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长情不过一夜〕〔海贼 最强海军〕〔万界大群主〕〔永夜星辰诀〕〔彪悍地主婆:皇上〕〔回到八零当女兵〕〔全球之超凡时代〕〔鬼门神医〕〔骑士和牧师与法师〕〔启陈〕〔恶少的专宠娇妻〕〔凡间狱〕〔魔力大餐,你吃了〕〔木叶之日向传说〕〔带着满天神佛穿越〕〔闪婚厚爱:温先生〕〔农家医女拐夫记〕〔与天才少年们的校〕〔祈缘〕〔超品修仙太监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俗人重生记内 第449章 小康村
    一人超生,全村结扎!

    该扎不扎,见了就抓!

    宁可血流成河,不准超生一个!

    谁不实行计划生育,就叫他家破人亡……

    进入康村之后,村口崭新的村委会楼和周边普遍低矮、破旧的村民土坯房屋,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而紧跟着,被用鲜红油漆刷在农家院墙上的计生口号,就让负责带队的尚铁军傻了眼。

    来自于国际慈善机构的记者乔治,等进了村也才发现自己上了当!

    原本的采访和拍摄计划中,索菲亚是需要担任翻译的,可之前依维柯在进入川金县城前那大学生就带着索菲亚下了车,令他活生生的变成了睁眼瞎,丧失了跟当地人交流的可能性。

    但记者乔治的沮丧没有维持多久,多年来的慈善采访经历让他立刻戳了戳大胡子摄影师,要求他将所看到的一切都拍摄下来,以便等回去之后进行整理。

    天已经有些昏黑了下来,所以在车灯照映之下的用鲜红色油漆刷在墙上的文字,就犹如是用人血一般,这让胡艳不由得紧了紧衣服,拽着尚铁军的手嘟囔道。“军子,这种计生口号怎么让我觉得慎得慌啊……”

    “哼哼!拿着鸡毛当令箭,唯恐口号不惊悚、唯恐措辞不严厉、唯恐惩罚不惊怖!一群法盲!”

    开车的司机听到这话扑哧一下乐了,见尚铁军脸色不太好,赶忙。“这村里头可没门牌号码的,你们要找人还是要找当地人问……”

    低矮的院墙里有人在张望,让司机将车停在这户人家的门口后,尚铁军便让胡艳下车去打听下袁拥军的家在哪。

    车旁边有土狗在狂吠,院墙里面那影影绰绰的黑影也让胡艳有些害怕,虽然抓住了门把但没有用力,而是转过脸来狐疑道。“为什么是我去问?”

    “我一大老爷们去问,保不定会引起什么人的注意!你就自己是袁拥军娘家的亲戚,没来过这里找不到门了……”

    想了想,胡艳觉得他的有理,这才将车门拉开走了下去。

    用枯枝、藤条所编织而成的院门,连个下手推的地方都找不到。

    门后带着几条狗的大黄狗在汪汪的叫着,颈毛竖着摆出一副‘你敢闯、我就敢咬’的架势,这让胡艳打消了进去的念头,向院子里张望。

    普通的农家院,天刚擦黑一家子就在院子里开始吃饭,只不过桌四周没有大人,只有个七八岁梳着冲天辫的女孩,正怯怯的望着她,可也似乎下一刻就会拔腿而逃。

    暗自叹了口气,胡艳脸上堆满了笑,从口袋里取出块酒心巧克力冲那女孩晃了晃。“妹妹,你家大人呢?”

    女孩转过脸瞅了瞅里面的黑屋子,片刻后才呐呐道。“我、我爷爷奶奶都去里屋了……”

    知道这家大人不愿意出来,胡艳只好继续引诱。“知道袁拥军的家在哪边吗?就是去年才生了宝宝的那一户?”

    女孩一脸的茫然,显然不知道谁是袁拥军,片刻后才双眼一亮。“是不是大木头家啊?就他家有了宝宝,是个女宝宝?”

    “对对对!妹妹,能帮我带下路吗?你帮我带路,我给你一块特别好吃的酒心巧克力,好不好?”

    进口酒心巧克力那炫目的包装,让心动的女孩啃起了手指,一脸的犹豫和纠结。

    正对着院门的房门被人从里面推开,一个老年农妇面带戒备的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冲着胡艳道。“你是哪个?找袁木头家有啷个事?”

    “我是袁拥军娘家亲戚,过来走动一下!”

    “亲戚?他家哪里会有你这样阔气的亲戚?穿的楞个好呦……”

    老年农妇一脸的不信,但着还是先将那大黄狗给轰走,站在院门里瞅了瞅胡艳身后的依维柯,见里面有人但隔着车窗看不大清楚,犹豫了下才将那女孩唤了过来。“去!带阿姨去大木头家,记得到了要马上回头!”

    女孩笑了,蹦跳着出了门喊了声阿姨,便开始往前面跑。

    被农妇那声‘阿姨’的黑了脸,但胡艳还是保持着脸上的笑容了声谢谢,这才赶紧跟着那女孩向前走。

    几分钟后,女孩来到一户院墙倒了、房子似乎也塌了半的院落门口,转过身又开始啃手指,眼巴巴的瞅着胡艳手里的那酒心巧克力。

    蹲在女孩的面前,胡艳将酒心巧克力在女孩的眼前晃悠起来。“叫姐姐!”

    女孩撅起了嘴,犹豫了下才。“老师的,孩子不能谎,要不然鼻子要变长的……”

    刚下车的尚铁军听见了,哈哈大笑着将彻底黑了脸的胡艳手中那酒心巧克力夺了过来,塞进女孩的手里又摸了摸她的头。“去吧,赶紧回家吃饭,要不然饭冷了吃下去肚子会疼的……”

    “谢谢叔叔!谢谢阿姨……”

    女孩蹦蹦跳跳的跑了,可最后的告别辞让胡艳恨的牙痒痒的,于是伸手便揪住了尚铁军的耳朵,将他拽过来气道。“你个混蛋!老娘有那么老吗?”

    虽耳朵被扯的有点疼,可尚铁军知道这时候不能继续这个话题,指着里面那黑洞洞的屋子。“哎呦喂,你跟个孩子置什么气呀,赶紧的!我见里面有人呢……”

    可尚铁军的话音未落,从半塌的黑屋子里便冲出一男人,指着尚铁军便怒吼起来。“你们还想怎样!再逼老子跟你们拼了!”

    尚铁军被唬了一跳,赶忙将胡艳往身后一拨,挡在了她的身前。

    “回来!回来啊!惹不起的啊……”

    黑屋子里有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喊起来,这让站在那黑洞洞屋檐下的人沉默了。

    随着大胡子摄影师打开了摄像机的灯光,站在屋檐下的男人才被尚铁军所看清楚。

    三十岁不到,可头发白了一半,因为愤怒那张脸都显得有些扭曲。

    男青年身后的堂屋里摆了张破桌子,一对老夫妻坐在一起,手里还抓着筷子。

    从口袋里将之前拿给付正义看的那红本本亮了出来,尚铁军沉着脸问道。“我姓尚,是从省里面下来进行调查的,这里是不是袁拥军的家?”

    坐在堂屋里的那老头哆嗦了一下,将冲出去的那男青年拽到了身后,声音颤抖着问有什么事?

    从之前那哥们那边打听到了袁拥军去省里面告状的详情,因此尚铁军便大刺刺的仰着脖子走了过去,自己是被派下来调查之前那事情的,想要解决就赶紧坐下来好好话,要不然自己掉头就走!

    尚铁军摆出了一副嚣张且极不耐烦的架势,反倒是将这户人给镇住了,之前哭嚷的老妇将自己坐的板凳用袖子擦了又擦,这才诚惶诚恐的递过来请尚铁军等人坐下。

    老头将那男青年撵进进里屋拿出来一盏旧油灯,点着了放在桌的正中,借着那点昏暗的亮光心翼翼的观察着尚铁军、胡艳,可等看到了记者乔治和大胡子摄影师时还是被吓了一跳。

    “省里面很重视你们家的情况,赶紧!能不能解决就看你们自己的态度了!”

    尚铁军打着官腔、掏出了纸笔,这让袁拥军一家越加的畏惧,但心里面却有种似乎是‘希望’的情绪在升起。

    袁拥军,是这对老夫妻的儿子,今年才二十六,一直在南方打工。

    袁家的孙女是七个月前出生的,也是袁拥军的第一个孩子,留在了老家让父母照顾,他自己在这边待了不到一周就走了。

    可四个月前,康镇计生委一行二十多人一大早就闯进了他家,这婴儿是非法收养的,当场就将孩子从其奶奶怀里夺下、带走了。

    又气又怕,袁老爹一打听才知道如果他孙女被认定为非法收养就会被送走,于是赶紧跑到镇上的计生办明情况。

    对方声称需要补缴‘抚养费’两千块,才能够将孩子归还。

    当地人均年收入还不到两百,袁家老夫妻将儿子、儿媳历年来寄回来的钱都取了还不够,又十块、八块的从村民们手里借了些才凑足,第二天一早赶紧带着钱去镇上想要将孩子接回来。

    可计生办已经晚了,现在就是交一万块孩子也回不来了,而且孩子去了哪里也不出来,慌了神的袁老夫妻只好给儿子袁拥军去电话,可等袁拥军赶回来孩子的去向已经成了迷。

    幸好镇上的计生办也知道是搞错了,于是便将袁拥军叫到镇上谈话,要求他签一个不追究此事的保证书,就可以允许他家再生两个孩、还不用交罚款。

    “我不肯签字还去省里想要告状,可被他们从省城押回来不但被关了几天,还将我家的房子也给拆了一半……”

    抱着头蹲在地上的袁拥军,到这里徒然间嚎啕大哭起来。“那是我唯一的闺女啊,现在去了哪儿都不知道哇……”

    撕心裂肺的哭声,让胡艳的眼泪掉了下来,尚铁军也攥紧了拳头、怒不可遏!

    唯一没有变化的,就是站在角落里被大胡子摄影师所扛着的那台摄影机,还在静默且忠实的记录着黑屋子里正在发生的一切……(未完待续。)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俗人重生记内》,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珠胎暗结〕〔末世我的红警基地〕〔武侯神算〕〔隐婚娇妻,太撩人〕〔萌妻上线:总裁宠〕〔七零年代小媳妇〕〔超级军医〕〔重生六零:翻身做〕〔婚情告急:总裁请〕〔独宠逃妻:豪门老〕〔蜜婚甜妻:帝少宠〕〔自从遇见你,余生〕〔妖鬼之年〕〔逆武霸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