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钻石王牌之投手归〕〔都市极品邪僧〕〔味香〕〔重生之带娃修仙〕〔蜀山魔门正宗〕〔秦吏〕〔突然无敌了〕〔系统让我去算命〕〔造梦天师〕〔龙魂医师〕〔魔帝归来之都市至〕〔美食辣媳:重生八〕〔都市极品医王〕〔蜜汁萌宠:龙少撩〕〔炽爱游戏:高冷娇〕〔回到八零当女兵〕〔重生撩夫:席少的〕〔末世之虚拟入侵〕〔八七暖婚之肥妻逆〕〔仙君重生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爱婿临门 第98章 调查
    “你妹,你疯了!”我被李洁一脚踹到炕下面,心里一阵恼怒,对其吼道。免-费-首-发→

    “王浩,你这个伪君子,臭流氓!”李洁也是一脸气愤的表情,对我大吼道。

    “我伪君子?我臭流氓?”听到她这样骂自己,心里这个气啊,昨天晚上为了让她出汗,自己受了多少罪,现在烧退了,却一脚把自己踹下炕,还骂自己伪君子、臭流氓,还有没有天理,我有一种无语问苍天的感觉。

    ”李洁,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为了你的事情,昨晚我差一点死掉,在寒风中背着你走了两个小时,你发烧我忙前忙后,比我自己发烧还着急,我怎么是伪君子,怎么是臭流氓,如果说不清楚的话,咱俩回去就离婚,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老死不相往来。”我也怒了,对其大吼道。

    被我说了一通,李洁的脸色有点难看,没有吱声,可能她也觉得刚才一脚将自己踹下炕,有点过份了。

    “说话啊!”我站了起来,理直气壮对李洁吼道,妈蛋,不问青红皂白就踹自己,还真当我是泥人捏的,没一点脾气?

    李洁被我逼得脸一阵红一阵白,最后突然把被子掀开,说:“你自己看,臭流氓!”

    “看什么?”我朝着李洁的身体看去,白色打底衫外加一条黑色的小内裤,很性感,咦?那是什么东西?突然我看到她黑色的小内裤上有一些白色的东西,于是走近了二步仔细看去,看清楚她黑色小内裤上的东西是什么之后,我的脸瞬间变脸红了。

    “那个,李洁,你听我解释!”我结结巴巴的说道。

    “你个臭流氓解释什么,趁我发烧睡着了,干这种龌龊事,太恶心了。”李洁一个枕头摔了过来。

    “不是你想的那样,真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发誓。”我说。

    可是不管自己怎么解释,李洁就是不听,其实这根本就是一个意外,晚上我为了让她出汗,搂着她睡着了,然后就做了一个春梦,可能不小心弄脏了她的内裤,她以为我趁她睡着了,故意将脏东西喷在她身上。

    这个误会搞得我和李洁两人一早晨没有说话,收留我们的男子真是一个好人,请我们吃了早饭之后,又开着摩托车将我和李洁送到了云山镇。

    我掏出了自己身上所有的钱,塞到了男子的手里,大约有三千多块,男子拿着钱有点发愣,说:“多了,给我个油钱就行了。”说着,只拿了十块钱,然后将剩下的三千多块又还了回来。

    “大哥……”

    嗡……

    我本来还想将钱塞给他,但是男子把钱给我之后,一加油门,开着摩托车走了。

    “真是一个好人啊!”我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暗道一声。

    李洁虽然已经不再发高烧,但是仍然在发低烧,再加上昨晚的惊吓和劳累,所以走路的时候,总感觉有点弱不禁风,随时会摔倒的样子。

    “行不行?要不要我扶你?”我走到李洁身边,首先开口对她询问道,这是我们两人早晨吵架以来,自己第一次开口跟她说话。

    “哼,不需要!”李洁冷哼了一声,加快脚步朝着公交车站走去。

    哎呀!

    可惜她没走两步,便摔倒在地上,发出一声惨叫。我急忙走了过去,弯腰将她扶了起来,同时用手给她拍打着屁股上的灰尘。

    “臭流氓!”李洁骂道。

    “我……”我被她能气死,心里暗骂一声:“你大爷!”

    生气归生气,不过扶着她的手再也没有松开,此时的李洁非常的脆弱,左脚踝肿得像馒头,需要好好休养。

    来到公交车站之后,我们两人并未坐公交车,而是拦了一辆出租车,朝着江城市区疾驰而去。

    一个多小时之后,我们回到了市区,没有急着回家,而是先去了一趟人民医院给自己和李洁做了全面的检查,医生说李洁受到了惊吓,外加风寒,需要好好休养,至于肿得像馒头一样的左脚踝,仅仅是扭伤,并未伤到骨头,每天擦药酒就可以了。

    自己身上也都是皮外伤,并没有内伤,检查完之后,我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从那么高的地方滚下来,自己和李洁都是擦伤,真是侥幸啊。

    拿了药,我扶着李洁离开了医院,在此期间,她一句话没跟自己说,还在为早晨的事情生气。

    二十分钟后,我和李洁坐出租车回到了玫瑰苑,刚一进家门,刘静便尖叫了起来,因为我和李洁两人此时脸上缠着纱布,并且李洁走路还一瘸一拐。

    “囡囡,王浩,你们两人这是怎么了?”刘静大惊失色的问道。

    “呃?没事,就擦破一点皮。”我说。

    “妈,我和王浩没事,不用大惊小怪。”李洁跟着附和道。

    “到底怎么会事?告诉我,还有你们两人一夜未归,到底干什么去了?”刘静十分严肃的对我和李洁两人问道。

    为了不让刘静担心,我和李洁编了一个谎言,将她忽悠了过去。

    我洗了一个热水澡,躺在沙发上却怎么也睡不着,江高驰既然已经出手,那么开弓没有回头箭,如果发现我们两人没死的话,会不会再出什么阴招:“怎么办?”我在心里暗暗思考着对策。

    在荒山野岭的时候,自己根本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当时只考虑怎么才能背着李洁走出去,现在回到了家,这个问题自然要考虑清楚。

    我仔仔细细回想了一遍跟江高驰见面时的情景,李洁说话十分的小心,自己更没有多言,并没有露出什么破绽啊。

    “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难道江高驰真敢下杀手?李洁怎么说也是一名正科级干部。”我眉头紧锁,在心里暗暗想道。

    思来想去,不知道那里出了问题,突然脑海之中出现了一个鸡窝头的形象:“妈蛋,不会李洁的这个同学不靠谱吧,让江高驰追查到了发贴的ip地址,江高驰可以调用公安局的力量进行查找,一般的黑客还真不是对手。”

    想到这里,自己再也坐不住了,站起来换了一套衣服,朝着门外走去,准备去找鸡窝头问问。

    “王浩,你去那?”身后传来刘静的声音。

    “呃?”我转身看到刘静从卧室里走了出来,于是开口问道:“妈,李洁睡了?”

    “睡了!”刘静点了点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别拿谎话来骗我,真当我是一个糊涂老太太啊。”

    “没事!”

    不管刘静怎么问,我就是二个字,没事。把真实情况告诉她的话,只会增加她的担心,还不如我和李洁两人抗着就好,至少刘静可以睡个安稳觉。

    “妈,我还有事,出去一下。”说着,转身离开了。

    自己的车子没了,于是只好坐出租车来到了东城区,找到了鸡窝头的住处。

    咚咚咚……

    我猛一阵砸门,如果是鸡窝头这里出现了差错,导致让江高驰找到了ip地址,从而找到了李洁这个幕后指示者的话,我不介意找陶小军来修理鸡窝头一顿,妈蛋,没那个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这不是耽误事吗?

    “谁啊?”屋子传来一阵不满的声音。

    “我,王浩!”我心里面压着火,口气十分的不善。

    昨晚差一点死掉,在李洁面前自己表现的很镇定,仿佛一点不害怕,其实不害怕那是装的,谁不怕死?

    吱呀!

    门打开了,鸡窝头揉搓着朦胧的双眼,一副没睡醒的模样:“你找谁啊?”

    “田启,前几天我和李洁一块来找过你。”我说。

    “哦,记起来了,你叫王浩,进来坐吧。”鸡窝头把我请进了他家。

    我进去之后,也没有跟他废话,开门见山的说道:“上一次李洁求你办的事情,还是被人追查到了ip地址,这是怎么会事?”

    “不可能吧!”鸡窝头有点发愣。

    “什么不可能,别人已经找到了。”我说,其实是故意诈他,到底怎么会事,我自己也没有搞清楚,不过ip地址绝对是一个最容易暴露的点。

    “我看看。”鸡窝头马上来了精神,一扫刚才的颓废,打开他的电脑噼里啪啦快速敲打着键盘,最后歪着脑袋说:“奇怪,我刚查过了,没有人攻破我的陷阱啊!”

    “什么意思?”我是一个电脑盲。

    “我不但设置了一个虚拟ip,还在真ip前边加了一个陷阱,谁想查到这个真ip地址,必须攻陷我的这个陷阱,不然根本不可能探查到真正的ip地址。”鸡窝头对我解释了一通,总之就是一个意思,ip地址并未泄漏。

    “奇怪?”我从鸡窝头家里出来之后,一脸见了鬼的表情,既然ip地址没有泄漏,昨天晚上我和李洁也没有露出马脚,那为什么半路上会遭到大货车的撞击?

    难道江高驰真敢拿人命当儿戏,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他的胆子未免太大了点吧,真以为可以在江城一手遮天?

    悠然山庄属于云山镇,我们出事的地方也是云山镇。

    “云山镇,云山镇?”我在嘴里念叨着,怎么这么熟悉啊,突然自己记起来了,大哥韩勇带着自己去过云山镇,那一次是去请卫五忙。

    “对啊,神偷门就在云山镇,他们在云山镇属于坐地虎,不知道能不能请卫五出手调查一下此事?”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自己必须搞清楚昨天晚上的大货车是怎么会事?虽然心里猜测八成应该是江高驰想要我和李洁的命,但是也有可能是一次偶然的事故。

    李洁可以躺在家里休息,但是自己必须行动起来,万一江高驰真得想要自己和李洁的命,那么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妈蛋,姓江的,老子就是死也拉你垫背。”我在心里发着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闪婚大叔用力宠〕〔爱如烟花绚烂〕〔都市超级医仙〕〔珠胎暗结〕〔隐婚娇妻,太撩人〕〔武侯神算〕〔重生六零:翻身做〕〔逆流黄金时代〕〔夫郎在异世〕〔余依许越〕〔末世我的红警基地〕〔迷上初夏的月光〕〔山野春情〕〔林诗曼肖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