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陆丹尊〕〔总裁的契约娇妻〕〔系统让我当谋士〕〔重生之气吞山河〕〔都市妖孽强者〕〔都市透视高手〕〔剑入佳境〕〔为大工匠〕〔乡村透视小农民〕〔秦时长存〕〔神话镖局〕〔螳臂〕〔棺闻鬼事〕〔杂家宗师〕〔冥海禁地〕〔恶少出没:猫系少〕〔流浪剑客在漫威〕〔王者荣耀之再回巅〕〔启禀王爷:王妃,〕〔权路风云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和吸血鬼老祖谈恋爱的那些年 楔子四 Human or Vampire(一)
    少年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醒过来,他感觉自己此时正置身于一个温暖又柔软的怀抱之中。

    这一刻,世界突然变得很安静,没有渗人的哀哭声,也没有令他心慌的脚步声,一切都是那么的静谧、安宁,仿佛回到了最开始的样子,之前发生的一切不过是一场噩梦罢了。

    他悠悠睁开双眼,眼前的场景渐渐由模糊变得清晰。

    落日的余晖打在高高的雪堆上,雪堆的阴影下,一个看上去六七岁的小男孩正单手托腮,歪着脑袋盯着他看,眸底满是温煦的笑意。而自己,则枕在对方的大腿上,脖子上的伤口在对方的大衣上染下一大片血红。

    “没事了。”男孩冲他笑了笑,垂下了眼眸,不再看他。

    他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却因重心不稳,一个趔趄跌向了一侧。男孩身上的气味是不同于这个年龄的凛冽,却意外地让人安心,与此同时,他也无意间碰到了男孩垂在身侧的手指,却不想,入手处一片冰凉。

    身上这么暖和,手为什么会这么冰?

    想到这里,少年的心底一时有些发冷,明明背靠夕阳,他的身后竟生出一层细薄的冷汗来。

    运气总不会这么背吧,难不成自己刚逃离那两只成年吸血鬼的狼口,这会儿又要落入一只幼年吸血鬼的虎穴?

    可他转念一想此时正是零下的大雪天,这里又远离城区,再加上小孩御寒能力本来就弱,没有手套庇护的手暴露在湿冷的空气中,发冷貌似也没什么不正常,而且,就算小孩真的是那些怪物的同类,他再怎么逃也是无济于事的。

    他偷偷瞥了小男孩一眼,却发现小男孩此时也正眼带笑意地望着他,一眼撞进那对似笑非笑的深色眼瞳的少年有些不自在地移开了目光,那对眼瞳内包含着的情感,不同于男人眼中的狂妄猖獗,更不同于女人眸底的冷血傲慢,最重要的是,他脖颈的伤口此时正光明正大地暴露在男孩的视野里,男孩的眼睛却依旧是正常的深棕色,与那些见血眼红的怪物实在挂不上边。

    少年的心中飞速升起一抹愧疚,看这天色,他似乎昏迷了整整一个白天,也就是说,距离他经历的那些光怪陆离的事情,远还没有超过一天,然而,他却变得如此敏感,并开始随意对他人妄加揣测,这实在不是一个好兆头。

    他微微侧头看向了小孩,小孩依旧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清澈的眼眸中笑意似乎比刚才更深了一些,只是,这样的眼神从一个包子脸的小鬼的眼中投射出来,实在有些违和。

    凝视着小孩的脸,少年的脸有些发红,不得不说,这个陌生的小孩生的的确好看,不光好看而且耐看,尽管五官还没有长开,却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很难让人对他产生讨厌的情感。少年甚至能断言,眼前的孩子比他碰见的任何一个小孩都要漂亮,然而,这么可爱的孩子,自己方才竟然还要将他与那些杀人不眨眼的冷血动物结合在一起,真是……

    “大哥哥?”男孩伸出小小的手,在少年的眼前晃了晃。

    少年赶忙回过神来,有些拘谨地抚上受伤的脖颈:“咳,不好意思,弄脏了你的衣服。”

    闻言,男孩有些意外地看向了少年,那样的眼神,像是在打量一样新奇的物件,两人四目相对了一阵,男孩收起了微笑的表情,平静地回应道:“没事,我只是刚好路过,顺手帮个忙而已。”

    “那两个人,嗯,我的意思是……”少年突然停了下来,一瞬之间,他突然间什么都想不起来了,脑海里只有些许零碎的、完全拼接不上的片段,他皱着眉扶住了脑袋,那里嗡嗡作响。

    男孩沉默地看了少年一阵,说道:“你是说一个肤色苍白的褐发男人和一个同样肤色苍白的金发女人吗。”男孩的语调没有丝毫的起伏,仿佛在陈述着一件最平常不过的事情。

    闻言,少年猛地望向了男孩,不知为何,此时此刻,他感觉少年的肤色也有种病态的苍白感。

    “嗯,没错,他们……?”

    “逃了。”男孩轻描淡写地说道,右手随随便便地指了一个方向:“一个腿瘸了,一个可能快死了吧。”

    “死”这个字眼轻轻松松地从一个六七岁的小孩嘴里吐出来已经够令人震惊的了,但现在,少年却无暇关注这些,他顺着男孩食指的指向看了过去,只见不远处的白软雪地上,大片血色的痕迹与脑海中一张张血腥的画面反复重叠,显得尤为扎眼。

    男孩不在意的小奶音并没有让少年的心情平定下来,反而又一次将他的心送到了嗓门眼,少年吞咽着因为紧张不断分泌出的唾液,强迫自己保持镇定,然而,他不安的眼神却早早地出卖了他。

    他好像忽略了很多东西……

    譬如,穷乡僻壤处出现的小孩,又譬如,意外存活下来的自己。

    男孩直勾勾地盯着身侧越发不安的少年,眸底渐渐升起一抹玩味,只见他轻咳一声,说道:“你昏迷了三天,我发现你的时候,你虽然受了很重的伤,但还有一点微弱的呼吸。”

    三天?有这么久了么……

    少年定定地注视着不远处的那片血迹。

    这么说,这个小孩守了他整整三天吗?

    少年的声音有些难以抑制的颤抖,他没有直视男孩的眼眸,而是拘谨地回应道:“这样啊,谢谢你,呃,那个,马上天要黑了,你不回家没事的吗?要不,我送你回家吧。”

    闻言,男孩瞳孔微张,似乎对少年的脑回路有些惊讶,但他的视线仍落在少年的身上,并未离开半寸距离,只见他思考了一会儿,才缓缓说道:“我的父母已经很久很久没管我了。”

    “那你……”

    “而且这种地方,也没什么人会来的,对吧。”男孩打断了少年,接着眉眼一弯,露出一抹天真无邪的笑:“比城市安全多了,当然,吸血鬼除外。”

    听到‘吸血鬼’三个字,少年的肩膀不由地一颤。

    “你别关心我了,我没什么事,倒是你,三天没有吃饭,你不饿吗?”男孩的声音在身前幽幽响起,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可爱十足的奶音,此刻却显得异常诡谲。

    少年挺直的腰板有些发僵,他垂眸盯着膝前的雪地,就在这时,一个小小的脸蛋突然出现在他的视野里,面对男孩的突然靠近,少年条件发射地向后挪了一下,背部抵在了冰冷的雪墙上。

    少年呆呆地注视着近在咫尺的小孩,落日的余晖洒在小孩柔软的发丝上,更添几抹暖意。

    他张了张嘴,吞吞吐吐地答道:“还,还……好。”

    男孩有些懊恼地垂下了眼眸,颇为丧气地说道:“可我三天没有吃饭,我很饿。”说着,他抬起了脑袋,一对大大的眼睛亮亮的,盯着少年滴溜溜地瞧:“要不……”他故意托了个很长的尾音,还伸出小舌头舔了舔唇角。

    明明是一个小孩撒娇的常用桥段,然而,异常紧张的少年见到此情此景,胸腔里的一颗心脏却“砰砰砰”地越跳越快,几乎就要跳出整个胸膛。

    看着少年紧张兮兮的模样,男孩仿佛又更开心了一点,他咧嘴一笑,露出了两颗可爱的小虎牙,他凑到少年耳边,轻声说了一句:“逗你玩的,还有,这个给你。”说完,小孩一副计谋得逞的模样,笑的眉眼弯弯,直挺挺地向后仰去,留下手里捏着橙味硬糖的少年一脸不知所云。

    静谧的月光下,少年与男孩相对着席地而坐,空气中飘着一股橙子的清爽香气。

    “是血猎协会的人击退了那两个吸血鬼。”

    “血猎协会?”

    “嗯,这是个有吸血鬼的世界,自然也有克制他们的东西,不然人类根本无法繁衍生存。”

    “我一直以为吸血鬼只有电影里才会出现。”

    “不知道很正常,知情者在世界恐怕也只占15%吧。”

    “那你是怎么知道血猎协会的?”

    “其实你也知道的。”

    “嗯?”

    “说血猎协会肯定很多人都不知道,但要说起国防安全特别调遣协会,没有人不知道的吧。”

    “可我记得那是和军队……”

    “对,他们确实和军方是统一战线,从某种层面上来说,他们不仅是独立于军方的存在甚至可以凌驾于军方之上,因为这里的人和常人相比,有很多特别的地方,比如他们的主要任务是猎杀攻击性吸血鬼,这是很多正常人无法办到的。”

    闻言,少年内心一动,藏在身侧的左手暗暗捏紧成拳,他沉默了许久,才缓缓说了一句:“你懂得很多。”

    男孩看向了他,眨了眨眼睛:“是吗?其实你也很特别,或许你可以成为一名好猎手。”

    “什么?”

    “没什么。”男孩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协会的人分散在世界各地,除了在协会工作的人,他们有的是街角一家咖啡店店长,有的在政府、在世界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少年一边认真地听着,心底一边细细斟酌着,他沉吟半晌,不由地感叹道:“感觉打开了一个很不一样的世界,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人类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

    男孩微微一笑:“是啊,已经太平了很久了,过不了多久,大家都要知道的。”

    闻言,少年的内心隐隐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他试探性地问了一句:“什么意思?”

    这一次,男孩没有回答他,而是冲他俏皮地闪了个wink:“妄议国事稍有不慎可是要被抓起来的哦。”

    “……”少年的内心有些无语,这深山老林里哪还有其他人啊,这个借口也太牵强了好么?

    但对方不愿意说,他也不想强人所难,毕竟对方告诉他的已经够多了,这么强大的信息量一股脑地扑向他,也够他好好缓一阵子了。

    时间缓缓地流逝,口中的糖果也尽数融化。

    眸光轻瞥身侧谜一般的男孩,少年不禁问出了心底最好奇的问题:“告诉你这些的,是你的父母吗?”

    “或许吧。”男孩凝望着夜空中遥不可及的冷月,模棱两可地回答道。

    在少年将头转回去的那一瞬间,刮来了一阵微小的风,男孩轻轻抽动鼻子,危险地眯起了眼睛。

    “大哥哥,我要回家了,再不回家,我的父母也会担心的。”

    “呃?”少年惊讶地回过头,却发现小孩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距离自己二十米远的地方,此时正冲他高高地挥着手。

    刚刚不还说父母不会担心的么……

    这孩子真是满嘴跑火车。

    少年不禁腹诽道。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解下身上的深灰色大衣,向男孩的方向走去。

    “哎,你的衣服……”

    “不用啦,晚上冷,我的家就在前面,但大哥哥一定要记得保暖哦。”

    “这怎么可以,你还是……”

    话未说完,又被打断。

    “大哥哥,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小孩眨巴着明亮的大眼睛,眸底竟流露出些许哀求的神色:“你吃了我的糖,就答应我一个愿望吧。”

    少年看着小孩萌萌哒的包子脸,内心实在有些哭笑不得,但他还是郑重地回了一句:“好,我答应你。”

    看着少年信誓旦旦的模样,小孩咧开了嘴,甜甜地冲他一笑,留下一句:“大哥哥,如果你碰到了很多带枪的人,请千万不要告诉他们我来过这里,就当是我俩之间的小秘密,再见啦!”便跑远了。

    月光下,雪丘旁,少年目送着小小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夜幕中,他重新看向手中还带着男孩清冽气息的大衣,心中感到一丝懊悔。

    这么小的孩子,自己应该把他安全送回家的,万一路上碰到了那些嗜血的怪物……

    他有些自责地扶住了额头。

    脑子真是越来越不好使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隐约感觉自己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

    他一边在心底为男孩默默祈祷,一边捕捉着脑海内零散的记忆,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枪械换膛的声音,他警惕地回过头,对准少年的枪支在月光的照射下闪现着金属的光泽。

    少年的身前站着十一个面色冷漠、身姿挺拔的男男女女,为首的女人留着一头利落的短发,她神色不善地眯起了眼睛:“举起手来,吸血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武侯神算〕〔隐婚娇妻,太撩人〕〔末世我的红警基地〕〔仙魔实录〕〔婚爱入骨:总裁诱〕〔我穿越回来了〕〔首席老公,强势爱〕〔天才萌宝,神秘妈〕〔重生六零:翻身做〕〔这个世界不存在神〕〔逆流芳华年代〕〔末世之最强组织〕〔在异界传播科学的〕〔都市极品神龙〕〔戏闹初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