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帝强宠:腹黑弃〕〔一阵妖风〕〔海贼世界里的万事〕〔都市共享男友系统〕〔藤陌〕〔无敌真寂寞〕〔缘来妻到,掌心第〕〔豪门宠婚:萌妻乃〕〔妙手回春〕〔绝世丹神〕〔圣魔〕〔绝世召唤师:妖娆〕〔大夏王侯〕〔农家小寡妇:带着〕〔农门丑妇〕〔道破苍穹〕〔超级系统神话动物〕〔天地至圣〕〔聊斋纪行〕〔渡风杂货铺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俗人重生记内 第638章 欲速则不达
    第638章欲速则不达

    摔了一大跟头,拖着行李箱进了宿舍的刘卉便再也忍不住了,趴到床上呜呜的哭了起来,满心的委屈。

    年纪还不太容易相处,再加上她习惯性的口无遮拦,因此刘卉在宿舍里的人缘也就不算好,只有一个女生过来宽慰她,询问是怎么回事?

    刘卉哽咽着将情况一,舍友得知她特意带过来的毛绒大熊是给她的可就尤为感动,正宽慰着刘卉、是下次一定不放过这种混蛋的时候,宿舍的楼下却徒然间喧哗了起来,引得留在在宿舍里的女生们都趴到窗口看起了热闹。

    经管学院的院长岳浩铭是个胖子,而且还是个特别胖的大胖子。

    所以满心恼火的付正义见他向后仰的那一瞬间就愣了下,等反应过来想要去拽人却只扯住了岳浩铭的衣袖,于是‘撕拉’一声响,岳浩铭的袖子被付正义整个扯了下来,他本人则是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发后脑勺磕在地上竟发出了嘭的一声闷响。

    站在路边树下的保卫科科长被唬了一跳,冲出来见付正义手里抓着半个衣袖、而岳院长却翻着白眼仰倒在了地上,一时间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还是赶紧张罗着救人,而作为罪魁祸首的嫌疑人付正义自然不可能被允许离开。

    发生在大切诺基车旁的一番争论,早就吸引了不少学生的驻足,虽付正义很快就洗脱了‘殴打’岳浩铭的嫌疑,但还是不得不随着一起去了医务室。

    后脑勺肿起个大包,冰敷之后岳浩铭倒是很快就醒了过来,摸着后脑勺痛的整张脸都抽抽了,指着付正义便问你这年轻人怎么可以这样?

    “岳院长,您也是这么大岁数了能不能讲点道理啊?你有高血压我知道啊?”被四五个保卫科干事给押着一起过来的,肚子饿着、心里也烦躁的很,付正义话自然也就不会客气。

    值班的校医火了,指着付正义鼻子就要呵斥,可明白发生了什么的岳浩铭却脸一板、将其他人都轰了出去,这才挤出个笑容示意付正义搬个板凳坐的靠近些。

    “有事儿事儿,开一天车肚子还饿着呢!”

    “付啊,来来来,之前是我这老头子急躁了些,我跟你道歉还不成嘛?”到这里见付正义依然黑着脸,岳浩铭摸了摸后脑勺、又指了指自己那被拽掉了半个袖子的衬衫,苦着脸就凭这些你这么个年轻也不该这么难话吧?

    之前校医给岳浩铭检查的时候,付正义也看到了他后脑勺上的包,想想岳浩铭身为交大经管学院的院长都这样低声下气、还不惜道歉,自己也确实是不好再拉着个脸,只好搬着凳子坐了过去。

    用手捂着那冰袋,岳浩铭苦着脸这篇论文引起了轩然大波,国内不少经济学家斥责他是危言耸听,妄图以此论文的发表而哗众取宠,他差点被气的心脏病都要犯了,本准备这几天亲自去外国语学院找他谈谈的,可学院里的事情又多、又麻烦,还需要应对那些找上门的记者,所以这才一直拖到了今天。

    “付啊,你把桌上那文件袋打开,里面是论文发表的内参和之后一些经济学家们所发表的评论文章,你先看看内容再……”

    打开那文件袋,鲜红色的‘内参’二字与白色封皮所形成的强烈视觉对比,让前世仅在网络上见过其真容的付正义不由得叹了口气,翻到岳浩铭的那篇论文开始逐字逐句的研读。

    思路跟之前自己的差不多,但研究理论出身的岳浩铭所写的这篇论文却远比他之前所的要细致和严谨的多,尤其是对泰铢崩盘的分析,更是详尽到了以事实为基础、以推演为手段,最终揭开了其深层次的因果关系,比自己所能够描述的更能服看到这篇论文的人们。

    “写的挺好啊……”

    付正义的赞叹让岳浩铭瞬间就黑了脸,拍着病床的床板有些急了。“这不废话啊?理论研究我老头子搞了快三十年了,你当我这些年都是吃闲饭的啊?我是让你看完全部的评论文章再发表意见……”

    岳浩铭那急赤白脸的模样还是蛮有气势的,付正义唯恐再刺激的老头再晕一次,翻开第二本内参上的相关文章看完,可也就怒打心底里起了。

    危言耸听、哗众取宠、浮而不实等字样充斥着整篇文章,用人身攻击取代了理论数据,挂着‘经济学家’的某人士洋洋洒洒竟是用了大量的篇幅斥责岳浩铭的这篇论文,还隐晦的进行着各种各样的人身攻击,在最后则是用标准的歌功颂德方式,弱化金融市场的数据,一味的声称大国崛起有望、经济发展平稳,所有认为会出问题的牛鬼蛇神都必须有多远滚多远!

    见署名陌生,付正义便问这家伙是谁?

    “某个金融研究机构的权威,曾经在华尔街任职,有着博导的身份和金融专家的头衔……”

    “就这种只会骂街、丁点理论基础都不懂的家伙也能成为金融专家?”

    付正义的疑问勾起了岳浩铭的火气,将此人回国后的斑斑劣迹逐一道来,此人才是真正的哗众取宠、不懂装懂的罪魁祸首!

    这种挂着金融专家头衔却只知道批这个、骂那个,张口就是自己在华尔街任过职、闭口就是自己乃是权威的理论研究学者,前世付正义是见得多了,不过在此时的国内竟然这人可以在内参上发表如此狗屁不通的文章,付正义实在有些难以理解。“那为什么这家伙的地位远比你还高?”

    岳浩铭愣了下,这才有些沮丧的解释道。“为什么?因为这家伙能吹、敢吹,没什么不敢的,所以自然就得到了重视,我们这些搞研究基础理论、用数据来话的反倒是不如他们混的好……”

    付正义想了想,此时东南亚金融风暴还没有显露出威力,岳浩铭虽将自己当时讲述的辅以数据进行了详尽阐述,但想要让上面相信却还是太早了些,因此便道。“如你所的日本失落的十年即将在香江重演,可问题是日本之前已经堆积了大量的泡沫,将东京圈的地产全部卖掉差不多可以买下整个美国了……而香江股市、汇市、期市的状况,跟当年日本还是存在差异的,想要完全照搬日本的经济数据来证明您是对的,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可现在已经有了征兆了啊,总不能等事实形成、损失不断扩大的时候再去弥补吧?”

    “欲速则不达,您的这篇文章若是放在下月底又或者是年底,估计效果远比这时候发表要强,香江股市刚刚上涨了三年有余,只有当跌幅无可控制、市场信心彻底崩溃的时候,这样的论文才会起到一阵见血的效果,您……太着急了……”

    “付!那样的话损失已经形成,信心崩溃所带来的影响将是长期化的,香江才回归金融市场就遭受如此重创的话,是会对我国形象造成影响的,何况在香江股市里的存量资金,也大多是香江市民们的血汗钱,遭受国际游资的洗劫之后会产生连锁反应的,作为一个金融研究者我不能坐视遭难的降临,该的必须要、该做的必须要做,否则怎么对得起自己所学、所研究的一切?如何能够为人之师表、为人之表率……”

    岳浩铭的语气沉重,神情间也有着不加掩饰的沉痛,付正义觉得眼前这老头子倒是有些可爱了起来,不过他站起来便摇了摇头。“岳院长,您现在所做的就是在让自己成为公敌,金融研究界目前根本就不会接受你的观点,我建议您再等等,当有事实作为佐证的时候,您的这篇论文才会引起关注、得到有识之士声援的,那时候才能起到一定的效果。”

    “不成!这么做会对不起我的良知,看着那些还在鼓吹香江金融市场大有前途、看着他们鼓吹市民们卖了房子也要赶紧买股票的厥词,我就怒不可遏!上下嘴皮一张一合便怂恿着香江市民们将血汗钱砸进去好让国际游资赚的盆满钵满……”

    听着岳浩铭的讲述,付正义是在心里面给他竖大拇指的,但等他完了还是一脸恳切的开口道。“岳院长,反正我现在很后悔在鹏城跟您见的那一面,不管您以后写什么可千万别再捎上我了,我就是一个正在上大三、还是学语言的普通大学生,我可不想跟你一起站在那风口浪尖上跟一帮子既有地位、又有社会影响力、能吹、也敢吹的金融专家们辩论!您就饶了我,成不?”

    岳浩铭气的须发皆张。“孺子不可教!”

    “成!您就当我是不可教的类型、那我可就真的是要谢天谢地了!”

    付正义那恳切的表情,在岳浩铭看来简直是可恶到了极点,想要怒斥一番可头又开始晕了,晃了两晃赶紧倚在了床头,嘴唇哆嗦着竟是连话都不出来了,只好抬起那已经在哆嗦的手,指着大门示意他赶紧滚蛋……(未完待续。)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俗人重生记内》,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综]金木重生·番〕〔隐婚娇妻,太撩人〕〔武侯神算〕〔末世我的红警基地〕〔她比蜜糖甜〕〔重生七十年代小中〕〔重生八零:军少花〕〔林诗曼肖凡〕〔都市重生之修仙系〕〔绝色女房客〕〔重生六零:翻身做〕〔他与星辰皆璀璨〕〔捡个校花来修仙〕〔妖凡修仙传〕〔极品大当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