,母亲总会烧一桶开水,用舀子一舀又一舀地撒在雪地里的声音。

    老夫妻的强光手电筒重重地砸在了地上,照亮了那一片被血液浸染的雪地。

    是血!是红色的血!

    母亲垂死的画面,一帧一帧在少年的脑海中闪过,精神接近崩溃边缘的少年颤抖着闭上了眼睛,捏紧了手中的十字架。

    他要活下去!

    他一定要活下去!

    他不能就这么死了,他一定要甩掉这些吃人的怪物,带着母亲的遗愿好好地活下去!

    再次睁开双眼,少年已经停止了颤抖,他咬了咬牙,最后转头看了一眼生活了九年的屋子,在发狂的吸血鬼即将扑倒他的那一瞬,少年矮身一闪,巧妙地避开了男人的致命一击。

    摔了个嘴啃泥的贵族恶狠狠地瞪向少年,却不想,再欲起身的男人因脾性太急,鞋底一个打滑,又一次重心不稳地栽下身去。

    心有余悸的少年匆匆扫了暂时失去行动能力的男人一眼,便头也不回地窜出院落,踩着绵软的积雪,向远处绵延不绝的大山奔了去。

    他没有注意到的是,院门处的两具尸体旁杵着一个身材高挑的窈窕身影,淡金色的长卷发在月光的照射下显得梦幻又迷人。

    女人从暗处款步走出,此时已是初冬,在这零下的雪天里,女人仅身着一身黑色修身连衣裙,肩披一件深咖外套,傲人的身材一览无余。

    “crystal?你怎么会……”匆忙追到院落门口的男人突然停下了脚步,他的脸色有些阴沉,显然,女人的出现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值得愉快的事情。

    “hugh,太丢人了。”女人轻蔑地瞥了眼狼狈不堪的同伴,耸了耸肩。

    “我只是想玩玩那个小鬼头而已,没想到让那个狡猾的小……”

    “够了,全程我都看到了。”女人一边甩了甩头发,不耐烦地打断了男人的欲盖弥彰,一边从上衣口袋抽出了一面手帕,她随意擦拭了一下唇角沾染的血腥,接着点燃了一根女士香烟。

    “喝了吧,脖子上的伤太难看了。”

    男人阴郁着脸,顺从地接过女人递来的药瓶,将瓶中的液体一饮而尽。

    与此同时,一对碧色的眼眸慵懒地注视着少年逃走的方向,像是发现了什么颇为有趣的事物,女人微微扬起唇角,优雅地吐了个烟圈。

    “good boy……”

    奔跑中的少年怎么也想不到,今年的第一场雪,竟会由一场吸血鬼们组织的狩猎行动拉开帷幕。

    雪地里奔跑本就很难迈得开步子,更别提再加上御寒用的保暖衣裤了,不一会儿,少年便已经累的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然而世事无常,天意弄人,老天爷显然不想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他,大约又艰难地前行了一公里,天空中竟不知不觉地飘起雪来。

    为了减轻负重,少年早已将棉衣棉裤脱了个干净,只留下一件单衣,和一条薄裤。

    越靠近深山的地方,雪积得便越厚,气温也愈发,直到最后,就连迈出一步都显得无比艰难。

    “好冷……”

    少年的腿脚已然麻木,他的双手也被冻的毫无知觉,冷风一吹,没有棉服保护的少年,只能任由被汗水浸透的薄衫一点一滴地带走自己的体温。

    雪越来越大了。

    少年的脸上已经开始结霜,他全身上下所有地方都冰凉的不像话,他上下两排牙齿“咯哒咯哒”地打着架,他的视线曾有几次模糊,他身体里的每一个工作细胞都在不断叫嚣着“我很累”,但他依旧没有选择就这样倒下,他依旧朝山脉的方向前进着,尽管已经不知道他究竟是在自行行走,还是被强风推着从而不得不向前前进。

    究竟是什么在促使着他继续前进呢?

    少年不知道,因为他已经没有脑力去思考任何事情了;远远跟在身后的一男一女两只吸血鬼也不知道,早已吃饱喝足的他们只不过是想来欣赏一下饭后甜点的最后挣扎罢了。

    “好累……”好想在母亲的怀里睡上一觉。

    母亲的面容渐渐在脑海中浮现,少年看到,恬静温婉的女人穿着那件旧围裙,脸上洋溢着一如往常的亲切笑容,缓缓向他伸出了一只手。

    “阿辞,来吧。”

    对不起,他实在撑不下去了……

    少年的眼神很是迷离,他缓缓伸出自己的手,搭上了母亲的,两眼一阖,直挺挺地栽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武侯神算〕〔隐婚娇妻,太撩人〕〔末世我的红警基地〕〔仙魔实录〕〔婚爱入骨:总裁诱〕〔我穿越回来了〕〔首席老公,强势爱〕〔天才萌宝,神秘妈〕〔重生六零:翻身做〕〔这个世界不存在神〕〔逆流芳华年代〕〔末世之最强组织〕〔在异界传播科学的〕〔都市极品神龙〕〔戏闹初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