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陆丹尊〕〔总裁的契约娇妻〕〔系统让我当谋士〕〔重生之气吞山河〕〔都市妖孽强者〕〔都市透视高手〕〔剑入佳境〕〔为大工匠〕〔乡村透视小农民〕〔秦时长存〕〔神话镖局〕〔螳臂〕〔棺闻鬼事〕〔杂家宗师〕〔冥海禁地〕〔恶少出没:猫系少〕〔流浪剑客在漫威〕〔王者荣耀之再回巅〕〔启禀王爷:王妃,〕〔权路风云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和吸血鬼老祖谈恋爱的那些年 楔子三 Vampire Night(三)
    “那孩子疯了吧,这样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男人不解地眯起眼睛,良久,他皱着眉头颇为厌恶地冷哼了一声:“恒温动物果然愚蠢。”

    “人类的身体就是柔弱啊,就算意志再强,还是连这点路都走不到头。”女人惋惜地叹了一口气,又点燃了一根烟。

    雪原之上,寒风呼啸,大雪纷飞,男吸血鬼的眉毛上已经结了一层薄霜,他的手不经意地抚上脖颈重新回归光滑的肌肤,悠然道:“crystal,在这种天喝冰镇的饮料可不是你的作风。”

    金发碧眼的女郎碧眸轻瞥,一眼便已洞穿身侧男人的心思,她若有所思地凝视了不远处伏在雪地上的小小身影一阵,轻叹道:“说的也是,趁那孩子还有一口气,给他一个痛快吧。”说着,她掐灭了手里还剩三分之一的烟,一对碧色眼眸刹那间幻化成了酒红色,血口大张,两对尖锐的獠牙在雪地呈现出的反射光下闪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寒光。

    狂风暴雪之中,茫茫雪原之上,一个黑色的曼妙身影如同一道肉眼难能捕捉到的闪电,眨眼间便由千米之外窜到了少年身前。

    “输给了自然之力么,brave boy……”女人轻轻蹲下身子,她的双手轻柔地抚上少年的脸颊,将那张无半分血色的稚嫩面容禁锢在两手之中。

    如同欣赏一件精美绝伦的艺术品般,女人轻柔地托起少年的头颅,深深地凝视着,酒红色的眸底深情无限。

    “真是诱人的气味……”她发自内心地感叹道,一边感受着掌心处少年微弱的脉搏,一边享受地闭上了眼睛。

    那是对食物最高的一种尊重。

    就这样,一人一鬼保持着这个姿势僵持了一秒、两秒、三秒……八秒、九秒……十二秒、十三秒,突然,女人猛地睁开双眼,没有丝毫犹豫地扑在了少年脆弱的脖颈上。

    伴随着寒风呼啸、雪花落地的声音,还有獠牙插-入血肉、液体滚过喉咙发出的微小声响,以及,突然瞪大双眼的少年不由自主发出的痛苦呻-吟。

    吸血鬼的獠牙不断深入着,毒液在一瞬间蔓延了少年的通身血脉,令他欲罢不能,痛苦不堪。

    疼!他从来没有过这么的疼!——源源不断的疼痛顺着他脖颈处的血管流入他的身体,全身上下的每一寸血肉都难逃魔爪,他疼得几度欲昏迷过去,却又因疼痛一次又一次地清醒过来,如此反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少年的眼神渐渐涣散,他就如同一只任人摆布的木偶,渐渐失去了反抗的意识。或者说,他已经没有力气叫唤,也没有力气挣扎了。

    此时此刻,他只想以死来结束这场狩猎,逃离这种痛苦,就算再也醒不过来也无妨。

    母亲死的时候也是这样一种感觉么……

    想到这儿,一股没来由的恨意在少年的心中悄悄生根发芽。

    只可惜,他即便有这个心,也没这个力了,毕竟报仇这种既费心又费力的事情,怎能交予一个将死之人呢?

    因疼痛产生的生理泪水无力地滑落眼角,少年紧握着的拳最终还是不甘心地松开了。

    就在这时,地面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晃动,猎食正欢的女人心下暗暗吃了一惊,她下意识地松开口中的猎物,一向洁癖的她连嘴都没来得及擦,便匆忙起身,凌空一跃,稳稳地落回了男人的身边。

    与此同时,承载着少年的那一大块绵软的雪地竟硬生生地塌陷了下去。

    “不过是这一带常见的雪崩而已,让到手的猎物掉下去可不是你的作风,公爵。”男人轻蔑地瞥了眼身侧气喘吁吁的女人一眼,言语中满含讽意。

    “愚蠢!”女人不甘示弱地反唇相讥,她粗鲁地抹了把唇角未干的血渍,讽笑道:“我就谅一个被小鬼头打伤要害的蠢货嘴里也吐不出什么象牙来。”

    闻言,暴怒男人的眼眸刹那间变得猩红,他亮出獠牙,示威似的低吼道:“塞缪尔,不要欺人太甚!”

    女人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她恼怒地抓了抓头发:“反正你本来也不是人,算了,我和蠢货也没什么好说的,不仅浪费精力还浪费口水。”

    话音刚落,女人猛地蹲下身子,如炬的眼神一眨不眨地直视着正前方,她的右手按在绵软的雪地上,无名指上的蓝宝石指环此时竟幽幽地闪着妖冶的暗红色光芒。

    她在心中快速默念了两句口诀,积雪竟顺着中指指向裂开了一条笔直的直线。

    伴随着第二场“雪崩”所产生巨大轰鸣声的,是暴怒的男贵族充满愤意的咆哮,以及距离女人侧脸不到三寸距离的利爪。

    她猛地回头瞪向内讧的队友,高声怒骂道:“蠢货,还没看明白么,这根本就不是一场平常的雪崩。”

    山崖下,一个肤色苍白,身披深灰大衣的男孩朝着雪堆的方向缓步走来。

    绵软的雪地里埋着一个模样俊俏的少年,昏迷中的少年唇色惨白,面无人色,脖颈处显眼又狰狞的伤口仍汩汩地向外冒着鲜血,恐怖之中又添几分凄凉。

    一只小而冰的手温柔地抚上了少年同样冰冷的脸庞,再一路向下,他摩挲着少年脖颈上可怕的伤口,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深邃眼眸中是看不透的芜杂情绪。

    “真可怜呢。”

    男孩轻笑着俯下身子,将脸埋在少年脆弱的脖颈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不过,也足够可爱。”

    话音刚落,男孩缓缓张开了嘴,生怕把人弄疼了似的,四颗小小的獠牙小心翼翼地扎进了少年脖颈的伤口里,慢吞吞地吮吸起来。

    不知从何时开始,雪渐渐地小了,小小的雪花在一望无垠的雪原上悠然飘落,显得十分温柔。

    天地之距,阴阳之离。

    安静的雪夜里,梦幻的雪原上,伴随着时间的流逝,是少年渐渐红润起来的脸颊,和渐渐恢复正常速率的心跳。

    良久,男孩的耳朵动了动,他幽幽睁开双眼,眼中流转着的神采像极了一只慵懒的猫,他玩味地注视着十米开外并肩站立的一男一女,舔了舔唇角未干的鲜血,似在向不速之客示威。

    只见稚气未脱的精致面容之上,是一对不含任何杂质的酒红色眼眸——那是一对属于吸血鬼的眼睛,却不是属于所有吸血鬼的眼睛。

    那对眼眸仅属于大公,或是亲王,亦或是——血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武侯神算〕〔隐婚娇妻,太撩人〕〔末世我的红警基地〕〔仙魔实录〕〔婚爱入骨:总裁诱〕〔我穿越回来了〕〔首席老公,强势爱〕〔天才萌宝,神秘妈〕〔重生六零:翻身做〕〔这个世界不存在神〕〔逆流芳华年代〕〔末世之最强组织〕〔在异界传播科学的〕〔都市极品神龙〕〔戏闹初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