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着仙葫混都市〕〔蜜吻999次:乔爷,〕〔校园仙帝〕〔苏安安顾墨成〕〔汉天子〕〔九荒剑魔〕〔谁说死神不怕鬼〕〔最强无敌熊孩子〕〔异大陆修仙记〕〔我的契约女老板〕〔洪荒之龙族至尊〕〔美女总裁的妖孽高〕〔恋爱吧我的男主角〕〔网游之第一符咒师〕〔亿万宠妻:入骨相〕〔攻约梁山〕〔鹏神记〕〔乡村极品神医〕〔变声大佬〕〔女总裁的斗战狂兵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爱婿临门 第419章 我们有没有做那事
    “谁哭还不一定呢,搞不好到时候是你求我呢?”欧诗蕾说道。免-费-首-发→

    她的手段我是领教过的,不过说以她现在的身份还能降得住孔志高这只老狐狸的话,我觉得那纯属扯淡。

    “呵呵!”我呵呵一笑,说:“欧诗蕾我再次免费给你一个忠告,别去招惹孔志高那只老狐狸,我在他手上连续吃亏,以你现在的身份,估摸着最多让他上/床搞几次,把你当成发泄的工具,除此之外,你对他根本不会有其他吸引力。”

    “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呢?”欧诗蕾说。

    “不要对自己的魅力太过于自信,你能让赵建国和赵康德父子两人为你着迷。有一个前提你是一名单纯的江城大学女讲师。”我说。

    “既然你不让我管你的事情,你也少管我的事情,对了,不想让北影派第三个人过来暗中监视我们两人的话,就把钥匙还给我。”欧诗蕾说,这才是她打电话给我的真正目的。

    “晚上回去给你,你好自为之吧。”我说。

    “哼!”欧诗蕾冷哼了一声,显然根本就没有把我话当会事。

    挂断电之后,我撇了撇嘴,小声嘀咕了一句:“不听老子的话,早晚有你哭得时候,老子自认为已经够阴险了,但是跟孔志高这个老王八蛋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二个小时之后,袁雨灵醒了过来,她伸了一个懒腰,眉黛微皱,朝着四周看了看,问:“姐夫,我怎么会在医院?”

    听到她的问话,我眨了一下眼睛,朝着她的脸看去,发现她脸上的表情不像是装的,于是试探的对她问道:“雨灵,你真得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我想想,上午考完最后一门专业课,我和几个同学一块吃了午饭,然后便散伙了,大家各自买了回家的车票,我打车去了鞍山路找你。再然后,好像很兴奋,好像跟姐夫你上/床了,并且还是梅花三弄,大战几百回合,好真实啊,怎么醒来却躺在医院里,真是好奇怪啊。”袁雨灵一脸疑惑的说道。

    “中午之前的事情都能记起来吗?”我问。

    “嗯,上午的时候在考试啊。”袁雨灵回答道。

    “告诉我,中午你跟谁一块吃饭?”我问。

    “就我们寝室的四个女生啊。”袁雨灵说。

    我眉头微皱了起来,看来应该就是另外三名女生搞得鬼,并且很可能被人指使了,而指使之人是谁,我也猜了一个大概,前段时间欧诗蕾找过我,说赵大志对袁雨灵贼心不死,还想请我劝说袁雨灵她个忙,被我当场给拒绝了。

    “姐夫,我为什么会躺在医院里,还有下午的事情为什么脑袋里一片空白?”袁雨灵一脸疑惑的对我询问道。

    “你被人下药了,下药的人很可能剂量没有控制好,药下少了,你没有马上出现幻觉,直到打车来到鞍山路之后,药效才开始发作,然后我就把你送到了医院。”我说。

    “哦,姐夫,我还有一个问题。”袁雨灵小声的说道。

    “什么问题?”我看了她一眼,问道。

    “我们两人有没有做那种事?”她脸色红扑扑的问道。

    “没有,我是你姐夫,怎么可能趁你不清醒的时候做那种事情。”我言辞义正的说道。

    “不对啊,我怎么好像记着你把我抱上了床,然后我们两人滚了床单,开始时我有点痛,随后感觉好舒服,你要了我一次又一次。”袁雨灵皱着小眉头说道。

    “你是做梦。”我的老脸一红,如果当时袁雨灵不是鬼使神差的诈唬自己给李洁打电话,我可能真就要了她的身子。

    “这个梦太真实了。”袁雨灵说,随后看了我一眼,突然脸上露出吃惊的表情,尖叫道:“姐夫,你刚才说什么?我被人下了药?天啊!”

    我正想着万一当时自己强行上了袁雨灵,现在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结果,突然被耳边的尖叫声给吓了一跳。

    “小点声。”我无奈的看了袁雨灵一眼,她的神经真是大条,现在才反应过来。

    “姐夫,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和寝室的其他三个人关系都很好啊。”袁雨灵有点不相信。

    “这是你血液的化验结果,自己看。”我把刚才的化验单和医生的结论递给了袁雨灵。

    她看完之后,眉黛紧锁了起来:“靠,这是谁想害我?”

    “从各种信息来看,我猜是赵大志对你贼心不死,收买了你寝室的一名女生,你想想看,谁最有可能被赵大志收买?”我问。

    “她们三个人好像都跟赵大志没有关系。”袁雨灵说。

    “不可能,再想,好好想想。”我说。

    “如果三选一的话,只能是苗蕊了。”袁雨灵思考了片刻,报出了一个女生的名字。

    “苗蕊?”我问。

    “对,她家就是江城本地人,不过她从来不告诉我们她家住在那里。”袁雨灵说。

    “嗯!”我点了点头,随后马上掏出手机给熊兵打了一个电话:“喂,熊哥,我查一个人,就是江城本地人,苗蕊,女,十九岁,就这么多信息。”我说。

    “等一下。”熊兵说,大约过了一分钟之后,手机里传来他的声音:“叫苗蕊的江城本地人,一共有五人,其中十九岁的只有一人,家住北城棚户区那边,父母都是普通的上班族。”

    “熊哥,把她的具体地址发给我。”我说。

    “好。”熊兵应了一声,随后又跟我聊了几句,便挂断了。

    稍倾,我的手机上收到了一条短信,上面是苗蕊家的具体地址。

    “姐夫,你说真是苗蕊想要害我?”袁雨灵一脸疑惑的说道:“虽然我们两人关系不是特别的好,但是她这人不错啊,平时寝室打扫卫基本上都是她干,打水的时候,也经常我捎带。”

    “知人知面不知心,防盗防火防闺蜜,如果今天中午的药量再大一点点的话,你可能就完蛋了,搞不好现在已经被赵大志给强上了,并且还录了像,拍了裸照,到时候你连哭的地方都没有。”我对袁雨灵说道。

    “有那么恐怖吗?姐夫,你是不是故意吓唬我?”袁雨灵脸色一白,问道。

    “吓唬你?你自己好好想想,你是不是下午的事情什么都不记得了,对就是说,如果赵大志得逞了,你仍然什么都不记得,想告你都不知道告谁去。”我对袁雨灵分析道。

    “反正我还是不相信。”袁雨灵说:“这个社会有你说的那么黑暗吗?”

    “把那个吗字去掉,就是这么黑暗,网络上的新闻不停的刷新着人们的下限,其实还有更残忍阴暗的东西,只是没有报道出来而已。”我说,随后办理了出院手续,带着袁雨灵离开了江城第一人民医院,开车直接朝着北城苗蕊家驶去。

    “姐夫,你这是去那里?我有点饿了。”袁雨灵说。

    “去苗蕊家,我让你看看这个社会是不是真得这么黑暗。”我扭头看了旁边的袁雨灵一眼说。

    “我是不相信苗蕊会给我下药。”袁雨灵有点小固执。

    二十分钟之后,车子驶进了北城的这片棚户区,比东城的老城区脏乱多了,马路很窄,于是我就停在外边,跟袁雨灵步行寻找着苗蕊的家。

    找到之后,发现铁让锁着铁锁,家里没人。

    我眨了一下眼睛,走进了附近的一家小卖部,买了一包烟,顺便打听了一下苗蕊家的事情。

    “大姐,苗蕊家你熟悉吗?我是她的大学讲师,今天来家访,可是她们家里怎么没人。”我编了一个瞎话。

    “苗蕊家啊,说起来也真够倒霉,一个星期前,她爸病倒了,家里本来就穷,现在更揭不开锅了。”小卖部的大姐叹息了一声说道,随后又说大学应该给苗蕊搞个捐献,我笑着应付了两句,便走了出去。

    现在我基本上可以肯定就是苗蕊给袁雨灵下得药。

    “雨灵,刚才小卖部大姐的话你听到了吧。”我说。

    “听到了,苗蕊真可怜,我打电话给她,将卡里的几万块钱借给她救急。”袁雨灵说,随后便拿出了手机给苗蕊打电话。

    我本来想阻止,但是想了想,以德报怨,也许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于是便把到了嘴边的话又硬咽了回去。

    袁雨灵在旁边跟苗蕊打电话,大约十分钟之后,才挂断,然后开口对我说道:“姐夫,找个atm机,我给苗蕊取二万块钱,她父亲病得很重。”

    “雨灵,中午的时候,很可能是她给你下得药,你真准备取钱给她?”我盯着袁雨灵问道。

    “嗯,即便真是她,我想她也是被逼无奈,非常可能就是因为钱的原因,才跟赵大志同流合污。”袁雨灵说。

    “你太善良了。”我摸了一下袁雨灵的脑袋,她生气的躲开了,瞪着我说:“喂,我不是小女孩,不准摸我的头。”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随后我们两人找了一台atm机,取了二万块钱,然后开车朝着北城区中医院驶去。

    来到中医院之后,我和袁雨灵去了住院楼,在五楼的一个病房里,我看到苗蕊,马尾,瓜子脸,长得还挺漂亮。

    从一进病房,我就在暗中观察苗蕊,她看到袁雨灵的一瞬间,表情相当不自然,而当袁雨灵拿出二万块钱塞到她手里的时候,我发现她的目光有一丝躲闪,接钱的时候,双手在轻微的颤抖,表情相当的复杂。

    “就是她了。”我在心里已经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中午吃饭的时候,暗中给袁雨灵下药的人就是苗蕊。

    两年的时间,经历了大大小小若干的事情,我察言观色的本领已经相当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闪婚大叔用力宠〕〔爱如烟花绚烂〕〔都市超级医仙〕〔隐婚娇妻,太撩人〕〔武侯神算〕〔珠胎暗结〕〔重生六零:翻身做〕〔余依许越〕〔逆流黄金时代〕〔末世我的红警基地〕〔夫郎在异世〕〔林诗曼肖凡〕〔重生医武剑尊〕〔迷上初夏的月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