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国民校草:帝〕〔亿万界遨游〕〔修行大祸害〕〔白骨入侵〕〔星际修炼狂潮〕〔飞仙剑途〕〔刘备的日常〕〔盛世为凰:暴君的〕〔剑武灵尊〕〔异界零食铺〕〔杀出个位面〕〔诸天星王〕〔抗日之草根英雄〕〔从被追杀开始〕〔垂钓未来〕〔一剑龙凰〕〔异世明星路〕〔重生神皇归来〕〔谍影〕〔狙影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俏医小媳妇 第139章意外的发现
    秦岭去送凌素梅了之后,秦阳也有点心不在焉的,温暖看出来了就让秦阳跟着去了,毕竟那是秦阳的母亲和哥哥,虽然母亲有点太……糟糕了一点,但是人都是感情动物。

    纠结了一下,秦阳去车站找哥哥和母亲了。

    等家里只剩下温暖一个人的时候,之前糟糕的事情差点发生的那种恐惧和恐慌慢慢的在温暖的心中蔓延,后怕的不得了。

    如果不是自己戴在脖子上的貔貅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这里温暖下意识的摸了摸脖子上的貔貅,她抬起手环到脖子后面,把项链给取下来,一开始的时候,温暖还没怎么在意,但是渐渐的她发现项链又变成了原来鲜翠欲滴的原色了。

    温暖目瞪口呆的望着被自己放到床上的貔貅,惊讶不已。

    良久,她拿起貔貅放到自己的手里,仔细观察了一下,但是自从自己手碰到貔貅的瞬间,貔貅的眼色慢慢的就又开始变了,有绿色慢慢的出现了红色了!

    温暖觉得不可思议极了。

    狗血的事情年年有,但是今年好像特别多,而且全都被自己给碰上了。

    最后那块儿貔貅在温暖的手中变成了血红色。

    就像是电视中经常会有人拿着来鉴宝的那种特别值钱的鸡血石一样,红的特别的耀眼。

    温暖看着看着觉得这事情简直太诡异了。

    她努力的想当初自己怎么就突然消失了,应该是和这块貔貅有关,可是现在看来,这块玉除了会变颜色以外,好像也没别的了,至少没把自己变消失了啊。

    对这块玉的好奇让温暖渐渐的忘记了心里的那些不安和恐慌。

    但是绞尽脑汁的也没想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是想着自己终究是安全的,温暖就笑了。

    笑着笑着突然哭了……温暖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心里那种复杂的情绪,那种从魔掌中逃出来的惊喜和劫后余生让温暖又激动不已,悲喜交加的哭了……

    而秦岭和秦阳一进院子就听到了温暖的哭声。

    秦岭赶紧往屋里跑,他一进去看到的就是温暖哭哭笑笑的样子。

    保持着掀开门帘子的动作看了温暖一会儿,秦岭缓缓的走到温暖身边,把她抱在自己怀里。

    被秦岭抱在怀里的瞬间,温暖还有点僵硬,下意识的她想到了温小舟那龌龊的样子,等秦岭身上那熟悉的味道全都窜到温暖的鼻息间的时候,温暖才渐渐的放松了下来。

    她缓缓的抬起自己的双手,紧紧的环住了秦岭的腰。

    温暖是坐着的,秦岭是站着的,两人的姿势让温暖刚好趴在秦岭的心脏的位置。

    心脏的跳动让温暖的耳膜也跟着震动,但是温暖却无比的安心!

    之前那些没来得及发泄出来的各种各样的情绪,悲伤的、愤怒的、或者是庆幸的、喜悦的,这一刻温暖在秦岭的怀中发泄的淋漓尽致。

    哭的也痛快淋漓,一点也没掩饰。

    想起自己从重生到这里开始所经历的一切,温暖虽然能说无愧于心,但是心里的那些压力和煎熬,在今天似乎全都爆发了。

    秦岭几乎没怎么见过温暖哭,悄悄抹泪的时候都很少,更何况是像现在这样的嚎啕大哭了,在秦岭印象中这好像第二次见温暖这么大哭。

    上一次温暖大哭让秦岭明白了自己对温暖的感情。

    这一次秦岭更是坚定了以后不让温暖受委屈的想法,以后一定要好好的保护她。

    哭了一会儿,温暖的情绪似乎变的好了许多,她从秦岭的怀里退出来,不好意思的说:“你的衣服湿了。”

    秦岭低头看了眼自己t恤前面被泪水浸湿的一片,就准备脱掉。

    温暖注意到秦岭的动作,大叫了一声:“啊……”

    简单的一个音节助词从温暖的嘴巴里说出来的时候,从一开始的尖叫高昂,最后变得气若游丝了。

    秦岭没注意到温暖的声音变化,只是扬了扬眉把,已经脱下的t恤递到温暖的手里:“你帮我洗?”

    温暖的眼睛一眼不眨的盯着刚才被自己放床上的貔貅在看,就没注意秦岭说了什么。

    秦岭虽然只是调侃让温暖帮自己洗衣服而已,但是没看到温暖的回应,他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开玩笑的,怎么可能让你帮我洗衣服。”

    然而解释过了之后,温暖依然没什么反应。

    秦岭又担忧了,难道生气了:“温暖,我……”说了一半,注意到温暖的视线,秦岭也顺着她的目光看了一眼,看到了床上的貔貅,秦岭没觉得这东西有什么问题,他问:“怎么了?”

    “……呃?你说什么?”温暖听到秦岭的声音回神,下意识的要先发出一个语气助词“啊”,可是想到刚才自己尖叫的声音,貔貅的颜色好像变了,温暖就迅速的把到嘴边的词儿又给咽下去了,换了个语气助词。

    秦岭摇头:“没事。”

    温暖慌乱的把貔貅往床头的柜的抽屉里一放,然后躲避着秦岭,从他手里把他的t恤给夺过来:“我帮你洗吧。”

    说完温暖低着头就要出去,不敢看秦岭,他健硕的身材让温暖赧然。

    秦岭拉住自己的衣服另一端:“我刚才开玩笑的,不用你洗。”

    刚才温暖只顾着在观察玉了,没注意到秦岭说了什么,现在听到秦岭的解释,温暖说:“我把你的衣服弄湿了,帮你洗也是应该的。”

    秦岭依然攥着自己的衣服另一边没松手,和温暖像是拔河一样,他纠结了许久,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有点不合适,但是秦岭看着温暖坚定的样子,觉得自己还是提醒她一下的好:“温暖,我是一个正常的成年男性,你帮我洗衣服,会让我想很多,当然了,我知道现在我说这些可能……”

    在刚经历了温小舟的事情,秦岭说这话是有点不合适了。

    但是温暖却没往心里去,因为她知道秦岭和温小舟是不一样的人,把秦岭和温小舟放在一起比较的话,那是对秦岭的侮辱。

    一只手的五个手指头伸出来还不一样长呢,更何况说是人和人了。

    虽然温暖不介意秦岭这么说,但是她也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了,是好像有点暧昧了。

    她赧然的把衣服往秦岭身上一甩:“那你自己洗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重生六零:翻身做〕〔隐婚娇妻,太撩人〕〔武侯神算〕〔婚情告急:总裁请〕〔她比蜜糖甜〕〔[综]金木重生·番〕〔林诗曼肖凡〕〔末世我的红警基地〕〔想住进你心里乔默〕〔重生七十年代小中〕〔极品大当家〕〔天才萌宝,神秘妈〕〔一术镇天〕〔捡个校花来修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