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闲妻不闲〕〔旧神启示录〕〔浩劫余生〕〔高武归来变成了四〕〔堡宗别闹〕〔荒古之主〕〔739调查局〕〔震惊!我的徒弟居〕〔万千世界救世主系〕〔昼夜旅人〕〔透视傻医〕〔御剑问仙〕〔魔道星宫〕〔重生飞扬年代〕〔一不小心出道了怎〕〔全民创世:开局打〕〔这个锦衣卫明明超〕〔全球废土:我开箱〕〔我有一座随身农场〕〔诸界大劫主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高四生 第55章 (加更)没关系,我会锁……
    第55章

    放假前的晚上总是最难熬的。

    用老栾的话说, 就是人还在这儿,心早不知道飞哪儿了——盛喃对此深有感触。

    “我明天都要参加艺考了, 今晚还要拎我音乐楼上完第一节自习课!”从食堂出来,盛喃含泪控诉,“你说是不是比老栾都苛刻!”

    “要是有年级第一的学神天天我辅导,我巴不得对我再苛刻一点呢。”文梦佳叹气。

    郭禹彤在旁边:“可惜没有。”

    “班长!你怎么忍心在这种时候『插』刀!”文梦佳怒而扑。

    “我只是说了实话。”

    “实话也不行!”

    晚饭后的四人一路笑闹,很快走三a栋和音乐楼路的分岔路口。

    “小君,你看好们两个,可别让们在外面打来, ”盛喃玩笑着,独自进了右边岔道, “我上自习了。”

    https://m.qi.

    “好。”

    “好什么好, 丁小君, 别听挑拨离间,我和班长好着呢!是吧班长?”

    “你、你先把你掐我脖的手松开!”

    “什么叫掐, 这是爱抚!”

    “滚……”

    笑闹声远。

    盛喃穿过落光了叶只剩细枝的迎春花枝丛, 沿着砖石铺的小路,往音乐楼的方向走。

    音乐楼在学校最边角, 这条路也相当于是背离整片学区方向的, 平常几乎没什么人来。在这样天『色』擦烟而路灯未的傍晚,一个人走来格外挑战胆量。

    盛喃不自觉放轻了脚步。

    眼见林枝渐疏, 小路要走尽处,盛喃的心还没来得及落回, 就听前方藏在林枝后的空地里, 传回来一声压低的、音『色』熟悉的恼声——

    “我说多遍了,在学校里不要来找我!你就不能假装不认识我吗?!”

    盛喃身影拉停。

    意外地朝个方向望。

    这个声音,听来怎么么像是……

    “小晴, 妈没有别的意思,是食堂今天分员工的元旦礼,你学习辛苦,拿回,等晚上饿的时候可以——”

    “我不饿!我不要!你拿走!”

    砰的一声,裹着塑料袋的什么东西被甩地上,顺着不平的坡路,一直滚盛喃脚边。

    盛喃蹲身,把它捡了来。

    “我再说最后一遍,你不要再来找我了!我不想看见你!”

    “小晴……”

    逃似的的脚步声把低哀的呼喊踩在脚跟下。

    从林枝丛后跑进岔道里的生撞见迟疑停在这儿的盛喃,原本就没什么血『色』的脸更是一白。

    “你、你怎么在这儿!”生的声音带着惊慌又恼恨的喑哑。

    盛喃有点恍惚。

    个熟悉的声音的主人,竟然真的是黎雪晴。

    黎雪晴微微咬牙瞪着:“你听见什么了!”

    “我,刚过来,”盛喃把手里的塑料袋往前一递,“这个是你的么?”

    “…不是!”

    “哦。”

    盛喃把手落回。

    黎雪晴死死盯着,似乎想从的表情看出什么,但是并无收获。

    最后黎雪晴的眼神变了几遍,终于还是定在平常种带着冷漠和傲感的分寸上,扭头折返,从另一个方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里。

    盛喃在原地停了好久,轻叹了声,看向手里的塑料袋。

    以前总觉得黎雪晴在上,长得漂亮,成绩么好,又冷漠又傲。概很多人都像一样觉得吧。

    直今天,不知道是对方没来得及藏好,还是月『色』太清亮、清亮得能剥掉人所有伪装,所以才会让么分明地看出,种傲感背后的空落与虚无。

    原来明明是么脆弱的傲感啊。

    盛喃从林枝掩映的小路里走出,看见空地上落寞站着的人,竟然也认识——是之前在三食堂和文梦佳一见过的,个在打饭窗口里笑得很温柔很漂亮的阿姨。

    盛喃走过,塑料袋上的灰土已经被拍掉了,把塑料袋递对方:“阿姨,这个是不是您的?我刚刚过来,在边捡的。”

    “啊,是,”人回神,撑个惨淡的笑,“谢谢你啊学。”

    “不客气。”

    盛喃收回手,犹豫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要不要立刻就走。

    实刚刚过来前想好的是不管闲事,还了东西立刻就走的。可是看着人眼眶半红地望着手里的塑料袋,脚下就跟生了根似的,又怎么也挪不动了。

    原地跟自己斗争了十几秒,盛喃终于投降,在心底叹了口气,轻声开口:“阿姨,我和黎雪晴是班学。”

    “!”对方惊慌抬眼,“你……”

    “阿姨放心,”盛喃反应过来,连忙摆手,“我肯定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人愣了两秒,情绪一松,释然又难过地笑了笑:“谢谢你啊小学,我也记得你,你经常和你朋友一三食堂。”

    盛喃呆了下,指自己:“您记得我吗?可是三食堂吃饭的学生么多……”

    “你是南方人吧,个矮矮的,”阿姨『露』出温柔的笑,在身旁轻轻比量了下,“而且只有你每次都会把餐盘举得很,不用我们躬着腰往里面放勺,还会特别礼貌特别认真地道谢。”

    盛喃脸都红了:“我,个,在我们儿,实我是很标准的身了。”

    “没什么,挺好的,”人轻叹了声,“你妈妈有你这么礼貌又可爱的儿,肯定很兴。”

    盛喃一顿,眨了眨眼,但最后也没说什么。

    闲说几句,对方便要走了,食堂边是临时请假出来,后面还有收拾打扫的活要做。

    盛喃目送走出,傍晚校园里的路灯已经了,盈盈的灯火点在树丛间,照着人的身影孑然又清瘦。

    些影都像能吞了似的。

    盛喃忽然有点不忍:“阿姨。”

    “嗯?”对方停住,回头。

    盛喃朝人弯下眼睛,亮晃晃地笑:“黎雪晴长得很像您,很漂亮,在我们班学习成绩特别好,家都很喜欢,所以您放心吧,在学校里挺好的!”

    “……”

    对方怔了好久,慢慢点了点头,路灯的倒影像水光在眼底轻轻晃了两圈,最后什么都没有说,转身走进小路里。

    盛喃也转身,步伐轻快了许多,往音乐楼走。

    了楼下,就发现靳一正站在楼门口的台阶上,半靠着石柱,懒洋洋地低头刷手机。

    盛喃刚要过,眼睛一亮,就拎着冒出的坏点,蹑手蹑脚地溜过。

    等邻近了,掐着嗓音,嗲嗲地踩上台阶:“校草学,我能加一下你的微信吗?”

    “你认错人了。”人没抬头,冷淡敷衍地回完,还往里转了转。

    空气寂静数秒。

    靳一反应过来什么,撩眸回过身。看清台阶下嬉笑得逞的小姑娘,也不由一笑:“行,你过来,我你微信。”

    “略,才不稀罕,”盛喃嫌弃,“就知道你以前说些生认错人肯定是骗人的。”

    靳一走下台阶,笑意松懒:“是认错了。你喊的是‘校草学’,又不是我。”

    “别想骗我夸你帅啊!”盛喃不上当,躲开伸过来rua猫的手,就要往音乐楼里溜。

    “等等,你的水杯。”

    “啊?”盛喃茫然回头,“我杯为什么在你这儿?”

    “丁小君刚刚来过,说你落在儿了。”

    “哦,好像是吃完饭系鞋带让帮我拿一下,然后就忘了。”盛喃回忆道。

    靳一跟着走进楼内:“你以后还是和我一吃饭吧。”

    “为什么?”

    “我怕你下次吃完,把自己都忘丢了。”

    “才不会好吗。跟你一吃饭多容易消化不良啊,而且我是种见『色』忘义的人吗!”

    “见『色』忘义?”

    “…我什么都没说!”

    “嗤。”

    “靳一!你不准笑!”

    “……”

    笑闹的声音沿着楼梯慢慢远。

    安静的夜『色』跌进校园里。

    ·

    安城距离省会很近,坐铁一个多小时就了。

    考试的美术用具已经提前收拾好,放在音乐楼的自习室里。第一节晚自习结束后,靳一就替盛喃背上包,拿着跟老栾一早开好的假条,陪盛喃坐车了铁站。

    车票是靳一买的,两人并排坐在一等座车厢的座椅里,盛喃的位置靠窗。

    盛喃在座位里蹭了蹭:“我还以为你会开车。”

    靳一放下背包:“车我找人开过,送酒店地下停车场了。”

    “啊?”盛喃茫然转头,“我们为什么还要坐铁过?”

    “你不是说过有时候会晕车么,”靳一坐进座里,“今晚如果晕车了,再休息不好,你明天一早开始的考试要怎么办?”

    盛喃点头:“也是哦。”

    “睡吧,站我喊你。”

    “不想睡,我一点儿都不困。”

    “嗯。”

    放话没五分钟,座椅里的小姑娘就睡得人事不省了。

    见左右点着脑袋,靳一安静几秒,慢慢抬手,把盛喃扶靠自己肩膀上。

    晚上21:02,计程车把盛喃和靳一送们预订的酒店楼下。

    这是距离考点比较近的一家档酒店了,临近艺考,这片城区的酒店最近几天的房间早早就被订完了,要不是这间酒店格外贵些,空房基本抢都抢不着。

    盛喃这边下了车,一边打着哈欠跟上拿行李的靳一,一边声明自己并不困只是铁车厢里暖气开得太足所以才睡过了。

    靳一单手竖拉着行李箱,盛喃的背包也搁在箱上,另一只手则虚扶着旁边拽着衣角、困得眼睛都睁不开地跟进来的小姑娘,听一路狡辩。

    两人走酒店前台,停下。

    靳一从包里拿出钱夹,收拢在一的身份证递前台:“这个名字预订的,两间床房。”

    “靳一先生是吗?请稍等。”

    “嗯。”

    这会儿夜深,前台已经没客人了,三个小姐姐守着三个办公位,中间个不经意抬头瞥见,脸『色』一喜,差点把“好帅”脱口而出。

    还好是基于职业素养忍住了,但没忍住的是拽了拽另一边的前台——

    盛喃很熟,在颜狗的世界里这叫有福享。

    眼福的福。

    可惜小白菜现在困得恨不能就地一趴,直接睡下,没办法和们交流心得了。

    负责接待们的前台小姐姐表情原本也是很灿烂的,结果对着电脑办了没一会儿,脸『色』逐渐有点不对了,来拉着旁边的前台一商量几句后,中间个跑后面办公间。

    盛喃困得都快站不住,靳一微微皱眉,问:“出什么问题了么?”

    年长得一副神颜,可惜冷淡下来就跟块冰似的,看一眼都凉得慌。

    前台理亏,小心翼翼地放轻声:“很抱歉,靳先生,可能是后台系统出了点问题,您预订的两间床房只录入了一间预留。”

    靳一皱眉:“空房呢。”

    “这边是艺考考点区,房间都……住满了。”前台小心说道。

    靳一眸里情绪一沉。

    盛喃这会儿勉强清醒了点,哈欠忍得太厉害就憋出来两汪眼泪,表情无辜得像梦游:“怎么了靳一。”困着声问。

    “房间出了一点问题,”靳一转回眸,声音和情绪温和下来,“你先堂沙发上坐一会儿,我处理好再过接你?”

    “不用,”盛喃摆摆手,又忍了个哈欠,“我等…等你一就好。”

    “……”

    两人话间,一个三四十岁的男人从办公间里出来,身后跟着刚刚进的个前台。

    快步走前台柜后,一边自我介绍着顺便向两人道歉,一边将自己堂经理的名片递前台柜上。然后低声询问了前台情况,又『操』作鼠标电脑。

    半分钟后,男人歉意身:“实在抱歉,靳先生,盛士,这是我们酒店的失误,我们可以免费为两位将床房升级为双卧套房,不知道这个补偿方案你们是否愿意接受?”

    靳一没开口,盛喃从胳膊旁边把脑袋探出来了:“两间换一间吗?”

    “是的,”经理说,“实在抱歉,艺考前后是峰期,酒店入住率接近满房;双卧套房也只剩这一个了。”

    盛喃拽拽靳一,小声:“我们就住这个吧?”

    靳一对欲言又止,沉默两秒,转向经理:“我们接受升级,套套房以的名字入住。空置的套床房,我可以新预订吧?”

    经理一愣:“当然可以,——”

    “为什么要新预定?”盛喃睡意又消了点,皱眉问靳一。

    靳一叹气:“你说呢。”

    盛喃:“你还要多花一套的钱哎,多不合适?”

    靳一侧过身,压低声音:“比这个,你不觉得另一个选择更不合适?”

    “不觉得啊,”盛小白菜非常坦『荡』,“你难道还会半夜偷偷跑进我的卧室里吗?”

    靳一:“……”

    盛喃踮脚拍拍肩:“会也没关系,我会锁门的。”

    靳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放学等我〕〔我在惊悚游戏里封〕〔陷入我们的热恋〕〔一醉经年〕〔三嫁咸鱼〕〔她作死向来很可以〕〔【快穿】黑化反派〕〔坤宁〕〔我,钟离,尘世闲〕〔判官〕〔请你喝杯绿茶[快穿〕〔风情不摇晃〕〔在冷漠的他怀里撒〕〔标记我一下〕〔被将军掳走之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