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繁花似水〕〔诸天从九龙拉棺开〕〔重生后,被倒追很〕〔正经的公子增加了〕〔重生我不想当男神〕〔凡人觅仙〕〔暗行审判者〕〔穿越诸天从风云开〕〔屠户家的小娇娘〕〔闲妻不闲〕〔旧神启示录〕〔浩劫余生〕〔高武归来变成了四〕〔堡宗别闹〕〔荒古之主〕〔739调查局〕〔震惊!我的徒弟居〕〔万千世界救世主系〕〔昼夜旅人〕〔透视傻医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高四生 第74章 第74章耳骨钉的秘密
    第74章

    作为纯洁的社会主义接班人, 盛小白菜即便出国年,和整体环境与个体观念比较开放的外国友人朝夕处了, 但芯儿里也依旧是颗纯洁的小白菜。因此纯洁的小白菜从不知道,只是耳垂到颈的方寸地,竟然还被某人折磨出么多的花样。

    尤其是耳下软肉,除了盛喃自己没人碰过这里,她不知道只是被人轻轻含吻为什么就会有种过电似的酥麻感传遍全身,连她挣扎的力气抽干净了。

    更别说人后还变本加厉。

    而与比,最怕的是她努力想忽视, 但因为热度和迫人态势完全没办法忽视的个抵在她腿根的坏东西。

    盛喃被他欺负得浑身没力,气得一度想伸手给他推开, 好不容易卯足了力气, 惜她白爪伸下去, 刚触及他绷紧的腰腹,就经被他单手摁在了真皮座椅上。

    人松开被他蹂.躏得通红的耳垂, 嗓音沙哑地钻进她耳心:“安分点。”

    不知道是气息太近太灼人还是她控『毛』病又发作, 盛喃没忍住抖了下,气得想踹他, 没办法——车里空间足够她横躺, 对靳一说就显得『逼』仄。他从进后便屈膝跪折着腿,更把座位上的她压得死死的。

    盛喃被亲得浑身发软, 又挣扎不,还被下面越越烫的硬邦邦的坏东西“胁迫”, 羞恼到极点反而看开了。

    绝望的小白菜歪过脸, 任人在她耳下颈前为非作歹:“算了,”闷着哭腔的小姑娘红透着脸气鼓鼓的,“你要日就日吧。”

    俯在她身上的靳一停下, 撩起眼哑笑了:“你怎么什么话敢说?”

    https://m.qi.

    盛喃偷偷往下看了一眼,又立刻正直地仰回脸:“不然你还忍住么。”

    靳一被她满面染红眸目湿漉还要故作严肃的神『色』逗到,他低下头去含笑亲她的唇:“我就算忍到死,也不在这个时间,这种场合真的做什么。我不会这样对你的,喃喃。”

    个亲昵的称呼喊得盛喃一怔。

    她也不是没有听过别人这样喊她,但从靳一口中出完全是另一种感觉,每个字音仿佛抵着心口细腻缠.绵。

    “让我抱一会儿,好不好?”靳一问。

    盛喃回神,转回:“…嗯。”

    人慢慢起身,把她抱到腿上坐着,自己则微微俯低,闻着她发间柔软的香气,平复情绪。

    溜过耳边的时间安静而漫。

    盛喃发呆的时候最喜欢胡思『乱』想。

    在这寂静的某一刻里,她忽然恍惚觉得,就算下一秒是世界末日,就这样坐在人怀里迎接一切的结束,好像也没什么关系。

    古人说生死间有大恐怖,陪盛天刚在国外治疗的年里,她时常忍不住要想这个问题。深夜时她会突然难以入眠,担心天灾人祸降临,带走她在意的些人,或者带走她对些人的留恋。她总怕不及去最想去的地方,见最想见的人。

    时候起她开始明白,令人恐惧的不是如眠的死亡本身,而是死亡所代表的永远的孤独。

    而直到此刻,她依偎在这人怀里,每一个感官仿佛被充盈和填满,她意间就找回了对抗种恐惧的勇气,甚至觉得以对它淡然处。

    盛喃恍惚又懂得了,或许只有爱克服种孤独感。

    到一天,到眠前,深爱的人依旧以彼此依偎,笑着说。

    晚安,我的爱人。让我们在下一个黎明见。

    如果没有下个黎明,我们也不过是像从前数个晚上样,拥抱着度过一个更的夜。

    “你的耳骨洞,”人突然在她耳边低问,“是什么时候打的?”

    盛喃回神:“就,在国外的时候。”

    靳一叹,拿指腹轻轻蹭过去:“耳骨穿孔对身体不好,为什么要冒险。”

    盛喃小:“我挺喜欢的。”

    打打了,伤口早就愈合,感染的危险期也早就过了,靳一说什么徒劳,只报复式的在凉冰冰的耳骨钉和她的耳廓上轻吻了下:“以后别傻了。”

    盛喃红着脸,闷不吭。

    靳一倚回,突然玩笑逗她:“怎么不抖了?”

    “抖什……”盛喃说到一半就反应过,气得直哼哼,“抖麻了。不『药』而愈,你以后别想这么欺负我了。”

    靳一低低地笑:“也未必,下次试。”

    盛喃磨了磨牙:“禽兽。”

    “嗯。”靳一笑着应。

    由于这场计划外的“为非作歹”,靳一和盛喃错过了生日派对的第一局,烟『色』suv索『性』不紧不慢地开上路。

    路上,盛喃有点不安:“你过生日的个室友叫什么?”

    “尚浪。”

    盛喃一呆:“啊?”

    “尚且的尚,浪迹的浪。”

    盛喃茫然地一边品着一边点头转回:“这名字取得,确实挺浪。”

    靳一一笑:“所以他不喜欢别人喊他名字。”

    “我去了要注意点,”盛喃蹙眉,“早知道不问了。万一人多,我一紧张越不想喊就越会喊出了。”

    “没事,”靳一淡定道,“有我在,让他憋着。”

    盛喃笑弯了眼:“你怎么这么欺负人,他今天是寿星……说起,我们第一局迟到了,会不会不太好?”

    “他下午这局学生会的太多,外人杂『乱』,不见也好。”

    “嗯?你怎么还答应去了?”盛喃不解,“我也记得我室友们说,你前年从不参加派对类的。”

    盛喃说完,车里一静。

    半晌不听人开口,盛喃好奇地转过去。

    又停了几秒,靳一轻扣住方向盘:“我说要去是在周初,时候,你不愿意和我公开出现在校园里。”

    “啊?”盛喃刚想问这有什么关系,紧跟着就反应过,憋了几秒后,她叹了口气,“大学是个大染缸,高中老师诚不我欺。”

    靳一指节在方向盘上轻轻一敲,似笑非笑:“比如呢。”

    “比如原本的大拽比,现在经变成烟芯儿的了。”盛喃又叹了口气。

    “我一直算不上‘白’,”靳一笑了,“只是以前没有必要。”

    盛喃狐疑回眸:“难道是我以前对你滤镜太重了?”

    “嗯,现在醒悟也晚了。”

    “?”

    路上靳一还接到了尚浪的几次电话,对方对他这种利用完就扔以及见『色』忘义的态度表示了委婉的鄙视情,并把下午这局的地点告诉了靳一,让他顺路过捎上他这个寿星。

    尚浪的第一局选的是附近最大的一家ktv,门口有专门的一片停车场。

    人抵达时,尚浪他们还没出,靳一就熄了火在车里。

    盛喃趴在窗边好奇地仰头打量,好半天才转回突然问:“你生日是哪天,我还一直不知道呢。”

    靳一眼神微微停顿:“你问这个做什么。”

    “给你准备礼物呀。你送我一个发夹了,我当然也要准备点什么。”

    “发夹久以前就买好了,”靳一说,“是当初欠你的个礼物,现在只是补上。”

    “啊,这个就是当时你说要给我的另一件!”盛喃恍然。

    “嗯,你喜欢么。”

    “当然喜欢!”盛喃眼睛亮起,“特别漂亮,特别好看,也是我收到过的最好的礼物!”

    盛小白菜讲情话时从不考虑良心这种东西。

    自家老爸和亲哥前面坚持不懈年年不断送了二十年的礼物,在她说话这几秒间就被她情地扔去了九霄云外。

    这个话题过去好一会儿,盛喃才突然发现,自己问靳一生日的问题好像被对方不知不觉就给绕开了。惜没她问,尚浪和学生会帮人经出现在ktv的门厅下。

    对方认出靳一的车,正朝这边大力招手。

    靳一轻眯起眼,几秒后他叹气转回:“介意先过去打个招呼么?”

    盛喃意外:“我吗?”

    “嗯,不想也没关系,我让尚浪直接上车。”

    盛喃想了想:“不太好,还是我们下去打个招呼走吧。”

    “好。”

    盛喃被靳一牵着手走过去,离着还有几米,她经看到还没走的好些个男生生好奇地往这边看了。

    靳一另只手提着给尚浪的生日礼物,到门厅下他微微顿足:“生日快乐,这份是盛喃和我的。”

    “哎唉天草肯是给我面子了,带什么礼——”尚浪乐呵呵接过去,懵了下,“网球拍为什么会是只?”

    靳一淡淡勾唇:“盛喃送一只,我送一只,所以只。”

    尚浪:“……送个生日礼物还要虐单身狗,你丫儿还是人吗?”

    盛喃不知道靳一前说的双人礼物是这个意思,闻言深表赞:“不是。”

    “?”靳一侧回身,似笑非笑地看她。

    盛喃直气壮昂首挺胸地对视回去。

    “啧啧啧,你俩这小气场快自成弹力波了。”尚浪揶揄着回身,看身后帮人,“行了吧志们?这天草和他小初恋我也让你们见了,揣着最后这碗狗粮,咱们就此散场如何?”

    众人嘻哈笑着走了,个别因为证实而遗憾的视线,靳一只当没感觉到。外人走了,他轻嗤出冷淡的笑:“就知道是你故意。”

    “哎,当副会难的,学弟学妹们难得意愿这么统一,只好牺牲一下你的『色』,就跟上学期期末一样嘛。”

    “?”旁边盛喃探头,“上学期期末牺牲他『色』了吗?怎么牺牲的?”

    这个不但没吃醋还有点小兴奋的语气把尚浪整懵了。

    他还没回神,就收到某人凉冰冰的眼神:“扯?”

    “不敢不敢,”尚浪乐了,“是我形容不当,一嫂你别误会。就是学期末的年庆典,男主持摔了,一哥这外形和嗓音条件你懂的,我求他去顶了半场。”

    “哦。”盛喃遗憾地落回身去。

    趁上车间隙边分开,靳一绕去盛喃的副驾驶座边,手一抬就把车门推上,顺便把小姑娘车咚在副驾门旁。

    盛喃一吓,压低音:“你干嘛。”

    靳一低了低身:“我没牺牲过『色』,你还失望?”

    这会儿独处,盛喃立刻拿出“识时务者为俊杰”的觉悟,严肃绷脸:“怎么会呢?我是担心啊,担心我男朋友被别的人占了便宜,所以才立刻问的。”

    靳一微微停顿,他的眼神不知道怎么就松缓下,还轻扯起眼尾,蛊人至极地在盛喃唇上亲了亲:“嘴挺甜。”

    “?”

    盛喃被亲得茫然,被放过得更茫然。

    直到人帮她拉开车门,又她进去帮她扣上安全带,才绕过车身回驾驶座后,盛喃终于后知后觉地反应过。

    嘴甜难道是指她说的句,“我男朋友”?

    盛喃抱着安全带笑起,人上车,她歪过头去调戏:“你好好哄啊男朋友。”

    靳一仍是心情愉悦,眉目带笑,并不反驳。

    后排尚浪噎了半晌,咬牙切齿地抱着他成对的网球拍窝回去,含泪:“好,你们就当我死了吧。”

    盛喃更乐不支了。

    续摊的下一场其实就是晚饭局。这次没外人,只有靳一寝室四个,加位有朋友的室友的家属。

    不过吃饭的地方选在热闹的商业街,不好停车,靳一把盛喃和尚浪先送到餐厅楼下,随后就去附近的停车场了。

    盛喃跟着尚浪上楼,到他们订好的包间里。

    这会儿房间里只有最早到的另一个单身狗,徐放彬。

    一见盛喃进门,徐放彬立刻绕过圆桌过,一边自我介绍一边上前。

    盛喃前在学校食堂见过他,弯着眼角笑:“你好,我是盛喃。”

    “一嫂嘛,我们认识,”徐放彬握住她的手上下摇晃,“久仰久仰!”

    盛喃面『露』茫然。

    尚浪经把人拍开了:“少占一嫂便宜,握一秒就得了,万一让一哥看见,我不想每年生日还得抽空替你烧纸。”

    “滚滚滚,你少咒我!”徐放彬这样说着,还是第一秒就嗖地一下把手拿开了。

    盛喃被人热情而保持求生欲间隔地带到座位里。

    盛喃坐下后,好奇地问:“你们认识我吗?”

    “当然了!”徐放彬想没想,“虽然没见过照片,但名字是耳熟详,刻烟吸肺,半个字不敢在一哥面前提啊。”

    盛喃怔住,过去好几秒才回过神:“他提过我?”

    这回是尚浪一边给她倒水一边笑着接话:“没有,一哥哪是会讲故事的人。头一年多会儿,宿舍里边朝夕处,我们也就是知道他心里挂着个人,没听过名字。”

    盛喃不解:“为什么会知道……”

    “太明显了!”徐放彬忍住笑,“我们仨一开始以为一哥是个信佛信道的呢——只要晚上得空,椅子一拉,他就跟入定了似的,对着几本钉在一起的纸本,翻覆去地看。”

    “是什么纸本?”盛喃不解。

    “一哥气场,谁敢问?给我们仨好奇得,了一学期才终于着个机会。天晚上导员临时寝室楼找他,把他叫门口去了,沓纸没得及收,我当时就窜过去了。”徐放彬胳膊一挥,笑道,“结果上去就给我看蒙了——几乎全是订的高中科卷,甚至还有画着漫画似的草稿纸。纸卷上种笔迹区别特明显,我猜做题个笔迹是你的,批改个是他的——你敢信?就这些东西,他翻覆去看了一学期!”

    尚浪探头纠正:“是学年,后面也没断过。”

    “哦哦对,直到这学期你回了,一哥终于从高中科卷子里解放出了。”

    “……”

    徐放彬人提起些晚上,笑得不行。

    盛喃有点难过。

    她知道些卷子是什么。她做完的作业卷和练习册是他收着的,时候他会特别耐心地给她整错题,归类总结,然后找到不足的知识点辅导她巩固。

    离开的学期是盛笙替她去办的学籍手续,东西留给老栾,让他们给别的学生随便取用了。她没回去过,也就没取走留在他里的东西。

    家里的事盛笙嘱咐过学校不说,所以他跟别人一样,不知道她为什么离开、更不知道她会不会回。

    样他还是带着了。

    他看了它们多少遍、他看的时候是怎样的心情。

    他有没有难过,难过的时候在想什么。

    盛喃低下头去,意识地『摸』了『摸』耳侧凉冰冰的耳骨钉。

    她第一次后悔了。

    早知道……

    时候就算是冒着被他冷落视甚至嘲讽的,她也会回去认真跟他告别的。

    “我靠,原是情侣的?”徐放彬的一惊呼拉回了盛喃的注意力。

    盛喃茫然抬眸,就见人望着她抬手轻触的耳侧。

    “破案了啊老尚,”徐放彬指向盛喃,“一哥耳骨环!”

    尚浪也咦了:“还真是。”

    徐放彬朝盛喃贱兮兮地笑:“一嫂,你上面是不是也刻着一哥的名啊?”

    盛喃愣住了:“不是……为什么是也?”

    “啊?你不知道吗?”徐放彬『露』出意外,“我们寝室知道你名字就是因为个耳骨环。上学期期末老尚学生会个庆功宴,一哥不是喝得有点醉了吗?我们送他回寝室,然后才看见他耳骨环上的名字了。在前怎么旁敲侧击他也不说的。”

    盛喃攥紧手指:“我记得,他个耳骨钉上面没有字。”

    “有啊,不过是『色』的暗纹,sheng nan,”徐放彬说,“从我们认识天他就经戴着了。应该戴年多了。”

    “……”

    盛喃心里涌起酸涩,她意识地摩挲过它。

    徐放彬母胎单身多年,最不会对孩子察言观『色』,所以这会儿还没心没肺:“我们前开玩笑,说一哥戴的不是耳骨环,当结婚戒指了还差不多。”

    尚浪给了他一个眼神示意,空气里稍稍安静。

    盛喃被提醒了,她抬眸望向徐放彬:“你们知道靳一生日是哪天吗?”

    “知道,大年初一嘛,这谁忘。”徐放彬笑。

    盛喃刚要记下,神『色』滞住了。

    她微僵着抬眸,像不确信:“大年…初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放学等我〕〔我在惊悚游戏里封〕〔陷入我们的热恋〕〔一醉经年〕〔三嫁咸鱼〕〔她作死向来很可以〕〔【快穿】黑化反派〕〔坤宁〕〔我,钟离,尘世闲〕〔判官〕〔请你喝杯绿茶[快穿〕〔风情不摇晃〕〔在冷漠的他怀里撒〕〔标记我一下〕〔被将军掳走之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