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国民校草:帝〕〔亿万界遨游〕〔修行大祸害〕〔白骨入侵〕〔星际修炼狂潮〕〔飞仙剑途〕〔刘备的日常〕〔盛世为凰:暴君的〕〔剑武灵尊〕〔异界零食铺〕〔杀出个位面〕〔诸天星王〕〔抗日之草根英雄〕〔从被追杀开始〕〔垂钓未来〕〔一剑龙凰〕〔异世明星路〕〔重生神皇归来〕〔谍影〕〔狙影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俏医小媳妇 第22章一项炉火纯青的技能
    秦岭不是医生,不是很了解男女不同的身体构造,所以就不知道在遇到猝不及防的外力的撞击的时候,能给女生带来什么样的痛苦。

    所以也就不理解温暖此时的状态。

    但是他也看出了温暖的痛苦。

    只是温暖说没事,秦岭也不好再继续问了,毕竟他刚才对温暖还产生了一种让他羞愧的情愫的的。

    他转身继续干活之后,干劲似乎更加足了,铆足了劲要把刚才产生的那种不合时宜的情愫给宣泄掉。

    但是在温暖看来他好像是依然在生气。

    温暖真的是觉得哔了狗了,自己都还没说什么呢,他怎么就这么的……难捉摸!

    他真的能成为一个跳板吗?温暖表示怀疑。

    缓过来之后的温暖也不敢在凌慕泽身后站了,生怕他再次猝不及防的转身,远远的站在一边看着,看他有什么需要的时候,赶紧上前,力求做个有眼色的保姆。

    秦岭瞥了眼站得老远的温暖,虽然她不碍事了,但是秦岭的感觉也没太好。

    只是想起刚才的情绪,秦岭想这样也挺好。

    一会儿秦岭就满身的汗,他不讲究的拿起放在旁边的背心往自己身上擦了擦,把汗给擦掉之后,又扭头转身干活。

    温暖在一边看着,觉得认真的干活的他,好像特别的感染人。

    默了下,咬了咬嘴唇,温暖拿过洗手池旁边放着的毛巾,扭开水龙头,冲了冲,温暖不知道这毛巾是不是干净的,就用放在旁边的肥皂给洗了一遍,然后拧干,走到秦岭身边,把毛巾递给他。

    温暖没说话,所以秦岭看到自己面前突然出现的毛巾的时候,很是意外。

    看到是温暖之后,他把手套摘掉,在脸上擦了擦。

    肥皂的味道很明显,秦岭虽然没看到温暖的举动,闻着肥皂的味道就知道刚才温暖肯定把毛巾重新洗了。

    想象着温暖的手……秦岭把毛巾搭在脸上好半天没动。

    他在心里把自己狠狠的骂了一遍,自己能想象得到的难听话,秦岭毫不吝啬的全都在心里冲着自己默念了一遍,然后若无其事的把毛巾往旁边一扔,但是看到温暖伸手接的时候,秦岭不知道想啥,手稍微偏了一下。

    看到秦岭要扔毛巾,温暖就伸出了手,看到秦岭的手偏的时候,温暖还特意的往他偏的方向跑了一下,以期冀能接到毛巾,以至于毛巾不会掉到地上。

    但是腰差点扭到,却也没接到毛巾。

    弯着腰捡毛巾的时候,温暖在心里骂了无数次的哔了狗了、以及nmp,然后站直了看向秦岭的时候,却面带微笑,好像一点也不介意秦岭的故意。

    秦岭看着温暖这样逆来顺受的样子,忍不住冷哼了一声。

    转身去洗毛巾的时候,听到身后秦岭的冷哼,温暖也忍不住冷冷的勾了勾唇,真是个喜怒无常的家伙。

    但是作为自己的雇主,以及逃离温家的跳板,温暖想自己忍了。

    泥和好了之后,秦岭找了梯子,幸好自己刚搬来,之前为了收拾东西,特别找来了这些家伙什。

    不然堆砌墙头这活还真干不了呢。

    温暖洗完毛巾,又素手站立的旁边,低眉顺眼的。

    秦岭搬梯子的时候看到温暖的样子,不知道为何心里有点烦躁,再次发出了一个不是很友好的语气助词:“呵!”

    温暖赶紧抬头,癔症的看向秦岭。

    秦岭看着温暖有点眯瞪的样子,恍然大悟,刚才她站着睡着了?!

    温暖看着秦岭一副被雷劈了的样子,下意识的去摸自己的嘴角,难道流口水了?

    不然他怎么这么惊讶,自己站着都能睡着的技能可是炉火纯青,只要没困到流口水,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

    “要帮忙是吧?”温暖见秦岭不说话,赶紧过去帮他扶着梯子。

    而秦岭则在回味刚才温暖下意识的去擦嘴的动作,呵,有趣。

    他忍不住轻笑了一声说:“站着都能睡着?温暖,你真是越来越让我刮目相看啊!”

    被调侃的温暖难得有点不好意思,她尴尬的笑了笑。

    这也不能怪自己,毕竟昨晚在网吧待了一夜,白天又干了那么多活,她是人又不是铁打的,会累会困是正常的。

    秦岭也没再调侃温暖,转身往梯子上站,开始往墙头上抹泥,以此来把玻璃给固定住。

    他站的高,温暖站在下面需要给他递东西什么的,而秦岭也是第一次干这种活,虽然说这活不是多难,但是第一次这么做,也是有点手忙脚乱的,因为顾着不能让玻璃渣子没弄好的时候不小心掉下去砸到温暖,就忽略了提着的装泥的桶,秦岭不小心的把泥溅到了温暖的身上。

    温暖倒是没生气,她也看的出来秦岭是第一次做这种活,不熟练,也不好苛责什么。

    但是弄到身上真的不舒服,温暖就拿过旁边的毛巾想着擦一下。

    然而刚要碰到自己身上的时候,温暖倏地停住了,这毛巾刚才秦岭用过了,自己要是再用,太暧昧了。

    只是现在再把毛巾丢开未免太刻意了一点,饶是镇定的温暖这一刻也有点踌躇了。

    “切,我又不嫌弃你!”秦岭看到了温暖停下来的举动,也猜到了她是怎么想的,忍不住说。

    听到秦岭的话,温暖下意识的说:“我嫌弃你,可以吗?”

    秦岭当下脸色就不好了。

    提着桶蹬蹬蹬的从梯子上下来:“这都几点了,你这保姆还不赶紧做饭?!”

    看了眼身上的泥点子,又瞟了眼秦岭手腕上的表,虽然没看清楚具体的几点了,但是那一瞥温暖也看出不早了,轻叹了一声,认命的去做饭。

    秦岭大爷似的往躺椅上一趟,嘴里叭叭叭叭叭不停的说着,指挥温暖怎么做饭。

    温暖听的心烦意燥的。

    “温暖,耳朵呢?我刚才怎么说的,番茄要用热水泡一下去皮……”

    再次听到秦岭的声音,温暖啪的把番茄往案板上一放,看向秦岭:“听你的话,你好像很会做饭,何必多此一举找保姆呢!自己做吧,不伺候了。”

    温暖一发火,秦岭楞住了,眼看着温暖真的要走了,秦岭站起来,走到温暖身边,在她耳边不紧不慢的开口:“你不是要利用我摆脱隔壁温家的吗?你现在出去了,我可就不会再帮你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重生六零:翻身做〕〔隐婚娇妻,太撩人〕〔武侯神算〕〔婚情告急:总裁请〕〔她比蜜糖甜〕〔[综]金木重生·番〕〔林诗曼肖凡〕〔末世我的红警基地〕〔想住进你心里乔默〕〔重生七十年代小中〕〔极品大当家〕〔天才萌宝,神秘妈〕〔一术镇天〕〔捡个校花来修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