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荣耀与我的传〕〔带上洛神去诛妖〕〔萌妻不服叔〕〔我养的宠物都成精〕〔七十年代女富豪〕〔侯门落魄嫡女翻身〕〔骑着恐龙在末世〕〔剑武龙尊〕〔田园纨绔妻〕〔甜心嫁一送一:总〕〔绝世剑帝〕〔末世女神成长攻略〕〔星际花匠生活+番外〕〔将军家小妾难为〕〔奇闻见习录〕〔火爆甜妻:影帝老〕〔一个盗贼的自我修〕〔这个时候要装傻〕〔红尘一醉,梦千年〕〔九天星河传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俗人重生记内 第447章 乌云盖顶
    身为尚老的通讯员,马志东本是趴在外屋的桌上打瞌睡,可尚老卧室里徒然传出来的声响将他吓了一跳,令他一个机灵便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尚老不但有高血压,还有严重的动脉硬化闭塞,难听点一个不注意顶多五分钟人就没了,因此他也就顾不得尚老的交代,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将房门一把给推开了!

    瞪了一眼不告而入的马东,尚根生提高了声量。“去!立刻去!要是真有这事你就算将那边的天给捅破了,姥爷也帮你堵上!”

    见怒气冲冲的尚老咔嚓一下就将电话给摔了,而本该放在床头柜上的茶杯已经粉身碎骨于墙角,马志东知道有麻烦事儿要发生了。

    盯着马志东,尚根生思索片刻才开口道。“去,帮我联络西南局的老赵和大胡!”

    马志东愣住了,犹豫片刻见尚老不是在开玩笑,这才赶紧。“领导,西南局被撤销三十年了……”

    拍了拍脑袋,尚根生有些尴尬。“哦……”

    见此马志东的心稍微安了些,放缓声音提醒道。“赵老人已经走了六年了……胡老也中风多年,早就已经不再管事儿了……”

    狠狠的搓着脸,尚根生越加尴尬了。“哦……”

    “领导,您这是因为什么事儿啊?要不要跟省里联络下再……”

    不等马志东的话完,抬起头来的尚根生怒吼起来。“目无王法到此等程度!简直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发了一通火,尚根生这才将自己外孙电话里的情况了一下,跟着便指着马志东。“去!你拿我的通讯录去找那些还活着、还能管事的!让他们帮我照顾好我外孙,这种事情一定要一查到底,谁敢阻拦就将谁拿下!解放这么多年了,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还有此等恶行在发生,简直是猖狂到了极点……”

    答应了下来,但马志东没有出去而是立刻搬着凳子坐到了床边,打开床头柜的最下面一格,将血压计拿出来将袖带缠到尚根生的上臂。

    见此尚根生见此气的是吹胡子瞪眼睛。“马志东!你搞什么!”

    熟练的戴好了听诊器,马志东陪着笑。“领导,您的身体是第一位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

    尚根生黑了脸,想要开口但见马志东已经开始捏动球囊给袖带充气,明白不让量完他是绝对不会去做其他事情的,只好鼓着脸不吭声。

    取下听诊器,马志东彻底放松了下来。“领导,您血压又高了,医生告诫您一定要戒怒,要不然您的血压是降不下来的……”

    “哼哼!要是我外孙碰上的那事情是真的,你直接喊救护车送我去医院躺着算了……”

    领导的年龄大了,脾气也就跟孩子一样了,马志东没接话,将血压计放回去之后这才退出了房间,去书房拿了尚老的通讯录,又打开了西川省的行政地图查了一下,这才坐下来开始打电话。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听是尚老所交托的事情,接电话的人表态一定会妥善处理,可马志东还是听出来了,这事情除非是汇报到上面的大领导那边,否则除非是尚铁军真出了事,否则是没什么用的。

    摇了摇头,马志东知道这样已经算是不错了,于是赶紧拎着笤帚和簸箕回了尚老的卧室,去将墙角的碎茶杯清理干净。

    穿着大褂坐在窗户旁,戴着老花镜的尚根生等马志东倒完垃圾回来,便示意他在旁边坐下。“马啊,你跟了我有不少年了吧?”

    “报告领导,我是八零年进的办公室,到现在快十八年了……”

    “哎呦呦!都这么久了呀……时间过的怎么就这么快啊……”

    “领导,我跟那边联系过了,将军的电话也给了,那边要是情况属实一定严惩不贷!”

    “嗯!必须这样!对了,你知道大胡的秘书何现在干什么呢?”

    马志东心何书记现在可是西南大员,这种事情哪里好去叨扰人家,但还是一本正经的是汇报。“他现在是省委担任政法委书记,军的那地方我查过了,是一个国家级的贫困县,人均年收入还不到四百块……”

    “哎,国家大了,经济发展也不均衡,可有些事情是干不得的!当年我还是红鬼的时候,跟着领导们所看的那些事情,好像现在竟然又有了冒头的迹象,简直是不可理解呀……”

    年龄大了的人,总是喜欢缅怀过去,明白尚老又有老调重弹趋势的马志东,笑着做出一副认真听的模样,虽这些内容他甚至都能一个字不差的复述出来了,可脸上却没有任何的显露。

    “马啊,你人怎么就可以坏到这种程度呢?”

    尚老徒然改换的话题,让马志东有些懵,他想了想才不确信的。“领导,是不是因为穷?”

    “是,也不是!我琢磨着还是不平衡!拿权力换钱,这是对权力的亵渎,这样的事情必须杀一儆百,不然有了侥幸心理就彻底毁了……”

    到这里尚根生将老花镜摘了下来,犹豫了片刻这才示意马志东去将房门关上,自己打开了手边的抽屉,将藏在里面的香烟、火柴和烟灰缸都取了出来,从烟盒里取了一根烟放在鼻子底下嗅了很久,挣扎了许久这才摇了摇头,又将烟塞回烟盒、将抽烟的东西都重新藏好,苦笑起来。“马啊,你我这个姥爷是不是当得太不合格了呀?”

    知道尚老想要什么,马志东笑了。“军总是挨您的骂,我刚来的时候就记得您将他从办公室里赶出去了,您生病住院的那次他来过的,坐在抢救室外面拽着我哭,只要您没事就是被您多揍几次也认了……后来他张大了懂事了,可自然也就越加的要面子了,哪里还会会愿意凑到您来挨您的训斥了……”

    “哎!我也是为了他好啊,他妈去的早,他爹又是个不省心的,我在单位的时候又是需要警醒的,看不惯他那吊儿郎当的样儿,老了老了这才觉得过去对他实在是太严厉了点,有时候都害怕等我走了的时候,他还不愿意原谅我……”

    牵涉到尚老的家事,马志东可就闭上嘴不再吭声了,任由尚老念叨着那些陈年旧事,心想尚铁军徒然因为这种事情给尚老来电话,要是事情能够妥善的处理了,也许爷孙二人之间的隔阂也就能因此消融一些。

    “马啊,我还是不太放心,帮我安排车我去市里面一趟,西川那边的情形我是不知道的,我记得市委的常书记是从那边调过来的……”

    心常书记可是忙得很,现在可不是您在位时找谁、谁就要立刻要过来汇报的年代了……

    马志东是这么想的,可身体还是本能的站了起来、口中也应了下来,出去给常书记的秘书去了电话问了下常书记的日程安排,这才转回来告诉尚老,常书记正在陪外商,今天是实在抽不出时间来了。

    咂了咂嘴,尚根生有些失望,拿起桌上的电话便拨了尚铁军的手机。

    sorry,thenumberyoudailisoutofservice,pleasedaillater……

    您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声线甜美可却令人恼火的提示音,让尚根生的脸耷拉下来了,一扭头便准备问是个什么情况。

    “领导,军那边是山区,讯号不好也是正常的,我一会再去跟何书记联络一下,也继续打军的电话……”

    挥了挥手示意马志东赶紧去,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的尚根生还是将藏在抽屉里的香烟、火柴和烟灰缸取了出来,决然的取出一根点着,开始了吞云吐雾。

    去了书房的马志东不断拨打尚铁军的电话,可惜一直都无法联络。

    坐在前往川金县路上的尚铁军,也在跟他姥爷结束通话后不久便察觉到手机信号没了,于是赶忙拍了拍坐在他前面的那司机肩膀,问是怎么回事?

    “没办法啊,这段时间是雨季,不少讯号站都出了问题,手机打不通是自然的……”

    “那川金县那边的情况怎么样?手机讯号好不好?”

    司机咧了咧嘴。“那边估计手机讯号是根本就没有的,我们一般都不太跑那边,太穷了!整个县城里就县政府招待所还勉强能看,外面的那些旅店连棒棒们都不愿意去住……”

    “棒棒?什么是棒棒?”

    “靠一根竹棒和几根麻绳讨生活的人,我们这边都叫他们‘棒棒军’,谁家里要是有个需要肩挑手提的活儿就出门找他们,只需要花很少的钱就可以解决问题……”

    司机那浓重的川普,引得坐在后排的记者乔治捂着嘴直乐呵,可听懂了司机在什么的其他人,都沉默了下来。

    “对了,从川金县出来的棒棒最是要得!力气大还老实!上次我家里有事情找了两个棒棒,最后我婆娘看他们累的不行想要多给角把钱,结果两个人楞是不收,是好了多少就是多少,要是多收了要被人戳脊梁、骂没良心的……”

    因为尚铁军的一个问题,勾起了司机的谈性。

    一桩桩关于棒棒军的事情,在被司机当做笑话般出来之后,却是让车厢里的气氛越加沉闷了。

    头顶上的天空逐渐被乌云所遮蔽,沉甸甸的,令付正义的心情徒然变得沉重起来……(未完待续。)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俗人重生记内》,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珠胎暗结〕〔武侯神算〕〔隐婚娇妻,太撩人〕〔婚情告急:总裁请〕〔末世我的红警基地〕〔天才萌宝,神秘妈〕〔重生六零:翻身做〕〔七零年代小媳妇〕〔传奇天王系统〕〔首席老公,强势爱〕〔[综]金木重生·番〕〔林诗曼肖凡〕〔穿越成为原始人的〕〔诸天捕鱼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