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绝品神医〕〔都市极品医仙〕〔三国忆梦〕〔狂想系基因〕〔名门暖婚:霸道总〕〔崛起复苏时代〕〔重生九零之军妻撩〕〔最强神阶武魂〕〔透视邪医混花都〕〔最强神话之无上帝〕〔足坛大赢家〕〔Boss腹黑:影后,〕〔穿越之长姐有财〕〔这操作有鬼〕〔溺宠99法则:吻安〕〔乡村神医〕〔法医王妃不好当!〕〔穿越长姐持家〕〔都市重生之修仙系〕〔士兵向前冲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俗人重生记内 第223章 手段
    第223章手段

    常海曙的被杀,在江省乃至于全国来,都算得上是重案、要案了,自然立刻就引起了一系列的严重后果。

    消息在最初是被封锁的,所以事发之后苏市的老百姓们仅仅是感觉到街上的民警们数量暴增,而对司机们而言则是进出苏市的所有道路,都被拉起来路障,通行受阻。

    事发当晚,省厅的领导便抵达了苏市坐镇,当场成立了联合联合办案组,要求限期破案。

    而由公安部所指派的调查组,也在第二天大早出现在了苏市,得知整个系统都已经行动起来、武警们也都加入了搜索凶手的行动中后,这才会同省厅的联合办案组开始了案情分析。

    案发的地点因为是在湖边,虽当晚那里人流稀少,可不少谈恋爱的还会将那里视为约会的好地方,所以事发现场被发现的非常及时,凶手甚至还在逃跑的途中被一对躺在草丛里的情侣所看到。

    案子从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很复杂,但实际上不到十六个时便告破。

    联合联合办案组和公安部派来的调查组在初审之后,便为了平息社会舆论、稳定当地民心,迅速发布了安民告示,将基本案情公布了出来。

    副市长常海曙的被杀,仅仅是一个极其偶然的巧合。

    一个长期酗酒且精神有些问题的流浪汉,长期盘踞在那湖边,当天晚上看到了常海曙所停在湖边的越野车,一时起意便过去拽开了车门,想要拿走放在副驾驶座上的公文包。

    人就在车内后排的常海曙便这流浪汉一把拽住,可急了眼的流浪汉掏出怀里的利刃连捅七刀,将常海曙当场捅死,抱着那公文包就逃离现场,结果跌进了八百米外的一个被野草所覆盖的旱井里,摔断了腿晕了过去。

    在拉网式搜索中所擒获的这流浪汉,身上还有着属于常海曙的血渍,其被抓获之后语无伦次连句囫囵话都不完整,只能是通过物证和人证,将其收押等待审判。

    公之于众的结论,自然是令整个苏市的老百姓们为之而哗然,并很快便将此事抛置于脑后了。

    可虽凶杀案是告破了,其余波却是在之后的一周内逐渐发酵,进而产生了令正常人难以理解的变化。

    常海曙被杀之后的第三天,处于深切悲痛中的他老婆就将儿子接回了家里,准备为亡夫进行‘送三’。

    当天晚上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平日里乖巧且腼腆的常家独子常明亮,却在给他父亲磕了头之后便进了厨房,等出来时拎着把砍骨刀,趁着其母亲在给亡夫上香时,一刀就砍在其后颈,跟着状若疯癫的攻击灵堂里的其亲属!

    凄厉的惨叫声和急切的呼救声,引来了住在大楼里的四周邻居,举着那满是鲜血砍骨刀的常明亮,在邻居们的愕然注视之下,挥舞着砍骨刀冲上了楼顶,在发出宛如狼嚎般的怪叫之后,竟是纵身跳了下去。

    因为楼下几颗繁茂大树的承托,虽跳楼的常明亮没死,可他的脊椎多处断裂,颈骨抢救虽是命保住了,但终身瘫痪是跑不掉的。

    按照事后的统计,当天在常家灵堂拜祭的亲属们是二死五伤,而副市长常海曙夫妻俩,也在不到七十二时内便前后脚的去见阎王爷了。

    全市为此而哗然,接踵而至的这莫名其妙的一系列惨案,可是让常海曙之死变得扑朔迷离。

    可实际上常海曙被杀一案的后续调查,却跟对外宣布的存在着很大出入。

    原来常海曙被杀死在那天晚上,停在湖边的越野车里还有一个女人,其目睹了常海曙被杀的全过程,并在凶案发生后立刻逃离了现场,直到常海曙一家都出了事,这女人才被联合办案组从南方某市给带了回来。

    坐在谢运鹏面前的王祖强,在完了以上内容之后喝了口水,润了润喉咙,这才接着道。“谢少,当时待在常海曙那越野车里的那女人,三十岁不到,她跟常海曙保持情人关系有七八年了,当天晚上实际上两个人在那湖边车震的,所以流浪汉最初并没有看到车里有人,这才拽开了车门想要行窃……”

    坐在薄荷会所的包厢里,早就已经黑了脸的谢运鹏愕然道。“强子,你不是在跟我讲故事?”

    “谢少,事情成了这样我哪里敢跟你讲故事啊,这都是从省厅流出来的第一手消息,我就差将这案子的全部记录都给你捎过来看了啊……”

    “可这也是太离谱了吧?付正义那子能够这么大的神通?前后这才几天啊!何况就算是常海曙的死跟他有关,可常海曙儿子怎么会发疯的?那子可是一刀砍死了他妈,又当场弄死了他大舅、大舅妈,你以为付正义是神仙啊?这怎么可能啊!”

    “谢少,我最初也只是以为只是巧合,可省厅我那看到全部卷宗的朋友,这事情真就不该是巧合。常海曙的老情人春节后就一直在南方做生意,这次是徒然返回了苏市,那越野车停在湖边的时间不到十分钟,两个人的衣服才脱了流浪汉就拽开了前面车门……”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付正义那子总共没打出几个电话去的,他的安排都还没有开始呢常海曙就被捅死了,付正义这子才多大点啊,他能将时间安排的如此紧凑、还丁点马脚都不露出来?你真以为省厅的联合联合办案组跟公安部派过来的调查组是吃干饭的?那帮人可都是老刑侦了,带头的是在部里面干了三十年的刑侦专家,破的案子比你能想到的多了几倍!”

    瞅着气急败坏将茶杯都砸地上的谢运鹏,虽同样的疑惑王祖强在来之前就有了,但事实摆在面前却毋庸置疑!

    “谢少,反正目前表面上的证据是毫无破绽,常海曙的死是个意外,而他老婆是被精神病发的儿子给砍死的,目前对他儿子常明亮的精神鉴定还没有开始,但听专家们判断常明亮很可能是具有着间隙式的狂躁偏执型精神病,在受到外界刺激时才有可能犯病……”

    越听越是觉得不可思议,砸了茶杯的谢运鹏在包厢里烦躁的回来走动了起来,对于普通人来这样的巧合是可以被理解的,可对于他这样在衙内的那圈子里长大的来,‘事出反常必有妖’可真不是着玩的,许多莫名其妙的巧合一旦在将遮掩的那层迷雾拨开,最终所有的巧合都是早有预谋。

    就因为那一份伤残鉴定报告,就将人全家都灭了口?

    太狠了吧?

    手段也太酷烈啦!

    付正义那子虽背景有些神秘,但他本人可不像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儿啊,难道其背后的人就因为他被人栽赃陷害,就悍然出手灭了常海曙全家?

    没这么干的啊!

    跟普通老百姓们无关的某些圈子里,是有不少忌讳和约定俗成的规则的,这些忌讳和规则保证了在矛盾发生之后,涉事的双方都能够留有余地,既不能波及无辜,更不能伤及彼此的家人,这才是大家能够共存下来的基础。

    否则一旦闹出了矛盾,今天你杀了他,明天他的亲朋又找人来做了你全家,那事态可就根本无法收拾了。

    越想越是觉得不对,越细想越是觉得浑身发冷,见老老实实坐着的王祖强同样是脸色发青在发愣,谢运鹏走过去便踹了他一脚喝道。“强子!在南方的这些圈子里,有没有发生过这般灭人满门的?”

    “没有啊,就算是生死大仇那也是彼此之间去玩命,不至于伤及家人的啊……”

    觉得头皮都有些发麻的谢运鹏,追问道。“那你觉得这整个事件都只是巧合?”

    “谢少,这样的巧合太吓人了吧?就连我那看完了整个卷宗的朋友都要真的是巧合的话,他绝对要将那卷宗给吃了,巧的已经不像话了啊……”

    哭丧着脸的王祖强所的这些,跟谢运鹏所想的差不多。

    所有的疑点大家心知肚明,可表面上这整个事件还就是一个个巧合所拼凑而成的,用‘浑然天成、毫无破绽’来形容的话,丁点都不夸张!

    报复的手段有很多。

    灭人满门,这可是最为激烈也最无回转余地的酷烈手段。

    虽这样的手段爆裂且极其的解气,可这样的手段一定会引致整个圈子的反弹。

    因为,破坏规矩者势必会遭受那些‘兔死狐悲’者们的同情和怜悯,进而在事后找到机会群起而攻之!

    付正义有这么大的胆子?

    不可能的,那子即便是身后有通天之人的庇护,但他本人可没这么大的能量!

    在谢运鹏看来,付正义失联后的那些布置虽有些幼稚,但也不失为一种手段,虽见效速度不会很快,可却是那子所能够实施的报复手段之一。

    可灭人满门且不留丁点的破绽,谢运鹏觉得那子可没这么大的能耐。

    快要到而立之年的谢运鹏,对于报复的方式和手段,他亲眼看过的不少,听到的更多,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何这事件会以这样的方式被徒然终结……(未完待续。)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俗人重生记内》,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珠胎暗结〕〔末世我的红警基地〕〔武侯神算〕〔隐婚娇妻,太撩人〕〔萌妻上线:总裁宠〕〔七零年代小媳妇〕〔重生六零:翻身做〕〔超级军医〕〔重生之绝世废少〕〔婚路漫漫:妻子的〕〔重生九七当军嫂〕〔婚情告急:总裁请〕〔系统之掌门要逆天〕〔独宠逃妻:豪门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