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脑核风暴〕〔重生八零:小甜妻〕〔重生相师:名门第〕〔世界第一宠:财迷〕〔禁爱总裁太霸道〕〔八零娇妻逆袭记〕〔你娶我嫁〕〔时轮沙漏〕〔无限剑神系统〕〔一朝荣华〕〔重生世纪之交〕〔学霸的灵气复苏〕〔女王嫁到:老公,〕〔逐凤江山令〕〔重生之神帝归来〕〔炮灰修真指南〕〔杀手丛林〕〔厉少很傲娇:女人〕〔娱乐小导演〕〔系列之仙棍护妻日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爱婿临门 第299章 长谈
    “我都说什么了?”我急忙问道。免-费-首-发→

    “你说……当时我也喝醉了,忘了。”张文珺回答道。

    忘了?喝醉了?喝醉了还能开车将我带回来,骗小孩子呢,不过张文珺不说,我也不好一直追问,毕竟不是光彩的事情,于是只能尴尬的说道:“忘了最好,即便我昨天说了什么,那也是酒话,当不得真。”

    “我没有当真啊!”张文珺说。

    听到她的话,我不知道什么意思,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自己醉酒后八成是说了很多话,至于有没有说跟刘静的关系,只有张文珺知道,自己救过张文珺的命,希望她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

    我又和张文珺聊了几句,约好改天一块吃饭,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因为和李洁的事情,整整一个白天我都提不起精神,躺在床上看电视,看累了就睡觉,饿了就吃泡面,过着懒猪一般的生活,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二年前的宅男生涯。

    下午四点钟的时候,接到了陶小军的电话:“喂,二哥。”

    “小军,什么事?”我懒洋洋的问道。

    “鞍山路警局的游大志被带走了,现在东城区这一片都传开了。”陶小军兴奋的说道,并且还夸奖李洁:“嫂子办事真迅速。”

    听到这个消息,我心里有点振奋,这说明李洁并没有跟自己恩断义绝,不然的话,根本不会这么快处理游大志的事情。

    “二哥,游大志走了之后,熊兵是不是就可以调过来了?”陶小军问。

    “这事我也不太清楚,等一下我问问你嫂子吧。”我说。

    挂断陶小军的电话之后,我思考了片刻,随后拨打了李洁的手机号码,铃声响了五、六下,手机传来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喂,你好!”

    听到是个年轻女子的声音,我心里有点郁闷,估摸着八成是李洁的秘:“喂,我找李洁。”我说。

    “她正在忙,请问你是那位?”

    “我擦,还问我是那位,难道手机上没有显示吗?”我心里暗道一声,随后开口说道:“我是她老公,让她接电话。”

    “哦,请你稍等。”对方这一次倒是没有推辞,不过大约一分钟之后,手机里再次传来这个女子的声音:“不好意思,李总正在开会,你过一会再打来吧。”

    “你告诉她,我有急事,让她开完会马上给我回一个电话。ww..co”我说。

    “好的!”

    挂断电话之后,我心里一阵郁闷,也不知道李洁是真在开会还是故意不接我的电话,竟然把手机给秘。

    熊兵的事情还没有跟李洁说,自己必须尽快联系上她。半个小时之后,还没有接到李洁的电话,于是我又打了过去,仍然是那个女秘接的电话,同样的托词,在开会,让我有气都没有地方发。

    终于在我打第三次电话的时候,传来的李洁的声音:“喂,我很累,有什么事就说吧。”可惜声音十分的冰冷,一副拒我千里之外的语气。

    “我听说游大志今天被抓了,鞍山路警局的所长一职我想给你朋友推荐一个人。”我开门见山的说道。

    “谁?”李洁有点不耐烦的问道。

    “云山镇警局的副所长熊兵,资历和条件都合适,你看能不能把他调到鞍山路当所长。”我说。

    “这事不是我一个人说得算,没事我挂了。”李洁的语气相当敷衍。

    “喂,别挂,这件事情可是关系到我的生死存亡啊,你不能不当会事,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我们怎么说也结婚快两年了,你不看僧面看佛面,这件事情一定要办妥啊。”我急速的说道。

    “我们是夫妻吗?好像只是假夫妻。”李洁说,随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我擦,看着手里的手机一阵发呆:“李洁这次是玩真的吗?真的铁了心要跟自己离婚吗?”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江城的道上势力风云变幻,黄胖子一死,他的势力瞬间被一条龙和大嘴刘两方势力侵吞了一大半,剩下的一小半被他的几个手下给瓜分成了三个小势力,陈虎、马六和一个叫丁俊良的人,其中马六不但占了长春路的皇城洗浴中心,同时还占了抚顺路的一家高档酒吧,估摸着一年至少有上千万的利润,再看看自己,到现在为止还只有一个八十年代酒吧,并且仅仅只能抽二成的利润,每个月只有几万块钱而已。

    黄胖子一死,姚二麻子彻底被一条龙给打残了,仅仅只剩下一家帝豪大酒店,苟延残喘。

    陶小军等人这几天一直在撺掇着我,把旁边长春路的皇城大酒店给抢过来,那本来就是我们忠义堂嘴边的肥肉,没想到却被马六这孙子给占了,并且那天他还使计来陷害我。

    我一直没有松口,这件事情急不得,要么不出手,出手的话必须一击必中,彻底让马六翻不了身。

    根据夏菲探测来的消息,马六身边大约二十几名小弟,平时皇城洗浴中心这边会安排十五个人左右,抚顺路那边的高档酒吧只留五到六个人。

    我现在的手下,仍然仅仅只有陶小军等十个人,至于魏明等十七人,现在还小,虽然经过几个月的训练,已经有点战斗力了,但是我不想让他们这么快替自己卖命。

    十人对战十五人,如果再加上宁勇的话,在没有枪的条件下,马六那点人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对手。

    “二哥,你到底在等什么?”这天,陶小军来到总部,开口对我询问道。

    “鞍山路警局的所长还空着,现在上面可能在博弈,熊兵能不能调过来还是一个未知数,所以等等看吧,严打刚过去,大动干戈,容易被盯上。”我说。

    “二哥,你太小心了。”陶小军说。

    “小心驶得万年船,皇城洗浴中心早晚是我们的。”我说。

    陶小军看到我态度坚决,于是便没有再劝,等他离开之后,我拿起手机拨打李洁的电话,可惜没有打通,这几天一直联系不上李洁,估摸着应该是把我给屏蔽了,本来以为会接到法院的传票,但是法院的传票迟迟不来,我猜李洁并没有到法院起诉离婚。

    她没有起诉离婚,证明我和她之间还有希望,可是又为什么屏蔽掉自己的电话呢?这令我百思不得其解。

    我决定今天晚上去金沙湾找李洁好好谈谈。

    六点钟,我开车来到了金沙湾别墅小区,李洁没有回来,别墅里只有刘静一个人在吃饭,看到我来了,她的表情十分的不自然。

    其实我也有点不自然:“李洁没回来?”我问。

    “没,你吃饭了吗?”刘静问。

    “没!”我说。

    “一块吃点吧。”刘静说,随后给我拿了一副碗筷,我们两人的对话毫无生趣。

    随后我和刘静面对面坐在餐桌上,无声的吃着饭,谁都没有再说话,气氛一瞬间变得更加尴尬。

    稍倾,刘静开口了:“囡囡是不是知道了?”问得莫名其妙,但是我心里想清她在问什么。

    “你别乱想。”我并不想告诉她这件事,怕她承受不了这种尴尬和羞愧。

    “她肯定知道了。”刘静斩钉截铁的说道。

    “呃?”我的表情一愣,不知道她为什么如此的肯定:“没,谁也不知道,我们的事没有人知道。”我说。

    “囡囡知道了。”刘静再次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我问。

    “她这几天没叫我一声妈,对我有一种本能的抵触,甚至于还有一丝敌意。”刘静回答道。

    “你多心了。”我对刘静安慰道。

    “唉!希望是这样吧!”刘静叹息了一声。

    我们两人没有再交谈,无声的吃完饭,刘静收拾好碗筷之后,便上楼去了,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一边看一边等李洁。

    晚上九点十分,我听到外边有车子的声音,随后看到李洁脸色红扑扑的走了进来。

    看到她的样子,我知道肯定又喝酒了。

    “又喝酒了?”我站起来朝着李洁迎去。

    “要你管?你谁啊?对了,你来我家干吗?”李洁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抬头盯着我问道。

    看到她的样子,我把心里的怒气给压了下去,同时尽量站在她的角度想问题,如果把她换成自己,此时肯定会更生气,毕竟我和刘静一直在欺骗她,谁换也受不了。

    “媳妇……”

    “我不是你媳妇,不要在我面前提这两个字。”李洁立刻打断了我的话。

    “李洁,我想我们该好好谈谈了。”我表情严肃的说道。

    “好,谈吧!”她摊了一下手,随后后背靠在了沙发上,盯着我说道。

    我朝楼上看了一眼,怕一些话被刘静看到,于是开口对李洁说:“出去走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朝荣华〕〔豪门小甜妻:老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