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倘若不曾嫁你〕〔萌妻是萝莉〕〔少年篮球说〕〔战车少女之红色忠〕〔网游之超级大法师〕〔未来战纪〕〔星际修炼狂潮〕〔明朝当官那些年〕〔文明科学系统〕〔超凡恶魔大师〕〔晚明霸主〕〔和大罗一起踢球的〕〔我不是杂鱼〕〔成王从零开始〕〔锦衣卫创始人〕〔如影谁行〕〔重来之暖婚〕〔降落远古〕〔人族尊严〕〔洪荒之证道无疆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俗人重生记内 第253章 烛光晚餐
    第253章烛光晚餐

    在烛光的映照之下,微笑起来的坎蒂丝是最令人着迷的。

    尤其是当她的脸上挂着抹晕红、唇角微微的翘起、用那碧蓝的迷人双眼温柔且略有些羞涩的注视着自己的时候,付正义总是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

    似乎,自己就是在做梦一般……

    察觉到付正义在发怔,侧着脸的坎蒂丝觉得有些奇怪。“boss?这里的牛排不和你的胃口吗?”

    从恍惚中惊醒了过来,餐厅里食客们的低语声也渐渐清晰了起来,见女孩的神情中有着关切,付正义为了掩饰尴尬便抓起了她放在桌上的右手,笑着。“来,让我看看你的掌纹……”

    “哇哦!boss你还会看掌纹?”捂着嘴的坎蒂丝发出了惊讶的低呼之声,兴奋了起来。

    前世在夜店里为了能勾搭上那些来夜店消磨时光的女孩,付正义对掌纹也是下了翻功夫的,且不谈能不能看得准,但总比那些只知道生命线、婚姻线、事业线的为入门者要懂的多。

    被平置于眼前的手,柔软且纤巧,五指修长很是有些适合于去谈钢琴。

    用指尖顺着女孩手掌上的掌纹轻轻划动起来的付正义,发现坎蒂丝咬住下唇一副忍着痒、既期待却又忐忑的可爱模样,便笑着问道。“你的手心很怕痒吗?”

    在自己手心划动着的指尖停了下来,这让已经不由得屏住了呼吸的坎蒂丝终于松了口气,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是、是的。我从手心就很怕痒……”

    “这明你在某些方面特别的敏感,甚至于会让你在产生本能时无法克制……”

    将记忆里的那些套话搬了出来的付正义,见女孩的脸竟是徒然通红起来,就连她的耳垂也是如此,神情间竟是有着不加掩饰的羞涩,略一思索的付正义便恍然了!

    见付正义的神情有了变化,目光也起了些微的变化,羞赧无比的坎蒂丝赶紧将右手抽回藏在了桌子底下,用极低的声量埋怨了起来。“boss!这里可是餐厅,是公众场合……”

    明白女孩产生了误解,正想要开口解释的付正义发现女孩的脸色徒然一变,身体直了起来将视线投向了自己的身后,跟着便低呼起来。“天呐!简直是不可思议!”

    转过头的付正义,见餐厅外并没有什么异样,可就有些不解问道。“怎么了?”

    “boss!你看街对面的那巷子口!那边有个抱着条狗的人!他好像是在帮那条狗保暖呢!”

    再次转过头去的付正义,借着街边的路灯,终于看到了坎蒂丝所的那一人一狗。

    坐在巷子口那带着顶黑绒线帽的白人青年,已经敞开了他的外套,将一条脖颈上有着项圈的狗抱进怀里用外套裹住,还用双腿当做垫子让那条狗不会跟地面产生直接接触。

    站起身来到了玻璃幕墙边的付正义这才看清,外面已经又下起了雪,拴在路边栅栏上的一条长绳让那条有着项圈的大狗无法避雪,而且即便是它已经被那白人青年敞开外套抱在了怀里,但似乎还在瑟瑟发抖。

    “boss!二十分钟前我看到一个女人将狗栓在那栅栏上的,从巷子里走出来的这流浪者见狗狗冻的发抖,就过来坐在地上将狗狗抱在了怀里,我相信他是在为那狗狗暖身子,简直是太令人感动了……”

    听到这话的付正义很是惊讶,隔着那玻璃幕墙仔细观察了一下有些狐疑道。“他是个流浪者?你确定?”

    “是呀,你看他的衣着和鞋子,都是破旧的。头上戴着的那黑绒线帽上还有两个洞呢!这样的打扮绝对不会是这附近的居民,只可能是住在这附近的流浪者!”

    到这里的坎蒂丝,转身便将那正将甜品放下的侍者喊了过来,指着那将狗抱在怀里的白人青年问道。“请问一下,他是这附近的流浪者吗?”

    侍者瞄了一眼,便恭敬的回答道。“是的,他在这附近的街区已经有两年了,是个没有攻击性、脾气也很好的流浪者。”

    “流浪者?加拿大这样的高福利国家竟然也会有乞丐?”

    转过脸见付正义一脸的诧异,依然保持着微笑但笑容已经凝滞的侍者便。“这位先生,虽然他无家可归也没有找到稳定的工作,但他只是位流落街头的流浪者。我觉得他成为‘流浪者’是自己的一种选择,所以我想建议您不要用‘乞丐’这样的称呼去轻易的给他下定义……”

    明白了原因的付正义,见站在一旁的坎蒂丝一副想要出去看看的样子,想了想还是拽着她坐了回去。

    “boss!如此善良的流浪者我是第一次看到,也许我们应该去给他送杯热咖啡?”

    坎蒂丝的建议让付正义皱起了眉头,他转过脸见抱着那条狗的流浪者在轻轻的抚摸着其头颅,而那条狗也似乎缓过劲来了,仰起头用嘴去轻触着其脸颊,似乎也是在表达着感谢。

    于是他想了想还是道。“先再等一会吧,有些事情是需要看到结果的,不然你就不知道最终事情会变化成什么样!”

    “boss!你怎么可以这样冷漠?虽然那人是流浪者,可在美国也有很多跟他一样无家可归的流浪者的!他们不愿意去福利院是他们的一种态度、一种生活方式,这是他们的自由!”

    “坎蒂丝!对于这位流浪者的同情我远比你所感觉到的要深厚!我希望看到最终的结果,是因为我想要看能否给他更多的帮助,而不仅仅是买杯热咖啡送过去,让他只能够短时间去暖一下身子、填饱他今天晚上的肚子!”

    听到这话的坎蒂丝惊讶的张大了嘴,很是抱歉的赶紧抓住了他的手。“对不起啊boss,我没能想到你是这样想的,是我误解你了,我道歉!请你原谅……”

    拍了拍坎蒂丝的手示意没事的付正义,心里所想到的却是自己前世所见到的一些特殊乞讨者。

    不要吃、不要喝、也不需要你提供进一步的帮助,只是一味的要钱!

    只要钱!

    甚至于在某一段时间,车站、地铁、繁华街道、商场、餐厅的门口,抱着孩子、抱着婴儿、甚至是伪装成伤残者的乞讨者到处都是!

    可其中有一些在乞讨完之后,就会揣着好心人送给他们的钱去找个饭馆大吃大喝,跟同行们在一起讨论那里可以要到更多的钱,顺便还大骂这些好心人是傻/逼、是蠢货,是没脑子的笨蛋!

    善良是不该被利用的!

    付正义坚信这一点。

    所以即便是自己在加拿大的卡尔加里的牛排店里,可他依然会持有着怀疑,甚至于他都想到一会出去之后要仔细看一看附近是否有摄像机,是否这仅仅是某个节目组所正偷偷制作的某个街头栏目!

    思索着这一切的付正义,摆放在桌上的双手逐渐攥紧,这让感受到他情绪有些不对的坎蒂丝,也有些惶恐了起来。

    被侍者送过来的餐后甜品,两个人都没有去动。

    时间慢慢的流逝,半个时之后餐厅外的街道上便被一层薄雪所覆盖。

    街上的行人来去匆匆,有行人会站在远处观察一下那一人一狗,也有人即便是从其身侧经过也不会有任何的停留,甚至会加快速度赶紧远离。

    时间过了九点,一个身穿裘皮大衣的女人街边的一个餐厅里走了出来,只见被那流浪者抱在怀里的狗立刻就从他的怀里跳了下来,冲到那女人的身前欢快的摇起了尾巴。

    从雪地上站起来的流浪者,走到那女人面前了几句,可那女人只是牵着狗将栓在栅栏上的绳子解开,便立刻带着那条狗想要快步离开。

    冲着那女人的背影挥舞着手臂呼喊了几句,见那女人头也不回的便开上车离开了,那流浪者这才愤怒的将脚边的积雪踢散,将外套裹好走进了那巷,没入了黑暗中。

    目睹了这一幕的付正义,将侍者喊了过来,让他打包一杯热咖啡和足量的餐包,这才付了帐带着坎蒂丝离开了餐厅,往那巷里走去。

    街道两侧有路灯,而那巷里的路灯却很是昏暗,带着坎蒂丝快要走到巷尾的时候,付正义这才看到了这流浪者的居所。

    两个硕大的垃圾箱中间,用破烂的防水布和硬纸板所拼凑而成的狭空间,裹着条旧毛毡的流浪者正用戒备的眼神注视着走进巷里的二人。

    松开坎蒂丝的手让她留在原地的付正义,走过去蹲下身将装有餐包和热咖啡纸袋递了过去,这才开口问道。“你很喜欢狗?”

    犹豫了下才接过那咖啡和餐包的流浪者,在吃掉了一个餐包之后,才抬起头来低声道。“不!我只是不忍心看着它在我眼前被冻死!那条狗生病了,它需要去医院!可是它的主人根本就不愿意听我,那条狗很可怜……”

    流浪者似乎很久都没有跟人进行过沟通,因此他的讲述断断续续的,可觉得他很是有些不普通的付正义,初始还蹲在他面前认真的听,但很快觉得双腿都蹲麻了的的付正义,便干脆坐了下来……(未完待续。)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俗人重生记内》,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重生六零:翻身做〕〔隐婚娇妻,太撩人〕〔武侯神算〕〔婚情告急:总裁请〕〔她比蜜糖甜〕〔林诗曼肖凡〕〔[综]金木重生·番〕〔末世我的红警基地〕〔珠胎暗结〕〔天才萌宝,神秘妈〕〔想住进你心里乔默〕〔重生七十年代小中〕〔极品大当家〕〔一术镇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