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高冷老公,小娇妻〕〔一夜深情:禁爱总〕〔重生都市之唯我独〕〔特种医王〕〔一见总裁误终身〕〔我继承了一个冥界〕〔天帝传〕〔总裁撩妻:宝贝娶〕〔仙帝在都市〕〔总裁老公超给力〕〔变身少女的日常〕〔超级存储系统〕〔主角是林奇的小说〕〔平凡小医仙林奇〕〔造梦年代〕〔无敌挂机系统〕〔最强黄金眼〕〔最强暴神系统〕〔替身糊涂妻〕〔农田佳话:傲娇相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爱婿临门 第606章 生死一刻
    嗖……

    啊啊……

    身影从离我大约五、六米的地方坠落悬崖,发出一声短促的惨叫声,随后便没有了声音。免-费-首-发→因为太过于突然,我也没有看清坠涯的是谁?不过估摸着应该是杨姓中年男子带来的四名小青年,上一次宁勇和杨姓男子交过手,略逊一筹,这一次不可能赢过对方。

    嗖……

    啊……

    我正在思考的时候,又是一声高度坠落的呼啸声,以及惨叫声,这一次离我所在的松树更近了,大约只有二到三米的距离,虽然一闪而过,但是仍然清淅看到了对方的装束,确实是那四名小青年之中的一人。

    “难道陶小军缠住了杨姓中年男子,然后宁勇对对方的四名手下下了狠手?”我在心里暗暗猜测,不过随后马上就给否认了:“不对啊,陶小军怎么可能缠住杨姓男子?再说了,总得有一个人保护顾芊儿吧,难道是宁勇以一人之力,力抗杨姓中年男子以及他的四名手下?”

    想到这里,我眨了一下眼睛,感觉不可思议,因为上一次宁勇和杨姓男子交手还略逊一线,今天怎么可能力敌对方五人?

    正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嗖……啊……又是一声惨叫,这次从我的右侧到了左侧,离我的距离大约在六米开外,一个人影好像被扔下了悬崖,因为离岩石大约有四、五米的样子,完全是凌空坠落,并且头朝下,脚朝上,估摸着落地之后,整个脑袋都会撞进胸腔里,想想都太惨了。

    嗖……

    啊……

    又是一声惨叫,杨姓男子的第四名手下被扔了下来,仍然是凌空坠落,带着一声惨叫消失在我的视野之中。

    “四名年轻手下已经都被扔下了悬崖,难道杨姓男子也会被扔下来吗?”我在心里暗暗期待。

    可惜等了大约两分多钟,上方仍然没有任何动静,也没有人再被扔下悬崖,于是我便死心了,想想也不可能,上一次宁勇还打不过对方,今天就武神附体,把对方打得满地找牙了?完全不符合逻辑,可是刚才对方的四名手下被扔下悬崖又如何解释呢?我一脸的懵逼,不知道上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嗖……

    啊……

    正当我在思考的时候,冷不丁上方又传来呼啸的风声,以及惨叫声,因为没有准备,就在我一愣之际,人影已经从我旁边朝悬崖下方坠落,根本没有看清楚到底是谁?

    “陶小军?不像!宁勇?看着也不像!难道是顾芊儿?不对,惨叫声是男子,难道是杨姓男子?不可能吧!”我被自己的猜测给震住了。/

    又等了几分钟,我仔细倾听上方的动静,好像已经没有了打斗声,于是我试探着朝着悬崖上方喊了一声:“喂,宁勇!”

    我刚刚喊了一句,身下的松树开始轻微的晃动起来,吓得我立刻禁声,身体紧张的一动不敢动,生怕把松树给压断,自己摔下去,变成一堆烂肉。

    大约几秒钟之后,上方竟然传来宁勇的声音:“二叔,是你吗?”

    “师哥,你听错了吧,二哥怎么可能还活着。”这是陶小军的声音,一个叫我二叔,一个叫我二哥,总之看起来称呼乱七八糟,但是我已经习惯了。

    “叔,是你吗?”接着一个哭泣的呼喊声响了起来,一听就是顾芊儿的声音。

    “我勒个去,刚才被扔下悬崖的真是杨姓男子等五人,宁勇和陶小军两人开挂了吗?还是受到我跳涯的刺激,瞬间打通了任督二脉,武功大进?”我眨了一下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下一秒,我马上再一次喊道:“芊儿,叔没死!”

    吱呀呀!

    这一喊不要紧,乖乖咧,身下的松树再次发出吱呀的声音,好像马上就要折断似的,吓得我瞬间出了一身的冷汗,炎炎夏日竟然感觉到手脚发凉。

    “叔!叔!你在那里?我看不到你啊!”上方传来顾芊儿又哭又笑的声音。

    “二哥,你还活着吗?”陶小军喊道。

    我没有说话,因为现在每一次发声都会引起松树的晃动,所以每一个字都非常的珍贵。

    稍倾,当松树不再晃动的时候,我轻轻的吸了一口气,微微扬起头,喊了五个字:“找绳子救我。”

    “叔,你坚持住,我们马上去找绳子。”顾芊儿扯着嗓子喊道。

    “二哥,坚持住,我们马上想办法。”这是陶小军的声音。

    “你们快去找绳子,我在这里看着。”上方传来顾芊儿的催促声。

    过了一会,顾芊儿的声音传了下来:“叔,宁师傅下山去找绳子了,他的速度很快,应该十几分钟就能回来,我和小军叔在这里陪着你聊天,叔,你还在吗?你别不说话啊。”

    “叔,你怎么了?”顾芊儿没有听到我的回答,急切的朝着下方喊道。

    “二哥,你没事吧?”陶小军的声音也传了下来。

    不是我不想说话,而是不能说话,现在风吹过,我都害怕,一根羽毛落我身上都会提心吊胆,如果因为说话导致松树折断的话,那我死得就太冤枉了。

    我在下面不说话,可把上面的陶小军和顾芊儿两人急坏了:“叔,你说句话啊,你到底怎么了?别吓我啊,呜呜……”顾芊儿哭了起来。

    “二哥,你是不是摔晕了过去,别怕,坚持住啊,一会宁师哥找来绳子,我就下来救你。”陶小军说道。

    听了陶小军的话,我心里暗骂一句:“我晕了的话,还能听到你的话吗?这个笨蛋。”

    上方的顾芊儿在哭泣,并且不停的呼喊着,陶小军也在不停的喊着我的名字,两人吵得我头痛,但是我只能忍着一声不吭,因为身下的松树已经摇摇欲坠了,估摸着随时可能被压垮。

    “老天爷,我虽然杀过人,也阴过人,但是都是事出有因,被逼无奈,你法力无比,什么事都瞒不过你的法眼,肯定能明辨是非,不会这么让一个好人魂断大岭山,阿弥陀佛,无量天尊,保佑!保佑!阿门!”我已经开始语无伦次了。

    人在生死一线之间,大脑根本不可能思考任何事情,除了恐惧之外,就是祈祷,不信佛不信神灵的人,此时也会祈祷,比如此时的我,就是这样,平时鬼神不信,佛教更不信,而此时此刻,我却在求老天爷和佛祖,甚至于连西方的神灵耶稣都求了。

    我心里求着诸神,耳边是上方顾芊儿和陶小军的声音,不知过了多久,上方的声音变了:“二哥,你在那里?二哥?”陶小军的呼喊声越来越近,并且还有一些异样的声响,好像他在慢慢的靠近我。

    “这里!”我小心翼翼的喊了二个字,吱呀呀!身下的松树再次发出那种不堪重负的声音,仿佛马上就要折断似的,吓得我一瞬间脸色惨白,魂不附体。

    “二哥,你没昏迷啊,刚才我和芊儿在上面说了那么多话,嗓子都喊咽了,你怎么不吱一声呢?”陶小军听到我的声音,马上找了过来,我看到他身上绑着绳子,估摸着宁勇在上方拽着他,看到我正骑在一棵松树上,陶小军的表情轻松了很多,还责怪我为什么不出声。

    此时我心真想骂人,但是又不敢说话,只能不停的朝他使眼色,那意思是谁,快救我啊,下面的松树要撑不住了。

    正当我提心吊胆的时候,陶小军终于来到了我的身边,说:“二哥,你抱住我的身体,然后让宁师哥把我们两人拉上去。”

    我微微点了点头,但是下一秒,耳边传来咔嚓一声,接着身体猛然往下一坠,乖乖咧,身下的松树终于承受不住了,三分之一的树干断裂了。

    一瞬间,我的脸上没有了丝毫的血色,吓得灵魂好像都离体了,心里暗道一声:“完了,这次死定了。”

    下一秒,我突然感觉被人揪住了后衣领,抬头看了一眼,陶小军手急眼快,在千钧一发之际,抓住了我衣服的后领子,减轻了松树的承重,这才没有完全折断。

    现在是夏天,我穿得是短袖t恤,根本承受不住我的重量,衣服发出撕裂的声音。

    “二哥,快抱住我的腰!”陶小军嘶吼了起来。

    我们两人的身体其实都在晃动,当靠近的时候,我松开了抱着的松树,闭着眼睛朝着晃到自己眼前的陶小军抱头,当时脑子一片空白,根本没有多想,也容不得我多想,也许耽搁一秒钟,我就完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闪婚大叔用力宠〕〔重生六零:翻身做〕〔爱如烟花绚烂〕〔都市超级医仙〕〔隐婚娇妻,太撩人〕〔武侯神算〕〔珠胎暗结〕〔余依许越〕〔林诗曼肖凡〕〔逆流黄金时代〕〔末世我的红警基地〕〔夫郎在异世〕〔重生医武剑尊〕〔少年梦
  sitemap