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季太太的开挂水逆〕〔无良房东俏房客〕〔美食大暴走〕〔快穿之盈满〕〔穿越从养龙开始〕〔天道罚恶令〕〔召唤好可怕〕〔嫡女京华,医行天〕〔冥王之十殿轮回〕〔女总裁的贴身强兵〕〔废少重生归来〕〔随身淘宝:拐个皇〕〔超品书生〕〔望族闲妻〕〔三斩〕〔女配修仙回来了〕〔一吻成婚:腹黑总〕〔神域仙灵〕〔玉泉门〕〔万象天神图鉴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爱婿临门 第385章 后路
    东城区一晚上发生三起命杀案,并且死的三个人都不是普通人。

    东城区是老城区,小巷和胡同很多,又都相互之产连通,没有监控,没有目击证人的情况下,想要破案,非常的困难。

    除非是仇杀、情杀或者是商业上的利益冲动,也许还可以从死去的三个人身上找到一个共同点,最怕是随机性杀人,那可真就是大海捞针了,想要破案基本靠运气。

    现在我和李洁已经圆了房,她已经算是自己真正的媳妇了,看着她被所有人推在前面顶雷,我心里这个气啊,可是又无能为力。

    “妈蛋,不行,不行坐以待毙,孔志高这个王八蛋想看笑话,想使手段让李洁屈服,门都没有。”我在心里暗暗想道:“老王八蛋,等老子有空了,立刻去厦门一趟,只要让老子找到宋佳,一定让你这个老王八蛋好看。

    找宋佳是以后的事情,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李洁度过难关,我估摸着七十二小时肯定破不了案,这个锅八成她是背定了。

    我眉头微皱,冥思苦想了一会,最终想到了二个办法,第一,找一个替死鬼,主动投案自首,不过警察不是吃素的,绝对可以分辨出真假,上面有孔志高,如果作假的话,他肯定会抓住把李洁往死整,于是我便放弃了这个办法。

    第二,我想到孙老鬼,他不是一直对李洁念念不忘的嘛,又使招离间了我和李洁两人的关系,并且还用张文珺肚子里的孩子让我和李洁两人离婚了,表面上,他的这些阴谋都得逞了,实际上其实是我和李洁给他使的反间计。

    “也许是时候让李洁联系一下孙老鬼。”我在心里暗道一声,因为孙老鬼身后之人,很可能就是叶总,如果叶总此时出现说句话,也许即便破不了案,责任也不会让李洁一个人背。

    想到这里,我马上拿出手机拨打了李洁的电话,可惜电话再一次处于关机状态。

    我眉头微皱,想了一下,又拨打了李洁秘的手机:“喂,我是王浩。”

    “你是李总的前夫吗?”手机里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

    我和李洁离婚的事情,果然在他们圈子里已经传遍了。

    “对,我找李总有重要的事情,你能转告她一声吗?”我说。

    “李总正在开会,你一会打过来吧。”小秘说。

    “等李总开完会,麻烦你转告她一声,让她立刻给我回个电话,我有重要的事情找她。★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我十分严肃的说道。

    “找我们李总的人都说有重要的事情,要不你跟我说吧。”小秘的声音里充满了一种不屑。

    “我跟你说不着。”我嚷道,随后挂了电话,心里这个气啊,仿佛跟李洁这个小秘八字不合,跟她的几次接触都十分的不愉快,这女人完全就是狗眼看人低,瞧不起我。

    “妈蛋,找个机会让李洁把这个小秘给换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被人看不起的感觉已经两年没有经历了,没想到一个高管的秘也是势力眼,让自己又经历了一次。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李洁的电话打了过来:“喂,王浩,你找我?”

    “对,我有急事找你,是你秘告诉你的吧?”我问,心里还想着,这个小秘虽然嘴上说话太损,但是总算没有把正事给忘了。

    “呃?小郑没说你找我啊。”李洁的声音有点诧异。

    “我擦。”我心里暗骂一声,瞬间对李洁这个小秘的印象到达了冰点:“媳妇,有机会把你这个秘换掉吧,太他妈势力眼了,搞不好背后给你惹了多少祸。”我说。

    “小郑是申总经理家的亲戚,我不好乱动,她这人是有点势力眼,不过其他还好,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情。“李洁问。

    “案子有什么进展吗?”我对她询问道。

    “唉!”李洁叹息了一声,说:“毫无头绪,都不知道凶手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杀这三个人,现在看来越来越像是随机杀人,因为三个人之间根本毫无联系。”

    听完李洁的话,我知道这件案子八成会成为一件无头案:“媳妇,是时候想想对策了,这事明显上面想让你一个人顶雷。”我说。

    “媳妇,不到最后关头,不要灰心啊。”我说。

    “没事,如果我被免职回家,你要养我啊!”李洁说,不过我感觉声音有点强颜欢笑。

    “媳妇,你的理想不是想造福一方嘛,我一定你实现,至于现在的情况,我觉得你应该约一下孙老鬼了。”我意味深长的说道。

    “孙老鬼?”李洁重复道。

    “对,我们两人为了给他演一出大戏,连婚都离了,现在也应该让他出来点忙了。”我说。

    “上次见他的时候,他的眼睛带勾,完全就是一个老色/鬼,说话很赤/裸。”李洁说,看样了在心里对联系孙老鬼有点抵触。

    “媳妇,孙老鬼有什么想法,咱俩都清楚,你约他出来喝个茶,直接告诉他,想看看他的实力,毕竟嘴上说自己如何厉害,实际如何,谁也不知道,你就让他你摆平眼前的事情,如果能摆平的话,证明他有实力,你是聪明人,到时候怎么说应该清楚吧。”我对李洁说道。

    她思考了片刻,说:“好,我这就约他试试看,你跟我一块去。”

    “当然要跟你一块去了,你自己一个人去我还不放心呢,这个老色/鬼打你的主意不是一天两天了。”我说。

    “好,你等我电话。”李洁说,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我口袋里装了一把弹簧匕首,又将两条甩棍放在车子的储物盒里,然后坐在车上等着李洁的电话。

    大约十五分钟之后,李洁的电话打了过来:“喂,媳妇,怎么样?”我问。

    “约了孙老鬼,今天下午三点半,云海茶楼见。”李洁说。

    我看了一眼手表,现在二点钟,还有一个半小时,说:“我先过去。”

    “嗯,你说孙老鬼身后之人真是叶总?“李洁问。

    “八成是,试一试就知道了。”我说。

    “好吧!”

    跟李洁通完电话之后,我便开车去了云海茶楼,要了一间茶室,发了一条微信给李洁,让她一会来的时候,就在我隔壁的茶室请孙老鬼喝茶,这样万一有什么情况,我也可以第一时间出现。

    “ok!”李洁发了一个ok的手势回来,可能此时正在忙。

    我慢慢的喝着茶,一名穿旗袍的女子在抚琴,弹得好像是广陵散,茶香、古曲、琴音、冬日午后的阳光,这一切营造出了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心情半佛半神仙的意境。

    铃铃铃……

    我正沉寂在这种意境中,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把我的思绪从远方拉了回来,感觉有点郁闷,有点意犹未尽,不过看到是李洁的电话,我马上接了起来:“喂,媳妇。”

    “我到云海茶楼门口了。”她说。

    “上来。”我说,随后拿着手机走出了茶室,大约一分钟的样子,我看到了李洁,并没有跟她打招呼,两人仅仅点了一下头,她便走进了我隔壁的茶室。

    大约又过了五、六分钟,孙老鬼才出现,我透过虚掩的茶室门,一直盯着孙老鬼,直到他走进隔壁的茶室。

    李洁和孙老鬼聊什么我听不到,此时的自己,有点坐卧不安,根本没有了喝茶听曲子的心情,于是挥了挥手,让那名抚琴的旗袍女子离开了茶室。

    我在茶室里走来走去,虽然知道孙老鬼基本不敢在这里对李洁动手动脚,但是心里还是担心,怕李洁吃亏。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我看到李洁从旁边的茶室走了出来,然后便匆匆离开了,下一秒,我马上掏出手机,拨通了她的电话:“喂,媳妇,你和孙老鬼谈得怎么样?”

    “这个老色/鬼太他妈无耻了,说的那些话,我现在想起来都恶心。”李洁生气的说道。

    “他说什么了?”我问。

    “算了,不说了,不过他答应忙,让我见识一个他的实力。”李洁说。

    我估摸着孙老鬼肯定说了调/戏李洁的话,心里不由的一阵怒火,很想马上冲进隔壁的茶室,用口袋里的刀子把孙老鬼捅个透心凉。

    不过为了李洁的事情,我最终还是忍了下来:“孙老鬼,老子早晚收拾你,张文珺还在老子手里,她肚子里有你的孩子,等孩子出来之后,我一定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操,敢打我媳妇的主意,算是瞎了你的狗眼。”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接下来的事情,果然跟我和李洁预料的差不多,三天的时间,根本没有找到任何的线索,更没有找到目击证人,东城区大面积的排查,也没有查到任何结果,不过却抓了几名网上在逃犯,也算他们倒霉。

    七十二小时没有找到凶手的线索,这三起凶杀案基本上成了一个悬案,因为已经错过了最佳的破案时间。

    第四天的早晨,李洁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家,我急忙给她烧了热水,刘静准备着早餐,她先洗一个热水澡,然后坐在餐桌上吃早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星际绿化大师〕〔美少妇出轨自白〕〔特种兵之超神陪练〕〔俏儿媳〕〔都市绝品仙王〕〔我被这个攻套路了〕〔末世我的红警基地〕〔隐婚娇妻,太撩人〕〔重生六零:翻身做〕〔余依许越〕〔少年梦〕〔婚情告急:总裁请〕〔替补新郎:总裁好〕〔特种兵之最强军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