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币魂〕〔重返诸天〕〔限量婚宠:报告军〕〔经营之王〕〔重生明末之中州崛〕〔都市之最强快递员〕〔疯狂魔君〕〔娱乐之我能无限升〕〔噬骨谋情:妻控待〕〔嫡女重生:独宠蛇〕〔大明之雄霸海外〕〔道士玩网游〕〔重生俏军嫂〕〔某美漫的哥谭之王〕〔八零异能军嫂攻略〕〔重生之都市最强刺〕〔美利坚财富人生〕〔天道制霸计划〕〔大鉴赏家〕〔神级兵王都市行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俏医小媳妇 第66章不学无术的人
    温暖把自己的可乐喝完,然后深以为然的冲着秦岭点了点头:“所以下次我们单独吃饭,各吃各的。”

    秦岭冷笑,想摆脱自己,窗户都没有,别说门了!

    温暖知道秦岭是好像生气了,就见好就收了。

    不过温暖却有点小得意,自己终于扳回一城了,就是说啊,自己要是每次都甘拜下风,那怎么能对得起自己未来人的身份呢!

    一个郁闷一个得意,两人一前一后的回到家。

    时间不早了,温暖准备洗洗就歇着了,可是往屋里去的时候,看到地上有脚印,她停了下来:“秦岭,有人进来过。”

    秦岭进了院子之后先去水龙头下面洗脸,凉快一下,听到温暖的话,他顶着满脸的水看向温暖:“什么意思?”

    温暖顺着自己的看到的那些脚印又往别处看了看,然后把院子里的灯都开开了,然后指给秦岭看。

    秦岭顺着温暖指的看了看,然后用衣服不讲究的擦了擦脸,走到那些脚印前面,仔细的看了看。

    上午的时候,秦岭刚给院子里的那些花花草草什么的浇过水,虽然一天的时候,那些水早就干了,但是下午睡觉起来,温暖没在水龙头下面直接洗脸,是用盆子接了水洗的,洗完之后她就顺手浇花了,还浇了不少,还没被土壤全吸收了,泥还是湿的。

    所以温暖才能一眼就看到那些沾满了湿泥的脚印。

    顺着脚印一点一点的分析,温暖和秦岭相视看了一眼,同时指了指隔壁,然后又看了眼种花的墙角,那个角落里是没弄玻璃渣子的。

    温家有人翻墙过来了!

    这个认知让温暖赶紧的跑向屋里,找到自己的包,翻看里面的钱和银行卡什么的在不在。

    秦岭看着温暖的举动,就跟着她进去了,靠在门框上看着温暖焦急慌乱的样子,刚想问她在找什么的时候,看到她找到了自己的钱和卡,紧紧的攥到了手里,秦岭失笑,调侃道:“说你抠门吧,你还委屈,你现在这样子简直……”

    把自己的所有身家全都紧紧的攥到自己的手里,温暖转身看向秦岭:“逻辑不通就不要拿出来秀,家里面进贼了,人通常第一反应就是我丢了什么东西没有,我的反应很正常,反倒是你,一点都不怕丢了什么东西吗?”

    “我……”秦岭想要解释的话被温暖打断了,温暖说:“你这样的反应通常说明了,要么你根本就没什么贵重的东西,所以不怕丢,要么就是你有贵重的东西,但是遇到这样的情况你不是先清点自己的东西,反而嘲笑别人,充分说明了你的智商可能不在线,智商不在线这个是硬件的问题,可能没办法补救,你只能自求多福了,如果是第一种,你没什么贵重的东西,通俗来讲的话,就是没钱,以后你要怎么生活,靠人接济,然后等着这房子到了拆迁的时候,分到一大笔钱,之后坐吃山空吗?”

    温暖洋洋洒洒不带喘气的这番话把秦岭气笑了。

    “原来在你眼里,我就是不学无术的人啊?”

    温暖其实也不是故意的要怼秦岭,而是在家里遭贼的情况下,秦岭的表现有点太散漫了,温暖情急之下说了那番话。

    事实上秦岭是不是不学无术,温暖还真不好下结论,因为和秦岭认识的时间并不长呢。

    抛开这个,秦岭这个人也不是一无是处的,至少他总是在无形中帮着自己。

    所以听到秦岭的反问,温暖有点不好意思,但是自己刚才说的那么理直气壮的,现在要是认怂了,又有点没面子,所以温暖就沉默,没接腔。

    没听到温暖的回答,秦岭也没生气,换了个问法:“还是说其实你在乎的是以后我们要是结婚了,怕我养不起老婆吗?”

    温暖的心砰砰砰的跳的飞快,之后无奈的说:“这个话题就过不去了吗?!”

    秦岭笑:“嗯,你答应了,就过去了。”

    他的邪笑让温暖分辨不出秦岭这话到底是真是假,但是温暖不得不承认,在秦岭这么总是若有似无的态度中,温暖渐渐的对婚约这件事放到了心上了。

    对秦岭好像也有了点不一样的情愫。

    但是温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身份,虽然她现在已经适应了这个时候,也渐渐的融入到了这个时候,也想着要既来之则安之,可是温暖心中还是会想,也许自己一不小心就又回去了呢。

    所以面对感情,温暖不想也不敢太投入其中。

    万一自己天雷滚滚的在又回到了2018年,一睁眼醒来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车祸并没死,那就又有点唏嘘了。

    活下来固然好,但是心中住下了和自己永远没未来的人,这感情就太虐了。

    所以温暖努力的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佯装自己对秦岭一直说这样的话题感到很无奈,她说:“秦岭,你难道不觉得你的关注点错了吗?很明显,家里面进贼了,第一反应不该是报警或者是检查有没有丢东西吗啊?你怎么还有闲心在调侃呢?”

    秦岭虽然一直唠叨这个话题,不厌其烦的,但是他也知道见好就收,明显的温暖有了不耐烦的情绪,秦岭就认真严肃了起来:“我一直以为你该是聪明的,可是到头来发觉你其实还好?你以为我刚才为什么说你抠门?”

    温暖下意识的问:“为什么?”

    秦岭冲着温暖动了东下巴,示意温暖跟他出去。

    秦岭依然是闲适的靠在门框上,指着地面上的脚印问温暖:“看出什么来没?脚印在什么地方消失的?”

    温暖又顺着秦岭指的看了一眼:“刚才不是已经看到了,就从那边的篱笆处到那边的葡萄藤那边。”

    秦岭点头:“这不是听明白的吗?既然脚印没出现在门口附近,说明来人根本就没进门,你慌张的进屋干什么。我觉得你担忧的应该是你的那些草。”

    渐渐冷静下来的温暖也意识到了什么,缓缓的走向是桌子那边,仔细的辨认自己已经整理了一部分的干草。

    终于从中发现了一些不一样的部分。

    秦岭抬手准备把那些和温暖摘的不一样的部分给拿走,但是却被温暖抓住了手腕。: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六零:翻身做〕〔豪门霸宠,总裁的〕〔隐婚娇妻,太撩人〕〔武侯神算〕〔她比蜜糖甜〕〔婚情告急:总裁请〕〔[综]金木重生·番〕〔林诗曼肖凡〕〔末世我的红警基地〕〔捡个校花来修仙〕〔极品大当家〕〔重生七十年代小中〕〔都市重生之修仙系〕〔重生八零后:军婚〕〔天才萌宝,神秘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