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医王吴北唐紫〕〔金锋关晓柔〕〔从十七开始〕〔重生之奶爸的幸福〕〔四院病友交流论坛〕〔我家克系女友太可〕〔九龙抬棺张九阳林〕〔秦朝神仙生活〕〔重生在2004年开始〕〔我是烛中仙〕〔谁说睡觉不算修行〕〔恐怖死亡游戏〕〔华娱从仙剑开始〕〔荣耀机械师〕〔虎堡〕〔星河魔法师〕〔三国开局斩关羽〕〔无间诡仙〕〔我在山海经成神〕〔超能世界里的祖国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高四生 第70章 第70章等着被我渣哭吧!
    第70章

    盛喃根本不记得自己怎么从那座楼后出来的——大概因为一路都快要自燃的状态, 所把大脑cpu也烧坏掉了。

    到临近宿舍楼时她的思绪仍混沌,好在本能还在。

    “这边女生宿舍区, ”藏到运外套的连衣帽的女孩不敢抬眼,鼻尖都躲回拉起的拉链后,“你就别过去了,太惹眼了。”

    隔着运薄外套袖口,轻轻牵勾着她手指的那人走在旁边,闻言轻叹:“这算嫌弃么。”

    盛喃原本想否定,结果一回眸就对上那人眼底轻描的笑『色』, 她立刻明白过来靳一故套她的。

    盛喃绷脸转回:“嗯,毕竟你也不我男朋友, 传出去对我的名誉不好。”

    靳一莞尔:“让你渣, 你还学得挺快。”

    “……”

    盛小白菜心得, 嘴角也翘起来。

    “好,你说了算。”靳一果真停下脚步, “你明天上午有课吗?”

    https://m.qi.

    “有啊。早课上到9:35才下。”

    “下课之后你想做什么?”

    “先去机房选课, 我交换生,校通识课要在这周内选完, 不然下周就来不及了。”盛喃说完才想起什么, 警惕看他,“你这个干嘛?”

    “接你去吃午餐?”

    盛喃想象了一下后果, 眼神一抖,面上的赧然都要吓褪了:“不, 不要, 我可不想上你们s大的校内追杀榜。”

    靳一皱眉:“什么追杀榜。”

    “我室友说的,”盛喃面『色』严肃,“说你们s大双草二去其一, 你已经仅剩的独苗。如果你们学校女生知道你被我刨走…咳,跟我有关的话,那她们肯定不会放过我的。”

    靳一沉眸,却笑:“我看谁敢。”

    盛喃梗了下。

    她倒忘了,眼前这个本来就不什么善人。

    准确说,他大概s大这种精英学府百难遇的最令人头疼的那种“题学生”了吧。

    盛喃由衷替s大鞠了一把汗,但仍没松口:“…就算她们不说,也不行。”

    “为什么。”

    “因为,”盛喃咬咬牙,心底默念三遍“我超级渣的”,就理直气壮地抬头,“我又没有要跟你谈恋爱,为什么要跟你一起吃饭。”

    靳一沉默。

    盛喃说完就有心虚地低开眼了。

    她的内心在“我不说的有过分了他会不会伤心生气”和“生气就生气这他自己提的又不我”之间疯狂摇摆。

    直到头顶响起那人声音:“你的思,不想和我公开成对地出现在校园,对吗?”

    盛喃没敢看他:“…嗯。”

    “好,我明白了。”那人安静两秒。然后盛喃眼皮底下的石砖上,那道颀长的影儿慢慢俯下,隔着薄薄的连衣帽轻拢住她。

    盛喃微滞,额头被抵在他胸口。

    “就抱一下,”在她挣脱前,那人嗓音低低地说了句,像叹或憾然的笑,“‘小白菜’好像长大了,在我没看到的地。”

    盛喃低闷着声:“嗯,你不知道吗?白菜小的时候散着叶的,像开花一样,长大后就会卷起来,变成实心的,白菜心就会很硬很硬了。”

    那人没有立刻说话,『摸』了『摸』她头顶,低声:“一米六三?”

    盛喃一怔,本能在他胸前仰头:“你怎么知道?”盛笙那个狗登西还睁眼说瞎话骗她说两公分根本看不出长。

    靳一没回答,又:“反擒拿跟谁学的?”

    “…我时收得那么快你还感觉到了啊,”她小声嘟囔了句,“我在国外那时候,外面治安不很好,我爸要我找私学的。”

    靳一这次沉默得更久:“对不起。”

    盛喃怔了下才明白他的思,微微低了低头:“没什么好对不起的。反正现在就要被惨无人道地渣了的人也不我。”

    靳一回神,隔着帽『揉』了『揉』她,声音似乎带很轻的笑:“长大了很多,但白菜心还软的。”

    “?”盛喃虎脸,“你不要装作了解我的样。”

    “不用了解。我尝过,我知道。”

    “……”盛喃,“!?”

    s大俨然已经把某人的套路和『骚』话都锤炼得炉火纯青出神入化了!

    盛喃扛不住快要高温自燃的脸,迅速从那人怀脱身出来。

    然后盛小白菜一边向着宿舍楼前的向落荒逃,一边还不忘回头放狠话——

    “你就、着被我渣哭吧!”

    绝不给敌人反击的机会,小姑娘的身影迅速溜了楼边的影。

    靳一在原地站了很久,低头一笑:“…好。”

    他手『插』回袋,屈腿退后两步,转身,沿着路灯折向隔着很远的男生宿舍区。

    男女宿舍区在偌大的s大校园隔着堪称天南海北的距离,正常大约要骑车甚至汽车通行的,靳一那晚却走回去的。

    本科生一律晚上23:00准时熄灯,他到寝室门外时已经过去将近半小时,原本为推门估计一片漆烟寂静,结果……

    门一拉开,上床下桌间三盏幽幽的灯光一齐照向他。

    烟暗一瞬炽白晃眼。

    靳一抬手,在眼前遮了遮,被光照得更加冷白的侧颜上却依旧态懒散得没什么情绪:“半夜了还不睡,干什么。”

    “我们三个刚刚在打赌你今晚还回不回来了,”徐放彬痛心疾首地说,“他俩都赌你回,只有我赌的你不回,结果你竟然真的回来了?”

    “哈哈哈老三,愿赌服输,这周袜你包了啊。”

    “我说什么来着,一哥怎么可能那种夜不归宿的男人?”

    “……”

    靳一懒得理他们,走门内。

    没一会儿,徐放彬举着台灯颠颠跑过来了:“不我说啊一哥,你这不会,身体不好吧?”

    靳一拿好洗漱用具,直身,眉尾一抬:“你想说什么?”

    “你看你白天见了小初恋多激啊,这么晚的时间,好不容易把人约出去了,结果这才几就回——”

    “三门。”靳一这次更简短。

    徐放彬:“……”

    靳一落回眸,似笑非笑:“叫爸爸。”

    “……爸爸!我期末不在专业垫底就靠你了!”徐放彬毫无骨气,嗷的一嗓就要扑下去抱靳一的腿。

    靳一平静地转身避开:“行了,跪安吧。”

    “喳!”

    临门对床那两个看热闹的乐得不行,靳一端着洗漱盆从他们面前经过,要出去时,他脚步突然停了下。

    思索两秒,靳一回眸:“老四,你生日party在周末?”

    “对,周六下午到晚上,”其中一个正身,“地我都定好了,怎么,一哥你要来吗?”

    老二笑道:“少做梦了,大一大二两咱仨六个生日,一哥一个party没去过,凭什么去你的,就你脸大啊?能回来给你吹根香烟你就偷着乐吧。”

    “不,你少扯淡,好歹吹根蜡烛,吹香烟算怎么回事,上坟呢?”老四笑骂。

    那两人闹得欢,靳一站在门口,垂眸想了几秒:“学生会的人都去么?”

    正和老二闹的老四愣了下,回头:“啊。怎么说我也副会长,这面他们还都会给的。”

    靳一头:“我去一趟。”

    寝室笑闹戛然止。

    那三人都目瞪口呆地转向靳一。

    僵持几秒,徐放彬懵:“一哥,你今晚受你小初恋刺激了吗?这伤心过度,准备用刺激的新恋情来治愈失败的旧恋情了?”

    “滚,”靳一慢条斯理地骂完,转向老四,“那天帮我留两个位置。”

    “好——”老四头到一半,惊住,“两个??”

    “嗯,我想带她一起过去。”

    “……”

    在三人震撼的眼神下,靳一转出宿舍门去。

    ·

    盛喃安然无恙地度过了一周的平静生活。学校论坛对s大第一斩跑美院寝室楼下“罚站”三小时事件的热情依旧高涨,但那天套头出现的奇异生物的身份,竟然历时一周都没被扒出来。

    这令盛喃的三个知情室友都很震惊。

    周五下午,15:10。

    盛喃和三个室友提前10分钟赶到上课的阶梯室。这节《中国近代美术史》,绘画专业和其他好几个美院专业一同上课,所课程在可容纳300人上的阶梯室行。

    “这节课就咱们那位副院长的,”经雨霏一把拉住盛喃,“所我们还选中间位置吧,他特别喜欢前排或者后排的学生起来回答题。”

    盛喃有茫然:“美院的哪个副院长?”

    经雨霏左右看看,凑过来压低声说:“就之前拿你那位打趣,说金计专业得谢咱院的不留之恩,还说后都兄弟专业的那个……噗嗤,这不得叫一语成谶啊?”

    说完,经雨霏就忍不住笑出声了。

    盛喃被她笑得脸都红了,还得努力绷住:“别…别『乱』说。”

    “懂,保密吧?”经雨霏拉着盛喃,四人在中间一排靠边坐下,“不过盛喃,我觉得你得,嗯,小心些。”

    “嗯?”盛喃放下背包,不解回头。

    经雨霏小声:“虽说我也看得出那谁对你有感情,不过毕竟你们好久没见了,你这……他将近一周都不联系你哎,也不肯对外承认跟你的事情,不有,嗯,我没别的思哈,就想提醒提醒你。”

    盛喃头,也小声接了:“我懂,我会警惕的。”

    “那就行,我们也帮你盯着静。”

    “好。”

    盛喃心虚转回来,一边往外拿书和文具,一边在心底叹气。

    虽然不想让他背锅,但说他在着被她渣,好像更奇怪吧?且,她倒知道靳一为什么不联系她:一面应该因为她那晚的话,另一面……

    盛喃低头,心虚地看了眼自己从包拿出的手机。

    这号码还她到s大前一天新办的卡,靳一前天让徐放彬到她们上课的室帮他匿名带了话,只有一句“手机号没有换,随时可”,盛喃纠结了两天,还没给他发过消息或者打过电话。

    手也牵了,吻也接了,不给名分不让公开就算了,连电话号码都没给留下。

    简直代渣女典范啊。

    盛喃心底自我唾弃。

    放好书包后她趴在桌上沉思数秒,最后还慢吞吞掏出手机,开那个这几天已经不知道戳过多少次的备注号码。

    不知道本能还习惯了,她给那人的备注仍旧只有一个j。

    对着屏幕停了几秒,盛喃支起身,开虚拟键盘轻轻敲字:

    -这我的……

    号码两个字还没来得及敲上,讲台前响起授的声音:“不错,果然开学第一堂课,今天应该就你们这学期到得最齐的一天了。建议大都互相看看,认识一下,后面一整个学期可能都没这个缘分再见了啊。”

    “哈哈哈哈。”

    阶梯室响起笑声。

    副院长的玩笑话显然只活跃气氛的,并没有提前开始上课的思。

    又过去几分钟后,离着15:20的上课时间只剩最后一两分钟,室坐得基本满了大半,前门已经没人了,后门也很少有学生来了,不过偶尔还会冒出一两个。

    讲台上的副院长收拾好讲桌,扶着桌边,做了一个类似绅士扶拐的悠闲作,他打量偌大室:“这第一节课就敢卡到的同学,你们可都得记一下,后要多和这样的同学来往。”

    “为什么啊老师,”有学生不服气,“应该记我们最早到的吧?”

    老授欣然解释:“敢卡着最后60秒上副院长的课,还第一节,用苏洵的话说,他们这叫‘泰山崩前『色』不变,麋鹿兴左目不瞬’,为将之道、大将风范啊。”

    “哈哈哈哈……”

    室笑得更欢了,晚来的学生都赶紧红着脸找座位,不敢反驳。

    眼见着室前面的挂钟上,距离15:20只剩下秒针的最后四分之一圈了,被关上的后门再次打开。

    一道身影匆匆来。

    部分学生看过去。他们想听授继续玩笑,但看清那人长相的第一秒,那些声音就全都停住了。

    空气突然静了十个分贝。

    台上准备讲课的副院长察觉,也跟着抬头:“前面只能算大将,看来最稳的主帅现在才——咦?”

    这一声惊疑,让没去看的学生们也都一愣。

    讲台上的老授反应过来,笑了:“这位兄弟专业的靳一同学,你不走错室了?”

    “……”

    室一寂,随即哗然。

    众人纷纷回头。

    诸多不可置信的议论声,盛喃蓦地一僵,然后震惊得看向过道。

    呆看几秒,小姑娘嗖地一下转身,猫回桌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路:我变异出了〕〔穿成顶流女团成员〕〔国运恐怖游戏:疯〕〔乔念乔嗔叫什么〕〔全球觉醒:开局加〕〔重生2008:我能赚〕〔协议精分[穿书]〕〔神豪:我真的是大〕〔灵气复苏:我只想〕〔强势攻占〕〔LOL:这个男人太强〕〔西游:给龙王当女〕〔漂亮后妈看到弹幕〕〔教有灵魂伴侣的龙〕〔全球进化:我返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