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野性为王〕〔重生九八好时光〕〔学长,王者峡谷见〕〔华娱之纵横〕〔最后一个契约者〕〔里表世界〕〔兽世田园:抢个娇〕〔女神经异闻录〕〔最强边防兵〕〔最牛锦衣卫〕〔女装吧,妖魔鬼怪〕〔行舟万界〕〔著世〕〔我的女友是恶女〕〔三国狼烟行〕〔史上最强归来〕〔恶食之门〕〔盛嫁无双:神医王〕〔符界之主〕〔韩硕传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和吸血鬼老祖谈恋爱的那些年 楔子六 Human or Vampire(三)
    “若若?你怎么了?从刚才开始脸色就不好看。”

    心不在焉的女孩慌忙抬眸,结结巴巴地应了一声:“啊,我……我没事的,只是有点惊讶。”说完,头又垂了下去。

    女人考究的目光在女孩的身上停驻了一阵,不留痕迹地移开了。

    她转动着指环,悠然道:“照这样下去,这个案子的线索算是断了?”

    话音刚落,秋铭应声道:“白姐,既然凶手身份已经确定,我们应该可以结案了吧。”

    见况,白凌松却微微蹙眉,义正言辞地反驳道:“不行,这个案子还有很多疑点没有解开,不可以这么草率。”

    秋铭不解地摸了摸后脑勺:“这些后续的事情我们可以等结案了再查啊,况且这个案子交到我们手上原本就是一起吸血鬼杀人案,现在失踪的孩子已经找回,杀人凶手的身份已经锁定,接下来也就只有你追我打讨公道的事儿了呗。我真是搞不懂小白你诶,总喜欢把简单问题复杂化。”

    闻言,白凌松突然转向好友,问道:“你怎么就一定知道杀害陈而尔和那对老夫妻的就是塞缪尔和罗伊呢?”

    秋铭奇道:“现场遗留下来的血迹和烟蒂的化验结果你不是也看到了么?”

    “就算是这样,那个重创塞缪尔的人呢?他在这个案子里扮演了什么一个角色?又或者,他才是这次狩猎行动的始作俑者?这么多的疑点,你已经全部弄明白了么?”

    “可这个孩子不也说了吗,是一个褐发蓝眼的男人和一个金发碧眼的女人,要说起这样的配置,也只有那两个人是这样子的吧。”

    “那你又有什么证据证明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实则不人不鬼的小孩没有说谎呢?”

    “我……”一时口干舌燥接不上话的秋铭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那要你这么说,这件事没完没了了。”

    “是你做事缺乏严谨性。”白凌松淡淡道:“哦,不,应该是很多人都会犯这样的错误,太容易相信表象从而忽视事件的实质,这样下去,往往会产生一发不可收拾的后果。”

    面对好友连珠炮似的质问,秋铭无奈地摇了摇头:“要我说,反正那两个家伙和这件事也脱不了干系,罗伊那个花花公子我不大了解,但克里斯特尔身为公爵,她说话的诚信度还算经得起考验的,我们直接找到这两个家伙问一问不就知道了么,何必这么死拖着鸡蛋里挑骨头呢?”

    闻言,白凌松却厌恶地皱起了眉头:“你是有多天真才会相信吸血鬼的话。”

    “小白,你太偏执了。”秋铭的脸色有些阴鸷,语气却尽可能地保持平缓,似在压抑怒气,他松开了好友的肩膀,叉着腰望向了别处。

    审讯室内的气氛一度变得很尴尬,就在这时,一个犹豫不决的女声打破了僵局。

    “其实,我觉得……”女孩的下唇被咬的发白,她的声音有些颤抖,良久,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我觉得秋铭说的不无道理,白哥,我们先结案吧。”说完,女孩抬眸望向了身侧固执的男人,眼神中似带着些许祈求的神色。

    秋铭意外地转过身子,一脸惊讶地看着女孩:“不会吧,你真的是我认识的那个桑若若么?”说着,不安分的手就要向女孩娇嫩的脸蛋上捏去,却在下一秒被毫不留情地pia飞。

    女孩冷冷地瞥了眼龇牙咧嘴的同事,凉凉道:“你想多了,我可没有附和你的意思,我只是在为江远着想罢了。”

    话音刚落,急促的敲门声骤然响起。

    门开了,一个保安模样的人急匆匆地冲了进来,上接不接下气地汇报道:“部长,化验科的人又来了,他们说……他们说查出了不得了的东西。”

    女人瞳孔微张,望向门外:“让他进来。”

    说完,一个身着白大褂的中年学者夹带着一个文件夹走了进来。

    “白部长,我们在那件大衣上检测到了其他吸血鬼的dna成分,和塞缪尔罗伊以及被捕嫌疑人均无干系。”

    女人挑了挑眉:“继续。”

    “这部分dna是在袖口处提取的,据我猜测,应该是这件衣服的原主人的胳膊受了伤,不小心沾上的。”

    “原主人?”

    “是的,被捕嫌疑人的年龄段应该是在9到12岁,而这件衣服相较于那位少年应该穿的码数而言小了很多,最重要的是,那位少年为了减轻负重从而丢在半路上的衣服,已经被挖出来并且送到我那儿了。”

    女人询问似的看向了学者:“就这么多?”

    “……”

    见学者紧抿着下唇,支吾了半天说不出一个字,女人的唇角扬起一抹讽意:“如果就为了这点没用的信息,大晚上匆匆忙忙地赶到我们搜查部来,张教授的生活还真是清闲的很。”

    闻言,学者来不及想太多,急忙解释道:“……当然不止,但分析结果我也不是很确定,如果是真的那也太……”

    “那就说。”女人冷冷地打断了他。

    在女人如鹰眼般犀利目光的凝注下,学者的额角竟渐渐渗出细密的汗珠来,他吞了吞口水,一脸绝望地开始汇报:“我们足足解析了三天,我敢肯定,在我从业的这三十年来从来没有见过纯度这么高的血液,而且这种血液的样本在整个化验科的资料库中没有任何记录可供我们参考,如果克里斯特尔是塞缪尔家族的继承人,那么这个幼年吸血鬼的地位恐怕在大公以上,甚至可能是……”他停顿了一下,颤声道:“甚至可能是,亲王。”

    汇报结束后,审讯室内一片死寂。

    不知道过了多久,女人缓缓站起身,面向学者询问道:“亲王?”

    “是的,我们比对了无数个样本,这种纯度的血液只有在十三年前的那场东亚战争中,被您父亲当场击杀的纯血家主之一、日籍大公——一之濑妙子,才足以与之相提并论。”

    “一之濑……妙子。”女人一遍又一遍地念着这个名字,眼中流露出些许不安的神色,她担忧地向身后瞄了一眼,只见弟弟只是面无表情地盯着天花板发呆,然而,扶着桌子的那只青筋暴起、微微颤抖的手,却暴露了主人内心的痛苦与不安。

    自打听到那个名字起,白凌松只感觉自己仿佛在一瞬之间掉入了无尽冰窟之中,颅内嗡嗡作响,心脏就如同被刺穿了一般的疼,前所未有的绝望与愤怒灌入了他的身体,刻骨铭心的回忆不断地在脑海中涌动,逼的他近乎崩溃。他颤抖着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安定下来。

    就在这时,急促的敲门声又一次响起。

    “部长,不知道是谁泄露了消息,协会的高层刚刚下达了带走那个少年的指令,他们的车现在已经在楼下了!”

    “什么?!”室内的五人异口同声地叫道。

    女人一把揪住保安的衣领:“你知不知道来的人是谁?”

    “我,我听说是淮会长亲自来的,别的我也不清楚,好像江董事长也跟着来了,如果部长您想知道的话我可以……”

    “不用了。”女人松开了保安,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淮家老头?真是个麻烦角色。”

    “究竟是谁泄露的消息?是你么?”桑若若冷眉一横,瞪向了一侧瑟瑟发抖的张教授。

    见状,张教授却连连摆手道:“哎哟,我的桑大小姐啊,我一确定结果就赶过来了,先不说这个结果我自己都不敢肯定,哪有胆子向总部报告啊,还有,有你们搜查部在,这种越俎代庖的事我就算想做也不敢做啊。”

    女人皱眉思索了一阵,高声命令道:“没有时间抓内鬼了,快,若若你和张教授留下,小松秋铭,你们先出去,我随后就到。”

    说罢,女人一阵风似的走到桌子前将所有的文件夹整理到了一处,快步向门口走去。

    推门的一瞬间,女人停住了,她突然回过头来,一脸认真地看着桑若若。

    “对了,若若,你刚刚说的为江远着想是什么意思?”

    “嗯?”桑若若转过头,一脸茫然地与女人对视着。

    女人只好又重复了一边刚才的话:“你刚刚说的为江远着想是什么意思。”只是这一次,女人略显急促的语气中透露着些许烦躁与不耐。

    闻言,桑若若不自在地垂下眼眸,躲闪着女人考究的眼光,两只手也不知所措地缠在了一起,似在展示主人内心的纠结。

    “快说,马上没有时间了,以及,这是命令!”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在不大不小的审讯室内回荡,却带着不容违背的力量。

    话音刚落,桑若若慢慢松开了纠缠着的手指,她缓缓抬眸,直视着女人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报告部长,陈而尔,是江远的前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余依许越〕〔武侯神算〕〔隐婚娇妻,太撩人〕〔爱婿临门〕〔末世我的红警基地〕〔七零年代小媳妇〕〔重生六零:翻身做〕〔现代猫祭祀生活手〕〔珠胎暗结〕〔田园娇妻:毒舌王〕〔想住进你心里乔默〕〔[综]金木重生·番〕〔温柔深处是危情〕〔重生八零撩人军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