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钻石王牌之投手归〕〔都市极品邪僧〕〔味香〕〔重生之带娃修仙〕〔蜀山魔门正宗〕〔秦吏〕〔突然无敌了〕〔系统让我去算命〕〔造梦天师〕〔龙魂医师〕〔魔帝归来之都市至〕〔美食辣媳:重生八〕〔都市极品医王〕〔蜜汁萌宠:龙少撩〕〔炽爱游戏:高冷娇〕〔回到八零当女兵〕〔重生撩夫:席少的〕〔末世之虚拟入侵〕〔八七暖婚之肥妻逆〕〔仙君重生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爱婿临门 第169章 带我出去
    刀疤脸眼里有杀气,泥鳅也毫不示弱,两人相互敌视着。/

    “泥鳅,你他妈以为躲进看守所,周哥就拿你没办法了?”稍倾,刀疤脸说道。

    “刀疤,别以为老子怕你,谁他妈弄死谁还不一定呢。”泥鳅毫不示弱。

    我还以为下一秒两人就会打起来,可是没有想到,互骂了几句之后,便偃旗息鼓了。

    “擦,搞毛线啊!”我眨了一下眼睛,心里暗道一声,随后朝着鸡头他们看了一眼,发现他们也是一脸的失望,关在这里每天无聊死了,如果能看一场高水平的打斗,自然非常期待。

    刀疤和泥鳅没有干起来,猴子他们又开始戏弄那名被打得很惨的小混混,让他现在就去刷便池。

    这种欺负人的事情我懒得看,于是双手放在脑后,躺在床上想事情:“一条龙怎么样了?有没有顶住江高驰、黄胖子和姚二麻子三方势力的攻击,还有苏梦现在在那里?是否也被关进了看守所?鞍山路有没有受到牵连?跟自己来三亚的陶小军和狗子两人怎么样了?”

    想着想着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感觉好像有人在叫自己,于是马上睁开了眼睛,看到鸡头正在用手扯自己的裤子,同时监仓里的人都笔直的站在床下面。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管教来了,于是马上下床,立正站好,这是看守所的规矩,自己可以震慑住东北汉子他们,但是却不敢得罪管教,得罪了管教可就麻烦了。

    “王浩,出来!”疤眼管教喊了一声。

    “是!”我应道,随后一脸疑惑的跟着他走出了监仓,也不敢问去那里?干什么?

    走了大约几分钟,管教带着我来到会见室,在会见室里意外的见到了苏梦。

    “十分钟的时间。”疤眼管教说道,说完便关上门离开了。

    “你没事吧?”苏梦问道。

    “没事!”我摇了摇头,问:“你没有被关进看守所吧?”

    “没有,他们经过调查确认我是被绑架,第二天就把我放了。”苏梦回答道。

    “啊,那你为什么不早点来看我?”听到她这样说,我心里有点生气。

    “我离开派出所之后,就被人盯上了,应该是江高驰的人,不知道他是通过什么途径知道我的消息,所以这几天我一直在躲藏,直到今天上午那个混蛋派人过来,盯我的人才消失,于是我第一时间过来看你。”苏梦解释道。

    听到她的解释自己的气才消了,妈蛋,为了救她,自己九死一生,她如果是个白眼狼的话,我准备跟她就此断交。

    “快点把我弄出去。”我说。

    “明天,你再住一晚上,明天我就把你弄出去,今天我让那混蛋的手下正在找人,应该晚上就能递到管事人的手里。”苏梦说道。

    “嗯!”我点了点头,再住几个晚上都没有问题,怕得是没有希望。

    “你在里边没有吃苦吧?我听说看守所很乱。”苏梦问道。

    “没有,也不看看我是谁,怎么说也是枪林弹雨走出来的,还怕几个小毛贼。”我牛逼哄哄的说道。

    扑哧!

    苏梦笑了,给了我一个白眼,说:“使劲吹吧,还枪林弹雨,某人好像连枪都不会使吧。”

    “咳咳!”我干咳了一声,问:“江城怎么样了?”

    “没了我的威胁,江高驰退了,那混蛋乘势跟黄胖子和姚二麻子两势力干了十几场,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现在算是消停了,谁都没有捞到好处,倒是被大嘴刘渔翁得利,扩大了地盘。”苏梦介绍着江城的情况。

    “对了,跟着我来三亚的陶小军和狗子你找到了吗?”我问。

    苏梦摇了摇头。

    “陶小军的手机号是152xxxx。”我把陶小军的手机号告诉了苏梦,让他一会出去就联系陶小军。

    “嗯!”苏梦点了点头。

    “喂,这一次你的身份是不是暴露了。”我问。

    “那个混蛋说没有,他说江高驰并不是通过我的身份来向黄胖子证明他的清白。”苏梦回答道。

    随后我们又聊了一会,当疤眼管教进来的时候,我闭上了嘴,站起来,规规矩矩跟着疤眼管教走了。

    回到1106号监仓之后,鸡头凑了过来,这几天,我跟他关系还算不错。

    “喂,浩哥,什么好事?是不是要出去了?”鸡头问道。

    “嘿嘿!”我掩饰不住内心的得意,笑了笑说:“算你小子聪明,哥几个,不好意思,明天我就要离开你们了。”

    鸡头等人说恭喜浩哥重获自由,出去之后别忘了哥几个,我跟他们闹了一会,便躺在床上等待夜幕的降临,至于什么泥鳅,什么刀疤,什么周哥的事情,关自己屁事,自己又不是三亚的人,出去之后,找到陶小军和狗子两人,然后就回江城。

    当天晚上自己有点激动过头,失眠了,于是推了推旁边的鸡头,跟他要了一根烟。其实在看守所,并不像电视上那么严格,只要有钱,你可以改善伙食,也可以弄点酒和烟进来。

    我点了烟,走到便池旁边,一边抽烟,一边透过小小的窗户看着天空的月亮。

    “明天就要出去了,自己也算是坐过牢的人了吧。”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正当自己在抽烟的时候,突然一个身影走了过来,我马上身体崩紧扭头看去,本来还以为有人要偷袭自己,但是却没有想到,走过来的人是泥鳅,一个星期了,他可是从来没跟自己说过一句话。

    “看你不像是普通人,眼里有杀气,手上肯定有人命。”泥鳅小声的说道:“打猴子的招式是山西戴家心意把的一头碎碑吧?”

    我盯着泥鳅看了几秒钟,既没有否认,当然也不会承认,用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声音说道:“你有什么事?”

    “带我离开这里。”他看了我一眼,说道。

    我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心中暗道:“妈蛋,你是谁啊,凭什么老子要把你弄出去,再说了,你得罪了三亚道上的周老大,我他妈脑子进水了,把你弄出去,那以后还想不想来三亚,搞不好人家直接杀到江城去。”

    “为了你得罪三亚道上的周老大,我有什么好处?难不成你以为我脑子进水了?”我开门见山的说道,自己跟他又不认识,即便他是武林之人,跟自己有半毛线关系。

    “人不亲艺亲,我是山西通背拳传人张承,拳法祖传,也算半个武林人氏。”泥鳅自报了家门。

    “呵呵!”我呵呵一笑,说:“不好意思,我不是武林中人,你的事情我不上忙。”

    泥鳅好像并没有放弃,突然在我面前伸出二个手指头,说:“两年,只要你带我出去,我为你当两年的杀手。”

    本来我是打定注意不掺和泥鳅的事情,但是听到他这样说,自己有点心动了,如果自己手里有一把泥鳅这样的快刀,隐藏在暗处为自己做一些阴暗勾当的话,也许可以加快自己势力的壮大。

    “我凭什么相信你?现在忘恩负义的人可不少,如果前脚我把你救出去,你后脚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我又跟谁说理去?”我看了泥鳅一眼,小声的对他问道。

    “我以祖上的名义向你起誓,如若违背,天打五雷轰。”泥鳅说的斩钉截铁,表情非常的的严肃,不像是在敷衍。

    我眨了一下眼睛,没有急着答应,心里在考虑着利弊,救他出去肯定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但是他给的条件也十分的诱人,于是最终点了点头,说:“我出去想想办法,两天之内给你消息,希望你别让刀疤给弄死。”

    “哼,凭他想弄死我,还不够格。”泥鳅说道。

    我没有再说话,把烟抽完,便轻手轻脚的回到床上,睡了过去。

    第二天,果然如苏梦所说,自己被放了出去,其实警察本来就没有证据证明我有罪,至于为什么要将自己关押在看守所,本来就是一笔糊涂帐,我根本不知道原因。

    走出三亚第一看守所,我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一年多之前,可能做梦都不会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被关押进看守所,因为那个时候的自己,根本就是个连架都不会打的弱逼。

    “二哥!”

    “二哥!”

    跟苏梦一块来接自己的还有陶小军和狗子两人,他们一直没有离开三亚。

    “小军,狗子,你们还好吧?”我跟他们两人拥抱了一下,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可谓是九死一生,又有牢狱之灾,能再次见到他们,感觉很高兴。

    “我们没事,就是找不到二哥,都快把我和狗子急疯了。”陶小军说道,随后在车上,他把这段时间在三亚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陶小军的讲述,我也把那天给光头和毛寸头两名悍匪送饭的事情大体说了一下,当时都怪自己粗心,没有问饭菜的价钱,最终只能出此下策,被两名劫匪给打晕了过去。

    跟陶小军两人讲述完自己的经历之后,我对苏梦说道:“再我从看守所里捞个人。”

    “谁?”苏梦问:“如果是重罪的话,钱可能没办法,毕竟跟这里人不熟。”

    “跟我一个监仓的泥鳅,本名叫张承,山西人。”我说。

    “为什么要捞他?以前认识?”苏梦问。

    “不认识!”原因我不想说,只是告诉苏梦,泥鳅得罪了三亚道上的大/佬周哥,捞出来可能有点麻烦,让她尽力而为。

    苏梦听完我的介绍之后,脸色微微一变,看了我一眼,问:“这人对你重要吗?”

    “重要!”我点了点头,手里有这么一张牌,可以为自己做一些黑暗的事情。

    “试试看吧。“苏梦没有把话说死。

    回到酒店之后,我把给李洁打了电话报平安,本来想跟她聊聊天,但是苏梦一直在旁边催促着自己下去吃饭,于是我仓促的挂断了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闪婚大叔用力宠〕〔爱如烟花绚烂〕〔都市超级医仙〕〔珠胎暗结〕〔隐婚娇妻,太撩人〕〔武侯神算〕〔重生六零:翻身做〕〔逆流黄金时代〕〔夫郎在异世〕〔余依许越〕〔末世我的红警基地〕〔迷上初夏的月光〕〔山野春情〕〔林诗曼肖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