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野性为王〕〔重生九八好时光〕〔学长,王者峡谷见〕〔华娱之纵横〕〔最后一个契约者〕〔里表世界〕〔兽世田园:抢个娇〕〔女神经异闻录〕〔最强边防兵〕〔最牛锦衣卫〕〔女装吧,妖魔鬼怪〕〔行舟万界〕〔著世〕〔我的女友是恶女〕〔三国狼烟行〕〔史上最强归来〕〔恶食之门〕〔盛嫁无双:神医王〕〔符界之主〕〔韩硕传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和吸血鬼老祖谈恋爱的那些年 楔子十 Human or Vampire(七)
    一桌人循声望了过去,只见桑晚晚紧咬下唇,颇为纠结的样子,半晌,才闷闷说道:“但是我的姐姐可能不会接受他,我想过一段时间,等我姐姐同意了再把他带回去。”

    话音刚落,窸窸窣窣的质疑声再次响起。

    “桑若若还好说话,要取得桑茜茜的同意根本是不可能的吧。”

    “那可是个不近人情的女人,我可实在想象不出她点头同意的样子,况且这段时间的拷问不都是她在负责么,她不会允许自己手下的囚犯回自己家的吧……”

    “别说了,这件事根本就不可能有结果,不存在结果的事也没什么讨论的价值。”

    秋启明斜睨了讨论的人们一眼,旋即冲桑晚晚扬唇一笑:“晚晚小姐,这可很难办哦,各位家主好不容易才齐聚一堂,目的就是为了在今天之内把这件事解决,听你这意思,是要延期?”

    “是的,如果给各位造成了困扰,我很抱歉。”桑晚晚站起身,深深地鞠了一躬。

    秋启明紧接其后地问道:“那请问晚晚小姐究竟要延期到什么时候呢?”

    “呃,其实我是准备……”

    话未说完,又被打断:“其实延期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定个空闲点的日子,其他也不过是一张机票的事儿罢了,我相信各位也是一样的没错吧。”

    圆桌周围的家主们纷纷点头赞同。

    秋启明重新望向愈发窘迫的桑晚晚,继续询问道:“可晚晚小姐究竟要延期到什么时候呢?能否给大家一个确切的时间呢?”

    “我……”

    看着欲言又止的桑晚晚,秋启明挑眉道:“晚晚小姐该不是答不上来了吧?”

    闻言,桑晚晚连忙反驳:“才不是这样,我只是……”

    “那是怎样?”秋启明一把抢过话头:“晚晚小姐难不成是想说自己在家里没有发言的一席之地么?”

    “你!”

    似被戳中了痛处,桑晚晚恶狠狠地瞪向了羞辱自己的男人。她的下唇被咬的几近发白,眼圈也变得红红的,泪水倔强地在眼眶里打着转,可以看出她正在极力压制自己的怒火,控制即将暴走的情绪。

    见况,秋启明叹了口气,语气也缓和了下来:“晚晚小姐,如果你要回答‘延期到桑茜茜同意’的话,那还是不必了,我们可等不了三年五年,甚至一辈子,协会没有时间也没有义务更没有资源给一个没法融入正常人圈子的怪物提供终身的吃穿住行。”

    这一言论,又收获了多位家主的一致赞同。

    淮瑜将下巴搭在交叠的两只手上,他的目光越过自己对面端坐着的白胡子老头,落在教堂中央的银制笼牢内,仿佛这里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没什么关系。

    “白校长,从一开始您就没说话,您不妨说说您的看法吧。”秋启明转向白胡子老头,恭敬地询问道。

    “啊,我么?”老人缓缓睁开双眼,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撑直了腰板:“抱歉,人老了不能坐飞机,车上颠簸的久了,难免会有点犯困。”

    他缓了会神,才继续说道:“其实,我觉得那孩子天赋异禀、资质出众,很适合进我的学校学习,我相信他出来之后一定会是个了不起的猎人。或者他也可以选择继续呆在学校任教,培养出更多优秀的人才。这也算是为政府,为国家,为人类世界做贡献了吧。”

    “……”

    面对老人的回复,人们一时竟面面相觑不知作何应答,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显然耐不住这长时间沉默的秋启明终于忍不住开口道:“白校长……”

    “嗯?”

    秋启明自打接手了秋家家主的位置,言行本就乖张跋扈的他愈发猖獗自大,纵然如此,能将四大血猎家族之一的秋家经营的顺风顺水,与他不容小觑的实力也分不开干系,教人厌恶之余又不得不其心服口服。

    上一秒才把桑家三小姐怼的哑口无言,眼泪汪汪;下一秒碰着了昔日的老师,也不得不夹着尾巴,毕恭毕敬地拐着弯儿说话。

    只见秋启明一边冲老人微微俯首,一边温言道:“我知道您从事教育行业数十载,时时刻刻把素质教育摆在第一位,这里大部分人包括我在内都是从您的学校走出来的,但我必须要提醒您一句,我们的教育对象仅限于人类。”

    老人思索了一会儿,有些懊恼地摸了摸下巴,嘟囔道:“啊,是这样吗,那实在是太可惜了。”

    是啊,这条校规还是您自己定下来的……

    秋启明内心暗暗腹诽着,终还是没有胆量说出来。

    突然,一直不言的淮瑜冷不防丁地说道:“如果不是吸血鬼就很好办了呢。”

    闻言,老人一边摸着胡子一边应和道:“是啊,如果只是个人类的话只要当做孤儿认养就好,可偏偏发生了这么多荒谬的事,这个孩子的命也实在苦了些。”说着,他顿了顿,望向了昔日的学生:“小秋,你说对么?”

    淮瑜第二次发声的那一瞬,秋启明其实已经觉着有些不大对头,但面对老师突如其来的询问,他没有时间多想,只能连忙干笑着回应:“老师您说的都对,我尊重您的决定。”

    此言一出,秋启明身侧坐着的一个四眼小年轻有些按捺不住了,只听他反驳道:“什么人类不人类的,就算他之前是个人类,但他现在是个吸血鬼,一个茹毛饮血的低等生物,甚至还有可能和吸血鬼方和纯血家族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怎么可以拿他和人类相提并论!”

    闻言,老人悠然道:“年轻人,我问你几个问题。”

    “白校长,这可是圆桌会议,您不可以……”

    老人摇了摇头:“只是几个基础问题,犯不着那么紧张,而且我只是个搞教育的,就算滥用职权也压不着你的头上,况且你们的会长现在就坐在我的对面呢,我可不敢当着他的面越俎代庖。”话说到最后竟带了几分玩笑的意味。

    见年轻人迟疑着答应了,老人继续道:“那你来说说吸血鬼的特征吧。”

    闻言,四眼仔愣了一愣,旋即恼羞成怒道:“白校长,我敬你一句校长,你怎么可以用这种问题来羞辱我。”

    老人用打趣的眼光将四眼仔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

    “启明,他就是你的新副手?”

    桌下,秋启明狠狠地踩了同僚一脚,可怜的四眼田鸡险些没有从椅子上翻下身去。

    “他只是个实习的,说话有些不注意分寸,老师您别见怪,呵呵。”秋启明尴尬地笑着,当他扭过头面向同僚时,又换上了另一副恶狠狠的嘴脸,只听他低声怒斥道:“问什么你就说什么,再废话把你炒了!”

    四眼仔只好囧着一张脸,不情不愿地开始汇报:“吸血鬼,是一种没有体温,没有呼吸,体能超群,惧怕光热的永生型生物,他们大多样貌出众,以鲜血为食,人类只有使用特制的银制武器才可以杀死他们。”

    “年轻人,这样看来,你和小秋的看法是一样的?”老人右手捋着胡子,眸底打趣的意味始终不减。

    在上司的威压下,四眼仔只好努力挤出一丝微笑:“白校长,说这些也没什么意义的吧,既然没有人愿意接手这个烂摊子,还不如……”

    “谁说没有。”

    一个平静如水的声音骤然响起,成功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江远推了推有些滑落的眼镜,淡淡道:“如果你们同意,他以后就是江家的孩子了,江家有实力承担这件事可能发生的一切后续,且不会威胁到你们其中任何一个人的利益。”

    “江远?”看着杵在对立面的男人,秋启明的唇角有些抽搐:“从一开始我就没想明白,你都不是猎人了,还来这里做什么?”

    面对秋启明光明正大的挑衅,江远却也不气不恼。

    “我只是回答你最初问的那个‘谁可以带走他’的问题罢了,我同意了,我现在可以带走他了没错吧。”

    “不行。”

    似乎不与老对头杠出个高低胜负不罢休似的,秋启明想都没想便否决了江远的回应。

    “为什么?”江远蹙眉:“这可和你一开始说的不一样,如果我记得没错,你还赞同了白校长的言论,这场会议可是有录音的,你这算什么,反悔?”

    面对江远的指控,秋启明不怒反笑:“江远,你上学那阵引以为傲的记忆力上哪儿去了?如果我记得没错,当时白校长说的是‘如果这孩子是个人类就好了’,可这并不能说明他就是人类,而且他体内含有吸血鬼因子,他只会是吸血鬼,或者是半人半吸血鬼之流甚至更加低等卑贱的生物。如果白校长当初和淮会长说的一样‘如果这孩子不是吸血鬼就好了’,或许你还有狡辩的权利,如若成功的话,你还可以用半人半吸血鬼的名义带走他。可偏偏今天你是在我里这玩文字游戏,江远,要知道,不是吸血鬼的生物太多了,阿猫阿狗也不是吸血鬼。”

    说着,秋启明极具讽意地歪了歪脑袋:“其实我也能理解的,毕竟你已经不做猎人很多年了,天天对着各种各样的合同报表焦头烂额,记忆力衰退也很正常嘛。”

    江远冷冷地望向他:“照你这个意思,他不是人类,就得被处决,是这样么?”

    秋启明收起一贯玩味的态度,语气稍稍凝重了些许。

    “没错,这个会无论开不开,结果都是一样的。没有人能洗的掉他这层身份,我们是不可能让一个野兽过着和人类一样的生活,甚至和人类一起生活的。因为我们没办法保证,而且我们也不可能随时随地地派人监视着他,直到他死去的那一天。”

    见人们纷纷点头赞同,秋启明风头更甚,只见他义正言辞地继续说道:“要知道,他就是颗不定时的炸-弹,在他饥饿难耐的时候,他可能会为了充饥,杀死身边手无寸铁的人类;在他被我们的监视逼得疯狂的时候,谁又能保证他不会和那些嗜血怪物里应外合,一举击破人类的防线?我们为什么要把一颗炸-弹埋在我们的身边?为什么要为了一条生命,将成百上千,成万上亿的生命置于危险之境?难道你不觉得,你这是一种伪善么,江远?”

    面对言之凿凿的秋启明,江远仍保持着一贯平静的态度,他从容又自然地迎上了秋启明的目光,缄默不言。

    看着如此淡定的江远,秋启明难免有些恼怒,在与江远的对峙中,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情绪也愈发激动起来:“为了人类世界的安全,为了协会的稳定,我们不得不舍小取大,而且我们也只能采取这种做法,除此以外,无论是谁的提议我秋启明都会否决。”

    这时,不知是谁冷不防的问了一句:“除非他能洗掉这重身份,回归人类?”

    “没错。”

    话音刚落,江远笑了,他摘下眼镜,释然地靠在了椅背上;淮瑜收回了目光,移开了撑在口鼻前交叠的双手,平放在了身前;白胡子老头挑了挑眉,事不关己似的,阖上眼帘继续闭目养神起来;四眼仔先是目瞪口呆,然后恍然大悟,最后一脸绝望地看了自家上司一眼,将头深深地埋了下去。

    只有桑晚晚不知所措地注视着室内每个人神色的变化,一脸懵逼。

    秋启明眼皮一跳,心头那抹不祥的预感不断放大,待他终于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时候,一张协议书已经推至他的眼前。

    “刚刚淮会长已经签好名了,现在该您了,秋副会长。”

    作者有话说:

    这里圆桌会议规则的灵感来自于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一票否决权,一个决策必须全票通过才可以执行,只要其中一方否定,决策就不能通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余依许越〕〔武侯神算〕〔隐婚娇妻,太撩人〕〔爱婿临门〕〔末世我的红警基地〕〔七零年代小媳妇〕〔重生六零:翻身做〕〔现代猫祭祀生活手〕〔珠胎暗结〕〔田园娇妻:毒舌王〕〔想住进你心里乔默〕〔[综]金木重生·番〕〔温柔深处是危情〕〔重生八零撩人军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