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野性为王〕〔重生九八好时光〕〔学长,王者峡谷见〕〔华娱之纵横〕〔最后一个契约者〕〔里表世界〕〔兽世田园:抢个娇〕〔女神经异闻录〕〔最强边防兵〕〔最牛锦衣卫〕〔女装吧,妖魔鬼怪〕〔行舟万界〕〔著世〕〔我的女友是恶女〕〔三国狼烟行〕〔史上最强归来〕〔恶食之门〕〔盛嫁无双:神医王〕〔符界之主〕〔韩硕传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和吸血鬼老祖谈恋爱的那些年 楔子九 Human or Vampire(六)
    “我们要么把他处决,要么把他控制起来,他实在太危险了。”

    “没错,就连提及自己的亲生母亲也能充耳不闻,他背后的那个纯血实在手段高明,相较于控制,我更倾向于把他处决掉,一了百了,永绝后患。”

    话音刚落,赞同的声音此起彼伏。

    就在这时,一个柔细却不失力度的女声在教堂内响起。

    “无论怎么看,他都只是个十岁的孩子啊,我们这样做真的好吗。”

    起身的女孩小巧玲珑,包裹在工作制服下的身材凹凸有致,然而此时,她那明媚俏丽的面容之上却满是愤懑不平的情绪。

    闻言,言论发起者眼眸轻瞥,在看到女孩的表情之后,竟疑惑地挑了挑眉,半晌,才做恍然大悟状感叹出声。

    “你是谁?哦……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今天缺席的桑纪检部长的小女儿桑晚晚吧,啧,桑家这是后继无人了么,大女儿二女儿都不在,居然派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来压场子,有点意思。”

    说完,中年男人轻蔑地笑了笑,将头别了回去。

    桑晚晚的一张俏脸早已憋得通红,但她的腰板仍挺得直直的,只见她扬起了下巴,毫不畏惧地瞪向了男人:“你怎么说我都无所谓,但这个孩子前天已经寻死了,为什么我们要对同类抱以这么大的敌意呢?还是对待一个孩子?你不觉得你太苛责了么。”

    “那不也是自杀未遂么,怪物哪有那么容易死。”中年男人不以为然地扯了扯唇角,接着,他冲桑晚晚居高临下地说道:“听着,小丫头,这里还没有你发言的份儿,你要是想在这里见证个结果,就安安静静地听着,别说一些无意义的话浪费大家的时间。”

    话音刚落,一个调侃的声音接踵而至:“唉,我可真为桑峥担忧,他的小女儿再这么胡言乱语下去,指不准病好了回来了,却发现位置给女儿坐丢了。”

    说完,男人左右侧的同僚不怀好意地大笑起来。

    “你,你们……”桑晚晚捏紧了双拳,她的肩膀因为愤怒而抑制不住地颤抖着,但面对这一群权尊势重的男人,人微言轻的她也只能打碎了牙往肚里咽,屈辱地坐了下去。

    “明明是圆桌会议,人人平等,却还要被权贵压一头,真是一点也不公平。”坐下的桑晚晚不服气地小声抱怨着,泄恨似的锤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却被一旁的西装男人一把拉住。

    桑晚晚红着眼睛瞪向了男人:“姐夫,你也帮着他!”

    男人冲桑晚晚摇了摇头:“我没有这个意思,只是你现在得冷静一点,先听听会长怎么说。”

    桑晚晚只好收了脾气,迅速整理了一下衣服的褶皱,重新端正坐好。

    渐渐地,议论声小了下去,教堂内最终重归于寂。

    圆桌正对着教堂大门的位置上,一言不发的老者微微抬眸,一对看不出任何心绪的鹰眼之中倒映着桌边每一个人的神情。

    他的目光渐渐移向别处,落在不远处高大的牢笼内,眸底流露出些许悲悯的情绪。

    “你们忌惮的太多了吧,他不过是个被改变命运的可怜孩子罢了。”

    ================

    少年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醒来,他本以为只要用自己的头部狠狠地撞向笼牢,他就会因失血过多从而彻底死掉,永远地远离痛楚,远离恶意,远离这个残忍的世界。

    他茫然地睁开双眼,一只手缓缓地抚上了额头,那里没有伤痕,只有一个肿的不能再大的大包,甚至直到现在还隐隐地发着热。

    为什么,他还没有死?

    他瞪着自己胳膊上触目惊心的疤痕,那是触摸牢笼后留下的痛苦回忆。

    少年的心头一阵恍然,他摸着额上的包,一瞬之间,他甚至以为自己仍处于梦境之中。

    他果然还是死了吧,当时他可是卯足了劲儿撞上去的,怎么会……

    就在这时,少年心中突然一动。

    等等!

    他似乎,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少年不断捕捉着空气中的那一丝异样,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渐渐停下了手指的动作。

    他的眼睛渐渐明亮起来,干涸的唇角也缓缓咧开,露出了一个久违的笑。

    那抹久违的笑颜中,包含太多太多,有喜悦,有惊讶,有无措,有激动,有疑虑,以及更多的芜杂不清捉摸不透的情绪。

    这一刻,少年心上的阴霾就如同拨云见日般一扫而光。

    热,是热!

    指尖传来的温度顺着血管一路暖进了他的心里。

    那个熟悉的自己,终于回来了!

    少年想要撑起身子,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根本使不上任何力气。

    但他没有办法不兴奋,没有办法不为自己欢呼,没有办法掩饰自己心头不断喷涌而出的喜悦之情。

    “我……回来了。”

    他下意识地将内心的想法吐露出声,只是沙哑低沉的嗓音难免让他感到不适。

    神智渐渐清醒,视野愈发清晰,眼前白茫茫的一片也逐渐化为真实,一个高傲跋扈的声音也由远及近、由小及大地传入了他的耳内……

    =================

    “这样的一个怪物,在座的各位没有人会接受吧?我可事先说好了,如果有人愿意用别的方式来制裁这个孩子,那就把这个麻烦就交给这个人,到时候出了什么事都和在座的各位没有任何干系,就算是被那群怪物围剿灭族也不关其他家族的事,大家没意见吧?”

    闻言,桑晚晚暴跳如雷地站起身,她冲着中年男人怒声道:“秋启明,你说话一定要这么带刺么?这个会议可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

    秋启明不甘示弱地反唇相讥:“哟,看晚晚小姐的架势,是要把这小怪物领回家当人养啊?你是准备买血袋养着他呢,还是准备自己天天放血养着他呢?”

    桑晚晚冷笑,她强忍着怒火,一字一句道:“他是人类,是我们的同僚,请不要用怪物来称呼他,ok?我们应该拯救他,寻求治疗他的方法,而不是放弃他、虐待他,把他当个烫手山芋一样到处乱丢。”

    秋启明耸了耸肩:“晚晚小姐,你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眼见着两人又要掐起来,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刻,威严冷峻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觉得启明说的不失为一个好法子。”

    话音刚落,桑晚晚愣了一愣,她不敢置信地望向老者:“会长,你……”

    见况,秋启明朝桑晚晚和江远的方向得意地抛去一个势在必得的眼神,竟痞痞地朝椅背上一靠,闭目养神起来。

    淮瑜没有理会桑晚晚,他的目光越过女孩落在了女孩身侧西装革履的男人身上。

    “小江,你觉得呢?”

    江远微微俯首,语气平静如水。

    “我尊重您的决策。”

    “姐夫!”桑晚晚失声叫了起来。

    江远微微抬眸,淡淡道:“就这样吧,晚晚。”

    桑晚晚凝注着那对淡漠的眼眸,心中的最后一点坚持也被破坏了个干净,她颓靡地坐了下来,垂下脑袋陷入了沉默。

    “江远,真是难得呢,这一回你居然没和我唱反调。”秋启明突然睁开双眼,他惊讶地看着对面冷静非凡的男人,挑了挑眉,语气中带着些许调侃的意味:“无论是上学那会儿还是共事之后,我俩之间似乎无时无刻都存在着分歧呢,这算不算是你唯一一次赞同我的提议?”

    江远“嗯”了一声以做回应,便不再多言。

    面对如此淡定的老对头,秋启明也自感无趣,况且在这种场合也不好找借口不给对方台阶下。于是乎,他轻咳一声,悠然道:“好了,既然大家都这么认为,那么谁愿意把这个怪物……咳,孩子,带回去养呢?最后重申一遍,一切后果自己承担哦。”

    语毕,教堂内突然变得很安静,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似的,就连衣料摩擦的声音也不曾有了。

    秋启明一副“我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表情将桌边的每一个人的脸都扫了一遍,半晌,他势在必得地正准备开口,却不想,一个底气不足的女声抢在他开口之前及时打断了他。

    “我愿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余依许越〕〔武侯神算〕〔隐婚娇妻,太撩人〕〔爱婿临门〕〔末世我的红警基地〕〔七零年代小媳妇〕〔重生六零:翻身做〕〔现代猫祭祀生活手〕〔珠胎暗结〕〔田园娇妻:毒舌王〕〔想住进你心里乔默〕〔[综]金木重生·番〕〔温柔深处是危情〕〔重生八零撩人军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