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东汉末年枭雄志〕〔我在看着你〕〔北亭奇案〕〔疯狂建村令〕〔墨墨,抱一下〕〔我有一座末日城〕〔蹭出个综艺男神〕〔情事档案〕〔民国女神探〕〔温柔陷阱:恶魔的〕〔偷心透视小村医〕〔总裁爹地好厉害〕〔千亿宠婚:重生娇〕〔山河为谋〕〔天价前妻:拐个妈〕〔逆天大小姐:妖孽〕〔八种距离〕〔末世重生:魔方空〕〔带着星际到末世〕〔厨娘皇后:殿下,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爱婿临门 第298章 喝酒误事
    听到李洁的话,我抬头看了她一眼,反问道:“为什么不能?”

    “呵呵!”李洁被气笑了,说:“王浩,没想到你这么无耻。”

    “我当时根本没有情色之心,完全就是想着救人。”我十分认真的说道,因为当时在刘静身上的时候,自己确实一边冰一边火,几乎不是享受,更多是一种自我的救赎,因为对于刘静一直都心有愧疚。

    “没有情色之心?呵呵!王浩,你现在撒谎都不眨一下眼睛,没有情色之心的话,你会有生理反应?最后还那么激情澎湃?”李洁一脸讽刺的对我说道。

    “我……”我感觉无话可说了,根本无法解释自己的当时的心情:“反正我不离婚。”

    “你说了不算,明天我就去法院起诉离婚,还有,王浩,我希望你告诉我实话,几个月之前,你是不是跟她一块去的海南三亚?”李洁突然想起了这件事情,当时自己用以退为进的方法,好不容易才蒙混过关。

    “不是!”我毫不犹豫的回答道,现在说实话就是傻瓜,有时候善意的谎言是非常有必要的。

    “王浩,你认为现在说慌还有意义吗?”李洁问。

    “没有就是没有,你不能冤枉我,至于昨天晚上,我完全就是为了救人,根本没有往那方面想,最终的结果也是非常完美。”我狡辩道。

    “王浩,你真以为我是傻子吗?如果你跟她以前没有发生过关系的话,当她清醒过来的时候,你认为会是那种表现吗?”李洁突然大声的对我质问道。

    听到她的质问声,我彻底傻眼了,因为当时好像我和刘静两人一丝不挂的抱在一起,而刘静清醒之后,并没有叫喊和挣扎。

    “坏了!”我心里暗道一声,不过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

    “囡囡,你回来了。”突然楼上传来刘静的声音。

    我趁此机会站了起来,对李洁说了一声:“我还有事!”便落荒而逃。

    开车离开金沙湾别墅之后,我一脸的郁闷,感觉头痛,想要喝酒,可惜天还没黑。

    铃铃铃……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我看了一眼,发现是陶小军的电话,于是慢慢的接了起来:“喂,小军!”

    “二哥,三条让我问问,那个他表哥熊兵的事情怎么样了?”陶小军问。ww..co

    “不可能那么快,等等吧。”我没好气的说道,自己心情正郁闷呢。

    “哦,好!”陶小军说。

    “没事我挂了。”说完便挂断电话。

    想了想,这事也不能拖啊,兄弟ktv和兄弟迪厅马上要开业了,如果开业之后,警局的人天天来找茬,那怎么受得了,早晚会被他们给把生意搅黄,鞍山路警局的事情还是要尽快解决。

    我把车子停在路边,打开车窗抽了一根烟,然后才鼓足勇气拨通了李洁的电话。

    响了二下,便被挂断了。

    我眨了一下眼睛,再拨,再被挂断,直到拨到第十三次的时候,才传来李洁不耐烦的声音:“干嘛?”

    “那个,我想问问鞍山路警局游大志的事情什么时候办,我的两个场子马上要开业了,如果还是游大志当所长的话,估摸着肯定会天天去找茬。”我说。

    “跟我有关系吗?”李洁反问道。

    “你是我媳妇。”我厚着脸皮说道。

    “王浩,如果仅仅是昨天晚上那一次,我也许还会相信你为了救人才不得已那样做,但是根本不是,你和她早就发生了关系,而我一直被蒙在鼓里,你是不是一直意淫着想把我和她一块搞上床,你这个变态,臭流氓。”李洁怒吼道。

    “媳妇,你听我……”

    啪嗒!

    李洁已经把电话给挂断了。

    我一脸无奈的对着手机自言自语道:“以前也许有,但是现在根本就没有了好吧,我真是冤枉啊!”

    “还有希望!”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发生了这种事情,一瞬间我感觉自己没了一点干劲,今天不想处理任何事情,只想找个人陪着说说话,聊聊天,然后将自己喝得烂醉如泥,好好的睡一觉。

    稍倾,我拿起手机,可是竟然不知道给谁打电话,我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红颜知己,那种可以无话不谈的女性朋友。

    “唉,算了!”我在心里叹息了一声,随后开车去了超市,买了十瓶二两装的二锅头,然后又买了点辣条。

    半个小时之后,我来到了大沽河畔,此时正值黄昏,夕阳下,河面金光粼粼,十分漂亮,可惜对于我来说,此时此刻这种美色根本毫无意义。

    我坐在一条长椅上,喝一小口二锅头,吃几根辣条,然后再叹息一声:“唉!”接着再喝一口二锅头,吃几根辣条,继续叹息。

    一小瓶二锅头下肚之后,脑袋已经开始晕乎乎了,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借酒消愁愁更愁吧。

    我打开第二瓶二锅头,慢慢的开始喝起来,准备彻底把自己喝醉。突然一名穿着白色帆布鞋,碎花长裙的美女出现在我的视野之中。碎花长裙一直到脚踝,这种保守的长裙虽然没有露出双腿,但是却给人一种内敛的含蓄,勾起男人的另一种诱惑。

    再朝脸上看去,咦?怎么有点眼熟,不过自己的眼前出现了重影,我马上摇了摇脑袋,再次定睛看去,两眼仍然发花,看不太清楚对方的容貌,心里估摸着自己八成是喝醉了。

    本来就三瓶啤酒的量,刚才喝了一小瓶二锅头,这一小瓶又喝了一大半,不醉都不可能了。

    “这美女是谁呢?怎么有点眼熟?”我眨着眼睛在心里暗暗想道。

    稍倾,好像不远处那名穿碎花长裙的美女也发现了我,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浩哥,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酒?”美女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你是……”我已经认出了对方,但是就是叫不出名字,脑子可能因为酒精的原因,运转的非常迟钝。

    “我是文珺啊!”碎花长裙美女说道:“浩哥,你不认识我了。”

    “对,文珺,张文珺,我怎么不认识你,正好,陪哥喝酒,来!”我将一瓶二锅头递到了张文珺面前。

    “浩哥,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吧。”张文珺说。

    “我没醉,你是记者对吧?”我说。

    “对!”

    “你看,我没醉吧,喝酒。”我将剩下的小半瓶二锅头一口喝了,大约有一两酒,感觉整条食道火辣辣的烧了起来,眼前越来越迷糊了。

    “我送你回家吧,浩哥,你真喝醉了。”张文珺说。

    “我不回去,不喝酒,你走吧。”我说,估摸着当时两小瓶二锅头下肚,自己基本上已经醉了一大半。

    最终张文珺没有走,而是坐下来陪自己喝酒,后面的事情我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我说了很多的话,把肚子里的委屈都说了出来,说完之后,感觉好舒服啊,随后便不省人事。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不过房间却是一个陌生的房间,亮着床头灯,窗外已经一片漆黑。

    我从床上坐了起来,感觉十分的口渴,喝醉过酒的人应该有体会,旁边床头桌上有一杯水,我直接拿起来一口喝掉,这才舒服了很多。

    啪啪!

    喝完水之后,我用手拍了拍脑袋,回忆着遇到张文珺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根本想不起来,只记得自己说了很多很多的话。

    “我擦,我不会连跟刘静上过床的事情也说了吧?”突然想到这个问题,瞬间感觉脸火辣辣的发烫,这是自己的秘密,张文珺不会认为自己是一个大变态吧?

    完了,完了,丢死人了,哥的一世英明算是彻底毁了。

    稍倾,我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凌晨三点半,又朝着卧室四周看了看,床上一个大狗熊,床单和被子都是粉红色,周围的格调也是以粉红色为主,估摸着八成是张文珺的卧室,我记得她租的公寓是一室一厅,自己现睡了她的卧室,那她睡在那里?

    想到这个问题,我是再也睡不着了,轻轻的下了床,然后慢慢的推开了卧室的门,朝外边看了看,发现客厅的灯还亮着,电视里已经没了节目,张文珺正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下一秒,张文珺突然翻动了一下身体,吓得我感觉蹲下身子,躲到了沙发后面,还好她只是翻了一下身体,并没有醒过来。

    思考了片刻,我决定离开,因为不知道昨天喝醉了之后到底跟张文珺说了什么,此时是一点印像都不有,只记得说了很多事情,说完之后浑身舒畅。

    我站了起来,找来一条毯子轻轻的盖在张文珺的身上,然后悄悄的离开了。

    来到楼下之后,我抽了自己两个耳光,自责道:“不能喝就别喝,喝醉了什么话都说,万一把跟刘静的事情说出去,那以后怎么有脸再见张文珺?”

    “唉,喝酒误事啊!”我心里感慨一声。

    车子停在楼下,八成是张文珺开回来的,我上了车,慢慢驶离了小区,朝着鞍山路开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捡一个异界当神豪〕〔宗明天下〕〔万武天尊〕〔玄瞳记〕〔家有王妃初长成〕〔锦鲤大仙要出道[娱〕〔绝色女神的贴身保〕〔这个废物你惹不起〕〔美食系统在异界〕〔豪门千金不好惹〕〔神医凤白:邪帝,〕〔再世丹尊〕〔为没好的世界献上〕〔疯狂炼妖系统〕〔王者归来洛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