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傻医〕〔御剑问仙〕〔魔道星宫〕〔重生飞扬年代〕〔一不小心出道了怎〕〔全民创世:开局打〕〔这个锦衣卫明明超〕〔全球废土:我开箱〕〔我有一座随身农场〕〔诸界大劫主〕〔网游之超神驯兽师〕〔大秦:苟成千古一〕〔大唐:安西最后一〕〔霍格沃茨之最强傲〕〔重返1995〕〔横推诸天从风云开〕〔重生野性时代〕〔清穿小福晋:我在〕〔诸天之外卖员〕〔昼夜旅人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高四生 7、第 7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p>

    第7章

    </p>

    栾钟海带盛喃办完入学手续,正好是安乔中学早课刚结束的时间。他在高三a栋似乎很有威严,盛喃跟在他身后,遇见的学生们在见到栾钟海时基本都会收敛言行,喊话问好。

    </p>

    一路下来,盛喃更怀疑自己之前在b栋经历的只是一场幻觉了。

    </p>

    穿廊而过,盛喃正望着窗外忽闪的杨树叶子走神,就听见身前栾钟海开口问:“我记得你还要参加艺考的,是吧?”

    </p>

    “是,”盛喃回神,“我学美术。”

    </p>

    首发

    “你们美术艺考不容易啊,”栾钟海皱眉问,“尤其集训什么的,之后会跟学校课程有冲突吗?”

    </p>

    盛喃:“我从小学绘画,有私教老师,不用集训。”

    </p>

    “哦对,我记得你家长提过,你去年艺考分很高,所以是主要差在文化课上?”

    </p>

    “是。”

    </p>

    “那今年可要加油啊。”

    </p>

    “…嗯。”

    记住

    </p>

    剩下的路上栾钟海又念叨了很多事,不过盛喃基本没听进去。

    </p>

    栾钟海的话让她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p>

    盛喃学绘画确实很早,从小学前就开始了。其实最初盛天刚也没打算让她学美术,只是和她那个学什么都能迅速入门的亲哥不同,她好像没有任何擅长的事情——

    </p>

    教了一周钢琴分不清哆来咪发索拉西,看五线谱如天书,唱歌跑调跑得能送人去见上帝,早早就被音乐高材生在乐理天赋上判了“死刑”;

    </p>

    带去小天鹅课堂的练功房,一根练功杆把前面小孩疼得直叫,吓得小盛喃连滚带爬地扑出来,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抱住盛笙的腰就不撒手了,求他带自己离开“后爹”的管辖范围,从此她世界的舞蹈大门就被焊上了,再也没撬开过;

    </p>

    最后找去书法老师家里,练了软笔练硬笔,练了硬笔又倒回去试软笔,一周以后老师拍着上面线条不明的宣纸意味深长,“我觉着吧,这孩子应该有学绘画的天赋”。

    </p>

    盛喃就这样去敲了美术的门。

    </p>

    其实现在想起来,怎么看也是那会儿书法老师在祸水东引,但小盛喃不知道,长过6岁她还是第一次被人夸奖在某方面有天赋,她就真的信了。

    </p>

    还记得第一堂绘画课在大教室,年轻的女老师让他们画《我的妈妈》。小盛喃坐在一圈同龄人中间,茫然地左顾右盼,最后交上去一张白纸,白纸中间画了一片孤零零的树叶子。

    </p>

    女老师单独把她留了堂,问她为什么画树叶。盛喃说是哥哥跟她说的。以前她被幼儿园小朋欺负,拽着她哥衣角抹鼻涕要妈妈的时候,她哥就是随手从路边拽了只叶子给她的。说妈妈住在里面,妈妈在跟她打电话。

    </p>

    盛喃小时候太天真,爱信人,小盛笙的话让她把那片叶子小心翼翼地收进口袋,护了一路回家藏进相册里,一留就留了十几年。

    </p>

    而那时候女老师愣完以后摸着她脑袋,笑着跟她说“对,这就是妈妈”“学会画画以后,我们盛喃能画好多好多个妈妈”,她也信了。

    </p>

    她就想画好多好多个妈妈陪自己。

    </p>

    于是盛喃就这么义无反顾地栽进了美术的“坑”里。

    </p>

    “砰砰。”

    </p>

    重重拍门的声音一把把盛喃拉回了现实。

    </p>

    一抬眼就是陌生教室对面阳光明媚的长窗户,盛夏的早上阳光明媚,热而不燥,叽叽喳喳的鸟雀绕着窗前的杨树叶子跳早操。

    </p>

    嘈杂的学生在课桌间飞奔,然后在听到声音扭头看见栾钟海的一瞬,笑脸定格。

    </p>

    “你个狗儿子还我杂志!”

    </p>

    ——总有个别收不住的,就会被抓个现行。

    </p>

    “乔子然!你是不是要上天!”

    </p>

    “…!”

    </p>

    栾钟海拉满的大嗓门把盛喃一下子就吓了个通明。

    </p>

    瞬间鸦雀无声的教室里,闹腾的全都缩回原位,自忖没犯错的胆子都大些,好奇地拿眼睛瞅站在栾钟海旁边的陌生女孩。

    </p>

    女孩穿着一身浅色连衣裙,露着细白的胳膊和腿,短发齐肩。她的长相算不上惊艳的那种漂亮,但胜在清丽秀气,细眉杏眼,而且眼尾翘起来的弧度恰到好处地好看。只是此时似乎被栾钟海惊得不轻,本来微微耷着的杏眼也睁得圆圆的,乌黑眼瞳里透着明亮而怯懦的细碎光泽。

    </p>

    “转学生?”

    </p>

    “看着好乖哎。”

    </p>

    “嘻嘻,个子好矮,我初三的妹妹都比她高……”

    </p>

    盛喃眼皮一跳。

    </p>

    你、管、仙、女、要、什、么、身、高!

    </p>

    “吵吵嚷嚷的,才几分钟的课间就知道闹,哪有一点高三的紧迫感!”栾钟海虎着脸走上讲台,“你们也不出去看看人家别班,哪个班跟你们一样?”

    </p>

    “……”

    </p>

    教室安静。

    </p>

    暂时被忽略的盛喃往回想了一下:刚刚一路走过来,和这个实验11班一样闹腾的好像还是挺多的。

    </p>

    “还有你,乔子然!”栾钟海把黑板擦一拍,跟惊堂木似的,“这里是教室,不是操场,你摆那个架势是要百米赛跑啊?”

    </p>

    “不是老师,有人抢我东西。”

    </p>

    “什么东西啊,杂志是吧?来,拿上来我看看,你这高三大早上看的什么学习杂志。”

    </p>

    那个还在往旁边瞪的男生立刻哑火了,转回来露出嬉皮笑脸:“没,没,老师我记错了,什么都没。”

    </p>

    栾钟海嫌弃地摆手:“赶紧滚回座位。”

    </p>

    “噢。”

    </p>

    “行了,都安静点。咱班今天来了位新同学。”栾钟海神色稍缓,朝站在门口的盛喃招了招手,“盛喃,你上来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p>

    盛喃沉默两秒,迈上讲台。

    </p>

    许多双眼睛紧紧盯着她,里面情绪各异,陌生而令人不安。

    </p>

    盛喃低了低眼:“你们好,我是盛喃。盛开的盛,呢喃的喃。”

    </p>

    她尾音轻,偏那个词咬字又难,听起来格外带点糯气。

    </p>

    于是这句就惹起后排男生们一片压低的笑。

    </p>

    “报告老师,”笑声里有人故意趴桌上压嗓门,“新同学说话声音好小,没听清!”

    </p>

    “对,新同学再说一遍呗!不然以后怎么问你好啊?”

    </p>

    “哈哈哈哈……”

    </p>

    问什么好我是你爸爸吗要你这么孝敬。

    </p>

    盛喃抿唇,碍于胆子和栾钟海,她只能装没听见了。但还是压不住恼地抬起眸子,朝后排角落传出声音的方向用力睖了一眼。

    </p>

    肯定很凶。

    </p>

    盛喃自己这么觉得。

    </p>

    然后她就看见自己视线里被她瞪住的男生一愣,过去两秒,那人忽然连着咳嗽了好几声,跟着就转开了。

    </p>

    盛喃满意收回视线。

    </p>

    “闹什么?”栾钟海扫视一遍,把那些动静压了下去,然后才转回盛喃这儿,“盛喃,你没什么别的想说的了?”

    </p>

    说什么。

    </p>

    苦逼的高四生生活,本小白菜终于还是来了吗。

    </p>

    “没有了。”盛喃蔫摇头。

    </p>

    “好,那就慢慢熟悉吧,反正你们还有一年时间可以相处。”

    </p>

    盛喃:“……”

    </p>

    谢谢,更绝望了。

    </p>

    栾钟海走下讲台,随即想起什么:“位置的话,我听你家长要求,你想坐最后排?”

    </p>

    盛喃一顿。

    </p>

    家长……赵阿姨吗。

    </p>

    也是,总不会是她忙于新婚的爸爸和她充话费送的亲哥哥。

    </p>

    栾钟海没注意盛喃的走神,迟疑着看她:“可你坐最后一排的话,会不会看不清黑板?”

    </p>

    盛喃回神:“我视力15。”

    </p>

    “那行吧,”见她坚持,栾钟海也没强求,面向后排,“那个谁,丁小君?”

    </p>

    “到…到!”

    </p>

    仓皇的应声后,一个个子不高的女生从靠窗那列的倒数第二张位置上一下子窜起来。

    </p>

    前桌男生被她吓了一跳:“我靠……突然报什么到啊。”

    </p>

    这次无论前排后排,整个班里都掀起一阵哄笑。

    </p>

    笑声里,站起来的女生就愣愣地看着讲台。

    </p>

    栾钟海好像习以为常了,没说什么,只对盛喃道:“你就坐在丁小君后面那张空桌上吧。”

    </p>

    盛喃点头:“嗯。”

    </p>

    一路穿过教室,那些好奇的打量都被盛喃拒收了。

    </p>

    直到来到最后一张桌前,她对着课桌上码得整整齐齐的厚重书本陷入了短暂的呆滞。

    </p>

    理论上……

    </p>

    她记得自己的新校服和新书本都还没发到啊。

    </p>

    “盛喃,有什么问题吗?”讲台上的栾钟海问。

    </p>

    “老师,桌上有一些书,”盛喃犹豫地拎了拎书旁的透明塑料袋包着的衣服,“还有一套校服。”

    </p>

    栾钟海一愣,皱眉:“差点忘了……放旁边吧,那些是靳一的东西。他不来上课,你新书到之前可以先用他的课本。”

    </p>

    盛喃:“?”

    </p>

    不来上课?还有这么好的事情?

    </p>

    不过靳一这个名字怎么听起来有点耳熟……

    </p>

    [怎么别人都贴着两寸照片,只有他照片那里是空白的?]

    </p>

    [被撕走了。]

    </p>

    [嗯?为什么?]

    </p>

    [长得帅吧。]

    </p>

    [?]

    </p>

    某个冷淡低拽的嗓音飘回脑海。

    </p>

    盛喃恍然。

    </p>

    这就是那个全校通缉榜榜首,旷课了17天的“长得帅”同学啊。

    </p>

    不过为什么也是全套新书?

    </p>

    像是听见了盛喃心里的疑问,讲台上栾钟海补充道:“哦对,他就是咱们班里另一个复读生。盛喃,你可要加强自律,绝不能像他这么堕落啊。”

    </p>

    盛喃:“……”

    </p>

    盛喃:“?”

    </p>

    所以,她唯一同复读病相怜的“革命战”,就这么——

    </p>

    没了?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放学等我〕〔我在惊悚游戏里封〕〔陷入我们的热恋〕〔一醉经年〕〔三嫁咸鱼〕〔她作死向来很可以〕〔坤宁〕〔【快穿】黑化反派〕〔我,钟离,尘世闲〕〔判官〕〔请你喝杯绿茶[快穿〕〔风情不摇晃〕〔在冷漠的他怀里撒〕〔标记我一下〕〔我在精神病院学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