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蜜爱甜妻:老公,〕〔闪婚娇妻:抱紧总〕〔截教之火神传奇〕〔我有一个小黑洞〕〔救驾有功,驭驾有〕〔凌天帝神〕〔以罪之名〕〔重生之农门娇女〕〔眸中客〕〔少帅,你老婆要翻〕〔宇宙最强矿工〕〔女土匪升职记〕〔容少以貌娶人〕〔重生战国当霸主〕〔重生校花凶猛〕〔我的刺客守则〕〔娇妻在上:季少,〕〔我的大小美女花〕〔从超神学院开始的〕〔万界锁妖塔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爱婿临门 第605章 好好生活
    当杨生男子用手指着我的时候,现场所有人的目光再次集中在我的身上,我朝着顾芊儿看去,她的身体凌空在悬崖上方,脸色惨白,虽然没有喊叫和挣扎,但是我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恐惧和害怕,此时只要对方松手,她将粉身碎骨,必死无疑。

    “放了她,我任凭你的处置。”我的目光变得冰冷起来,朝着杨姓男子望去。

    “我不处置你,要么你自己跳下去,要么我松开手,让这个花季少女粉身碎骨,选择权在你手上。”杨姓男子一脸吃定我的模样,带着一丝微笑说道。

    我没有说话,目光盯着杨姓男子,心里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但是现在却没有一点办法,只要有一丝异动,顾芊儿绝对十死无生。

    山顶出现了片刻的沉默,只有风吹过的声音,还有远处的蝉鸣的声音,带着夏日的燥热,让人心里不由的产生一丝烦躁。

    “好,我跳,希望你说话算话。”我面无表情的盯着杨姓男子说道。

    “叔,不要!”听到我的话,杨姓男子还没有说话,顾芊儿却大声的喊叫起来,并且开始剧烈挣扎。

    “芊儿,好好活着,答应叔,明年考全省理科状元,上中国最好的大学。”我对顾芊儿说道,同时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不,叔,你不能跳!”顾芊儿大声喊叫道,并且身体越发挣扎的厉害,同时对杨姓男子吼道:“松手,你松手啊,你这个坏蛋松手啊,我不怕,不怕!松手!”

    顾芊儿大声喊叫着,杨姓男子的表情明显一愣,任何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女孩面对死亡不可能不害怕,不大声哭喊已经很厉害了,他可能万万没有想到,顾芊儿竟然让他松手。

    在对方一愣之际,顾芊儿竟然做出了更加偏激的行动,她突然狠狠的咬了杨姓男子的手臂一口,而这只手臂正在承受着她身体的全部重量,只要吃痛松手的话,她就会从悬崖掉下去,三百米左右的高度,摔下去绝对是粉身碎骨,一团血肉模糊。

    “啊!”杨姓男子惨叫一声。

    “不要!”我看清了顾芊儿的动作,大声疾呼,下一秒,我看到顾芊儿的身体朝下一坠,于是我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几秒钟之后,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顾芊儿仍然被杨姓男子提溜着,并且已经离开了悬崖边,我瞬间提起的心才慢慢落回肚子里,随之浑身冒出了一阵产冷汗,炎炎夏日,我却感到浑身发冷,这是一种很奇特的感觉。

    就在刚才顾芊儿身体往下坠落的一瞬间,我感觉全身的精气神都被抽走了,此时看到她没事,我的身体立刻感到了一阵疲劳,朝后踉跄的退了一步,身后的陶小军立刻伸手扶住了我,小声询问道:“二哥,你没事吧?”

    “没事!”我摇了摇头。免-费-首-发→

    “小丫头片子,想死没那么容易。”杨姓男子的声音传了过来。

    “放开我,坏蛋,放开我,叔,你不能死,不要管我。”顾芊儿一边挣扎着对方的控制,一边哭喊着对我说道,她终于哭了起来,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从被抓到现在才哭泣,已经很了不起了,特别是她刚才奋不顾身的那一咬,如果杨姓男子不是一位武林高手的话,普通人肯定早就松手了,练武之人的忍耐力比普通人强大很多,我习练易筋经这几天,特别深有体会。

    我深吸了一口气,推开陶小军的搀扶,一个人朝着杨姓男子走去:“放开她,我跳。”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叔,不要,你不要管我。”顾芊儿的哭喊声响了起来,不过我并没有看她,而是目光直视着杨姓男子。

    “只要你跳下去,我就把她交给你的手下带走。”杨姓男子说道。

    “希望你说话算数,不然的话,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我面无表情的说道。

    杨姓男子没有出声。我在顾芊儿哭喊的声音中,走到了悬崖边上,朝下望了一眼,深不见底,感觉有点眼晕,心里非常的害怕,甚至于身体还轻微的哆嗦了起来,但是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在呼喊着:“王浩,你不能认怂,刚才顾芊儿都可以奋不顾身的为你而死,你这个当叔的此时做了缩头乌龟的话,怕是这辈子都别想抬头做人了,你是一个响当当的男人,怎么可以让女人替自己去死呢?”

    想到这里,我深吸了一口气,身体不再哆嗦,目光变得坚定起来,扭头看了一眼正在剧烈挣扎哭喊的顾芊儿,说:“芊儿,你答应过叔,一定要考全省的状元,上中国最好的大学,记住,不要辜负了叔对你的期望。”

    “叔,不要,你不要跳,不要跳啊,呜呜……”顾芊儿歇斯底里的哭喊了起来,脸上的那种无助,看着都让人心痛。

    我对她微微一笑,说:“好好过你的人生。”说完之后,我朝着陶小军看去:“二哥,你不要上他的当。”陶小军一脸惊愕的看着我,一边摇头一边嚷道。

    “把鞍山路的场子看好,别想着扩张,把芊儿、魏明等人培养成才。”我对陶小军叮嘱道。

    “二哥,你不能死。”陶小军突然大声嚷叫了起来。

    我没有理睬陶小军的嚷叫,目光朝着宁勇看去:“真正悟出化劲,领悟身体的极限,不枉我和大哥对你的期望。”

    宁勇怒目圆睁,上牙咬着下嘴唇,说:“不能跳!”

    我再次笑了,最后将目光朝着杨姓男子看去:“好感人啊!”他讽刺道。

    “呵呵!是男人就说话算数。”我冷冷的说道。

    “跳吧,我也是受人之托,并不想滥杀无辜。”杨姓男子说道。

    “我信你一次。”我说,随后再次朝着顾芊儿看去,尽量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此时的顾芊儿已经哭花了脸,泪流满面,头发也乱了:“叔,你不要跳,不要跳啊!”她哭喊道,声音里充满了一种无助,一种悲痛。

    “好好生活,一定要活出自己的精彩,连叔的那一份一块活下去。”我的笑容是那么的干涩,说完之后,身体慢慢的倒向了悬崖。

    “不……”顾芊儿的声音。

    “二哥!”陶小军的声音。

    “不能跳!”宁勇的声音。

    呜呜……

    还有呜呜的风声!

    悬崖下方大约三米处,有一块凸出的岩石,在岩石斜下方,大约二米处,是一片茂密的灌木丛,并且还有几棵树,夏天的大岭山主峰不像冬天,光秃秃的一片,整个悬崖下方都是一片绿油油的灌木丛,并且还有树。

    我选取坠涯的地方,正在凸出岩石的正上方,在跳之前,我深情的向每一个人告别,对他们做着最后的叮嘱,九成是真心话,一成抱着侥幸心理,也许自己死不了,并且利用这段时间,我已经思考好了跳下去之后,如何自救,虽然机会渺茫,但是我也要拼尽全力。

    当我跳下去的时候,并没有关注顾芊儿等人嘶喊声,全部的精力都在下方那块凸出的岩石上,三米的距离,以我现在的身体完全可以承受下坠的冲击。

    “落点一定要准确!”我在心里暗暗祈祷,风在耳边呼啸,下一秒,脚底传来跟岩石相触的感觉,我知道这块凸出的岩石并不能落脚,也无法让自己的身体保持平衡,只能借力,当个缓冲的作用,岩石斜下方二米左右的灌木丛和那几棵顽强长在悬崖上的松树,才是自己唯一的救命稻草。

    脚底接触岩石的一瞬间,我的双腿猛然弯曲,加上缓冲的力度,同时脚下用力一蹬,下坠的身体改变了方向,斜朝下来了一个横移,落进了那一片长在悬崖上的灌木丛里。

    我跳的时候,就认准了一棵看起来很粗的灌木树枝,斜扑过去的时候,双手牢牢的抓住了,但是我还是高估了灌木的承受力,咔嚓一声,二指粗的灌木枝直接断了,我的身体坠进了一片杂草之中,失去了踪影。

    灌木枝断裂的瞬间,我心里大惊,暗道一声完蛋了,一瞬间,恐惧占满了我的整个灵魂,感觉身体发冷,手脚发软,不过下一秒,一股强大的求生力量便将恐惧给驱赶了出去,我双手拼命的抓着手边的杂草。

    砰砰……

    不过杂草根本承受不了我身体的重量,都纷纷被拽断,我的身体继续下坠,不过我的拼命抓草也不是没用,至少减少了下坠的速度,并且始毕竟让我的身体贴在悬崖上,并没有凌空往下坠落,如果凌空坠落的话,那基本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砰!

    突然我乱蹬的双脚踩在了实处,不过感觉下一秒,身体就会倾斜,继续往下坠落,就在这一刹那,我的眼睛快速朝四周一扫,看到右边有一棵手臂粗的松手,于是脚下猛然一踩,身体朝着那棵松手抓去。

    因为松树在我斜下方一米处,所以我是整个身体都骑在树枝上,手脚并用缠在手臂粗的树枝上,吱呀呀……手臂粗的松树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仿佛马上就要折断似的。

    我脸色苍白,心里暗道一声,如果松树这段的话,我基本只有死路一条了。

    但是这棵松树跟它的生命一样顽强,虽然生在悬崖边上,但是仍然顽强的生存,被压的弯曲的像个拱桥,最终却轻轻上弹了一下,然后渐渐的稳定了下来,并没有折断。

    呼!

    我瞪大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冷不定朝下看了一眼,身体感觉一阵发软,不由的哆嗦了一下,因为太高了,让人从内心深处感到恐惧,一种死亡的恐惧。

    吱呀呀!

    我身体的哆嗦,让松树再次发出吱呀声,像是快要折断了似的。

    “松树大哥,千万别断,千万别断啊!”我不敢再往下看,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暗暗祈祷,手脚紧紧的缠在树干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余依许越〕〔隐婚娇妻,太撩人〕〔武侯神算〕〔奉崽成婚[星际]〕〔王者归来洛天〕〔霍少独占小娇妻〕〔林诗曼肖凡〕〔慕如歌萧偌恒〕〔七零年代小媳妇〕〔美少妇出轨自白〕〔大秦:神级建造大〕〔快穿攻略:黑化男〕〔盛世婚宠:萌妻,〕〔重生之都市邪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