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国民校草:帝〕〔亿万界遨游〕〔修行大祸害〕〔白骨入侵〕〔星际修炼狂潮〕〔飞仙剑途〕〔刘备的日常〕〔盛世为凰:暴君的〕〔剑武灵尊〕〔异界零食铺〕〔杀出个位面〕〔诸天星王〕〔抗日之草根英雄〕〔从被追杀开始〕〔垂钓未来〕〔一剑龙凰〕〔异世明星路〕〔重生神皇归来〕〔谍影〕〔狙影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俏医小媳妇 第38章走火入魔了
    温暖没理会秦岭,就一个人低着头默默的流泪。

    因为刚才她在往脚踝处擦药,所以受伤的那只脚是在另一个凳子上翘着的,所以那只受伤的脚显得特别的明显。

    秦岭无措的问:“是不是脚很疼,要不去医院看看吧,昨天你自己能走路,我以为没事,就没说去医院,毕竟崴了一下,伤筋动骨的需要一百天不是吗,你自己懂点医,该知道的……”

    看着温暖并没有因为自己语无伦次的劝说而止住了哭泣,秦岭更加的无措了,他胡撸了一下自己的板寸头:“温暖,别哭了。”

    好像除了说温暖别哭了,秦岭也没别的办法。

    但是他笨拙的劝说让温暖的眼泪好像变得更多了。

    温暖就是情绪积累的太多了,已经快要到了临界点了,刚才秦岭的态度以及他的话算是一个引爆点吧,让温暖怎么也克制不住了。

    说起来以前温暖是个网红,可是她在网红中也是一股清流,从来不靠一些不靠谱的事情给博出位什么的,就是老老实实的直播,认认真真的传达一些经过科学论证的养生的知识,仅此而已。

    虽然温暖也不是个保守的人,也不是不能接受和秦岭同租。

    但是那些当面的闲言碎语让温暖还是有点难以招架。

    可是秦岭笨拙的安慰的方式又让温暖觉得他好像是自己目前这乱糟糟中唯一能信任的人,虽然他人看起来好像挺各色的。

    反正吧,温暖此时的情绪很复杂。

    想着既然哭出来了,那就好好的发泄一下吧。

    但是对于秦岭来说,看着温暖这么哭,是极其慌乱和无措的,因为这是他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见安慰不行,秦岭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耿直的说脱口而出:“温暖,别哭了,如果真的疼的受不了的话,那下次长点记性就好了,打架之前就告诉你了,乖乖在一边等着,可是你喝多了非要往前凑,虽然是为了我好,可是你要记着,男人打架从某个意义上说那是一种勋章,即便是受伤了,也没关系的,你……”

    秦岭说了一半还没说完的时候,看着温暖已经止住了哭泣,缓缓的抬头看向了自己,秦岭觉得自己的安慰应该是凑效了,就没继续说下去了,毕竟他也不擅长安慰人。

    温暖看了看秦岭又看了看墙头的方向,带着些哽咽问:“所以我的脚伤不是砌墙的时候摔下来摔的?”

    “怎么可能,你的脚都已经崴了,我是有多混蛋还让你爬高上低的,再说了砌墙的时候你睡的像是猪一样……”

    秦岭一直都是走耿直路线的,难得耍了点小计谋吧,自己还全都说出来了。

    看着温暖目瞪口呆的样子,秦岭懊悔的抬手搓了搓脸。

    温暖愣怔过后虽然有被骗的愤怒,但是更多的却是感动,心里多了丝丝的暖意。

    她情不自禁的再次看了看自己的脚,又看了看和温家连着的那堵墙,温暖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心里的情愫。

    虽然秦岭的话听起来像是一种控诉,但是却透着属于他的别扭的关心。

    虽然这种关心秦岭自己都不知道,但是温暖却听出来他的话里的深意。

    温暖有点想要落荒而逃,看向秦岭的神色多了几分别样的情愫。

    虽然没谈过恋爱,但是温暖从书本上、电视剧、电影中学到的理论知识很多,她隐隐的能感觉到她的情愫代表了什么,于是她也忘记了哭泣,忘记了自己对家人的思念,有点想要落荒而逃。

    这么想的她也这么做了,抬下翘在另一个凳子上的受伤的那条腿,逃似了离开。

    可是她的伤虽然轻微,但是好歹也是伤残人士,加上动作急切了一下,站起来的时候,没起稳,她差点又摔倒了,借着重心朝下的关系,温暖双手按在了地上才没至于再次摔倒。

    然而就在她庆幸自己没摔倒的时候,却感觉到了手下的异样。

    天气热,虽然是在葡萄藤下,遮挡了许多的阳光,但是水泥地上还是很热的,双手按在地上能明显的感受到水泥地上的灼热。

    但是温暖却没感觉到。

    准备的说,她感觉到了灼热,但是手掌心和水泥地中间有了一层阻隔,让温暖手掌心的就没那么高了。

    然而当她看清楚自己不小心按住了什么东西之后,她的脸唰的一下爆红,保持着低头双手按在地上的姿势一动不敢动。

    而秦岭在温暖要摔倒的时候就准备去拉她了,但是温暖的动作比他还快,迅速的按在了地上保持住了平衡,但是看到温暖手下按着的东西的时候,秦岭也慌了,也难得的脸红了,一直红到耳根处。

    最后是温暖先反应过来,她倏地的抬起手,然后缓缓的站起来,看了看秦岭无措的想要解释一些什么,但是看到地上的棉布料的时候,温暖觉得说了会更暧昧。

    就一瘸一拐的逃似了回屋去了。

    秦岭扫了眼温暖落荒而逃的背影,无奈的抿唇,弯腰捡起了自己的内裤。

    他胡乱的揉吧了一下,塞进自己的兜里,他刚才是去洗澡,因为知道温暖在院子,所以秦岭攥的很紧。

    后来虽然自己过来安慰温暖了,但是他也清楚的知道自己手里拿着的是什么东西,所以攥的紧的不得了,什么时候掉了呢!

    秦岭稍微回想了一下就想起来了,刚才温暖哭了,自己安慰了她几句,没用处,自己无措的胡撸了一下头发,然后手里的东西就掉了……

    虽然依然是自己的原因,但是间接还是因为温暖。

    秦岭咒骂了一句,转身去洗手间了,他快要爆了。

    一想到刚才温暖的手碰到了自己的……贴身的……他就控制不住自己身体里的乱流。

    以前的时候秦岭看武侠,看到里面描述练武功秘籍走火入魔的时候,说全身的气息逆流啥的,秦岭还觉得作者的脑洞真大。

    但是这一刻秦岭不那么想了,他觉得自己现在都有点走火入魔了!

    原来人的气息还真的能这么的紊乱不受控制啊。

    温暖是落荒而逃的回屋了,而秦岭是逃似的进了洗手间,进去之后,连水温都没调,直接开了凉水。

    秦岭在洗手间磨蹭了许久才出来,刚一出来准备进屋找件短袖套上的时候,和从里面的温暖撞了个满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重生六零:翻身做〕〔隐婚娇妻,太撩人〕〔武侯神算〕〔婚情告急:总裁请〕〔她比蜜糖甜〕〔[综]金木重生·番〕〔林诗曼肖凡〕〔末世我的红警基地〕〔想住进你心里乔默〕〔重生七十年代小中〕〔极品大当家〕〔天才萌宝,神秘妈〕〔一术镇天〕〔捡个校花来修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