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闲妻不闲〕〔旧神启示录〕〔浩劫余生〕〔高武归来变成了四〕〔堡宗别闹〕〔荒古之主〕〔739调查局〕〔震惊!我的徒弟居〕〔万千世界救世主系〕〔昼夜旅人〕〔透视傻医〕〔御剑问仙〕〔魔道星宫〕〔重生飞扬年代〕〔一不小心出道了怎〕〔全民创世:开局打〕〔这个锦衣卫明明超〕〔全球废土:我开箱〕〔我有一座随身农场〕〔诸界大劫主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高四生 14、第 14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p>

    第14章

    </p>

    正式上课第一天,盛喃就发现自己被高三b栋的“假象”欺骗了:安乔绝对无愧市重点高中,课程安排的紧密程度堪称学渣地狱。

    </p>

    在校时间从早上6:30到晚上22:00,中间包括1节早自习、8节正课和3节晚自习;午饭可以离校,晚饭禁止出校门;全天大部分的“休息”时间集中在上午的课间操,即以班为单位,集体带队去400米操场跑4圈。

    </p>

    一周下来,小白菜基本熬成小白菜干了。

    </p>

    周五,课间操结束。

    </p>

    记住m.42zw.cc

    学生们从嘈杂的走廊里返回教室。

    </p>

    盛喃跑圈跑得平常粉白的脸都刷上一层嫣红,也不知道是热得还是晒得,她没顾得管,气若游丝地走到最后一排。

    </p>

    停下时,腿软得差点给课桌跪下。

    </p>

    走在她旁边的女生扶了她一把:“哎盛喃——小心点,没事吧?”

    </p>

    “没事…”盛喃无力地抬了抬胳膊,把自己的蔫白菜叶摊平在课桌上,“谢谢班长。”

    </p>

    “哎呀客气什么,栾老师特意嘱咐我要照顾好你。”

    一秒记住.

    </p>

    “……”

    </p>

    说话的女生叫郭禹彤,是高三实验11班的班长。她性格大大咧咧,在班里人缘很好,无论在男生女生那儿都很吃得开。

    </p>

    栾钟海发现盛喃这周下来还是有点融入不了班里,今早刚安排郭禹彤来跟她做同桌。

    </p>

    课间操回来以后是教室里最热也最闹的时候,窗户外蓝天晴云,校广播回荡全校的慷慨激昂的“我要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都挡不住教室里的喧吵。

    </p>

    郭禹彤抬头看了眼挂在墙上的钟表:“盛喃,你先休息,我去把原位的最后一箱书搬回来。”

    </p>

    盛喃从趴状起身,白着小脸问:“需要我帮你一起吗?”

    </p>

    “不用,”郭禹彤笑,“就你这细胳膊细腿的,能搬几本书?”

    </p>

    盛喃:“……”

    </p>

    换个人她肯定就昂首挺胸地反驳回去了。

    </p>

    但面前这位,班里女生队首,身高175,比盛喃足足高了14公分。

    </p>

    ……个高的说了算。

    </p>

    盛小白菜咽回自取其辱的辩词。

    </p>

    没一会儿,郭禹彤就抱着一大箱书过来了。

    </p>

    书箱往地上一砸,动静哐的一声,震得盛喃懵然抬头。她几乎感觉自己连着凳子原地弹起来了几公分。

    </p>

    “喃喃,这是你的东西吗?”

    </p>

    “——?”

    </p>

    一句喃喃把没回神的盛喃叫得更懵了。

    </p>

    她低头看过去,正对上蹲地的郭禹彤抬头看他,眼睛像大月牙似的:“忘了问,你不介意我这么喊你吧?”

    </p>

    盛喃看着蹲下好像没比自己坐着矮多少的郭禹彤:“不…敢介意。”

    </p>

    “啊?”郭禹彤一愣,随即噗嗤笑了出来,“你真好玩。”

    </p>

    盛喃:“……”

    </p>

    她只是一不小心说了心里话而已。

    </p>

    “这个纸袋子是你的吧?”郭禹彤把两条凳子中间的纸袋拎出来,“看起来包得很小心,我怕给你压坏了。”

    </p>

    “啊,是我的。”盛喃接过。

    </p>

    “是什么贵重物品吗?”郭禹彤犹豫了下,轻声,“我们学校校规里可挺多不能带的。”

    </p>

    盛喃哭笑不得:“不是,只是一件外套。”

    </p>

    “咦?外套怎么还裹着纸?”

    </p>

    “因为是别人的,洗好以后怕弄脏,”盛喃把它拿到桌子靠墙的里侧,“等我今晚放学再送过去。”

    </p>

    “今晚放学?”

    </p>

    “嗯。”

    </p>

    盛喃放好袋子,没听见郭禹彤接话,她直起腰回头,就见郭禹彤同情地看着她:“你不会不知道,周五晚上也是要上晚自习的吧?”

    </p>

    “……?”盛喃缓缓眨了下眼:“明天不是周末么。”

    </p>

    “是,”郭禹彤同情地看她,“但安乔这边高三生的周末,是分大休小休的。大休是上周那种,周五晚上不上自习,周末两天放假在家。”

    </p>

    盛喃生出不祥预感:“那,小休呢?”

    </p>

    “就是这周这种,周周日名义放假,但是要留校全天自习,只是不上课,”郭禹彤补充,“并且小休的前一天晚上也是要正常上晚自习,也就是22:00放学的。”

    </p>

    盛喃:“…………”

    </p>

    晴,天,霹,雳。

    </p>

    她盼望了整整五天的、视作惨淡白菜生希望的周末,就这么飞了??

    </p>

    “哐。”

    </p>

    失去了希望的小姑娘木木地把脑袋磕到了课桌上。

    </p>

    郭禹彤在旁边被她神态反应逗乐得不行:“你是要给谁送衣服啊?很着急吗?”

    </p>

    “一个朋,”盛喃气若游丝,“我还跟他约好今晚7点就去台球室给他送……”

    </p>

    郭禹彤拍拍她:“那就只能跟你朋解释一下了。”

    </p>

    “…嗯。”

    </p>

    盛喃沮丧地从书包里摸出手机。

    </p>

    高三a栋这边校规格外严格,不许学生带手机就是其中一条。虽然有不少人藏带,但被老师看见是绝对要出事的。

    </p>

    盛喃只能猫低了些,偷偷给赵阿姨发短信,告诉她晚上放学时间推迟的事情。

    </p>

    然后就是……

    </p>

    盛喃迟疑地往上翻了一点,对上那个名字只有“j”的联系人。

    </p>

    酝酿一会儿,盛喃轻敲字。

    </p>

    -抱歉,我今晚可能过不去了。

    </p>

    -我把外套带来学校以后才知道,我们今晚和周末都要上自习qvq

    </p>

    那边没回复,盛喃托着脸颊陷入愁思。

    </p>

    赵阿姨之前问起外套是谁的,她怕被报告给盛天刚,就说是班里同学借她的。今早赵阿姨送她来学校也看到她带了,如果今晚再带回去,显然没法自圆其说。

    </p>

    可这样在学校里再放一周也不合适,而且她都跟大拽比说好今天给他送去台球室的……

    </p>

    盛喃突然想到什么,低头敲字。

    </p>

    -不然,我把外套送给裴朔,让他给你,这样可以吗?

    </p>

    盛喃这句刚发出去,教室前门突然被推开。

    </p>

    她惊了一下,慌忙把手机一藏,抬头。

    </p>

    并不是哪位老师。

    </p>

    是班里最能闹腾的那个叫乔子然的男生,一进来他就兴奋地跑上讲台,拍了拍讲桌:“同志们,父老乡亲们,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

    </p>

    下面有人接:“下午放假?”

    </p>

    乔子然扔了个粉笔头过去,没好气地说:“放什么假做什么梦你早上没睡醒吧?”

    </p>

    不等那同学说话,他转向全班,掐着嗓子满面笑容地装起播音腔:“好消息就是,咱们安乔一年一度的民间校草校花评选大会——开、始、啦!”

    </p>

    “切……”

    </p>

    班里半片嘘声。

    </p>

    作为资深颜狗,盛喃对这个话题非常感兴趣,眼眸都亮起来了。

    </p>

    可惜她刚准备深入听取一下,桌下握着的手机突然震动。

    </p>

    盛喃低头。

    </p>

    :可以

    </p>

    盛喃眼神一松,刚打字:那我下午就给裴朔送——

    </p>

    对面又跟来第二句。

    </p>

    :你这种怂但又不怕死的精神很可嘉

    </p>

    盛喃:“…………”

    </p>

    大拽比这一提醒,被a栋积极向上热情好学的气氛熏陶了一周的盛喃才突然想起,高三b栋是怎样一个水深火热的地方。

    </p>

    僵了半晌。

    </p>

    以从心为人生教条的盛小白菜只能撤回自己方才的提议。

    </p>

    -那那还是算了。

    </p>

    -不过我这边有点小情况,不太方便把外套再带回去;放学校一周我又担心出什么差错orz

    </p>

    -不然……

    </p>

    盛喃犹豫好几秒,还是把下句发了过去。

    </p>

    -你什么时间再找裴朔,方便过来拿一下吗?

    </p>

    沉默之后。

    </p>

    还是沉默。

    </p>

    不出盛喃所料,对面并没回复。

    </p>

    也对,借了他的衣服,还让他自己来拿,怎么想都有点过分了。

    </p>

    盛喃叹了口气,准备想个新法子。

    </p>

    “这有什么好闹的,”台上乔子然不知道正在跟谁说,大嗓门地拍了拍桌子,“那校花肯定归咱班的黎雪晴,但校草不是还定不下吗?”

    </p>

    “……”

    </p>

    嘈杂笑闹里,盛喃好奇地问同桌的郭禹彤:“黎雪晴同学是哪个?”

    </p>

    郭禹彤惊讶:“你还不认识她呢?”

    </p>

    盛喃有点赧然:“我在班里没太来得及认识谁。”

    </p>

    “嗐,没事,下午体育课我带你,就都认识了,”郭禹彤说着,已经伸手指向教室前排中间的位置,“喏,那个把黑长直扎成马尾的女生就是黎雪晴,她连着两年被选为校花了,今年肯定也是她。”

    </p>

    盛喃好奇地张望了好几秒,终于等到那个女生侧过身。

    </p>

    鹅蛋脸,桃花眼,是那种很标准的美人相。

    </p>

    盛喃看见就呆了神:“真好看……”

    </p>

    旁边郭禹彤一愣,扭回头笑出声了:“喃喃,你口水要掉下来了。”

    </p>

    “…!”盛喃蓦地回神,脸颊一热,“我才没。”

    </p>

    郭禹彤笑:“可以啊,没看出来,你这看着挺乖的,其实这么花痴呢?可黎雪晴是女孩,你这对象是不是搞错性别了?”

    </p>

    颜狗本质被迫暴露,盛喃也放弃挣扎了:“其实我不挑。”

    </p>

    “啊?”

    </p>

    “颜即正义,”盛喃绷脸,“性别不重要,美人都好看。”

    </p>

    郭禹彤失笑。

    </p>

    讲台上乔子然又敲桌板:“哎哎,大家听我说一下,关于校草怎么投,我的建议是啊,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大家干脆就都来投我,怎么样?”

    </p>

    “砰,”一个纸球飞上去,教室里不知道谁笑,“乔子然你要不要脸,投你当校草?那人家不得以为咱安乔是个女校啊?”

    </p>

    乔子然傻了两秒。

    </p>

    班里的哄堂大笑里,他终于反应过来,气得拍桌:“他大爷的这话谁说的啊,什么叫投我校草安乔就女校了,我长得有那么磕碜吗??”

    </p>

    “吁——”

    </p>

    台下一片夹着笑的嘘声。

    </p>

    盛喃坐在最后的角落也忍不住跟着弯下眼角。

    </p>

    此刻她突然觉得高四也挺好的,虽然很忙很累,但很多男生女生坐在一个教室里,在很长的时间里你都一直会记得他们的名字和笑脸,熟悉他们的说话和举止;大家亲密又吵闹,像很多个朋和家人那样。

    </p>

    笑里盛喃落了落眼,看见前桌埋在书堆里,穿着褶皱校服的那个叫丁小君的女生一直低着头,没抬起来,好像那些笑闹都和她无关。

    </p>

    不过转来以后,好像确实从没见过她……

    </p>

    盛喃没来得及想完。

    </p>

    “行了行了,不投我就不投,”乔子然懊恼抱臂,“那你们说,咱班选谁作校草候选啊。”

    </p>

    这话一出,教室里安静了不少。

    </p>

    11班是理科班,男生数量不算少,但要说长相特别帅的,似乎还真没有。

    </p>

    安静里不知道谁嘀咕了声:“要是复读生来上课就好了,那校草肯定也是咱班的了。”

    </p>

    “?”

    </p>

    听见复读生这词,盛喃本能机警。

    </p>

    什么情况,选校草和她有什么关系?

    </p>

    郭禹彤适时靠过来解释:“不是说你,说的是本来应该坐你这位置上的那个复读生,名字特别奇怪,叫靳一。”

    </p>

    盛喃惊讶:“就是那个校通缉榜榜首、旷课17天的靳一?”

    </p>

    “通缉榜?哦你是说警示栏吧?对,是他,不过现在是旷课24天了,”郭禹彤说,“班里几乎都没见过他本人,但英语课代表去老栾办公室送暑假作业的时候好像见着了,说是长得特别离谱的那种帅。”

    </p>

    “……”

    </p>

    盛喃觉得十分不可思议。

    </p>

    大拽比竟然蒙对了,“长得帅”同学在通缉榜上被撕掉了证件照的原因,竟然真是长得帅?

    </p>

    盛喃隐约觉得哪里有点被她忽略了的线头。

    </p>

    但教室里这会儿已经闹腾起来了。

    </p>

    “帅有什么用,他家长在办公室闹那么大动静,肯定不可能回来了。”

    </p>

    “关键也没人见过,真帅假帅还不一定呢。”

    </p>

    “什么叫没人见过,”教室中排一个女生恼道,“我不算人啊,我亲眼看见的好不好?”

    </p>

    讲台上乔子然嬉笑:“文姐,也不能凭你一面之词,就说他长得帅吧?”

    </p>

    女生气急了:“怎么叫一面之词,我有证据的!”

    </p>

    “证据,什么证据?”

    </p>

    “……”视线焦点的女生脸色变了变。

    </p>

    班里立刻有人起哄:“哟,警示栏那照片,不会是文姐你撕的吧?”

    </p>

    “胡说,”女生更恼了,“我只是那天在办公室外面偷偷自己拍了张而已!”

    </p>

    “——”

    </p>

    教室静了两秒,起哄声立刻掀起来了。

    </p>

    全班闹腾着让文梦佳拿出“证据”来看,文梦佳纠结了几秒,咬牙起身:“不管了,都不准打小报告啊——乔子然你个狗东西别关多媒体投影。”

    </p>

    乔子然夸张地弯着腰后退:“您请,您请。”

    </p>

    文梦佳白了他一眼,拿出手机开始摆弄什么。

    </p>

    教室最后排。

    </p>

    盛喃撑着脸颊,耷着眼看自己的手机。

    </p>

    大拽比依旧没给她回消息。

    </p>

    ……脾气还是那么拽。

    </p>

    盛小白菜刚腹诽着。

    </p>

    “你不看啊?”郭禹彤突然问。

    </p>

    “啊,”盛喃抬头,“看。”

    </p>

    “怎么感觉你对帅哥兴趣不大,至少没有对黎雪晴……”

    </p>

    这微妙的语气让盛喃一绷:“别误会,我笔直笔直,2b铅笔都没我直。”

    </p>

    郭禹彤笑出声:“那你不盯着?”

    </p>

    “她没传好嘛,”盛喃心虚得握了握手机,“主要原因可能是最近见过最帅的了……”

    </p>

    “嗯?你说什么?”

    </p>

    “没。”

    </p>

    “哎,”郭禹彤突然说,“文梦佳弄好了。”

    </p>

    “?”

    </p>

    盛喃抬头。

    </p>

    投影幕布上,文梦佳操作的鼠标正在传到桌面的一个图片文件上双击。

    </p>

    文件打开。

    </p>

    是一张占满全屏的照片。

    </p>

    照片中间的男生背倚在办公室的窗旁,长腿散漫支地,懒恹恹地半侧着身,眼眸落在窗外,被像素模糊了一点的侧颜在光影间更描得清隽修挺。

    </p>

    盛喃呼吸慢慢屏住。

    </p>

    这个糊影,看起来怎么那么像……

    </p>

    “别说我一面之词啊,放大给你们看,”文梦佳一滚鼠标滚轮,“看清这张脸了吗?有本事现在再说我一面之词啊?你们自己看,帅、不、帅!”

    </p>

    “——”

    </p>

    静寂之后,教室里女生们激动又遗憾地讨论起来。

    </p>

    唯独盛喃一个人石化在最后排。

    </p>

    放大的照片里再清晰不过——

    </p>

    耳骨钉,泪痣。

    </p>

    …大拽比。

    </p>

    所以。

    </p>

    大拽比……

    </p>

    就是靳一??

    </p>

    盛喃:0-0

    </p>

    手机连着震动了两下。

    </p>

    盛喃还呆着,本能低头。

    </p>

    :嗯

    </p>

    :傍晚我去拿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放学等我〕〔我在惊悚游戏里封〕〔陷入我们的热恋〕〔一醉经年〕〔三嫁咸鱼〕〔她作死向来很可以〕〔【快穿】黑化反派〕〔坤宁〕〔我,钟离,尘世闲〕〔判官〕〔请你喝杯绿茶[快穿〕〔风情不摇晃〕〔在冷漠的他怀里撒〕〔标记我一下〕〔被将军掳走之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