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闲妻不闲〕〔旧神启示录〕〔浩劫余生〕〔高武归来变成了四〕〔堡宗别闹〕〔荒古之主〕〔739调查局〕〔震惊!我的徒弟居〕〔万千世界救世主系〕〔昼夜旅人〕〔透视傻医〕〔御剑问仙〕〔魔道星宫〕〔重生飞扬年代〕〔一不小心出道了怎〕〔全民创世:开局打〕〔这个锦衣卫明明超〕〔全球废土:我开箱〕〔我有一座随身农场〕〔诸界大劫主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高四生 第15章 第 15 章(一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15章

    “啪。”

    清脆的击球声后, 一颗红球被白球击入中袋。

    裴朔满意收杆,摆了个得意且风骚的pose:“看看这角度,这力度, 啧啧, 我不参加世界赛真是斯诺克界21世纪最大的损失——你说是吧, 哥?”

    “……”

    身后安静。

    裴朔早就习惯靳一的不回应了,并没当回事。

    可等他绕着球台调整下颗球的击球角度,才突然注意到角落里的靳一竟然是在看手机的——而书柜里那本能辟邪的全鸟语外文书就被“抛弃”在他身旁的椅子上。

    裴朔很震惊。

    按他对靳一的多年了解,只要身旁有书, 这人就不可能玩游戏才对。

    难道说, 终于有哪个天才开发组搞出他哥都无法攻克的游戏了??

    首发

    裴朔把球杆塞给旁边一起来的男生:“你先替我打着,不准输啊。”

    “好嘞朔哥。”

    裴朔走去窗角:“哥?”

    那人正垂眸对着手机出神,止了两秒才仰回靠椅,懒淡地嗯了声:“怎么了。”

    尽管只有一扫而过,裴朔还是看到了靳一的手机屏幕, 他呆了呆, 问:“…你难道是在跟人聊天?”

    “我和谁聊天, ”靳一扬眉, “还要给你打申请么。”

    “那哪敢?我这不是没见过吗,比你玩游戏都稀奇多了!”裴朔反应过来, 立刻坐到靳一旁边, 难为他的黑皮浓眉大眼都能挤出谄媚的意思, “快跟我说说, 哪个美女这么牛逼,连你的联系方式都搞到了?”

    靳一没反驳,垂回眼。

    裴朔又往前贴了贴:“难道是乔娜娜?我可听说她这周把张辉都甩了,还三天两头往台球室这边跑, 是不是就是因为哥你?然后她约你在这儿见面,所以你今天才突然要来台球室了?”

    靳一嗤出声薄笑:“打什么球,委屈你了,编剧本去吧。”

    “我也觉得我很有编剧天——”裴朔顺杆爬了一半反应过来,“哥你挖苦我干什么,难道不是乔娜娜?不应该啊,我这周也没见你身边有什么特别漂亮的妹子搭讪?”

    “……”

    兴许是天天在安乔当老大装深沉给孩子憋得太厉害了,裴朔在靳一这儿总是话多得很,这一念叨起来就没个完。

    自家亲表弟,又不能打一顿。

    靳一遗憾地抬了抬手机:“自己看。”

    裴朔激动望去,然后僵住表情。

    靳一落回手。

    裴朔哑然半晌,眼神惊恐:“这个胖橘,是我理解的那个‘胖橘’吗?”

    “不是。”

    “哦哦哦那就好——”

    “是你奶奶家那只还魂成精了。”

    “……”

    这波嘲讽噎得裴朔哑口无言。

    内心斗争了数十秒,裴朔还是小心翼翼地开口了:“哥,你怎么还跟这小姑娘有联系呢?”

    “我外套在她那。”

    “对哦,”裴朔想起来,“那干脆我去给你拿得了,她不也是安乔的吗?几班的啊?”

    “你想怎么去。”

    裴朔想都没想:“就跑他们班门口,让她把衣服交出来呗。”

    “嗯,”靳一懒洋洋的,“你怎么不顺路再叫她交个保护费呢。”

    “……”

    裴朔很想争辩一句我有那么凶吗,没说出口就想起上周那晚上,在楼下时候小姑娘被他吓得直往靳一身后躲的模样。

    裴朔:“…………”

    裴朔气愤:“不是,这小姑娘怕我不怕你,她是不是判断力有问题?”

    靳一懒得理他,对着手机屏幕又停了一会儿,他抬手敲字,同时开口:“晚上你去学校么。”

    “晚自习三节呢,不想去。”

    “不,”靳一回完消息,懒一撩眼,“你想。”

    裴朔:“……?”

    靳一说完就起来了,把旁边扣合的书拿起来,扫一眼页码,合上放回书架。

    他直身要往外走。

    裴朔回神,连忙跟着起来:“哥你不玩了啊?这才来多一会儿?”

    “嗯,”靳一仰了仰看书看得发酸的脖颈,颓懒得没什么表情,“晚上去学校的时候再叫我。”

    裴朔表情复杂:“你不会是要去学校找那个小橘——”

    “猫”字被凉落回来的眼神掐灭。

    裴朔懊恼上前:“不是我啰嗦,哥,我感觉这小姑娘处起来是挺可爱的,但说不定……”

    靳一:“嗯?”

    裴朔低声:“说不定只是外表伪装,万一是个段位高的,有男朋还把你也收了,那传回九中去您这一世清名可就毁于一旦了……”

    面前的沉默令裴朔心惊且哆嗦。

    他刚准备垂死挣扎地找找补,就见走出去的靳一侧回身。

    “……想收我?”

    靳一笑了,长眸半垂,眼神懒散又迫人,

    “你觉得她有那个段位?”

    裴朔:“…………”

    感受到同性压迫的安乔老大僵硬地退了半步,咽了口唾沫,摇头。

    没有。

    绝对没有。

    谁能有啊。

    这他妈活脱脱一个妖孽转世好吗!

    ·

    周五下午最后一节是体育课。

    午饭都消化了,“大拽比=靳一”这个惊悚的消息盛喃还是没消化完。

    说好的悲惨失学少年竟然是旷课17…不,24天的校内头号“通缉犯”,而且那天她还正儿经跟通缉犯本人在挂着他大名的警示栏下认真探讨了一番靳一这个名字以及他旷学半个月的英勇事迹。

    盛喃:“……”

    她可能是把这辈子能丢的脸,全在大拽比一个人这儿丢完了吧。

    思及此,盛喃忧愁地叹了口气,低头看了眼被自己偷偷带出来的手机。

    :晚上6:30,a栋楼口?

    聊天结尾,是她颤巍巍发出去的那个“好”。

    最后一节正课在5:40下课,晚上7:00开始第一节晚自习。

    上体育课的操场刚好比教学楼离学校食堂更近,她可以早点吃完晚饭,然后尽快返回教室把外套拿下去……

    “嘿!想什么呢!”

    “——”

    在心里筹划的盛喃猝不及防被身后声音吓了一跳,心脏砰砰砰地差点飞出来。

    她惊恐地睁圆了杏眼。

    转到她面前的郭禹彤见状,歉意又忍不住笑:“对不起啊喃喃,我没想到你这么不经吓,你没事吧?”

    盛喃这才慢慢松弛回来,眼皮耷下:“没。”

    郭禹彤见她又蔫回去都想上手揉了:“你们南方小姑娘都这么可爱好欺负的吗?你刚刚的样子特别像只吓掉了松子的小松鼠哈哈哈哈。”

    “……”

    盛喃流泪。

    你才小松鼠,不,大松鼠。

    不过盛喃是个典型的窝里横:放肆程度与熟悉程度完全成正比。

    所以她只敢在心里咕哝。

    而且没咕哝完,盛喃就被郭禹彤拉走了。

    目标地在操场的篮球区旁,那边有一片靠围墙的阶梯式看台,女生们三五成群地坐在树荫下,头顶油绿的枝叶被吹得哗哗作响,像树的笑声一样。

    看台下的篮球场里不知道是哪两个班的男生在打篮球,热火朝天,女孩们的目光更给这场中浇上一层热油。

    郭禹彤和盛喃刚过去,就被11班的女生发现了,其中有人朝她们这边挥了挥手:“班长,这边。”

    几个女生跟着望过来。

    “来了!”郭禹彤“挟持”住还在状态外的盛小白菜,把她一并带去11班女生那儿。

    “盛喃,咱班新同学,你们都认识吧?”郭禹彤把懵着的盛喃往女生们面前一搁,笑,“以后就是我新同桌了,大家照顾一下。”

    “那必须的,新同学好呀,我叫文梦佳。”

    “我叫……”

    有郭禹彤和文梦佳带头,其余几个在这边聚堆的11班女生也纷纷向盛喃打起招呼。

    其中也包括了安乔校花,黎雪晴。不过她是最后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没有开口的,只是朝盛喃很轻地点了下头,就把目光转回篮球场里。

    盛喃眨了下眼。

    她怎么觉着,黎雪晴看她时好像格外有点冷淡?

    …应该是错觉,她们以前肯定没见过。不然这么漂亮的女生,她不可能没印象的。

    颜狗喃很笃信自己的记忆力。

    大约是对新同学的特殊关照,盛喃被众人一齐安排进小圈子的中间位置,左手边黎雪晴,右手边郭禹彤,起初她还有点拘谨,慢慢也放松下来了。

    直到文梦佳注意到什么,嬉笑道:“哎雪晴,白球服那个17号都看你好多眼了,你也不回应人家一下。”

    黎雪晴微微弯眼:“也不一定是在看我。”

    “还能是谁啊,每次你往这片一坐,那些男生打球都更有劲了!”

    “嗯…说不定是在看盛喃呢。”

    “哎?是吗?”

    盛喃原本正在沉思晚饭后到a栋楼下给靳一送外套的事,猝不及防被点了名,茫然抬眸。

    几个女生的焦点突然就到她身上了。

    盛喃被看得茫然:“…要吃晚饭了吗?”

    郭禹彤噗嗤笑出了声:“喃喃你发什么呆呢,满场帅哥不看,看空气啊?”

    盛喃秉持作为颜狗的原则,很严肃地打算纠正一下“满场帅哥”这个说法。

    “哎呀盛喃才不像我们,她哪缺帅哥看呐?”

    “……?”

    话是黎雪晴另一旁的女生说的。

    这女孩叫陈格格,长相比较普通,跟黎雪晴关系非常好,基本每天都是形影不离的。

    文梦佳来了兴趣:“盛喃不缺帅哥,为什么?”

    陈格格说:“我周一早上在校门口看到的,两个大帅哥,开着跑车来送的盛喃呢!”

    盛喃听见前半句呼吸都屏住了,不过在听到“跑车”而不是“骚包黄跑车”以后,她又放心地松下了那口气。

    还好还好,还有得救。

    “哇,过分了盛喃,有这么好的事情都不跟我们说?”文梦佳很仗义地立刻把郭禹彤挤开了,巴问盛喃,“你有男朋了吗,那另一个是谁啊?”

    盛喃上午见识过这位英语课代表的彪悍作风了,此时尴尬不失礼貌地往后退了一点点:“不是男朋。”

    “嗯?那是谁?”

    “我哥的两个朋,跟我不熟,那天他们顺路,捎了我一程。”

    “这样啊……”

    盛喃心里松气。

    有盛笙这么一个祸害做哥哥,她在如何避免被索要亲哥联系方式这方面已经积攒了多年经验。

    “不过,”没想到文梦佳还是没死心,“你哥朋都很帅的话,那你哥是不是也很帅?”

    盛喃立刻绷脸:“丑,”她诚恳得发自肺腑,“特、别、的、丑。”

    “…阿嚏!”

    远在首都的三w基地里,当家王牌辅助选手一个没忍住的喷嚏,成功葬送了自家中单的狗命。

    肖一炀惨叫:“笙哥!你时光老头怎么大歪了!我死了!!”

    盛笙平静地扔掉纸巾:“盛喃咒得吧。”

    “?咱妹妹为什么要咒我??”

    “嗯,今早她给我发短信,说昨晚做噩梦,被你的骚包黄跑车半夜吓醒了。”

    “…………”

    傍晚5:35。

    体育课临近结束,还差五分钟就可以下课去食堂了。篮球区里面的男生们停下来,女生们也都起身打算离开。

    然后篮球去看台还没走的女生们就看见,场中那个17号白球服的男生擦完汗,犹豫了几秒,拿起瓶没开封的矿泉水就朝看台区的女生这边跑过来。

    “哎哎,过来了过来了,”文梦佳连忙用胳膊肘戳黎雪晴,“你看我就说,他肯定是来找你献殷勤的。”

    “梦佳,你别胡说。”黎雪晴低声,好像不太在意地移走了目光。

    17号直勾勾地走向黎雪晴。

    2米,1米,0……

    然后他就过去了。

    “……”

    空气一寂。

    几个女生意外地睁大眼。

    盛喃正在低头确认手机上的时间,冷不丁被面前的郭禹彤拽了拽衣袖:“竟然真是找你的。”

    “嗯?”

    盛喃和她对视两秒,顺着她目光,茫然回过身。

    今天篮球场上打得最好的那个。

    白球衣的17号。

    两人近距离对视数秒,男生咧嘴:“真是你啊?”

    盛喃:“……?”

    帅哥你谁?

    盛喃满眼困惑地打量对方。

    面前这男生近距离看着确实有点眼熟,好像是最近在哪儿见过的。

    对方似乎看穿她了,不好意思地笑起来:“上周,台球室。”

    “啊。”盛喃恍然。

    她想起来了,这人是裴朔的小弟之一。

    那天裴朔教她打台球的时候,对方还站在旁边看来着。

    盛喃没太有跟不良少年们交流的经验,就拘谨地轻点头:“你——”

    “好”字没出口。

    一瓶矿泉水送上来。

    盛喃下意识接了。

    17号呲牙:“这是孝敬您的!”

    “……”盛喃:“?”

    一个“您”字把盛喃砸得很懵。

    旁边郭禹彤几人更懵,听得嘴巴都不自觉张开了。

    “要下课了,就不打扰您了,”17号摆手,乐颠颠地往回跑,“小嫂子,改天见!”

    盛喃:“………………”

    盛喃:“???”

    把话说清楚,谁是你小嫂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放学等我〕〔我在惊悚游戏里封〕〔陷入我们的热恋〕〔一醉经年〕〔三嫁咸鱼〕〔她作死向来很可以〕〔【快穿】黑化反派〕〔坤宁〕〔我,钟离,尘世闲〕〔判官〕〔请你喝杯绿茶[快穿〕〔风情不摇晃〕〔在冷漠的他怀里撒〕〔标记我一下〕〔被将军掳走之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