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你的温柔如明灯〕〔机甲天魔〕〔最强鬼医:暴君宠〕〔快穿之男神攻略〕〔全民领主〕〔武星耀侠影〕〔大周九千岁〕〔魔界旅游守则〕〔我的黑碑有灵气〕〔棺香墓火〕〔成为仙兽师的小民〕〔天地无敌客〕〔我只是个穿越者〕〔修仙者凌凡〕〔知心大师〕〔暗黑诸天〕〔于位面中穿梭〕〔错刃〕〔狩妻狂魔:世子妃〕〔诸天之最强刺客系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俗人重生记内 第544章 赔不起
    第5章赔不起

    弯着腰站在廖面前的高个男人,穿着仿皮质地的长裤、黑色的皮质机车防风衣,身上的那些个铆钉、金属扣眼、金属亮片几乎能闪瞎人眼!

    高个男人虽似乎是想要竭力的表现出他的诚恳,可那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却遮挡住了他大半张脸,令人在第一眼看上去只会觉得这是不良青年、而不会认为他是个歌手,并且还是来自于台湾的。

    不过苏建信的回答却激怒了廖,这种便宜话他真的是听的多了,虽自己比对方矮了足有一个头,可还是毫不犹豫的便抡起拳头准备揍人!

    但廖抡起的手臂被付正义一把按住,就连揪着对方脖领的手也被付正义给掰开了。

    拽着这高个男人的胳膊,付正义带着他出了包厢来到了走廊,付正义仔细瞅了瞅他的那张脸,便问道。“你……你是不是叫苏建信?”

    高个男人脸色一变,本能的向后退了半步拉开些距离有所戒备,不过眯缝起眼睛仔细打量了付正义一番,这才像是松了口气般低声道。“啊……是!我是苏建信,你……你怎么知道我真名的?”

    有种想要捧腹大笑的**,付正义向后退了两步从下往上的仔细瞅了瞅苏建信,见他穿的皮鞋都磨出了毛边、机车防风衣也紧的有些过份,便问道。“鞋是你自己的,但这上衣是借来的吧?”

    苏建信挠了挠头,有些窘。

    不过对于他来,此时更多的是疑惑,和浓浓的不解。

    站在隔壁门侧守着的那服务生,见这个台湾歌手进去之后里面就传来了怒喝声,紧跟着他就被客人给拽了出来,想要过去却感觉现在不像是发生了冲突,刚刚迈出去的脚便又收了回来。

    已经确定眼前这个苏建信就是前世自己所最喜欢的那被曾经被称之为‘灵魂歌手’的苏建信,付正义的心情激荡不已,他让站在一旁的那服务生送两箱啤酒过来,便哈哈大笑着推着苏建信进了包厢。

    很少会看到付正义如此之兴致高昂,廖虽然还是满肚子的疑惑和不解,甚至对这个引起了今晚上冲突的摇滚歌手还怀有着深切的怨念,但见付正义拽着对方坐了下来,还是顺手递了两瓶啤酒过来。

    付正义问。“什么时候过来的?”

    茫然的接住廖递过来的啤酒,苏建信回答。“昨天下午……”

    “从哪里过来的?在鹏城准备待几天?行程是怎么安排的……”

    付正义一连串的问题,让苏建信彻底懵了,挠了挠头很是不好意思的自己是大前天到的香江、昨天下午到的鹏城,计划是在海峡夜总会停留两天,然后从穗城返回台北。

    眼前的苏建信,看上去颓废、消沉,观察别人的时候并不会双眼直视,而是用眼角的余光去打量、有些心翼翼的味道。

    付正义回想这人当年的历史,他记得此时这人应该还浪迹于台湾各地的酒吧,以驻唱为生,因此也就问道。“是组团来大陆走穴的?”

    苏建信表情僵了,头低了些下去目光穿过自己额前的乱发瞅了瞅对方,见他神情间只有着浓郁的好奇、并无戏虐,于是苦笑着摇了摇头。“谈不上是走穴啦,就是这边酒吧给的报酬还算是不错,还包了往返的机票,所以就有人组了个队伍过来了……”

    付正义记忆之中那站在舞台上飙高音的苏建信,受访问时腼腆的苏建信,单飞后因嗓子问题而有所沉寂的苏建信,谈及女儿丸子时一脸幸福的苏建信,逐渐跟眼前这个颓废的年轻重合在了一起!

    此时的苏建信还年轻,可他那张中年大叔的脸已经略显峥嵘,自然也就谈不上帅、更谈不上跟暖男、花样男子沾边,不过摇滚青年的不羁倒是味道十足,这让‘时间就是把杀猪刀’的想法在付正义脑海中浮现,于是他也就赞同的点了点头。“是呀、是呀……反正都是赚钱糊口,在哪儿不是表演……”

    罢付正义灌了一大口啤酒,想了想才奇怪道。“对了,之前的冲突是因你而起,你当时站在台上唱的什么歌?”

    “红旗下的蛋……”

    付正义这才明白,怪不得邰文雄会从二楼浇了一扎啤酒下来,原来苏建信唱的竟然是这首歌!

    于是他也就越加的好奇了。“你怎么想的啊?在海峡夜总会这种档次的夜总会里演唱崔健的《红旗下的蛋》?你难道不知道这首歌是禁歌吗?”

    苏建信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犹豫了片刻才一咬牙。“有人给了五十块的费……”

    坐在一旁一直没吭声的廖,怪叫了起来。“啥?五十?开玩笑的吧?这里可是海峡夜总会,大厅里的点歌单上明明写着点歌是两百起价的,怎么可能会有五十的啊?”

    苏建信的脸变得有些苍白,他的头也垂的越发低了。

    见付正义没有阻止,廖便凑过来些继续问道。“苏建信是吧?我还记得楼上那扎啤酒浇你头上之后,你一开始好像是准备拿话筒去砸的,可为什么最后还是将话筒又插回去了呢?”

    “我、我、我……”

    停顿了半响,苏建信这才继续道。“我赔不起!别砸了客人我赔不起了,就连我当时手里拿着的那话筒我都赔不起,所以只好又放了回去……”

    感觉到了莫名的悲哀,付正义开口问道。“苏建信,你曾经跟张惠妹、动力火车在一起驻唱过吧?”

    苏建信猛地抬起了头,神情间的有着愕然和隐隐的愤怒,可他见对方的神情中只有着好奇,头一偏犹豫了下才点了点头。“是,我跟阿妹、动力火车都曾经在同一个酒吧里驻过唱,他们现在都红了……”

    “林志颖上学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在学校里很受女孩子们欢迎吗?”

    莫名其妙的问题,让坐在一旁的廖彻底懵了,可苏建信却只是奇怪的瞄了付正义一眼,这才摇了摇头。“他是我学弟,可我在学校里的时候他才十三四岁啊,他那时候还没有出名,顶多就是长得白静点而已,哪里会受许多女孩子们的喜欢……”

    到这里苏建信从口袋里摸出包皱皱巴巴的烟盒,习惯性的便想要递一根给对方,可眼角的余光注意到桌上就丢着盒软中华,于是那伸出去的手就抖了一下。

    察觉到苏建信的尴尬,付正义伸手就将他还捏在手里的那盒烟拿了过来,举起来一看便摇头道。“这么呛的烟还是戒了吧,不然你的嗓子早晚要出问题!”

    接过付正义递过来的软中华,狠狠抽了一口苏建信不在意的。“没事儿,我这嗓子是天生的……何况有时候抽烟也能扛饿的……”

    付正义深深吸了口气,这才没让心中酸楚的感觉表现在脸上,让廖去点了首《海阔天空》,便将放在桌上的话筒递了一个给苏建信。“来,合唱一个!”

    刚将烟蒂掐灭在烟灰缸,苏建信犹豫了下便将话筒放回到桌上,不好意思的推辞道。“真对不起,今天真的是唱不动了……”

    付正义抬起手腕,见时间将近是十二点了,便皱起了眉头。“不会吧?你今天登台演唱是从几点开始的?你唱了几个时?”

    “这次过来的只有六个人,晚上我是八点上台的,可下午已经唱了两个时了……”

    付正义越发的奇怪了,侧着脸仔细观察着苏建信的表情,片刻后才困惑道。“我记得你在酒吧驻唱时一晚上可以唱足六个时,今天满打满算你也不过唱了四个时啊?”

    苏建信瞬间瞪大了眼,愕然道。“你看过我的表演?”

    付正义晚上已经喝了不少的酒,尤其是见到了苏建信之后,他更是将啤酒当做是水一般的灌进了肚子,因此特意又算了算年头,这才拿起话筒重新塞到了苏建信手里。“拿着!陪我唱一首再!”

    听付正义这么一,苏建信更是直接便将话筒放回到了桌上,站起身绕到了桌子的对面冲着付正义。“先生,对不起,我真的是唱不动了。之前因为我所引起的冲突,我再次向你们致歉,明天一早我还需要返回台北,所以……抱歉……”

    刚刚点好了歌的廖火了,一个箭步便拦在了苏建信的身前,怒道。“别给脸不要脸啊!付哥想唱你就陪着唱!这里的点歌费不就是两百吗?我给你三百!唱!有本事你就将我的钱包给掏空喽……”

    廖那鼓鼓囊囊的钱包,让苏建信脸色骤变。

    付正义酒喝多了反应也就有些慢,晃悠着来到苏建信身边,喝止了廖的不礼貌之后,便冲着苏建信认真道。“我知道你还能唱!如果真不愿意跟我合唱的话,那你就自己来唱一个,我想再听听你的声音,这样才好确定一些事情……”

    苏建信脸色越加的冷了,眼前这种情况在他酒吧驻唱的十年经历中,面对过无数次、也处理过无数次,哪里会因为对方的一句话就改口?(未完待续。)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俗人重生记内》,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六零:翻身做〕〔隐婚娇妻,太撩人〕〔武侯神算〕〔她比蜜糖甜〕〔[综]金木重生·番〕〔婚情告急:总裁请〕〔末世我的红警基地〕〔林诗曼肖凡〕〔捡个校花来修仙〕〔极品大当家〕〔重生七十年代小中〕〔想住进你心里乔默〕〔豪门霸宠,总裁的〕〔都市重生之修仙系〕〔妖凡修仙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