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七个绝色姐姐〕〔都市龙王医尊〕〔重生之年代风华〕〔全宇宙最后一个人〕〔诸天之从战狼开始〕〔足坛第一狂徒〕〔武庙至圣〕〔透视医王吴北唐紫〕〔金锋关晓柔〕〔从十七开始〕〔重生之奶爸的幸福〕〔四院病友交流论坛〕〔我家克系女友太可〕〔九龙抬棺张九阳林〕〔秦朝神仙生活〕〔重生在2004年开始〕〔我是烛中仙〕〔谁说睡觉不算修行〕〔恐怖死亡游戏〕〔华娱从仙剑开始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高四生 第60章 第60章我不会对你负责的!……
    第60章

    盛喃抱着找开好瓶的饮品往走, 玻璃瓶口里散发着浓郁醉的果香。

    “这个果汁一定很好喝,”她在沙发角上坐下, 靳一,“你真的不要吗?”

    靳一侧靠在沙发椅背上,手半支着额头,闻言从杂志里抬眸:“你自己选的?”

    “嗯,我选的一定错不了。”盛小白菜骄傲发言。

    靳一无声勾笑,垂眸:“嗯,那你喝吧。”

    盛喃绷脸:“你不信任我?”

    “不是, ”靳一说,“我不喜欢甜的。”

    “…哦。”

    盛喃将信将疑地转去, 单手抱着圆滚滚的琥珀『色』瓶, 把那种浅『色』『液』体倒进另一只手中的杯里。

    放下瓶子, 盛喃双手抱杯,抿了一口。

    https://m.qi.

    舌尖顿了一秒, 小姑娘慢吞吞皱眉, 低头。

    果香确实很浓郁,但是好像浓郁得有点过头了。

    也尝不出是什么果子, 有点混杂, 前味明明很甜,后调却返来一点由浅及深的苦味涩味。

    “不好喝?”

    她后传那没抬眸的询。

    盛喃一秒绷住表情, 顽扛:“怎么,我选的当然不有错, 很好喝的。”

    “嗯。”

    盛喃转来以后就再次皱起眉心, 一边腹诽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果汁口味,一边抱着玻璃杯坚强地抿了几口。

    本来她是想着,怎么也要把杯里的喝完, 瓶子里的就可以不碰了。但是随着『液』体入口的次数增加,那种淡淡的苦涩被她适应以后,香甜顺滑的口就慢慢麻痹了她的味蕾。

    味道好像,确实不错?

    盛喃迟疑着放下玻璃杯。

    在她纠结还要不要再倒一杯的时候,小别墅的门铃声突然响起来。

    客厅里刚起的喧闹安静了下,裴朔扫视一圈,疑:“还有没来吗?”

    “有几个职高的同学找我搞跨年party,我就让她们一块过来了,”毅华朝裴朔他们使了个『奸』笑的眼神,“全是女生哦。”

    “哎那还磨叽什么,”裴朔旁边坐着的一拍大腿,“赶紧给开门去啊,怎么能让女生久等呢?”

    毅华让旁边的男生去开门,转来后无情嘲笑:“早就说安乔男女比例全市最大,果然啊,瞧你那点出息。”

    “滚滚滚,我们安乔好得很,数量少但质量高,”男生朝裴朔另一边冷脸坐着的黎雪晴一指,“黎校花,安乔门,服不服!”

    毅华旁边蹲着的也是他职高同校的,闻言笑着探头:“不对啊,你们安乔门不该是一哥吗?上个月他各种角度的偷拍照就已经在我们职高满天飞了。”

    裴朔都惊讶:“流传度这么广吗?”

    “这是真的,”毅华点头,“我们班还有女生搭着伴要一起去安乔看他呢,可惜你们门卫严,把她们逮出来了。”

    他们聊天时候也没刻意压声,沙发是环形,盛喃坐在最边上得清楚着,她不由得笑弯起眼,微微转戳了戳自己侧后那:“你在职高都这么有名了呀。”

    靳一随口应了声。

    盛喃:“那你说,要是开一个收费参观项目……”

    靳一翻页的手指一停,懒挑起眼:“?”

    漆烟眸子里抹着点凉淡情绪,似笑非笑的。

    盛喃一怂,连忙若无其事地转去,抱起瓶给玻璃杯倒了一大杯。

    靳一没打算她计较,长睫一垂,刚要落视线,目光就在女孩手指间的玻璃杯上停下。

    浅『色』的『液』慢慢攀升,边缘泛起微小细碎的泡沫。

    靳一托的冷白指节轻轻一扣,合。

    “你拿的是果汁么。”

    “嗯?”

    盛喃拿起杯子,刚要答,别墅玄关那边安城职高的几个女生就进来了。

    未到,浓郁的香水气息先扑来。

    盛喃慌忙拎起桌边纸巾,盖住脸:“…阿嚏。”她努力憋但没憋住,声音压得小小的,代价是眼泪都差点憋出来。

    靳一冷淡皱眉,抬眼。

    正在此时,沙发对响起惊神的议论:“我靠,乔娜娜怎么也来了?”

    毅华得意地笑:“怎么,只准你们安乔校花来,不让我们职高校花也『露』『露』脸啊?”

    “不是。”裴朔旁边那个男生欲言止,偷偷往靳一这边瞟了一眼。

    “?”毅华扭头。

    最后一个进来的脚步声就停在坐在沙发边角的盛喃旁边。

    她刚团起纸巾想扔掉,视线就被一双踩着高筒靴的『裸』.『露』的长腿遮住了大半。

    盛喃懵了下。

    她应该没有一个喷嚏把自己打得穿越到夏天吧?那,外这个天寒地冻的温度,『露』膝盖真的不冻出寒腿吗?

    “靳一,好久不见了呀,你最近怎么不去台球室玩了?”

    盛喃懵着的空隙里,头顶响起带笑的娇柔声音。

    于是盛喃更懵,这次她抬头,终于看清这个拥有美丽长腿的、长相艳丽的……

    盛喃不知道该用女生还是女来形容对更合适。

    靳一在她后微微直。

    女的视线好像完全没看到盛喃,径直落在靳一上。

    于是夹在两中间,小小一只的小姑娘绷了几秒脸,无聊地低下头,抱起怀里的杯子,喝了一大口。

    “咕咚。”

    在安静的客厅里特别响亮。

    “……”

    盛喃呆了两秒,晕红顿时从她细白的颈一直染上脸颊。

    靳一扬起的眼尾冷意褪去。

    他落眼,薄唇间情不自禁地逸出声低笑。

    跟着这一笑,原本安静得接近尴尬的气氛顿时被笑声铺满了。

    更加窘迫的盛喃气得想扭头恶狠狠地瞪那一眼,但是还没来得及付诸实现,她头顶后就有压近了,声线尚且轻哑带笑:“我不认识她。你喝得小口点,也不怕呛着。”

    这两句话没有用多明显的声量,但足够左右几清楚了。

    站在两前的乔娜娜只滞了一下,很快就轻飘飘地叹声:“也是,我差点忘了,一哥见过的女多了去,哪轮得到对我有印象?”

    说着话,乔娜娜俯了俯,几乎是突然凑近到盛喃前二三公分的地:“那这个小妹妹,是一哥什么时候认识的?”

    盛喃猝不及防,被她吓得本能往后一躲,后背就撞进靳一怀里。

    抱着的玻璃里『液』体晃了晃,差点洒出来。

    盛喃惊魂甫定,懊恼抬眸,可惜张口之前,她先看见了乔娜娜妆容艳丽的脸蛋下,低领上衣前『露』出的那一片白花花的汹涌。

    盛喃的视线像是被烫了一下似的,立刻惊慌地跳开,脸颊也跟抹上一层嫣『色』。

    好,好大。

    小白菜心虚地压了一口“果汁”。

    可惜没有效果,反好像更燥,她觉自己脸颊已经热得要冒烟了。

    此时,扶住盛喃后,那个冷得像要掉冰碴子的声线微微抬起:“关你屁事。”

    一句话就把盛喃冻神来。

    “……?”

    客厅一静,众惊愕聚目。

    虽然多数早就知道或说靳一的脾『性』,但对着乔娜娜也能这么不假辞『色』,他们是完全没想到的。

    乔娜娜显然也没想到,可她只是愣了一两秒,上笑容更盛:“这么护着吗?难道是一哥你女朋友?”

    这次不等靳一开口,她径直望盛喃:“哎,小妹妹,你是靳一的女朋友吗?你怎么都不说话呀?”

    盛喃绷了几秒。但随着乔娜娜话音一同落来的,还有那些故意制造声音打破沉默、但都在偷偷瞄这边的余光。

    众目睽睽下,盛喃终于绷不住:“不是。”

    “咦?竟然不是啊?”乔娜娜笑起来,直,“那你们两个怎么坐得这么近——”

    “你没见我说的话是么。”靳一沉声打断。

    乔娜娜停了一儿,笑:“可是我想当你女朋友嘛。就算你骂我,我也忍不住想管你的事呀。”

    “……?”

    盛喃惊得仰头。

    其余的反应也没比她好到哪儿去。

    “你们学校这个乔娜娜是真不怕死啊?”裴朔带来的一个男生靠在毅华边,压低着声。

    毅华脸拉得像苦瓜:“她不怕我怕,要早知道她这样那我肯定不让她们过来了。”

    “那现在怎么办?”

    “还是我——”

    “乔娜娜是吧?”中间沙发的裴朔忍无可忍地开口,语气不爽,“我哥的事儿跟你没关系,也轮不着你管,你喜欢他怎么了?喜欢他的能从安乔排九中去,你算几啊?”

    乔娜娜之前都没什么大的变化,此时才在裴朔的话下有点撑不住笑了:“朔哥,你好凶啊。”

    “少他妈跟我来这一套,”裴朔直接起,“你不就仗着盛喃在这儿吗,台球室那儿你怎么不敢试试?她要不搁这儿挡着,你看我哥惯不惯你那点臭『毛』病!跟谁装腔拿调的呢!”

    “……”

    乔娜娜脸上笑意彻底没了。

    毅华家的客厅里一时安静得可怕。

    “好吧,你们厉害,我们去旁边,给你们让地。”乔娜娜挽着手包,跟前停着站着的几个姐妹示意了下,径直往客厅里紧挨着的餐厅过去了。

    眼见着她就要过去了,临拐角却突然停下。乔娜娜扶着墙边头,突然妩媚地笑了笑:“原来你叫盛喃啊?”

    盛喃一顿,抬眸。

    “我觉得不是男女朋友的话,坐那么近对女孩子很影响名声。且我刚刚那样了,一哥都没说你是他女朋友哎?”乔娜娜娇柔笑着,“我看他对你根本没上心吧?”

    “『操』!”刚坐下的裴朔砰地撂下手里拿起的杯子,“真他妈以为我不打女是不——”

    “裴朔。”靳一出声。

    “……”

    裴朔额头青筋都绽着,凶横地瞪着乔娜娜,这才压下情绪,负气地坐进沙发里。

    乔娜娜洒完“钉子”,已经跟几个姐妹转进餐厅去了。

    客厅里安静了下,几个男生连忙打圆场转移话题,把聒噪带得没过尴尬。

    盛喃神,没敢头看自己旁那的神『色』,她小声道:“嗯,你也看到了,不是我不讲义气不帮你挡桃花,是这个段位太高了。”

    靳一:“你想去?”

    盛喃想了想,严肃摇头:“那不行,像我夹着尾巴跑了。输不输阵,不能这样——哦,有了!”

    “?”

    “黎雪晴!”盛喃飘过客厅的目光一下子就捕捉到了在场自己最熟悉的女生,虽然未必是良『性』的熟悉。

    黎雪晴被她喊得一愣,本能皱眉:“干什么?”

    “我有一道英语语法题,想跟你讨论一下。”

    黎雪晴不满:“我为什么要跟你讨论英语——”

    “你今晚进来前还说谢谢我呢,”盛喃咕哝,“原来只是口头上的啊。”

    黎雪晴:“……”

    裴朔正好稍微消了火气,见以后不解地看黎雪晴:“你为什么要谢盛喃?”

    黎雪晴无表情地起,微微咬牙:“走、吧。”

    盛喃笑容一扬:“嗯。”

    小姑娘似乎是起太急,还微微晃了一下,不过她很快就站稳了,拎上背包,抱起玻璃瓶杯子,朝里走去。

    毅华被裴朔瞪了一眼,立刻反应过来,连滚带爬地从地上起:“旁边房间,投影仪屋,你们可以在那边玩,或楼上也行!”

    黎雪晴冷着脸过去:“就旁边吧。”

    “好好,我带你们过去。”

    “……”

    毅华把盛喃黎雪晴送到客厅隔壁的房间里,送过来一些零食,就乖乖把门带上了。

    盛喃放下背包,从墙根拖过来一只豆豆袋,抱着手机趴上去。

    黎雪晴去另一个角落坐着了。

    两各玩各的,非常默契地一同忘记了说好的“讨论英语题”。房间里很安静,只偶尔有玻璃瓶轻碰杯口,磕出清脆声响的动静。

    不知道过去多久,低着头看手机的黎雪晴突然说话了:“你们为什么没在一起。”

    房间里安静几秒。

    “嗯?”趴在豆豆袋上的女孩茫然头,“你在跟我说话?”

    黎雪晴没抬眼,冷哼:“房间里除了我就是你,不然我是在跟鬼说话吗?”

    盛喃:“……”

    别墅落地窗就是这个坏处。

    顺着房间窗户望出去,一片幽烟,衬着黎雪晴的话,这大半夜的特别“应景”。

    外夜『色』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动了下。

    盛喃立刻收目光。她慢吞吞抬起玻璃杯,壮胆似的抿了一口,然后才把下巴垫到手背上,她看着玻璃杯边上晃得晕乎乎的光,过了一儿才轻声反:“我们为什么在一起啊。”

    “全安乔都知道靳一对你不一样,为了你校,为了你考年级第一,为了你打架上烟榜进教务处,”黎雪晴一顿,仍是没抬头地冷笑,“还是你要说自己不喜欢他?”

    盛喃绷脸:“他那么好,为什么有不喜欢。”

    “……”黎雪晴忍下摔手机出门的冲动,“那你们两个为什么没在一起?”

    盛喃沉默片刻,突然笑起来:“原来你也这么八卦。”

    黎雪晴恼羞成怒地抬头:“我才不是八卦,最多是无聊——”

    话声一顿。

    几秒后黎雪晴从椅子里起,往趴在豆豆袋的小姑娘那边走了几步,然后蹲下,拎起那只空了的玻璃瓶:“你把这一瓶酒都喝了?”

    “?”盛喃『迷』糊仰头,“什么酒?我这是果汁,g-u-o,果,zh-i,汁。”

    黎雪晴欲言止,最后气得放弃这个俨然醉了的说话。

    她起就要往外走。

    踩着地板临近房门了,黎雪晴突然见后豆豆袋里,响起闷闷的轻声:“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不提,但我不能提……”

    黎雪晴影停下。

    即在心里说几遍“我不八卦”也没用,黎雪晴控制不住自己转过去,:“你为什么不能。”

    趴在豆豆袋上的女孩慢慢翻过,爬起来,双手握着玻璃杯,在已经混了焦点的眼瞳前竖起一根细白的手指:“因为我要做一件坏事。”

    黎雪晴愣住:“坏事?”

    “嗯!”喝醉的小姑娘握着玻璃杯,重重点头,“一件特别特别特别坏的事。”

    黎雪晴慢慢皱眉,随即松开,冷笑:“就你这种白痴同情心泛滥的,能做什么坏事。”

    “你不懂,”盛喃慢慢摇头,然后趴到并着屈起的膝上,她侧着头,声音很轻,好像很难过,“做了他就不原谅我了。”

    黎雪晴更紧地皱起眉头。

    好几秒过去,她才神,脸上划过懊恼的情绪,转开门往外走:“我就是让你传染了才在这儿你一个醉鬼说话。”

    “……”

    黎雪晴是想找毅华他家别墅里有没有备解酒『药』,结果转进客厅一看,才发现这边已经不剩什么了。

    裴朔倒是还在——因为他哥从头到尾位置都没挪过,到现在仍是坐在空隔着一块的沙发边角,侧颜清冷地低着眉眼,拿着笔靠着背包,翻动几张类似卷子的东西。

    黎雪晴停在原地,眉头蹙起。

    元旦跨年还看作业卷,这就是这么变态才总是考那么离谱总成绩的年级第一吗?

    “你怎么出来了?”裴朔见声音发现是黎雪晴,立刻就起了,他顺着黎雪晴目光看过去,“你别看他了,我哥给盛喃批习题卷呢。”

    黎雪晴冷声:“我什么时候看他了。”

    裴朔愣了下:“你今天怎么了?”

    “我怎么了。”

    “就,情绪不太好?”裴朔不确定地斟酌着语气。

    黎雪晴瞥他一眼:“我不是情绪不好,以前都是跟你们装的,全校都知道了,你不是安乔大么,还不知道?”

    裴朔被噎得不轻。

    黎雪晴没再理他,皱眉看空『荡』的客厅:“其他呢?”

    “楼上,他们玩游戏去了。”

    “毅华也在?”

    “在啊,你找他有事?”

    “不用你管。”

    黎雪晴转就往楼梯走,走出两步去她顿住,迟疑自己刚刚不说的太拉仇恨,万一惹恼了裴朔,对她也绝不是什么好事。

    黎雪晴头准备缓一下,结果一转来,就看见裴朔正盯着她,脸上半点不悦都没有。

    黎雪晴一僵。

    裴朔见她转,立刻笑:“还有事吗?”

    黎雪晴表情复杂:“你不得懂我说的话?我说我以前是装给你们看的,我妈也确实是食堂员工。你没到学校里怎么议论我吗?你不用再对我这么上赶着了。”

    “我早就知道你装的啊,你演技算不上好的,”裴朔没心没肺地说,“我跟着我哥在九中见过多少演技好的姑娘了,你那点演技在她们里排不上段位,肯定也不止我一个知道。”

    黎雪晴气得脸『色』涨红:“那你还——”

    “我这特别肤浅,真的,”裴朔趴到沙发靠背顶上,朝她笑,“我就喜欢你长得好看。至于你妈干什么的我更无所谓了,我喜欢的是你不是你妈。”

    黎雪晴:“……你去看看脑子吧。”

    黎大校花被他气得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甩手就上楼了。

    裴朔乐呵呵地趴着看,直到她背影消失在楼梯转角,脚步声也上了二楼,他这才转来。

    只是刚转到一半,裴朔就怔了下:“盛,”他顿住,『摸』了『摸』后脑勺,扭头。“哥,小嫂子出来了。”

    靳一冷抬眸,警告望他。

    裴朔指过去:“就别计较称呼了,你看她是不是喝多了?”

    “她喝的是果汁……”

    靳一侧过视线,甫一对上小姑娘红彤彤的脸颊,他话声就自动消止。

    几秒后,靳一气得轻笑出声:“我就不该信你。”

    他放下手里习题卷就要起。

    “不、不许动。”小姑娘突然远远地给他指住了,只抬了一只胳膊,另一只很努力地背在后。

    好像藏着什么东西似的。

    靳一撩起眼,审视她一两秒,他点头:“好,我不动。”

    盛喃这才满意地放下胳膊,然后把两只都背到了后,走得晃晃悠悠的,朝靳一过来。

    短短米路,她走了仿佛半个世纪。

    偏偏每次靳一想起过去,总被她第一时间察觉,然后严肃喝止。

    裴朔作为唯一旁观,乐得不行。

    半晌,盛喃终于站到靳一前了。

    但她没停下,是慢慢吞吞挪进空着的沙发里侧,一直到最中间,然后盛喃才停住,转。

    小姑娘抬手,在空气里一捋,庄严坐下。

    然后她神『色』肃穆地开口:“朕,有两件事,要说。”

    “噗……”

    裴朔差点笑得摔到沙发下去。

    靳一也笑,不过只淡淡压在眉眼间,顺着她:“什么事。”

    “第一件事是,”盛喃从背后把一直藏着的东西拿出来了,似乎是只扁扁的矩形盒子,她犹豫了下,顺着沙发把它推了过来,“给你的,元旦礼物。”

    说到这句时候,就只剩小声,半点没才的“威严”了。

    靳一难得怔了下。

    它顺着沙发滑到他前,靳一拿起,手像是一只本子,外包了带暗纹的礼物纸,右下角画着颗星星,中间还扎了只浅『色』的蝴蝶结。

    靳一眼神微晃,:“我能现在拆开么。”

    “不能。”盛喃绷脸,“爱卿,下朝再看。”

    靳一无声地笑垂了眼:“好。那第二件事呢?”

    “第二件事是,是……”

    小姑娘神情『迷』茫起来,是了半天也没是出来。

    就在这工夫里,二楼响起踩得凌『乱』的脚步声,跟着说话声,没一儿那些就走下楼来。

    原本都还吵闹,结果被裴朔拿眼神警告了,众都纷纷安静。

    “什么情况?”毅华走在最前,“黎校花不是说小嫂…盛喃喝醉了吗?怎么出来了?”

    提起来裴朔就差点笑破功,连忙绷住:“是醉了,醉得不轻,正颁圣旨呢。”

    “…啊?”

    毅华等都懵了。

    但裴朔显然忙着看戏,没打算给他们解释。

    毅华只能凑上去小声:“哎朔哥,一哥对这个盛喃到底什么意思啊?”

    “什么什么意思。”

    “就是,虽然乔娜娜说的难,但确实有那么一点点道理,一哥要是真上心了,为什么不承认啊?”毅华说着,头往后瞄了一眼。乔娜娜她那几个姐妹还没走,这儿也从餐厅出来了,远远地靠在餐厅门边上。

    “她有个屁道理,”裴朔提起来就来气,但还得压着声,“我哥对盛喃还不上心?也就你们职高的能说这种鬼话,让安乔学生见了,一一口唾沫淹死你!”

    毅华还想说什么。

    “啊。”

    客厅里茫然坐在沙发中间的小姑娘突然惊喊了声。

    这边的窃声私语顿时都停了,纷纷望过去。

    女孩此时已经绷起表情空白的脸,她往坐着某的沙发那头一撑胳膊,似乎是想学某的日常,通过俯近,制造出一点居高临下的压迫力。

    但她这个高,显然只能被居高临下。

    不过这并没有妨碍盛喃的行动。

    努力撑了撑也没比那高后,她就放弃了,只表情严肃地盯着那:“你。”

    靳一靠在沙发前,眸子一刻都没离开过女孩的影,似笑非笑:“我怎么了。”

    盛喃语气沉重:“水『性』杨花。”

    “……”靳一:“?”

    几米开外。

    对沙发靠背后的其余也全傻了。

    站在最前的毅华脸都白了,心说完蛋靳一不发火才怪。

    结果他不但没等着那边发火,反倒是见安静过后,那嗓音轻哑地笑了笑:“是么。”

    “嗯!”小姑娘仍是严肃地点头。

    靳一淡着笑睨她:“为什么说我水『性』杨花。”

    盛喃鼓脸,不说话了。

    安静片刻。

    靳一突然:“酒醒以后记得么。”

    “我没喝醉,”盛喃负隅顽抗,“我喝的是果汁,果汁!”

    “记得么。”他难得固执。

    小姑娘说不过他,就低下头偷偷瞪他:“不!我不对你负责的!”

    靳一却笑了:“好。”

    “好什么?”

    “你过来,我告诉你。”

    “?”

    盛喃茫然了儿,就着撑在沙发上的姿势,慢吞吞地趴过去,她像胆小的猫一样,观察着他,慢慢靠近他,好像只要他『露』出一丁点排斥或异样她就转逃掉。

    靳一朝她抬起手,伸开了手掌。

    盛喃靠近了,迟疑着把自己的手慢慢放上去。

    刚碰到他掌心一点就被握住,女孩惊慌抬眼,不及反应,那却突然俯,竟然直接把她抱了过去。

    在最近处放下,靳一没有松手,是俯得更低,像要把完完全全藏进怀里。

    他在女孩柔软的短发旁阖上眼,闻见她上轻淡的香,然后克制不住地轻轻吻了吻她的发尾。

    “我喜欢你。”靳一低着声,一字一句地重复,“我喜欢你,盛喃。”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路:我变异出了〕〔穿成顶流女团成员〕〔国运恐怖游戏:疯〕〔乔念乔嗔叫什么〕〔全球觉醒:开局加〕〔重生2008:我能赚〕〔协议精分[穿书]〕〔神豪:我真的是大〕〔灵气复苏:我只想〕〔强势攻占〕〔LOL:这个男人太强〕〔西游:给龙王当女〕〔漂亮后妈看到弹幕〕〔教有灵魂伴侣的龙〕〔全球进化:我返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