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陆丹尊〕〔总裁的契约娇妻〕〔系统让我当谋士〕〔重生之气吞山河〕〔都市妖孽强者〕〔都市透视高手〕〔剑入佳境〕〔为大工匠〕〔乡村透视小农民〕〔秦时长存〕〔神话镖局〕〔螳臂〕〔棺闻鬼事〕〔杂家宗师〕〔冥海禁地〕〔恶少出没:猫系少〕〔流浪剑客在漫威〕〔王者荣耀之再回巅〕〔启禀王爷:王妃,〕〔权路风云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和吸血鬼老祖谈恋爱的那些年 楔子七 Human or Vampire(四)
    “小云,这件事情已经严重超出了你们搜查部的管辖范围,人被改造成吸血鬼的案例史无前例,那个孩子就是颗不定时的炸-弹,谁也不知道他会变成什么样子,为了安全起见,你最好还是把他上交总部处理。”

    “淮会长,我不知道这个消息是怎么传到您的耳朵里的,但那个孩子是否真的由人变成了吸血鬼还是个不定数,毕竟有些事实传着传着就变味了,这些事情我们会处理好的,会长还是请回吧。”

    “哦?我可听说化验科在那个孩子的随身衣物上提取到了纯血的dna,若那个危险的家伙为了这个孩子来搜查部大闹一场,你们的安全我很难保证。”

    “不劳会长费心,就算对手是个纯血,我们搜查部个个都是精英骨干,还不至于输给一个乳臭未干的小鬼头。况且,这个案子还有很多疑点没有解开,我们不能就这么草率地放走嫌疑人,请会长谅解。”

    “唉,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小云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倔强……”老者长叹一口气,旋即话锋一转:“只是,如果今天我一定要带走他呢?”

    白凌云扯了扯唇角:“会长果然一如既往的喜欢越俎代庖,只是,如果会长执意带走嫌疑人,我们不介意以妨碍公务的罪名逮捕您。”话音刚落,只见老者的脸色越来越沉,眼见就要黑成一面锅底,白凌云恰逢时机地歪了歪脑袋,弯眉一笑道:“当然,以上是玩笑话。”

    老者冷哼一声,望向另一侧:“小松,你怎么看?”

    黑发青年微微抬眸,没什么表情的面容愈发冷峻:“一件事最初的模样,往往是有心之人想呈现给我们的模样,而真相大多数时候与表象截然相反,这个少年的存在确实是一颗不定时的炸-弹,在无法确定他是否与敌对方有勾结的情况下,我个人认为部长搭上整个搜查部的做法不仅有欠妥当而且十分冒险。毕竟现在距离新人入部才一个多月,那些没有实战经验的新人一上来就与纯血对峙,即便对方是个幼童,也是十分危险的。所以,我赞同您的决策,并且我相信协会会比我们处理的更好。”

    “小松,你……”

    白凌松微微侧目,直视着姐姐怒不可遏的眼睛,淡淡道:“部长,您清楚的,我们手里没有任何资料可供我们继续查下去。”

    白凌云摇了摇头,她似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竟大声喝道:“这孩子到他们手上只会成为一个可怜的实验品!一旦失去了利用价值就会被处置掉,以前那么多例子你难道统统都忘了吗?”

    话音刚落,军装老者身侧驻足的便衣老人轻咳一声,提醒道:“白部长,请注意你的言辞。”

    “闭嘴!”女人毫不留情地啐了回去,她的眼睛红红的,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身体也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起来。

    却不想,面对情绪激动的姐姐,白凌松只是凉凉道:“部长,他是吸血鬼,不是人类。”

    “小松……”女人的声音有些无力。

    “只要是吸血鬼,那就该死,要么给人类提供价值,要么死在我的枪下。 ”

    不含一丝感情的声音在空旷的走廊中回荡,伴随着稳健的脚步声,军装男人挺拔的身影渐渐在走廊尽头消失不见,只留下力气被抽空了的女人呆滞地杵在原地,凝视着弟弟离去的方向,一言不发。

    “进去,把那个孩子带出来。”

    命令一出,安全通道的入口被倏然打开,两排身着硬挺军装、英姿勃发的男男女女鱼贯而入,一瞬之间便塞满了狭窄的过道。

    “白部长,谢谢你的合作,协会不会忘记你的功劳的。老江,我们该走了。”

    老者微微一笑,转身离开了,他顺手撩了一下大衣衣角,掩住了腰间枪支金属的光泽。

    ***************

    监控室的门开了。

    “老淮,还是没有头绪么?”

    “没有。”淮瑜答得很干脆:“协会没有收录过那个咬伤他的高阶吸血鬼的血样,身份无法确认,有点难办。”

    “那你想怎么办?解剖他?”

    “怎么,君山,你心软了?”

    江君山叹了口气,缓缓道:“他是小陈的儿子,某种层面上算是我的孙子,既然他是我的血亲,那么他的体内就一定流淌着江家的血,如果没有这些意外,他应该是一名为人类方而战的猎人,如果他被人类否认,也就相当于我被否认,甚至对整个江家的否认,这是不争的事实。”

    淮瑜沉吟半晌,道:“你的家族意识还是那么重。”

    “彼此彼此。”

    淮瑜叹了一口气,望向了天花板,眸底流露出些许无奈的神色:“可这样的我却没能教出一个有家族观念的儿子,我那个没什么家族观念的儿子更没教出一个出息的孙子,那个小子娇生惯养,不过是被我特训了不到一周,就夹着尾巴逃跑了。离家出走这么多年也没找到,也许早就被那群嗜血的恶魔当晚餐解决掉了。”

    “有的人不是天生就适合当猎人的。”江君山垂下眼眸,沉思了半晌,才继续说道:“如果我记得没错,小芜的爱好应该是养小动物。”

    闻言,淮瑜冷哼一声:“猫猫狗狗?那是小姑娘才会去做的事,捕猎的人怎么可以成为猎物的俘虏?江君山,如果你的儿子去干这些没出息没前途的事,我不相信你还能说的这么坦然。”

    “你的意思莫非是说我站着说话不腰疼?”江君山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旋即,他微微扬起唇角,释然一笑道:“与其这样说我,倒不如说我原本就没对小远抱有什么期待。他们小的时候我就能看出来,他和若若都是属于那种中规中矩的,既不天赋异禀,又没有什么特别值得开发的优点,现在能取得这样的成就完全源于他们后天的努力,也许他们当初选择加入协会是不想让我这个爸爸丢脸吧,现在他们都是成年人了,有了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利,所以小远退出协会去开公司,我一点都不意外。本来觉着他没什么经商方面的经验,那几千万也就当打水漂了,没想到他还有了一点建树,倒也没有亏待我这把老骨头。”

    闻言,淮瑜恨铁不成钢地捏紧了椅背,只听他无奈叹道:“就算这样,那也比我家那两个凭着我的关系在中层混白饭要强,真不知道哪天我离开了这个位置,淮家会变成什么样子……”

    江君山默默地注视着身前多年的搭档,没有出声,良久,才转移话题道:“我可以看看我的孙子么?”

    一句话将淮瑜从回忆拉回现实,他点了点头,拖动着鼠标,将监控录像放大。

    江君山看着录像中被锁在笼子里伤痕累累的少年,竟忍不住赞许道:“他会成为一个好猎人的。”

    淮瑜眯了眯眼:“困兽犹斗罢了。”

    “我还以为他会很快放弃呢,没想到他的脾气这么倔,比我当年还要倔,他的意志力也很强,至少在我看来比二十年前的小远和若若都要强。 ”

    “那又怎么样?”

    “我想把他接回来。”

    “接回去?回哪儿去?”

    “回我那儿,回到江家,回归人类。”

    “你老糊涂了?你要让一个吸血鬼拿枪去杀他的同类么?”

    “他是人,他在精神上还是个人类,是吸血鬼杀了而尔,也是吸血鬼让他变成了这副模样,他应该憎恶那些家伙。”

    “可让他这么惨的也是人类。”淮瑜笑了,笑得有些不怀好意:“当时把他绑回来的时候,你也在场,你的身影可是深深地印在他的眼睛里了。”

    江君山也笑了,那是胜券在握、势在必得的笑:“那又如何?我会把小远欠他的加倍还给他,给予他最好的资源和教育,让他成为他最想成为的人。”

    闻言,淮瑜与挚友对视了良久,在发现对方的目光没有一丝动摇后,他似有些败下阵来的意味,轻轻地叹了口气:“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诉你一点值得开心的事情吧。”

    “什么?”江君山皱起了眉。

    “他的身体在发生着一些变化。”淮瑜解释道:“他血液内的吸血鬼因子每天都在减少,我们计算过,照这个规律递减下去,大约再过十七天,他体内的吸血鬼因子就会全部消失不见。”

    “你的意思是……”江君山的声音有些颤抖。

    见况,淮瑜一副“早料到会是如此”的模样无奈地摇了摇头,他笑着从上衣口袋抽出了一份折叠后的数据表放在了江君山的手心。

    随后,低沉威严的嗓音在偌大的监控室内回荡——

    “他即将回归人类。”

    作者有话要说:  去三亚旅游了,玩好了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武侯神算〕〔隐婚娇妻,太撩人〕〔末世我的红警基地〕〔仙魔实录〕〔婚爱入骨:总裁诱〕〔我穿越回来了〕〔首席老公,强势爱〕〔天才萌宝,神秘妈〕〔重生六零:翻身做〕〔这个世界不存在神〕〔逆流芳华年代〕〔末世之最强组织〕〔在异界传播科学的〕〔都市极品神龙〕〔戏闹初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