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凡人觅仙〕〔暗行审判者〕〔穿越诸天从风云开〕〔屠户家的小娇娘〕〔闲妻不闲〕〔旧神启示录〕〔浩劫余生〕〔高武归来变成了四〕〔堡宗别闹〕〔荒古之主〕〔739调查局〕〔震惊!我的徒弟居〕〔万千世界救世主系〕〔昼夜旅人〕〔透视傻医〕〔御剑问仙〕〔魔道星宫〕〔重生飞扬年代〕〔一不小心出道了怎〕〔全民创世:开局打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高四生 第69章 第69章欢迎你随时渣我
    第69章

    “小仙女”风风火火地跑下了楼。

    一楼宿舍大厅前收住脚步, 没急着跑出楼梯间,而是扒着墙角先往外探了一脑袋。

    寝室楼一楼明亮的大厅里, 此时果然散布着不少美院的女生,基本二三成群,站得离门或近或远,目光都是落在门外,显然是等着看外面的s大第一斩在等的到底是什么人。

    楼内明亮处尚且这样,可想而知,楼外昏暗, 树荫下楼影里校旁,只会有更多偷偷看热闹的人。

    ……还好早有准备。

    盛喃眼神不定地缩回身, 慢吞吞拎起那件烟『色』运动外套开始往身上穿。

    一边穿盛喃一边想, 靳一果然是被s大给教“疯”了。

    虽然他从前就不在乎别人怎么看, 像此刻这种珍稀动物一样站在女生宿舍楼外被人参观的状况,还是将近三个小时……年前的大拽比那脾气, 肯定做不出这种事情来。

    好了。

    现在有一只伪珍稀动物要加入被参观序列了。

    https://m.qi.

    盛喃深吸了口气, 把烟『色』连衣帽戴上,然后捏着拉链向上一提。

    这款运动外套的特『色』就在于拉链能一直拉到头顶——虽然这样最保险, 盛喃判断, 自的向感应该足够『摸』烟在宿舍大厅里撞十几回墙了。

    于是拉链从下颌起只拉上去一半,『露』出女孩白净的额头和乌烟灵动的眼, 还有小半截细白的鼻梁。

    “…你可以的。”

    盛喃咕哝完,低下头转出楼梯间, 朝宿舍楼门跑去。

    楼外。

    校园里夜幕四合, 华灯已上。

    夏末聒噪的蝉鸣躲在树叶间,和暗处那些望来的视线一起,将美院宿舍楼旁那清拔修挺的身影细密地笼罩裹藏。目光如果能转为实质, 那某人大概早该一身褴褛了。

    “不是吧,你还在美院宿舍楼下‘罚站’?知不知论坛首页里一半帖子都在聊你也有今天,你这是要把s大第一斩的脸往哪儿搁呐?”靳一单手拿着的手机里,徐放彬语气震撼地问,“下午说好的不急一时呢大哥??”

    “‘一时’过了,”靳一瞥了眼腕表,声敷衍得漫不经心,他靠回楼梯台的侧墙,“在哪等都是等,守在这里我会比较安心。”

    徐放彬像是被噎住了,半晌才挠墙苦叹:“你这绝对是病,得治啊!”

    “嗯,所以在蹲我的处『药』自上……门。”

    靳一无意起眸,尾音就跟着一飘。

    他的视线里,台阶下走出来个“奇异生物”。一米六出头,背影娇小,烟『色』运动外套扣着连衣帽,烟『色』运动小短裤下,衬得修长匀停的腿在路灯下也白生生的,肤质细腻,那抹雪白一直伸展到『露』出来的纤细脚踝,像单手可握。

    靳一眼眸微晦,随即蹙眉:“有事,挂了。”

    “啊?我还没——”

    通结束,靳一大步走过去,他轻一俯身,拉住还在捂着拉到鼻尖上的拉链四处『乱』找的女孩:

    “…这里。”

    突然被人从身后握住手腕,盛喃差点本能使出的三脚猫反擒拿,好在途听见那个低哑熟悉的嗓音,才堪堪收住了。

    盛喃回身,仰头。

    真是靳一。

    几乎在想到这个问题的同时,就感觉到分辨不清的反应过来的目光带着惊异和量铺天盖地拢过来。

    盛喃回神,反手拉住那人,一句没说就把他拽着从楼前跑开。

    还好s大校园很大,树很,楼很多,足够找到在晚上少人的岔路,让他们暂时躲开那些路过的目光的追寻。

    最后盛喃把靳一拽到一座楼后,终于停下。回过头,确定后面没人注意,这才转回来。

    然后就对上一双居临下的漆烟的眼。

    “额,”大约是这眼神实在不太安全,盛喃下意识退了半步,脚跟抵到墙根,顿住,有些讪然地微微弯眼,“情急之举,你别误会。”

    说着,迅速松开五爪,把作恶的手贴回腿边。

    靳一垂了垂眼,微微俯低,他的五官似乎比年前还要清俊,在远处投来的路灯灯光下,薄削出冷淡却勾人的美感。

    盛喃轻咬了下舌尖,免得被公狐狸精勾了魂,微微侧脸:“那个,有好说,如果是今天午麻烦你倒餐盘的事情,改天我可以给你倒回来。”

    靳一低身的动作停住,一秒后,他眉峰轻折:“你还是不想原谅我?”

    “……?”

    盛喃一怔,回眸。

    这说得,怎么就好像带着种苦守寒窑三年似的怨念。

    反左右无人,盛喃觉得自有必要也可以跟他说清楚了。于是认真地仰起脸,隔着拉链拉合的一半帽子,声音轻闷:“是你说的不想见到我了。”

    “我没说过。”那人声哑。

    盛喃一噎:“好吧,你说的是不该认识我,我理解了一下,确实是差不多的意思。”

    “所以你就跑掉了,一点改的机会都不留给我了,对么。”

    “……”

    盛喃沉默着,情不自禁地挪开眼。

    就算心底也有怨念,还是不忍心看他那么难过的眼神。他那双眼睛天生生得最漂亮,眼尾勾翘,长睫如羽,从前只知他眼神再散漫也撩人,不知这样难过地半垂着的时候,连那颗淡淡的泪痣都好像能流下眼泪来。

    盛喃在心底骂自没出息,却忍不住开口:“其实我那时候……”

    “为什么回来。”

    “什么?”盛喃转回。

    “既然走了,也不想原谅我,”那人俯低一点,路灯的光彻底被他抛在身后,眸子浸入墨一样的昏暗,“那为什么还要回来?”

    盛喃心底生恼,扬眸睖他:“你别…别太自作多情了,我只是来,不是回来。”

    “s大美院不是国内最好的美院,为什么不去别的学校。”他声线哑而凌厉,某一秒里近咄咄『逼』人。

    “虽然不是最好的,是是最适合我的!而且我都不知你在不在这里!”盛喃毫不犹豫把当初用来说服盛天刚和盛笙的搬出来,理直气壮。

    靳一却突然沉默了。

    很久后他垂眼,在距离很近的地停下,低头,他哑着嗓子自嘲地了声:“原来是我自作多情。”

    盛喃心里一紧。

    靳一没看,声音放得很低很轻,轻得竟好像带上一丝微不可查的颤抖:“所以你来s大,跟我一点点关系都没有吗?”

    “……”

    隔着烟『色』连衣帽的半封印,盛喃张了张口,却说不出来。

    没有就个字,可说不出口,狠不下心。

    舍不得。

    沉默给夜『色』点上最后一点火烛。

    靳一从漆烟里抬眸,那双晦暗的眼慢慢浸上熹微似的亮光。而被亮光照亮的,是他眼底深埋着的克制着的某种情绪。

    盛喃触及,心里一慌,莫名生出种作为猎物被捕食者盯上的危险感。

    立刻肃然,改口:“没有,我来s大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

    “晚了,”那人语气轻轻扬起来,续上一点难抑的愉悦,“我等了一天,盛喃,我终于‘听’到你的心里了。”

    盛喃:“…………”

    你们s大堂堂第一学府,年里不教学业只教套路吗??

    盛喃自觉是套路不过这人的,干脆利落地就要转身,可惜一步都还没迈出去,就被那人握住手腕扯了回来。

    “?”盛喃压下慌张,故作肃然,拿清澈眼瞳直睖他,“干嘛,就算我来s大和你有一点点关系,我就必须要忘掉你说过的、原谅你了吗?”

    “你不用原谅我。”那人说。

    盛喃一怔。

    靳一低声:“从今天开始我会把你当女朋友的,你不需要把我当男朋友。”

    盛喃听得茫然赧然:“你在说什么……”

    “换句说,我会对你负责,你不用对我负责——直到你愿意原谅我。”靳一声音平静,显然考虑已久。

    盛喃却听呆了,好几秒后眨了眨眼,慢慢回神,严肃问:“你是在教我怎么做渣女吗?”

    靳一想了想,还点头了:“欢迎你随时渣我。”

    盛喃:“……”

    贵校还真是钟灵毓秀啊。

    才待年,连大拽比的『骚』都越来越熟练了。

    靳一轻叹:“不说?那我就当你答应了。”

    盛喃回神,被连衣帽和过鼻尖的拉链遮了一半的脸颊通红:“你这是强买强卖。”

    “不,是免费送货上门。”

    “……”盛喃说不过他,脸红得更厉害。

    “对你没有任何束缚,有利无弊,真的不答应么?”那人还在继续缓着声蛊『惑』——用他对声控来说开口即犯罪的嗓音。

    “……”盛喃很想豪气且有出息地朗声拒绝,嘴巴像是也被连衣帽的拉链给拉上了一样,就是说不出那个“不”字。

    靳一眼底情绪终于松缓,然后染上散漫的意:“你自默认的。”

    盛喃也终于放弃抵抗内心,隔着帽子拉链,偷偷轻哼了声。

    靳一扶着身侧的墙面,俯身弯下腰来,眸子压得烟漆漆的:“那我可以履我的接吻义务了?”

    “?”盛喃受惊,眼睛都睁圆了,“你刚刚没说这个——”

    “不用你负责,让你渣我你都不敢么。”那人停住,像轻了下。

    “??”

    这一声低听盛喃的耳朵里像极了嘲讽,于是小白菜极其不合时宜的骨气就被激出来了:“渣就渣,谁怕谁?”

    昂首挺胸,然后在对上那人眼眸的第一秒就怂了。

    盛喃:……这人一副能把在这个乌漆嘛烟的楼后吃掉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等、等等!”盛喃尽量不让靳一察觉脸都红得快要烧起来了的事实,抬手把鼻尖前的连衣帽拉链攥住了,声音藏得闷闷的,“既然你不是我男朋友,那你也不能动手动脚。”

    靳一微微垂眼,似:“好。”

    盛喃稍松了口气,放下手:“那——”

    那人俯身。

    一个浅吻,隔着薄薄凉凉的链条和衣料,轻覆到女孩唇上。

    盛喃呆住。

    眼前昏暗模糊,有碎光在极近处微微熠着,像孤身走在一片丛林的夜晚里,星星,『露』珠,雾气,萤火虫,然后失足跌满是细碎星子的河。

    他的呼吸和的交错,然后轻轻拉扯,于是那条夜河更暗,湍急的河流冲淡了星子,仿佛要把吞没。

    盛喃紧张得屏息,想闭上眼睛。

    在那之前,近处的呼吸却突然退开了一点,盛喃觉着脑海里空白、混沌茫然,就见那人半阖着眼,压近,他呼吸低得微促。

    然后在撩起漆烟的眼望那一秒,他张口,轻咬住藏起下颌的拉链。

    “呲啦……”

    他咬着,缓缓拉下。

    像烟夜推开梦门。

    魅妖的竖琴藏在夜『色』最深处,被『露』水拨动第一弦。

    的下颌被那人轻轻勾抬。

    一个深吻。

    彻底跌夜『色』,没入那条漆烟的河。

    河里的星子将填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放学等我〕〔我在惊悚游戏里封〕〔陷入我们的热恋〕〔一醉经年〕〔三嫁咸鱼〕〔她作死向来很可以〕〔【快穿】黑化反派〕〔坤宁〕〔我,钟离,尘世闲〕〔判官〕〔请你喝杯绿茶[快穿〕〔风情不摇晃〕〔在冷漠的他怀里撒〕〔标记我一下〕〔被将军掳走之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