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着仙葫混都市〕〔蜜吻999次:乔爷,〕〔校园仙帝〕〔苏安安顾墨成〕〔汉天子〕〔九荒剑魔〕〔谁说死神不怕鬼〕〔最强无敌熊孩子〕〔异大陆修仙记〕〔我的契约女老板〕〔洪荒之龙族至尊〕〔美女总裁的妖孽高〕〔恋爱吧我的男主角〕〔网游之第一符咒师〕〔亿万宠妻:入骨相〕〔攻约梁山〕〔鹏神记〕〔乡村极品神医〕〔变声大佬〕〔女总裁的斗战狂兵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爱婿临门 第296章 你怎么在这里
    我眉头紧锁,回想着老太太的话,原景现重,赵康德是不可能死而复生了,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我在心里暗暗想着,自己可不可以代替赵康德?

    只要把屋子里的灯光调暗,然后再用手机播放赵康德的声音,也许能有一线希望唤醒刘静。

    “对,试试看!”我在下定了决心,其实这种决心对自己并没有太大的障碍,因为早就跟刘静有过好几次关系了,特别是在江南三亚,几乎每天都处于快乐之中。

    下定决心之后,我将车子停在路边,拿出手机给李洁打了一个电话。

    “喂,王浩。”电话打通之后,手机里传出李洁的声音。

    “媳妇,我准备带咱妈去一趟悠然别墅。”我说。

    “去那里干吗?”李洁声音里有一丝疑惑。

    “难道你希望她一真这样下去吗?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那样的话,不觉得很残酷吗?”我问。

    “当然不想啊,可是,可是能怎么办呢?医生根本没有办法。”李洁说。

    “我今天带她去看了心理医生,那个老太太的水平感觉挺高,她说了一个方法。”我说。

    “什么方法?”李洁讯速的问道。

    “你别管了,我准备按照她的方法试试看,跟你打声招呼,别担心,挂了啊!”我说,自然不会告诉她什么方法,那样的话自己和刘静的事情就暴露了。

    “喂喂喂?王浩,告诉我什么方法,不准挂电话。”手机里传来李洁的声音,不过我没有理睬,看了一眼呆呆坐在旁边的刘静,我将手机挂断,然后关了机。

    “我一定让你从悲伤和恐惧之中走出来,还有三、四十年的精彩生活等着你。”我在心里暗暗说道,随后松开手刹,朝着城外疾驰而去。

    一路疾驰出了城,然后上了盘山公路,大约将近三个小时之后,我的车子开进了悠然山庄的大门,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当时是从十八号别墅将刘静救出来,我记得清清楚楚,那天如果不是带了宁勇,搞不好自己现在坟头上已经长满草了。

    车子停好之后,我来到了悠然山庄的大厅,现在是旅游淡季,又不是周末,所以几乎大片的别墅都空着,所以我在服务台很顺利的租下了十八号别墅。

    稍倾,我带着刘静慢慢的朝着十八号别墅走去,刚开始她还没有什么反应,但是当打开十八号别墅的大门,牵着她的手走进去的时候,我感觉刘静的手轻微的颤抖了一下。

    老太太说过,有反应就有希望,感觉到刘静小手的颤抖,本来已经快要绝望的自己,渐渐的燃起了希望。★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

    “再让你经历一次那天晚上的事情,也许是一种残酷,但是如果你不能直面这种残酷的话,也许一辈子都别想走出内心的悲伤和恐惧,那样的话,更加的残酷,因为你至少还有三、四十年的生命可以享受。”我在心里暗暗想道,同时也是在为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找一个很好的理由。

    我带着刘静上了二楼,当走到二楼的时候,我发现她的身体都开始颤抖起来,空洞的表情再一次发生了变化。

    “她有反应,她记得这个地方,她此时应该感觉到了恐惧。”看到刘静的表情,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当我带着她走进那个她曾经受折磨的房间的时候,全身颤抖的刘静终于暴发出了尖叫声:“啊啊啊……”

    同时开始发疯般的朝外跑去,下一秒,我紧紧的抱住了她,心里暗道:“对不起,又要让你体验一次那天晚上的痛苦,但是不这样的话,你永远都别想走出内心的悲伤和绝望。”

    随之,我硬起心肠,将房门关上,抱着发狂的刘静来到了那张宽大的床上。

    啊啊啊……

    刘静尖叫着,用双手狠狠的揪着我的头发,撕扯着我的衣服,眼睛里不再是空洞的目光,而是一种恐惧,一种冷彻骨髓的恐惧。

    来之前,我准备了绳子,此时正拿在手里,稍倾,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将刘静的双手绑在了实木的床头上,然后又用胶带给她封住了嘴,啊啊的尖叫声变成了唔唔的声音。

    唔唔唔……

    刘静拼命的挣扎着身体,眼睛里的恐惧越来越多,让我看得十分的心痛,甚至于一再停下来,并没有继续行动。

    最终将她的双脚也绑好之后,我实在受不了她眼睛里的悲伤,感觉十分的压抑,仿佛胸口压着千石巨石,呼吸困难,于是掉头走出了房间,站在门口大口大口的呼吸起来。

    呼哧!呼哧……

    稍倾,呼吸平稳之后,我拿出一根烟点上,慢慢的抽了起来,并且心里一直在暗暗强调:“王浩,你是在救刘静,是在救她,虽然再让她经历一次那天晚上的事情,可能会很残忍,但是如果一直让她生活在内心世界之中,是一种更加的残忍的事情,你做的没错。”

    一根烟抽完之后,转身打开/房间的门,义无反顾的走了进去。

    就让我抚平你心灵的创伤,把内心所有悲伤和难过都释放出来,把一切邪恶的东西都加持在我的身上,破而后立,你应该得到幸福,应该高高兴兴的生活。

    对于刘静自己是内疚的,因为当时在某个时刻,我放弃了对她的营救,甚至于已经考虑了她的死亡,虽然最后她没有死,被我救了出来,但是这种内心的亏欠,一直隐藏在自己的心里,夜深人静的时候,便会悄悄的出来让自己接受良心的谴责。

    房间里灯光昏暗,床上的刘静极具的挣扎着,像个野兽一般唔唔的叫喊着,眼睛里虽然没有了空洞,但是并不是正常的目光,是一个极度的恐惧、无助和悲伤的混合体。

    她仍然活在了回忆之中,并没有走出来。

    我走到床边,盯着刘静看了好久,最终狠下心来,伸手撕开了她的衣服。

    嘶……嘶……

    我用最暴力的手段将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撕了下来。

    唔唔唔……

    刘静开始更加剧烈的挣扎,甚至于我感觉整个实木的大床都颤抖了起来。

    她的目光恐惧之中带着无助,还有无尽的悲伤。

    我拿出手机,打开了里边赵康德忏悔的视频,反复的播放,并且把手机放在了刘静的耳边,强迫她不停的听着赵康德的声音。

    ……

    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发现她猛然用脑袋撞击着床垫,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噗噗……

    同时嘴里还发出好像是哭泣的声音,因为有胶带的原因,我听不太真切。

    下一秒,我讯速的抬起头,朝着刘静的脸看去,一瞬间,我愣住了,彻底的愣住了,十几秒钟之后,才反应过来,此时的刘静竟然泪流满面,她在哭泣,她真得在哭泣!

    眼睛里也不再是空洞的目光,而是有了焦点,她在看我,她认出了我是谁。

    我马上将刘静嘴上的胶带撕开,一瞬间,她的哭泣声在自己耳边响了起来。

    呜呜…

    嚎啕大哭!

    对,没错,此时的刘静确实是嚎啕大哭。

    手忙脚乱的我,马上将绑着她手脚的绳子解开,然后将她搂进了怀里:“刘静没事了,我是王浩,没事了,伤害你的那个畜生已经被我宰了,我亲手埋的他,他永远都不会再伤害你了,没事了,没事了,别怕!”我几乎是语无伦次,不停的说着没事了和别怕这两句话。

    而此时的刘静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一个劲的哭,趴在我怀里哭,嚎啕大哭。

    不知过了多久,刘静的哭声变成了哽咽,然后便渐渐消失了。

    我心里有点害怕,有点不敢去看她,怕她哭过之后仍然没有走出内心的恐惧和悲伤,仍然活在她自己内心的世界里,抗拒外部的一切东西。

    “王浩!”

    突然,耳边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的一瞬间,我的眼泪瞬间汹涌的流了出来,根本控制不住,在这之前,我心里承受的压力有多大,只有自己清楚,下一秒,感觉眼前的一切都变花了,哭得泪流满面,像个孩子。

    “你怎么了?”刘静的询问声再次传到我的耳朵里。

    她越是说话,我的眼泪越是控制不住,感觉很丢人,稍倾,终于控制住了,红着眼睛相着眼前怀里的刘静问:“你好了吗?”

    “呃?我好像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她说。

    “别怕,没事了,一切都有,没事了。”我再次语无伦次起来,随后紧紧的将刘静搂在怀里。

    我吻着她的头发,她则不停的说着话,不过声音越来越小。

    “王浩,到底怎么会事?为什么我想不起自己做了一个什么梦?”刘静问。

    “梦都是假的,想不起来就想不起,没什么大不了。”我故作轻松的说道。

    “奇怪,感觉是一个很可怕的梦。”刘静声音里充满了疑惑。

    此时不但她疑惑,我更加的疑惑,难道刘静失意了?不对啊,她记得我是谁,怎么可能失意啊?真是奇怪。

    大约十几分钟之后,耳边传来她均匀的呼吸声。

    刘静睡着了!

    我轻轻的给她盖上被子,穿好衣服下了床,在床边盯着熟睡中的刘静看了一会,转身朝着房间外边走去,我饿了,中午和晚上都没有吃饭,刚才又是一阵激烈的活动,在放下心事之后,突然感觉到饥肠辘辘。

    吱呀!

    我打开了房间的门,一脸的兴奋走了出去,但是下一秒,脸上的兴奋凝固了,因为门口有一个苗条的身影,黑色到大腿的套裙,白色的衬衣,肉被的丝袜,半跟的黑色小皮鞋,清爽齐耳的短发,蜂腰,翘臀,修长的双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闪婚大叔用力宠〕〔爱如烟花绚烂〕〔都市超级医仙〕〔隐婚娇妻,太撩人〕〔武侯神算〕〔珠胎暗结〕〔重生六零:翻身做〕〔余依许越〕〔逆流黄金时代〕〔末世我的红警基地〕〔夫郎在异世〕〔林诗曼肖凡〕〔重生医武剑尊〕〔迷上初夏的月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