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傻医〕〔御剑问仙〕〔魔道星宫〕〔重生飞扬年代〕〔一不小心出道了怎〕〔全民创世:开局打〕〔这个锦衣卫明明超〕〔全球废土:我开箱〕〔我有一座随身农场〕〔诸界大劫主〕〔网游之超神驯兽师〕〔大秦:苟成千古一〕〔大唐:安西最后一〕〔霍格沃茨之最强傲〕〔重返1995〕〔横推诸天从风云开〕〔重生野性时代〕〔清穿小福晋:我在〕〔诸天之外卖员〕〔昼夜旅人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高四生 第58章 第58章你男人可真带劲
    第58章

    艺考结束, 盛喃和靳一周日下午回到安城。

    经过两天的舟车劳顿,盛喃周一早差点睡过头, 还好有赵阿姨见她没起来喊她,结果还是缺席升旗仪式。

    “你可以啊小喃同学,跑去省会参加次联考,回来以就连升旗都敢去?”文梦佳在11班门口堵住盛喃。

    盛喃把背包抱在怀里,一边给文梦佳捂嘴一边小心翼翼踮脚往教室里瞅:“老栾还没来吧?”

    “没有,叫去开班主任会,估计得早自习结束才能回来。”

    盛喃松口气, 落回脚跟:“难怪你们么纪律松散……咦,你拿着的是什么?”

    “苹果啊。”

    “嗯…早餐?”

    “早餐个鬼啊, ”文梦佳失笑, “你会知道今天是平安夜、明天是圣诞节吧!”

    盛喃恍然:“平安果?”

    记住m.qi.

    “嗯!”文梦佳得意地一抬下巴。

    盛喃好奇伸手, 拽拽把苹果扎花束似的彩纸:“那你干嘛把它包样,我远看还以为是鲜花束人拔秃?”

    “当然是为送人美观!”文梦佳她气得磨牙, “颗就是我给你准备的!”

    “嗯?还有我的吗?”

    “当然有啊, 那互送平安果是咱们安乔一贯以来的传统,借此传达友情和爱, 咳, 和同学情嘛!”文梦佳大言惭地说完,低头, 『露』出狐疑的表情量盛喃怀里的背包:“你好歹也是独占咱们大校草的人,会连颗平安果都没准备吧?”

    盛喃抱着书包躲开她, 往教室里面走:“昨天回来都好晚, 今早你也看到,升旗我都错过,哪有时间准备?过没关系, 我中午回来,可以多买几袋分给大家……”

    “你可能么有恃无恐啊我的大喃喃!”文梦佳惊声。

    盛喃停下脚,转回头恼得发笑:“什么叫你的大喃喃,好难听啊。”

    “你还顾得哎我真是……”文梦佳薅住盛喃的胳膊,一脸严肃,“来来来,带你长长见识和危机感。”

    “?”

    文梦佳由分说,就把盛喃拉向教室排。

    靳一一贯是参加升旗仪式的,早自习用给盛喃辅导,他也一定每节都来,今天就在。

    然而最一排,本该空着的两人桌,此刻堆满圆滚滚的尖角的方棱的,彩纸的盒子的礼袋的——

    包装堪称五花八门、争奇斗艳的“平安果”。

    盛喃呆在桌前。

    沉默许久,她慢慢转头,指着那堆小山似的东西:“些全是,送给靳一的?”

    文梦佳抱臂冷哼:“你是没见今早升旗仪式前咱班门口走廊那盛况,门庭若市乌乌压压啊,我特么个自己家教室得使出十八般武艺,就差长.枪开路,样还差点挤掉三斤肉,关键还有俩知道哪班的小姑娘,竟然叫我要挤自觉去边排队??”

    文梦佳气得撸袖子:“我回自己班我还得排队,你听听叫人话吗??”

    盛喃听几秒,噗嗤一声笑出来。

    她捂着脸转回去,笑意就从指头缝里往外漏:“好意哈哈哈…没忍住。”

    “你还笑?你还笑得出来?”文梦佳气得七孔冒烟,恨得伸手去戳她脑袋,“你有没有半点危机意识啊你,你以为些就只是苹果啊,那里面夹着小名信片小贴纸的可海去,些全是你的潜在竞争对手啊!是一桌苹果吗?!是一桌的挑战书啊!”

    她越说盛喃越笑得停下来:“文姐你,你真应该去说话剧的,留在我们班当英语课表太屈才。”

    “你少给我拉外传!”文梦佳气得轻,“要是老栾来得及时,你一桌都塞满……你还笑!还笑!!”

    盛喃知道文梦佳戳到哪个笑『穴』,笑得都快站直,气得文梦佳忍无可忍,扑去戳她脑袋:“盛喃——”

    “啧。”

    一截低声断两人。

    文梦佳感觉自己脖子一凉,回头一看,就见靳一知道什么时候从教室外面来,就停在一两米外。他单手背包,另一只手里提着只空纸箱,此刻正凉飕飕地落眸看着她。

    文梦佳顿时收敛,自从校内某个传言大肆流行以,她对靳一就只剩下恭敬之心毫无颜狗之意:“靳同学,早好?”

    “早好,”靳一懒声接,最两步走到桌旁,“别欺负她,再压更长。”

    “……?”

    文梦佳顺着那人最一眼,瞥到自己正蹂.躏盛喃脑袋的手。沉默一秒,她迅速收手,朝盛喃抱拳:“冒犯,靳夫人,告辞!”

    盛喃:“??”

    盛喃扑去,文梦佳已经脚底抹油,迅速开溜。

    盛喃在原地僵几秒,慢吞吞转回去,观察靳一神『色』,想看看他有没有听见文梦佳那句大逆道的狂悖之言。

    对着那张侧颜,盛喃看半晌,只看出一个帅字。

    遂欣然放弃。

    盛喃抱着背包从他身绕座位里。

    桌的平安果实在堆得太多,盛喃连个放书包的地方都没有,她正迟疑的工夫,就那人从怀里拎走背包。

    “?”盛喃回眸。

    靳一放到面柜子,俯身拎起纸箱:“我收完。”

    “哦,好。”盛喃点头,看着那人把桌和桌洞里堆积的苹果礼盒礼袋逐一放纸箱里。

    如文梦佳所说,其中果然有少都夹杂着五花八门的小“彩蛋”,亮晶晶的金『色』信纸盛喃都看见好几张,几次探头探脑地想把那些缀着的小玩意拎过来看看,过都忍住。

    毕竟是别人的心意,说定都像她一样准备好久的,再好奇也得忍着。

    盛喃看着靳一没什么表情地把所有平安礼收到箱里,直到两人桌面恢复整洁。他给盛喃拎回背包,又在自己笔盒里翻翻,回头盛喃:“你有签名笔吗?”

    盛喃怔下:“字迹比较粗的那种?”

    “嗯。”

    “有的,”盛喃低头翻找出来,“给。”

    “谢谢。”靳一毫无停顿痕迹地淡定接,“别看热闹,坐下背公式。”

    “?”盛喃噎下,哀怨,“你觉得你样恩将仇报合适吗?”

    “我觉着合适。”

    那人说时俯身,在封箱的半页纸板刷刷写几个龙飞凤舞的烟字。

    然他抱起纸箱,没表情地转身走向教室外。

    文梦佳在前位的前位假装题,实际一直偷偷看边的动静,跟她一样好奇的遍布全班,过敢光明正大在旁观看的显然只有盛喃一个。

    所以也只有她看清那面写的烟字。

    文梦佳会儿忍住,趁靳一出去,她一个箭步过来:“大校草在箱子面写的什么呀?”

    “他好像写的,”盛喃懵然转回来,“失物招领?”

    文梦佳:“…啥?”

    话声刚落,教室外砰的一声闷响。

    某人把“失物招领箱”撂在走廊,转身回来。

    “…………”全班:“?”

    ·

    靳一的件壮举,没到当晚就传得全校人尽皆知。

    下也彻底绝其余人想送东西的心。

    只是失物招领箱里的苹果基本没人去动,小卡片什么的倒是逐渐没,班里课间还有人扒着门缝往外看,聊哪个女生是红着眼圈偷偷拿回去的。

    连极少闲言的班长大人都趁来找盛喃的工夫,由衷感慨并调侃句:“你下次替广大女同胞们『摸』一『摸』,你同桌左胸口里揣着的到底是颗心,还是颗冰球呐?”

    “冰球?怎么会?”盛喃对着某人给她布置的海量习题,气得一边磨牙一边低声,“分明是美人皮,蛇蝎心。”

    “是么。”

    “必然的是!你看今天平安夜明天圣诞节,他丧尽天良地给我布置多少道综合…题……”

    盛喃声音逐渐轻飘。

    一两秒,她仰头,对着拼命朝面给她使眼『色』的郭禹彤挤出个灿烂的笑容:“啊,遇么心地善良助人为乐的同桌,一定是我三生有幸、十世修来的福气!”

    “是么?”头顶方又是一句,还随声轻嗤。

    盛喃一个激灵,僵硬的笑容也抖掉。

    跟着那把嗓音就俯下,近她耳旁,还抬手拨开她试图藏起卷面的爪:“那让我看看,你报答我几道题。”

    盛喃刷一下又捂回去,小心翼翼往远离他的墙边贴:“我还没,没检查呢,晚再看行吗?”

    “你说呢。”

    “……”

    盛喃绝望又委屈地松开爪,把习题本推给靳一。

    靳一拿支笔,把凳子抵到墙,让出空位给盛喃和郭禹彤聊天,自己则靠着墙给盛喃批改去。

    郭禹彤确实有话要跟盛喃说,也没客气,绕到桌就俯下身:“你知道黎雪晴家里的情况吗?”

    盛喃心里咯噔下,面还绷着,扭头:“什么情况?”

    郭禹彤:“你知道啊?就你和靳一在两天,学校论坛里突然传开,说黎雪晴家里跟有钱完全沾边,还说她妈妈是学校食堂的一个饭阿姨,好多人出来说以前就觉得她特别装什么的……”

    盛喃心里沉下去。

    一方面,答应黎雪晴母亲只字提是她的承诺,但班长把她当朋友,她在郭禹彤面前假装知道,让她有种背叛感。

    另一方面,黎雪晴的家庭关系又是突然变化的,可恰巧在她撞破以就流传全校,事怎么想都可能没关联。可当时应该没有其他人在场吧,她一直在那条小路的……

    盛喃正纠结着,郭禹彤:“你之前确实知道吧?”

    盛喃怔然抬眸:“为什么么?”

    郭禹彤犹豫下,低声:“陈格格说,是你传出去的。”

    盛喃皱眉:“是陈格格样说,还是黎雪晴?”

    “应该是黎雪晴,”郭禹彤叹气,“你没发吗,黎雪晴今天都没来。”

    盛喃一愣,扭头朝黎雪晴的座位看过去:果然是空的。

    她转回来就见郭禹彤一副松口气的样子:“我就说,怎么可能是你?”

    盛喃想笑但笑出来:“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要真是你,你怎么可能没注意黎雪晴没来啊,”郭禹彤放心地站直身,“是你就好办。”

    见郭禹彤想走,盛喃连忙拉住她:“班长。”

    “嗯?”

    “虽然件事是我说的,但我确实比你们早知道。”

    “啊?”郭禹彤忙扭回头。

    盛喃把那天晚的事情简单几句,说给郭禹彤听。

    郭禹彤听得直皱眉:“那肯定是除你以外还有别人也听见,就是知道是谁。学校那么大,每个学生都有可能啊。”

    盛喃摇头:“那条路只能通往音乐楼,除竞赛组去自习的,没人走那边。”

    “嗯?”郭禹彤本能看向盛喃面。

    几秒,靠墙批卷的靳一懒抬抬眼。

    盛喃反应过来,连忙把郭禹彤拽回:“是他!”

    郭禹彤见她奓『毛』反应,笑:“刚刚你怀疑都没个反应呢,虽然我也知道靳同学肯定懒得管些破事,但你怎么就么毫犹豫斩钉截铁?”

    盛喃恼红着脸磨牙:“那天他在音乐楼我的。”

    “哦噢……”

    郭禹彤趣完,面已经耷回眼皮的某人笔书停地『插』一句:“也可能是听完以,绕路过去。”

    “?”盛喃面无表情地扭头,“你要给我们的调查工作增加工作量好好。”

    靳一喉结下滚出声笑:“有么信任我么。”

    “叫解,叫信任。”盛喃狡辩。

    “行,”那人淡淡答,“是说我,那天傍晚,是有人跟你岔路以,又给你送过水杯么。”

    “!”

    盛喃一惊,扭头看向前方。

    丁小君的位子空着,人在位。

    郭禹彤显然也知道送水杯的事情,由变脸『色』:“难道是丁小君说的?说起来她确实和黎雪晴有仇——”

    “班长。”盛喃突然喊住她的话。

    郭禹彤回神,低头看她:“你觉得是她?”

    “我知道,”盛喃眼神认真地看着郭禹彤,“但我们能凭猜测‘杀’人。”

    “……”

    郭禹彤沉默许久,点头。

    她刚准备回座位,就发面那人已经再次置身事外,好像对盛喃的反应全意外,只低垂着那双眼睫——在学校论坛里投票为全校女生最想拽着『荡』秋千的——他正一笔一笔,一题一题地给盛喃的习题本做批注。

    郭禹彤回身,感慨地拍拍盛喃的爪,压低声:“我看你确实是三生有幸、十世福气。”

    “嗯?”

    “喏。”

    盛喃反应过来。

    她脸一红,又有点安地回头,看向靳一。

    那人靠坐墙前,恰在此时撩起漆烟的眼,对视,他突然垂眸,太明显地笑下。

    郭禹彤尴尬:“靳同学听到吗?”

    “嗯,是故意的,”靳一平静说,“过还是纠正一下。”

    “纠正什么?”

    靳一沉默两秒,笑:“是她,是我。”

    “……?”

    靳一没有更多解释。

    只是笔尖停顿下。

    [靳一,唯一的一。]

    从天台听到那句话起,也或许是更久以前。

    他就一直样认为。

    遇见你,是我三生有幸。

    ·

    圣诞节过去一周就是元旦。

    安乔历年的12月31日都是晚自习,留给各班级做元旦晚会和聚餐安排。尤其临近期末,基本是年假前的最一场狂欢,学生们提前几天就心都飘。

    “一整节课,瞧你们班浮躁什么样!哪有一点高三的紧迫感?”元旦前一天,下午最一节课下课前,语文老师是满意地在11班训话,“就是要放元旦吗,高考考?就过一个元旦啊?你们在光顾着兴奋,再努,明年的元旦都得哭着过!”

    “老师,大过节的,别说么吉利的话嘛,”乔子然在中排得意洋洋的,“今晚我们班节目可精彩,您来看啊?”

    “来什么来,看见你们就来气,来!”语文老师一敲讲桌,板着脸就走。

    “我您啊刘老师!”乔子然扯着嗓子的声音追出来。

    班里欢笑声紧随。

    老师一走,教室里立刻欢腾起来。

    没人急着去食堂吃晚饭,课桌全『乱』顺序,又挨着除烟板以外的三面墙摆u型,桌边和墙面留出两人通行的空隙,多余的课桌拉去走廊外叠罗汉。

    提前准备好的气球之类的装饰物负责保管的生活委员拿出来,几个男生站在中间空地,鼓着腮帮子涨红脸,玩命地吹起气球来。

    班长郭禹彤乐得行:“你们缓着点吹,别来气儿,再厥过去。”

    话落地,几个男生互相看眼,吹得更拼命。

    文艺委员在旁边笑:“激将法还是得班长。”

    “我明明有诚意,”郭禹彤叹气,“其他班委呢?”

    “全都在鞍前马地按您圣旨办差呢。”文艺委员故意捏着腔说话。

    “别,受起,”郭禹彤摆手,“老栾才是皇,我最多算个传旨太监。”

    “那我们小太监?行行。”文艺委员笑一会儿,想起什么,皱眉说,“过,学委几天基本理人,回班里元旦晚会,从计划到准备再到实施,黎雪晴是手都没抬一下。”

    郭禹彤欲言又止,最摇头:“算,特殊情况,她周两三天没来课,连老栾都没说什么。”

    “什么嘛,她自己装阔,又是咱们给她传的,也知道摆脸子给谁看?”文艺委员撇嘴。

    郭禹彤知道文艺委员早就和黎雪晴对付,也好再说什么,她目光在班里转一圈:“我先去找盛喃聊会儿哈。”

    “哎!”文艺委员一把把人拉回来。

    “怎么?”

    “元旦节目,盛喃同桌怎么说?”

    “什么怎么说?”

    “班长你可能样装傻,前天我就跟你说过,”文艺委员靠近些,“你跟盛喃熟,让她同桌也表演一个呗,t台步走一圈都行!”

    “呵,谁去说?”郭禹彤冷笑一声,做个手势,“要您请?”

    “我哪敢啊?”

    “你敢我就敢啊?班长的命是命是吧?”

    “哎哟班长……”

    郭禹彤最还是没扛住文艺委员的撒娇,找盛喃提件事。

    盛喃两人的桌子是全教室最角落的排,都省挪,就靠墙角放着。靳一帮男生们抬完桌,随手捡两条凳子撂在墙角,一坐一搭,棒球帽扣在脸补觉。

    听完郭禹彤的来意,盛喃摇头:“没可能的。”

    “么毫无余地啊?”郭禹彤。

    “我还在儿,已经是最大的余地。”盛喃仰起脸,眼神可怜巴巴的,“你知道,他本来都算押我去音乐楼自习,我抱着他大腿求他,他才答应让我留下看晚会的。”

    郭禹彤:“…有个学神同桌,也是惨。”

    “对吧??”

    把郭禹彤忽悠走,盛喃刚要低头。

    “抱着我大腿求的?”藏在杂『乱』的教室背景音里,那人似笑非笑。

    盛喃绷脸:“你又装睡。”

    “抱的哪条,我怎么知道?”

    盛喃:“……”

    靳一没让她窘迫太久,搭膝的那条凳子他勾在腿前,只一个支点斜立着,他自己则懒洋洋地垂着眼:“裴朔他们今晚要出去庆祝,男生女生都有,你想一起吗?”

    “我?”盛喃意外地转回来,刚兴奋亮起的眼睛又眨下,迟疑,“可我和他们熟。”

    “嗯,”靳一点头,“我也和他们熟。”

    盛喃绷着,然眼角眉梢慢慢藏住笑意:“几点呀?”

    “今晚8点放学,他们在那之前过来。”

    “好!”

    班级里的元旦晚会永远是一个群魔『乱』舞的场。

    半晚,整个教学楼都地动山摇,没一个窗户是消停的,知道哪个班还搞来彩『色』『射』灯种高级玩意,搞得教室内仿佛蹦迪场,把年级主任气得蹿下跳。

    相比之下,11班得算是消停的。

    除零食饮料满天飞,各种歌唱节目鬼哭狼嚎要命要钱以外,一切都在正常范围内。

    连结束都比别班稍微早些。

    学校规定时间是最晚8点,11班边7:40,全部节目就已经表演完。

    “哎呀你们无聊无聊?我出去看,除1班,就没咱班结束么早的!”乔子然探情报归来,“谁没节目,快两个呗。”

    “……”

    能闹的都闹腾得没气,其余内向的也都继续说话。

    乔子然腆着脸转向讲台旁:“刘老师,要您给我们出个主意,我们肯定听您的!”

    刘老师,也就是11班的语文老师,之前是把“来”说得最掷地有声的,过今晚待在11班的时间比老栾都长。

    她索下,欣然点头:“我看样,之前我就发你们班虽然都是理科生,但积累和素养方面那是天差地别。如就找两位同学来分享一下他们最近的课外心得好。”

    此话一出,哀鸿遍野。

    全班将仇怨的目光投向教室门口满面无辜的乔子然。

    乔子然刚想挽回。

    刘老师仰头想想:“就期中考试,咱班语文作文分数最高的两个吧。”

    “……”

    教室内蓦地一寂。

    怨怼的哀叹没,取而之的,知道谁得意的嬉笑都没藏住,从角落里偷偷冒出来。然笑声就连片。

    角落里。

    猫在盛喃身旁的文梦佳愣下,扭头,乐:“哎嘿,期中考试我记得你同桌作文是是差一分满分?”

    盛喃回神,点头。

    文梦佳:“作文第二名就是黎雪晴,她差三分我记得。刘老师牛『逼』啊,简直是一句话替全班实元旦愿望。”

    “……”

    盛喃头疼地转身。

    靳一正靠在墙角,长腿叠搭在前面的凳子,棒球帽歪些,只遮他半张脸,『露』出一边侧颜。烟『色』碎发懒散耷下,额线饱满,冷鼻梁光滑挺拔,让人禁联想将指尖搭山根,大约轻易就会滑起落下,触到那人气息浅浅的唇间。

    “靳一是睡过去?”

    “!”

    刘老师突然的话声把盛喃惊醒。

    回神,盛喃脸颊一红,来及转头躲闪,她只能看着视线里的那人吵醒而微微蹙眉,他单手捏住帽舌掀下,长腿落地,腰腹微蜷而慢慢直身。

    盛喃第一次发,有人皱眉的神情都可以么『性』感。

    “…老师。”

    那人『揉』『揉』颈,应声时还哑着尚带睡意的嗓音。

    声音也『性』感。

    盛·颜狗·声控·喃泪流满面。

    显然止她一个人样认为。

    比如旁边此时就凑过来一个识相的脑袋:“靳夫人,你男人可真带劲,啧啧啧,让我担心以你的小身板以会吃消啊。”

    “文梦佳你……”盛喃差点脸红到原地自燃,“你粗俗!还胡说八道!”

    文梦佳无辜:“我有吗?”

    盛喃没能继续控诉她。

    讲台的刘老师看两眼,没为难自己的“得意门生”:“还没睡醒吧?算,第二名吧,黎雪晴呢?”

    前一秒还热闹的教室里突然微妙地安静下。

    片刻,另一个角落里的黎雪晴安静起身:“老师,我最近,最近没读什么课外读物。”

    “没关系,印象深的,能想起哪本都行。”

    黎雪晴安静会儿:“那就,泰戈尔的《吉檀迦利》中的一段吧。”

    “行,来,来教室中间。”

    刘老师示意过,察觉什么而起身,她拿出口袋里震动的手机,一边接通一边走门外的走廊里。

    通话声远去。

    教室里重新掀起喧闹,但并高,多数的注意还是在黎雪晴身。

    黎雪晴站到教室中间的空地。

    轻吸口气,她抬首挺胸,开口:“《吉檀迦利》,泰戈尔,第八十篇。我像一片秋天的残云,徒然在空中飘浮……”

    黎雪晴的声音也是好听的,去诗朗诵都可惜。

    盛喃托着腮,一边听一边想。

    可惜一篇没能听完。

    黎雪晴的那句“如果你愿意在夜间结束场游戏”的朗诵声刚落,还在她换气的间隙,门口就传回来讥诮的笑声——

    “可以啊,我挺愿意的。”

    11班教室里一寂。

    学生们纷纷扭头望过去。

    盛喃看到那张似曾相识的面孔,愣下:“人……”

    “哟,是b栋普5班的储兴吗?”文梦佳说。

    盛喃意外扭头:“文姐,你认识他?”

    “昂,他学期期末就开始追黎雪晴,拒绝好几回还死缠烂的,听说9月份的时候他还为黎雪晴和普6班的一个男生干一架呢。”

    “啊。”

    盛喃恍然。

    就是她来报到那天,把她“卡”在b栋的那场架里的两位男主人公之一。

    原来那两个男生是为黎雪晴才架的?

    “储兴,”站在中央的黎雪晴表情难堪,“你又来干什么?我已经说过我对你没兴趣。”

    “哎哟,我真是好伤心啊,”储兴皮笑肉笑地撑着门框,下一秒就脸一拉,表情凶冷下来,“你他妈还跟谁装呢?真以为长得好看就是小公主?食堂阿姨家的小公主啊?”

    黎雪晴脸『色』一:“储兴!”

    “叫唤什么,你是爱装对人爱答理的富美吗?还读诗,大小姐的架子端起来啊!”储兴表情一恶,砰地推开门来,声量也抬起,“你们班就待客之道,连杯水都没有?”

    班里学生纷纷皱眉。

    但b栋那边最缺储兴种混吝的,实验班的学生没几个愿意招惹他们。架事小,一起背处分什么的就太划来。

    “哎哎储哥,我给你倒,我给你倒。”站在门边的乔子然回过神,连忙赔着笑去拎矿泉水瓶。

    储兴却买他的账,一把推开:“边儿去!今天就我跟黎雪晴私人恩怨,其他人管着,别来找我晦气啊!”

    说着,储兴大步走11班教室里,对着黎雪晴冷笑:“你当初装富美吊我得有两三个月,让你给我倒杯水赔礼道歉,过分吧?”

    黎雪晴着脸梗着脖子,咬牙怒视他:“我又没让你追我。”

    “要是你装那样,谁会追你啊?”储兴拧着声。

    “储哥,也别太过分。黎雪晴怎么也是个女生。”男生堆里有人劝句。

    “女生怎么,女生就能骗人?”储兴扭头瞪过去,手指着黎雪晴,“怎么,你们没她骗过啊?她高一高二是一直挺能装的吗?要是有人说,谁知道她妈就是个饭的!”

    “你放尊重点!”黎雪晴眼圈一红。

    “哟,还哭啊?你拿你装可怜套骗多少人啊?两年没少收礼物吧?你妈是个饭的,你是个要饭的,是吧?”

    “储兴!”

    黎雪晴大约是气极,浑身都抖,扭头就想往教室外跑。

    但储兴早有准备,一只手就把人扯回来,一直拉到旁边连片的桌前,他恶狠狠说道:“老子当初为你丢多少脸,今天也用你多还,给老子倒杯水,认认真真说一句对起,我就原谅你。”

    “……”

    黎雪晴想挣扎却挣开,特意垂散下来的头发都『乱』,眼眶通红地瞪着储兴。

    储兴冷笑,语气里满是恶意:“看什么,端茶倒水会会?!你应该跟你那个专门伺候人的妈学会少吧?”

    “吱——”

    教室里,骤响起忍无可忍的凳子拖地声。

    储兴断,刚皱眉回头要说话,就看见靠窗的角落里站起来个女孩。

    一米六,细纤瘦,像只脆弱的花骨朵。

    眼睛倒是乌烟得透亮。

    女孩就拿那双好像会说话的眼睛看着他,轻声:“同学,你会自己倒水吗?”

    “什么?”储兴皱眉。

    女孩似乎恍然:“啊,看来你妈真是什么都没教给你呢。”

    “……”

    教室一静。

    随即陷入一片压低的笑声里。

    储兴的脸『色』在一两秒里涨得通红,几乎要发紫,他攥着拳就朝那个女孩走去,一副要冲过去人的架势。

    可惜就冲几步,他猛地刹停在女孩那张桌前一两米。

    因为那个脸『色』微微发的女孩身,有个男生正懒洋洋地靠在墙角坐着。

    他下颌微抬,像刚睡醒,眼尾缀一颗淡『色』泪痣。

    就那么仰在那儿,睨着他。

    储兴知道他,所以储兴僵在原地,一动没动。

    储兴看见女孩慢吞吞往退半步。

    “我是是骂得太狠?”女孩偏过头,小声。

    “还行。”

    “他要我怎么办?”

    “没事,”安静的教室里,懒散低声的私聊也像公放,“我给你撑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放学等我〕〔我在惊悚游戏里封〕〔陷入我们的热恋〕〔一醉经年〕〔三嫁咸鱼〕〔她作死向来很可以〕〔坤宁〕〔【快穿】黑化反派〕〔我,钟离,尘世闲〕〔判官〕〔请你喝杯绿茶[快穿〕〔风情不摇晃〕〔在冷漠的他怀里撒〕〔标记我一下〕〔我在精神病院学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