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流浪村医〕〔豪门蜜婚,霍少缠〕〔卿本为后:巨星甜〕〔恋恋如卿〕〔无敌龙神进化系统〕〔空间俏医女:猎户〕〔路过漫威的骑士〕〔冥娇〕〔婚不宜迟〕〔全家都有外挂[末世〕〔直播之恐怖审判〕〔绝品全能兵王〕〔农门丑妇〕〔妖孽强者在都市〕〔电影世界穿梭门〕〔权路青云〕〔一夜欢宠 :亿万老〕〔贞观太上皇〕〔拒爱总裁〕〔医品圣手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俗人重生记内 第545章 唱给我听
    第545章唱给我听

    对方表情的细微变化,全部落在了付正义的眼中。

    他将手里的话筒硬塞到了苏建信的手里,笑着。“如果你不想继续留在酒吧里驻唱,你要是还想要实现你的理想、还要想发唱片、出专辑,甚至是想要站在可以容纳数万观众的会场里开你的个人演唱会,那你就现在唱给我听!”

    付正义的声音并不大,但语气且相当的坚决。

    苏建信瞬间就懵了。

    理想?

    发唱片?

    出专辑?

    个人演唱会?

    自己,可能吗?

    从花冈艺校毕业之后,从台中到台南、高雄,可以全台湾的酒吧他都去过、都驻过唱,跟他同样是在酒吧里驻唱的张惠妹、动力火车,现在可都已经红了,但唯有他还继续留在酒吧里日复一日的面对那些醉醺醺的客人、唱着那些不属于自己的歌曲……

    年轻时的冲动,近十年的挣扎和煎熬,端过盘子、送过外卖、开过火锅店的苏建信心想,难道今天就是自己守得云开见日出的好日子?

    “可、可能吗?”

    苏建信那干巴巴、甚至是有些滞涩的反问,让付正义的笑容越加开朗。“怎么,你对自己没信心?”

    思维逐渐恢复,苏建信瞅了瞅被对方第三次塞到自己手里的那话筒,苦笑道。“这不是有没有信心的问题,而是太突兀了,也太让人难以相信了……”

    见苏建信还在犹豫,付正义便笑道。“喏!我朋友已经按照海峡夜总会的规矩支付了点歌费,就算我现在是真的在耍你,那你也不过就是多唱了一首歌、却换来了三百块的费进账而已,难道这样的损失就大到了让你所无法承受的程度?”

    廖将从钱夹里抽出来的那三百块粗暴的塞进了苏建信的口袋,指了指屏幕便按了开始。

    beyond的《海阔天空》。

    苏建信深深吸了口气,冲着付正义点了点头便索性闭上了双眼,转过身倾听着旋律,等前奏过了之后便举起话筒。

    今天我,寒夜里看雪飘过

    怀着冷却了的心窝飘远方

    风雨里追赶,雾里分不清影踪……

    满怀着激情的演绎,让重新坐进沙发里的付正义用手指在大腿上打起了拍子,廖也面有惊讶,拿起一支啤酒喝了两口,双手抱胸连连点头。

    而当苏建信唱到了副歌的部分,他的声音徒然拔高,那高亢的歌声竟是有着无与伦比的穿透力!

    廖听的呆住了,嘴越张开越大,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犹如是见了鬼一般。

    坐在沙发上的付正义也直起了身,点了点头在第一段结束之后猛地一拍桌子。“再拔高些!拿出你真正的实力来!”

    沉浸在音乐中的苏建信了愣了下,睁开眼扭过脸,瞅了付正义一眼便点了点头。

    于是当苏建信唱到了第二遍的副歌时,他便再度拔高了音调,那高亢犹如是金属重击所形成的能投直抵内心的高音,便让付正义情不自禁的站了起来,闭上双眼纯粹依靠他的耳朵去倾听、去感受、去激动!

    一曲结束,苏建信大汗淋漓,整个人宛如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

    “真棒!”

    廖夸赞着,顺手将一瓶刚开的啤酒递了过去,然后才问道。“之前在大厅里听你演唱时,为什么没听到这样的歌?”

    擦了把汗,狠狠灌了大半瓶的啤酒,苏建信撇了撇嘴无奈道。“没办法啊,来的人有个嗓子出了点问题,所以本该是他演唱的歌曲就必须由我来处理……结果就在准备开始摇滚类型的歌曲时,那一扎啤酒就浇下来了……”

    廖凑近了些过去,揪起苏建信垂落在肩膀的一缕头发闻了下,便愕然道。“喂!怎么你头发上的啤酒味还没洗掉啊?”

    “不是没有洗掉,而是根本就没时间去洗……”

    沉浸在高亢且极具穿透力的歌声之中,那与生俱来惊人嗓音让人过耳不忘,似乎他的声带都不是身体的一部分,而是一种乐器,这让付正义过了许久才醒过神来,见苏建信还抓着话筒面有忐忑的等待着,立刻便竖起了大拇指,沉声道。“你准备好大红大紫了吗?”

    毫无保留的高歌一曲,反倒是让苏建信冷静了下来,他缓缓的弯下腰声音略有些颤抖的问。“你确定你没开玩笑?”

    付正义摇了摇头。“开玩笑?我为什么要开玩笑!近期国内外流行的那些歌曲,你都能唱吗?”

    “能!在酒吧驻唱这是基本功,客人们点了歌要是我唱不出来,那是要砸招牌的!我可以毫不夸张的告诉你,国内外的流行歌曲我能唱两三千首呢……”

    廖虽之前被苏建信那穿透力极强的嗓音所震到了,可听到这话还是一脸的不信,见付正义冲着那点歌机指了指,可就立刻坏笑起来。“哎!我记得上个月有个香江歌手才发了专辑的,刚才我还看到歌单上有的……”

    廖跑到了点唱机旁,很快屏幕上便显现出郑伊健的《友情岁月》。

    苏建信的唇角翘起摇了摇头,趁着前奏的间隙这首歌不是他那专辑里最好听的,何况确实也太新了些,台湾目前还没有发售到街知巷闻的地步。

    廖按了暂停,转过脸便有些疑惑。“哎,你到底会不会唱啊?废话这么多!”

    “专辑名是《伊健.十三》,《友情岁月》不是里面最好听的,这张专辑如果能够在台湾大卖的话,也顶多就是因为里面那首《廿世纪的恋人们》而会火一些……”

    到这里见苏建信见付正义也在认真的在听,犹豫了下才。“不过他是玩票的嘛,只要有销量、有市场自然什么歌都能塞进去的,我的风格跟他是完全不一样的……”

    站在点唱机旁的廖越发的疑惑了,干脆摸出钱包便准备取钱,被付正义瞪了一眼只好讪讪的将钱包收了起来,抬手示意苏建信过来唱过再!

    耸了耸肩,苏建信站到那监控器前按了个继续,很是随意的便随着那旋律将一首歌轻松唱完,转过脸才继续自己确实不适合这种慢节奏的抒情歌曲。

    嗓子,确实是没话。

    对歌曲的把握也是娴熟。

    付正义还记得在06、07年的时候,他才知道还有人习惯性地句末嘶吼可以那么的撕心裂肺、畅快淋漓,可深情起来也可以温柔得那么嚣张!

    非要具体描述的话,付正义觉得就是一种‘信式深情’,也是在那个时候,他才知道有人过得洒脱如此,对世事竟坦率到底……

    人和歌都透露着一股直来直去的劲儿,闻声知人!

    不过他现在演唱时习惯性的扭动肢体、前仰后合很是夸张的演绎方式,却依然是酒吧驻唱的风格。

    “如果你能够将演唱风格进行一段时间的调整,我相信发片也好、办演唱会也罢,都是没有问题的……”

    到这里付正义整理了下思路,非常严肃的问道。“只不过有些事情我需要问清楚,如果你成为签约歌手,那你愿意为了现在的大红大紫而放弃原本可能应该是属于你的一切吗?”

    付正义的问题有些绕,苏建信皱起眉头思索了片刻依然没明白,只好很是困惑的重复道。“放弃原本可能应该是属于我的一切?指的是什么呀?”

    心想如果按照历史的轨迹,苏建信还需要等五年才能够出道,按照唱片公司的要求以乐队的方式发行了他的第一张专辑,跟着便是无休止的走穴、巡回演唱、跑场子,直至五年的合约到期才开始了单飞……

    付正义清楚记得苏建信对于自己的单飞没有进行过正式的回应,而媒体却以这事儿作为他的劣迹,将他视为了背信弃义、见钱眼开、没有义气的‘铁证’而攻讦不休!

    当时的那些攻讦是否有着什么其他内幕,付正义真的不太确定。

    但他知道一点,那就是苏建信并不是一个特别看重金钱的人,否则他的火锅店也就不会倒闭!

    而且作为一个乐队的灵魂主唱,却需要跟乐队的其他成员均分所有的收益,从任何一个角度来考虑的话,这都不太合适的!

    当然了,苏建信如果现在就出道发片,那么他是否还能够遇见他女儿丸子的妈妈、是否还会跟他的助理薇薇步入婚姻的殿堂,都将成为一个未知数。

    付正义的沉思,也给了苏建信思索的时间。

    他发现直到现在自己还不知道包厢里这两个人的名字,更不清楚他们是干什么的,只不过能够出现在海峡夜总会,想必总不会是信口开河耍自己玩吧?

    因此见付正义一直都没吭声,也就一咬牙。“只要你能兑现刚才的那些承诺,就算你买断我的人生,我也认了!”

    付正义的思绪被打断,想了想才发现自己还有一个问题没有搞清楚,便问道。“你身上有合约吗?”

    “呃……”苏建信愣住了,犹豫了片刻才咬着嘴唇。“我有合约在身……不过我的经纪人从签约的公司哪里打听到的消息,因为我的名字跟他们正在推广的一个乐队名近似,所以必须晚些发片……”(未完待续。)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俗人重生记内》,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重生六零:翻身做〕〔隐婚娇妻,太撩人〕〔婚情告急:总裁请〕〔武侯神算〕〔她比蜜糖甜〕〔[综]金木重生·番〕〔林诗曼肖凡〕〔末世我的红警基地〕〔想住进你心里乔默〕〔重生七十年代小中〕〔极品大当家〕〔捡个校花来修仙〕〔总裁独宠:亲亲我〕〔一术镇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