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笑傲仙缘〕〔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头狼〕〔暴力甜妻:帝少不〕〔名震诸天〕〔大相师〕〔我什么没干过〕〔邻家美姨〕〔重生之都市魔尊〕〔偷爱〕〔凤归九霄:狂妃逆〕〔万能充值系统〕〔超级无限充值系统〕〔美漫丧钟〕〔我的网友是神仙〕〔天剑图腾〕〔王牌大高手〕〔纯阳剑尊〕〔崛起复苏时代〕〔极品农民混都市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爱婿临门 第97章 发烧
    自己当然不会乱来,但是让我把这口窝囊气硬咽下去的话,根本不可能。/

    舍得一身刮,敢把皇帝拉下马,人家都想要自己的性命,自己岂能坐以待毙,左右都是一个死,为什么不放手一搏。

    江高驰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对我和李洁两人下手,在悠然山庄的时候,我自认为没有那个地方露出破绽:“难道江高驰要当曹操,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李洁陪着自己说了一会话,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此时的自己,其实也是又冷又累又困,浑身疼痛难忍,但是在李洁这个倾国倾城的大美女面前,只能硬撑着。

    男人可以喝酒抽烟打老婆,但是在关键的时候,绝对不能说自己不行,就算是天塌下来,也得挡在女人前面,这才是爷们,这才是男人。

    我咬着牙,背着李洁一步一步在寒风中走着,不知走了多远,终于发现了前面出现了灯光。当看到灯光的那一刻,我感觉眼睛有点湿润。没有经历过生死的人,永远无法体会我此时的心情,不是矫情更不是软弱,而是一种绝望之中突然看到希望的感动。

    我加快了速度,当走到灯光处的时候,自己已经全身麻木,不知道是痛的,还是冻的,而此时的李洁也醒了过来。

    “呃?王浩,这到那里了?”她在我后背上问道。

    “应该是个小山村。”我说。

    山村很小,刚才在远处看到的灯光是村里唯一的一盏街灯,街灯下面还有一个大石磨,这种石磨在城里根本就看不到了。

    “我们有救了?”李洁的声音充满了惊喜。

    “嗯!”我点了点头。

    随后背着李洁朝着村里走去,我一户一户的敲门,直敲到第六户人家,才听一个男子的声音:“谁啊?大半夜敲门?”

    “大哥,行行好,我们车子翻到山里去了,想在你家住一晚上。”我开口说道。

    吱呀!

    大门开了,一个披着棉袄男子拿着手电筒朝着我和李洁两人照来,我用手挡了一下,说:“大哥,行行好吧,我们车翻进了山里。”

    “进了吧!”男子打量了我和李洁一会,侧了一下身,说道。

    “谢谢大哥!”我对人家千恩万谢,这大晚上的,不是好心人绝对不会起来开门,自己刚才敲了五家,敲得手痛都没有回应。

    男子家里一共三间房,他和老婆睡一间,十岁的儿子睡一间,还剩下一间房是客厅,还有旁边的一个厢屋是厨房。

    男子是忠厚的庄稼人,他给我和李洁倒了一瓶热水,让我们洗洗,然后又把十岁的儿子叫了起来,让儿子跟他们睡,把他儿子的房间让给了我和李洁两人。

    “谢谢大哥,我们在客厅凑合一宿就行了。”我说。

    “看你们两人脸都冻青了,身体还在发抖,快到炕上暖和暖和,不然肯定会生病。”男子说道。

    我千恩万谢,心里记着人家的好,想着以后过年过节都要带点东西过来看看,受人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不能让好心人寒了心。

    稍倾,我和李洁用热水擦了脸,喝了点热水,然后把被树枝挂破的外套脱掉,钻进了暖和的炕上。

    男子又给我们加了一点柴,才转身回屋睡觉。

    炕上就一条被子,所以我和李洁此时可谓是同床共枕,我脱得只剩下一条花裤衩,她则仅仅把外套脱下来。

    “喂,把衣服脱了吧,你这样舒服吗?还把被子撑了起来,进风。”我对李洁说道。

    “你睡吧,我睡不着。”李洁说,我知道她八成是不想脱衣服。

    自己背着她走了将近二个小时,实在是又累又困,于是没过多久,便沉睡了过去,其实以自己现在的情况,就算李洁脱光了,我都未必有精神想那种事情。

    我正睡得香,突然好像感觉有人在叫我,于是便朦朦胧胧的睁开了眼睛,发现四周仍然一片黑暗,应该天还未亮,不过旁边的李洁却发出痛苦的声音:“王浩,我好冷。”

    “冷?”我眨了一下眼睛,还没有完全清醒,大约十几秒之后,才清醒过来:“不冷啊,火炕多暖和。”我说,因为自己一点都不冷,睡了一觉,感觉精神好多了。

    “我,我,我好冷。”李洁的声音都有点颤抖。

    “不对啊!”我的表情愣了一下,然后马上伸手试了一下李洁的额头,乖乖咧,都烫手,她在发高烧。

    我一下子坐了起来,说:“你在发烧,怎么不早点叫醒我?”

    “我,我看你醒得好香,就……”

    “别说话了,我你把衣服脱了,你穿着衣服睡,越睡越冷。”我说。

    “不,不用!”

    “什么不用,听话,你都发烧了,现在一切听我的。”我十分强硬的说道,随后伸手开始脱李洁的衣服,她反抗了一下,但是此时正在发高烧,根本没有力气,于是只能任自己宰割。

    我慢慢的把她的毛衣脱了下来,毛衣里边是白色的打底衫,我本来也想给她脱下来,但是想了一下,最终还是算了,再脱,自己的动机就不纯了。

    李洁下身只穿了一条紧身牛仔裤,我给她脱的时候,她满脸通红,不知道是害羞,还是发烧的原因。

    她的双腿笔直修长,当我把紧身牛仔裤慢慢的退下来的时候,不由的暗暗咽了一口口水,雪白修长的双腿,穿着一条小小的黑色内裤,李洁可能害羞,使劲并紧了双腿,让此时的她更加诱人。

    如果此时她没有发烧的话,我一定忍不住会强行把她压在身下,因为实在是太美了。

    稍倾,我下了炕,迅速的穿好了衣服,把棉被给李洁盖好,然后硬着头皮去敲了敲房主卧室的门。

    “大哥,大哥。”我喊了二句。

    “又怎么了?”男子的声音有点不耐烦。

    “大哥,我老婆发烧了,村里有医生吗?”我问。

    “没有,不过家里有退烧片,我拿给你。”男子在屋里说道。

    “谢谢大哥。”我心里对人家真的很感谢。

    我拿了退烧片和一碗热水回到了房间,轻轻的将李洁扶了起来,将退烧片给她吃了下去。

    “冷,王浩,我好冷!”李洁被烧得有点迷糊。

    看到李洁的样子,我也慌神了,麻爪了,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怎么办?怎么办?”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山村闭塞,刚才男子说了,想要回江城,要先坐摩托车去十里外的云山镇,云山镇才有去江城的公交车。

    当然想看医生的话,也只能去云山镇。

    十里的山路,如果自己背着李洁走的话,搞不好还没走到云山镇李洁就烧出毛病了。

    我现在只寄希望于那颗退烧片,因为这种退烧片我记得自己小时候也吃过,吃了之后全身会出汗,然后慢慢的退烧,虽然不能治本,但是却可以让人马上退烧,不至于被烧坏。

    “出汗,对,一定要让李洁出汗,出汗会降低她的体温,不然的话,万一烧出肺炎或者脑膜炎就麻烦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随后走到院子里拿了一些柴,加到了火炕里,但是李洁还说冷。

    我眉头紧锁,有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王浩,我冷,好冷!”李洁已经被烧迷糊了。

    “被子,对,必须再给她多盖一条被子。”我在心里想道,随后立刻硬着头皮又去敲房主的房门。

    “大哥,有多余的被子吗?”

    “没有!”男子可能真被我搞烦了,直接连门都没开,嚷了一句便没了声音。

    想想也是,大半夜的折腾人家,换成自己也会不高兴。

    没有借到棉被,李洁还是一个劲的说冷,于是我最终一咬牙,脱了衣服钻进了被窝,然后紧紧的把李洁搂进了怀里。

    此时的李洁可能彻底烧糊涂了,根本没有反应。

    而自己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趁机上了她。”心里一个声音在诱惑自己。

    “不能这么卑鄙。”另一个声音却产生了抵触。

    “上了她!”

    “不能上!”

    ……

    两个自己打起架来。

    李洁本能的感觉到我身上的温度,于是像条八爪鱼似的缠绕在我的身上,我一只手抚摸着她的臀部,另一只手搂着她的后背,身体里两个自己在战斗着。

    倾国倾城的李洁,上身只穿了一件打底衫,下身是一条小小的黑色内裤,紧紧的抱着自己,妈蛋,这简直不是艳福,还是世界上最严酷的刑法。

    “不能趁她之危,自己虽然不是君子,但是也不能当卑鄙的小人!”最终我的良知战胜的欲望,但是接下来便是无穷尽的折磨。

    我在坚持着,坚持着,脑子里把李洁想象成一个很丑很凶的女人,从而来抵制自己的欲望。

    不知过了多久,当天蒙蒙亮的时候,我猛然发现李洁不再喊冷了,身体表面好像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并且此时她在自己怀里已经熟睡了过去。

    呼!

    我呼出了胸中的一口浊气,提起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李洁应该没事了。

    精神上的放松,让我感觉到一丝睡意,随后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隐婚娇妻,太撩人〕〔星际绿化大师〕〔特种兵之超级系统〕〔西游:最强Wifi系〕〔都市沉浮〕〔特种兵之超神陪练〕〔都市绝品仙王〕〔天才萌宝,神秘妈〕〔特种兵之最强军医〕〔夺舍了通天教主〕〔女配逆袭记[快穿]〕〔余依许越〕〔萌宝助阵,甜妻翻〕〔玄幻之史上最强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