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帝强宠:腹黑弃〕〔一阵妖风〕〔海贼世界里的万事〕〔都市共享男友系统〕〔藤陌〕〔无敌真寂寞〕〔缘来妻到,掌心第〕〔豪门宠婚:萌妻乃〕〔妙手回春〕〔绝世丹神〕〔圣魔〕〔绝世召唤师:妖娆〕〔大夏王侯〕〔农家小寡妇:带着〕〔农门丑妇〕〔道破苍穹〕〔超级系统神话动物〕〔天地至圣〕〔聊斋纪行〕〔渡风杂货铺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俗人重生记内 第466章 陪床
    清晨六点到晚上十一点之间,付正义都能够清楚的听到身边的动静、感受到诸如自己被人抬起、被打了针、被扎了手指头等一切跟身体有关的事情。

    所以当索菲亚侧躺在他病床上、在他的耳边低语,他也就听得清清楚楚,感受到了法国美妞在无需顾忌时的热情,以及她心中真实的想法。

    她竟然会喜欢上自己?

    付正义有点惊讶,因为他真的没有想过这方面的问题。

    其一就是因为她是自己的班导,虽付正义本人并不排斥‘师生恋’这种事情,可索菲亚平日里那种‘法国式’的爽朗,反倒令他没想到过这方面的事情,只觉得对方喜欢借着‘吻面礼’的机会来逗弄一下自己、还将自己视为一个大男孩,双方并无情人间的暧昧,更没有给过自己男女之间的那种暗示。

    因此即便身体还年轻且健康,但心理年龄已经让他过了饥不择食的阶段,所以面对这个法国美妞的时候,付正义更多的是则是站在成年人惯常‘欣赏’美女的角度,感叹于造物主之神奇,能够将一个女人塑造的如此诱人。

    在他耳边絮絮叨叨的索菲亚,从第一次飞机上偶遇开始,讲述了她记忆深刻的那些过往,还专门表示了对自己藏在树干中那些玻璃瓶的好奇,以及还需要等待几年才能取出一个的深切怨念。

    “义!你知道吗?我曾经悄悄带着工具进了那树林,也找到了你藏玻璃瓶的那几棵梧桐树,可惜最终我还是没将那些玻璃瓶取出来,总觉得不告而取的行为过于卑劣,自己心理的那一关过不去……”

    听到这番话时付正义想笑,可紧跟着他就察觉到耳朵被人拧了一下,虽然并太痛,可这明显是索菲亚因为郁闷而在泄愤!

    心可惜了,自己知道的太晚了,要不然类似于法国美妞这种热情奔放、且重感情甚于重视形式的大美女,付正义可不会介意跟她发生点什么,别她只是自己的班导了,就算她担任了外国语学院的校长,可在付正义眼中她首先是个漂亮的女人,其次才是她的身份、她的家庭背景、她的国籍。

    口不能言,体不能动,时间也到了十一点。

    因此付正义在进入沉睡之前,也就只记得索菲亚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然后便下了床,跟着他就在仿佛是脱衣服般悉悉索索的声响中,带着满腹的遗憾和强烈的想要睁开眼看看的**,迅速进入了梦乡。

    只是这一次的入睡,他的梦境跟之前的梦境有了些不同。

    前世记忆的关于工作、关于苦闷、涉及到李雪瑶的片段都不再出现,取而代之的是他带着在夜店、酒吧里所勾到手的那些女孩们滚床单的场景!

    尤为让他所不解的,就是这些记忆中自己全都是平躺着的,视线里的女孩们跟自己犹如是隔着层毛玻璃一般,那些或是妖媚、或是精致、或是憔悴、或是哀婉的面孔无一例外都非常模糊,只剩下那种温暖和被包容之后的爽快,以及最终‘八秒钟’所带来的强烈愉悦感!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付正义从梦境中脱离出来、再一次可以听到外界声响时,他很快就感觉到病房里的情况有些不对头。

    “……病人昏迷的第十六天,身体状态良好、脑部活动也正常,就连未婚年轻男性所会出现的晨\勃也存在,因此在医学研究上被称之为‘持续性植物状态’……”

    一个女孩的声音响起。“教授,可今天病人好像并没有您所的晨\勃现象呀?是我看错了还是病人出现了什么问题?”

    “是吗?不应该啊,刚才你们还都检查了病人夜间的各项检测记录,难道有新的变化?”

    一个男孩。“教授,昨天夜里十一点到十二点之间,病人的心率比平均值增加了百分之二十,显然在这段时间里病人处于无意识的亢奋状态!”

    教授:“不应该啊,前十五天夜间病人的监控数据都没有任何的问题,怎么就昨天出现了变化?护士长呢?将昨天值夜班的护士长叫来!怎么搞的!赶紧去叫人!快点、快点!莫名其妙,一点责任心都没有!这么重要的情况竟然没第一时间汇报,简直是乱弹琴……”

    病房里乱了起来。

    杂乱的脚步声响起,开门、关门的声响,老教授在门外走廊里的斥责,逐渐变成了单方面的咆哮。

    付正义知道这是每天早上例行的查房,他在这里的主治医生就是这位教授,他肯定是又带着他的两个学生过来了,可干嘛非要提什么晨\勃?而且还是在有女研究生在场的情况下进行公开的讨论?

    片刻后,老护士长带着昨晚上值班的护士进来了,负责陪护的人员也到场了,老教授听是法国女人主动要求陪护病人的,又嘟囔着‘乱弹琴’之后,便开始对昨天晚间的监测记录进行检查,还要求他所带着的那男研究生进行记录给。

    而被留在病房里的女研究生,等人都走光了这才发现病房里就剩下自己,扫了一眼常规项目的那些记录,见还有几个数据没有进行登记,于是便开始忙碌。

    可等她事情忙完了,转过脸见病人躺在床上依然没有任何的动静,想起之前老教授所提及的那问题,好奇心一起可就再也按捺不住,于是蹑手蹑脚的走近过去,想要亲自验证一下。

    躺在病床上的付正义虽是眼不能挣、口不能言,但因为之前老教授的那一番辞而窘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所以当盖在身上的薄被被那女研究生掀了起来,又气又恼的付正义可就再也无法忍受,想要动弹、想要开口呵斥的**,竟是令他徒然就坐了起来,圆睁的双眼也怒视着那拽着他裤子的女研究生!

    四目相对。

    付正义在对方的眼瞳里,似乎看到了自己愤怒的表情。

    而手指刚刚捏住他裤子松紧带的女研究生,则是被当场吓懵了,眼珠转了转,这才双眼一闭发出了穿透力极强的一声尖叫!

    啊……

    正在病房外面研究检测数据的老教授愣了下,但他所带的男研究生却立刻就推门进去,正好看到令他在之后很多年都记忆犹新的一幕!

    从昏迷中醒过来的付正义坐在床上,见那女孩手指依然捏着自己的裤腰带,双手自然去拽住裤子,以防止裤子真被对方给扒了。

    于是这幅‘裤子之争’的画面,也就定格在了那男研究生的眼中,令在愕然之余脑子里涌出了许多想法,以及更多的猜测和推论。

    也就是两三秒的时间,站在门外的老教授反应过来后便将挡在病房门口的男研究生给推开,见付正义已经坐了起来,愕然道。“醒了?就这么简单的醒了?”

    在老教授进来之前,那女研究生便撒了手,脸红着躲到了一旁,用能杀人的目光瞪着那男生,警告着他。

    将被子重新盖好,付正义有些无奈。“难道我醒之前还需要打报告、等待批复不成?”

    没在意付正义语气中的讥讽,老教授见病人能开口话、且精神状态也没有问题,自然是松了口气。“醒了就好!那就去做个核磁共振和脑血管造影吧,如果真的没有新变化,那你就可以出院了……”

    被推进了检查室,一系列的检查还没有完成,得到消息的尚铁军就带着胡艳赶了过来,听老教授了情况,不禁有些奇怪。“治疗方式没有变更,醒就醒了?”

    “人的大脑是最复杂也最难以被研究的,也许一个轻微的脑震荡就能致死,但也许颅骨被砸碎了、人也可以救回来,出现什么情况都是合理的……”

    “问题是昨天你还不清楚他多久才能苏醒,怎么隔了不到一天这人就自己醒了?”

    “具体的原因还需要继续分析!但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昨天十一点到十二点之间,病人应该受到了些强烈刺激,而当时跟病人待在一起的不是医院的看护人员,而是一个法国女人,所以最好是让那法国女人过来一下,我有一些问题需要问她……”

    不等老教授的话完,胡艳惊讶道。“索菲亚?她昨天夜里在病房里陪着付正义的?”

    尚铁军皱起了眉头。“索菲亚今天回国,要想联系估计只有问付正义本人了,我们不清楚她法国那边的联系方式……”

    老教授苦了脸,拿起病历又看了看,注意到所早上发现的那异常现象,犹豫了下还是觉得这应该是属于病人的个人**,于是也就没有提,而是告诉尚铁军病人正在做检查,要是没检查出新问题的话,病人可以随时出院了。

    从检查室里出来的付正义,早就对自己被推来推去的烦了,穿上鞋下了地,便问索菲亚是怎么回事?

    尚铁军越加感觉奇怪了。“咦?昨天她不是陪了你一晚上?我可只知道她是今天早上回国,其他的可就不清楚了……”(未完待续。)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俗人重生记内》,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综]金木重生·番〕〔隐婚娇妻,太撩人〕〔武侯神算〕〔末世我的红警基地〕〔她比蜜糖甜〕〔重生七十年代小中〕〔重生八零:军少花〕〔林诗曼肖凡〕〔都市重生之修仙系〕〔绝色女房客〕〔重生六零:翻身做〕〔他与星辰皆璀璨〕〔捡个校花来修仙〕〔妖凡修仙传〕〔极品大当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